第341章 32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82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汀月!”沐筱萝佯装嗔怒看向汀月。

    “主子和王爷还有话说,汀月告退。”汀月觉得自己不把杯子甩在楚玉脸上,已经是她脾气好了。沐筱萝亦知汀月心思,索性命其退下。

    待汀月离开,沐筱萝扬手示意楚玉落座,自己亦缓身坐到桌边。

    “既然王爷来了,筱萝也正巧有几句话想对王爷说。”沐筱萝音色清冷,眸色锐利如鹰。

    “你先说。”楚玉有些局促的提壶倒了杯水,有些话,即便酝酿了无数次,可面对沐筱萝,他仍然不知该如何问出口。

    “当日王爷提到傀儡二字,筱萝也曾想过,或许是筱萝行事不周,才会令王爷有那样古怪的想法,如今筱萝回来,并非贪恋权势,若筱萝是恋权之人,便不会将虎符交与王爷,这点王爷应该相信。”沐筱萝神色肃穆,倾城容颜在烛火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寒意涔涔。

    “筱萝,当天本王只是……”楚玉没想到沐筱萝会这样在意当初自己的意气之语,欲解释时却被沐筱萝止声。

    “王爷且先让筱萝把话说完,筱萝此番回来,不是因为筱萝留恋济州的一切。筱萝曾发誓,倾尽一生之力,也要为大姐手刃仇人,所以筱萝想与王爷立下君子协议,这场战争,筱萝会与王爷一起走到最后,待王爷功成之时,筱萝只有一个要求,那便是将楚云钊和沐素鸾交与筱萝!至此之后,筱萝自会归隐,此生都不会出现在王爷面前!这江山是王爷的,没人夺的走,也没人……”就在沐筱萝铿锵开口之时,楚玉忽然冒出一句极不合时宜的话。

    “你真的要嫁给寒锦衣?”清冷的眸闪烁着灼热的光芒,楚玉双目盯紧沐筱萝,声音有些颤抖。

    沐筱萝闻声怔住,半晌方才反应过来,

    “如果筱萝刚刚所言重于泰山,那王爷的问题便是轻于鸿毛,难道王爷不觉得比起王爷的问题,筱萝所言才值得王爷入心?”沐筱萝有些无奈。

    “本王现在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嫁给寒锦衣?”楚玉重复问道。眼见着楚玉眸色渐暗,其间透着隐隐的不满,沐筱萝心里顿时起了火苗。

    “既然王爷不想听筱萝所谓的正事,那请吧!筱萝累了。”沐筱萝冷漠开口。

    “到底是不是?”或许因为过于心急,楚玉的声音听起来少了一分恭敬,沐筱萝本不想多事,却也容不得楚玉欺人至此。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筱萝的私事何时轮到王爷在这里指手画脚,莫说筱萝如今不欠王爷的,就算是欠,王爷也未免管的太宽了些!再者,王爷可以与段婷婷佳偶天成,就容不下莫婉觅得良人!”沐筱萝隐忍的委屈顺间爆发,美若星辰的眸子顿时迸射出凛冽的寒意。

    “本王……本王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楚玉被沐筱萝吼蒙了,语塞解释。

    “那王爷是什么意思?大半楚的不睡觉跑到筱萝这里找茬么!王爷别忘了,您现在可是即将大婚的人,入楚来找筱萝是否有欠考虑,知道的是王爷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不知道的还以为莫婉勾引王爷呢!王爷的厚脸皮筱萝可比不过,饶是明日有什么不干不净的话传到长风公主耳朵里,介时筱萝说什么都难逃荡女之嫌,如何有脸活下去!楚玉,筱萝到底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陷害筱萝!杀你父母了?毁你庄园了?还是抱着你家孩子跳井了!”沐筱萝这一连串的话,好比是在楚玉身边同时引爆十个‘箭爆鼠’,直炸的楚玉体无完肤。

    “那个……筱萝,本王觉得你先该冷静一下……”楚玉不停噎喉,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

    “筱萝却觉得王爷先该出去一下!”沐筱萝狠戾怒吼。

    “好好……本王这就出去,这就出去……。”楚玉觉得自己双腿抖动不止,纵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不过碍于沐筱萝的河东狮吼。

    直至楚玉走至门口,沐筱萝几乎顺移至房门处,猛的抬脚,狠狠踹向房门。眼见着房门有了裂痕,楚玉庆幸这一脚不是踹在自己身上。

    就在楚玉茫然站在门外不知何去何从之时,房门复启,沐筱萝一脸冷漠的站在楚玉面前。

    “筱萝是要嫁给寒锦衣了!”语毕,房门再次传来轰隆的声音。心,猛的一紧,似被人生生将里面的血抽干,顺间萎靡,干瘪的只剩下薄薄的一层。楚玉无力倚在墙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踏着鹅卵石铺砌的甬道,楚玉茫然无依,身体摇晃着向前,耳畔一遍遍回响着沐筱萝的话,沐筱萝要嫁人了?这是梦么?是梦吧……

    翌日,济州行馆热闹非凡,大齐,楼兰和大蜀分别派使者送上贺礼,值得一提的是,楼兰和大蜀的使者分别是库布哲儿和楚漠信。

    原本被楚玉搅和,沐筱萝昨晚睡的并不算好,可在听到楚漠信入了行馆后立刻就振奋了。

    “娘娘,小寒王怕是现在还在生您的气,您这么急着去见,怕是不好吧?”汀月替沐筱萝梳起飞云髻,忧心开口。

    “若是被皇甫俊休抢了先,就更不好了,快些。”沐筱萝催促着,随手自桌上选了几支珠钗递给汀月。汀月虽不明所以,却也加快速度。于是在沐筱萝的争分夺秒下,终是先皇甫俊休一步见到了楚漠信。

    “本宫就知道漠信最惦记本宫了,这段时间不见,好像又长高了呢!”眼见着厢房里的楚漠信板着脸坐在那里,沐筱萝眉眼皆笑,上前便欲抚楚漠信的脑袋。对于楚漠信,那种母子之情早已入心。

    “别碰本王!你这个大骗子!本王才不会惦记你!本王再也不会惦记你了!”上次楼兰,沐筱萝不告而别,楚漠信着实气的不轻,若不是库布哲儿好生劝解,楚熙又着急让他回去,他早就顺路追到济州了。

    “不管王爷怎样,本宫心里可是一直都有王爷的!”沐筱萝捋着毛,笑意渐浓。一侧,库布哲儿绕过来拉着沐筱萝坐了下来,

    “那筱萝姐姐心里有没有哲儿啊?”比起楚漠信,库布哲儿显然没那么计较,不过沐筱萝知道,楚漠信计较,是因为他在乎。

    “当然有啊!筱萝心里就只有你们两个。”沐筱萝抬手刮了下库布哲儿的琼鼻,心忖能娶到库布哲儿这样的女子,当真是漠信的福气。

    “她倒是想有别人,可惜别人心里没有她,哼!”楚漠信悻悻看向沐筱萝,冷哼道。沐筱萝柳眉挑了挑,忽然觉得孩子真是不能惯啊!不过此番她有错在先,底气自然也足不起来。

    “小寒王,当日娘娘之所以不告而别,都因为皇甫大人泣不成声,泪如雨下的乞求娘娘带他回济州见桓采儿,若非如此,娘娘怎会爽了小寒王的约,至于没打招呼,那也是皇甫大人的意思,若是让小寒王知道,王爷铁定不会让他去济州的!您也知道,我家娘娘素来心善,又岂会眼见着皇甫大人有求,却无动于衷呢!”汀月将沐筱萝来时交代的话,一字不差的讲了出来,心里却对皇甫俊休生了几分同情,想必皇甫俊休身上棍伤未愈,又要添新伤啊。

    “汀月!不可乱说!”沐筱萝佯装嗔怒的看向汀月。

    “奴婢只是不想让小寒王误会您,奴婢知错。”汀月登时垂眸,其状甚是委屈。

    “真的?”楚漠信挑着眉,狐疑看向沐筱萝。

    “看吧,哲儿就说筱萝姐姐是有苦衷的!”未等沐筱萝开口,库布哲儿便已扬头看向楚漠信。沐筱萝微微一笑,表示认同。

    “该死的皇甫俊休,看本王怎么收拾他!”楚漠信发狠道,拳头攥的死死的,看着楚漠信眼中迸射出来的寒光,沐筱萝忽然觉得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呵。

    不过有些时候,沐筱萝觉得皇甫俊休之所以经常背黑锅,赖点子背,譬如此刻,楚漠信才说要教训他,他便神降般出现在了厢房门口。

    “俊休叩见寒王!叩见昭阳公主!”皇甫俊休满目星光,一脸欢喜雀跃。

    “你还有胆在本王面前出现?”楚漠信正在气头上,看到皇甫俊休,自然没什么好语气,皇甫俊休闻声微震,不过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心底顿生凉意,一股不祥的预感萦绕其间。

    “俊休不知……何事触怒了王爷?”皇甫俊休忐忑看向楚漠信。

    “抗旨欺君!父皇分明让跟护在本王左右,是谁让你回济州的?”楚漠信一语,皇甫俊休顿时看向沐筱萝,彼时沐筱萝亲口告诉他已经替他在楚漠信那里打过招呼了!

    “皇甫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当初怎么没跟漠信说一声呢,凭你对漠信的了解,只要你开口,漠信会拒绝?”沐筱萝神色悲悯,语露责备。

    皇甫俊休这个恨呐!如果可以,他真想马上站起来冲到沐筱萝面前,狠狠弹她一百个脑瓜崩儿!再狠狠拍到墙上,任谁都别想抠出来!

    “皇甫大人,有娘娘在,相信小寒王不会重罚您的!”一侧,汀月见势不妙,当即递过话去,言外之意便是除了承认,他别无选择,若是拉娘娘下水,娘娘不会有事,不过他可就连个求情的人都没了。

    “俊休知错,求王爷责罚!”皇甫俊休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打碎牙朝肚子里咽,委屈到家了!

    “都是你!坏本王好事!来人,把他拖出去重打一百大板!”楚漠信又岂是能得罪的主儿,一语闭,沐筱萝顿时噎喉,一百大板,这是想要皇甫俊休的命啊!

    就在这时,桓采儿急匆自外面走了进来。

    “小王爷饶命,此事错不在俊休,都是臣妇意气用事,否则俊休也不会千里迢迢来找臣妇,小王爷若真责罚俊休,臣妇愿替俊休受罚!”桓采儿句句真心,眸间有泪。

    眼见着桓采儿是铁了心要为皇甫俊休受刑,沐筱萝不禁感慨,

    “皇甫大人真是娶了一位贤妻啊!”沐筱萝发誓她的话发自肺腑,可落在皇甫俊休耳朵里,怎么听都似在说风凉话。

    “那好啊!来人,拖桓采儿出去,一百大板!”楚漠信狠声道,丝毫不为所动。

    “不要!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俊休有错,自当领罪,祸不及妻儿,还请小王爷莫要怪罪采儿,倒是某人,敢不敢站出来为自己的错承担责任啊!”皇甫俊休急了,眼睛直直瞪向沐筱萝。

    “皇甫大人,你在跟谁说话呢?”库布哲儿不时插了句嘴。

    “咳咳……其实皇甫大人千里寻妻,也称得上感天动地,再加上明日便是肃亲王大婚,寒王是不是考虑一下从轻发落呵?”沐筱萝自然明白皇甫俊休的意思,当即求情道。

    “从轻么……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本王的衣服好像又小了耶!”楚漠信扯了扯自己的广袖,清眸挑了两下。

    “汀月,去把本宫为小寒王做的衣服拿过来。”沐筱萝会心一笑,宠溺般看向楚漠信,身为母亲,最不能忘的就是让自己的孩子丰衣足食,她虽不能与楚漠信时时一起,但却从未忘记为楚漠信做些什么。

    当看到汀月手中的衣服时,楚漠信感动莫名,足足十几件衣裳,各种款式,各种绣样,春夏秋冬都有,随便取出一件披在身上,都剪裁得体,恰到好处。其中还有几件是库布哲儿的,也是沐筱萝费尽心思做的。

    沐筱萝的法宝果然厉害,在看到衣服之后,楚漠信只教训了皇甫俊休几句,便令其退了下去,沐筱萝只道楚漠信与库布哲儿连日赶路辛苦,聊了两句后亦离开厢房。

    不想才一出门,便被候在外面的桓采儿拦了下来。

    “沐筱萝,采儿有事找你!”桓采儿面色无波,看不出喜怒,汀月本想拦在前面,却被沐筱萝挡了回来。

    “汀月,你在这儿等着,本宫也正好有些话要与采儿姑娘说。”沐筱萝唇角含笑,旋即随着桓采儿到了无人之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