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32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多谢你为俊休求情。”桓采儿转身,目光直视沐筱萝,彼时恩怨浮现眼前,桓采儿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举手之劳而已,采儿姑娘不必挂心。”对于这声谢,沐筱萝实难承受,此刻的皇甫俊休指不定在哪儿正画圈诅咒自己呢。

    “当初你推采儿下水,也算是举手之劳了,还有华清宫里的藏红花,想必也是你的杰作,还有所谓的静心姑娘,甚至连采儿那晚端给俊休的姜汤也跟你脱不了关系,从一开始到现在,采儿与父亲便是你复仇的棋子,原本父亲这样说时,采儿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采儿低估你了。”桓采儿肃然开口,眸间并无波澜,身上亦无戾气。

    “筱萝承认,采儿姑娘所言除了那碗姜汤,皆是筱萝所为……当然了,那碗姜汤虽不是筱萝动的手脚,却也因筱萝而起,如果采儿姑娘要怪罪,那便一并怪罪到筱萝头上吧。”沐筱萝事后曾问及此事,汀月自不敢隐瞒,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沐筱萝还觉对不起皇甫俊休,不过现在看来,皇甫俊休该要怎么感谢她呵。

    “怪罪?采儿是来请罪的,彼时对你态度恶劣了些,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桓采儿说着话,竟朝沐筱萝深深施礼,这样的举动让沐筱萝颇感意外。

    “为了皇甫俊休,你竟能做到如此,筱萝佩服!”沐筱萝眸色闪亮,声音中透着毫不掩饰的敬佩。想来桓采儿是看出自己与楚漠信的关系,才会与自己化解误会,目的自然是为了那个在楚漠信手下当差的男人呵。

    “筱萝姑娘既然明白,采儿亦无需多言,往事随风,如今对采儿来说,最重要的便是俊休。”桓采儿的眸清澈无尘,让沐筱萝看着无比舒服。

    就在这时,汀月急急跑了过来,神色匆匆。

    “娘娘,不好了,王爷失踪了!”一语毕,沐筱萝与桓采儿面面相觑,皆急步走了出去。

    眼见着行馆内的人乱作一团,沐筱萝柳眉紧蹙,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大楚铁血兵团的千面!

    “楚后,婷婷听下人们说楚玉昨晚是从你房间里出来了,不知楚后可知楚玉现在何处?”段婷婷目如幽潭,声音冰冷无温。

    “肃亲王的确是去了本宫的房间,可未到一个时辰便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本宫不知。殷雪!”沐筱萝自是听出段婷婷言语中的妒忌和指责,但现在还真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沐筱萝不理段婷婷,冷声唤出殷雪,此刻,风雨雷电亦聚集到沐筱萝身侧。

    “你们听着,找遍整个济州,也要把肃亲王给本宫找出来!”沐筱萝厉声开口,众人领命,当即纵身分至四处。见沐筱萝眸间没有半点闪烁,段婷婷姑且相信此事与她无关,于是吩咐下人们各处寻找。

    正厅内,沐筱萝与段婷婷分坐两侧,目光并无交集,各自听着下人的回禀,差不多两个时辰之后,奔雷突然抱着已然昏厥的楚玉跑进正厅。

    “主人!属下找到王爷了!”奔雷才一进门,段婷婷便先沐筱萝一步冲了过去,双臂展开,将楚玉硬生自奔雷手里拽到自己怀里。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里找到了肃亲王?”看着段婷婷满脸泪痕的抚着楚玉的面颊,沐筱萝心底忽的一抹疼,旋即将视线转到奔雷身上。

    “回禀主人,属下是在……是在王爷的床底下找到的王爷,而且并未在王爷身上发现半点伤痕,屋子里没有酒壶,也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奔雷无法解释楚玉昏厥的原因。

    “殷雪,去把李御医请过来!”沐筱萝厉声开口,殷雪自不敢怠慢,片刻便将李御医带进正厅。

    此刻,众人的目光皆落在李御医身上

    “御医,楚玉他到底为什么会昏厥?中毒了?还是被人袭击?”段婷婷双手扶着楚玉,迫使其身体靠在自己玉肩上,眼底雾气蒙蒙,声音哽咽不止。

    “这个……”李御医白眉紧皱,旋即起身走到沐筱萝面前,恭敬俯身。

    “肃亲王到底怎么样了?”诚然沐筱萝知道李御医是在表明心迹,但这个时候,她真的不在乎这些。

    “回禀娘娘,王爷他脉象平稳,呼吸均匀,体无燥热,亦无风寒。恕微臣无能,实在找不出王爷昏厥的原因。”李御医愁眉紧锁,据实禀报。

    “殷雪,你去瞧瞧!”沐筱萝只道殷雪略懂医术,此时也只能病急乱投医。就在殷雪得令欲上前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清越的声音。

    “不如让本宫瞧瞧。”沐筱萝抬眸间不由暗惊,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南的晗月公主,段梓桐!

    “姑姑!”在看到段梓桐的一刻,段婷婷仿佛是见到了救星,登时将楚玉扶起,满眼期待的看向来者。

    段梓桐亦不多话,神色肃然的走到楚玉身侧,以指抚在楚玉的脖颈处,片刻,眸底幽光陡闪。

    “婷婷,你且命人将肃亲王抬回房间,再让人准备些热水,本宫要为肃亲王施针。”段梓桐声音低沉,凝重开口。段婷婷自不敢怠慢,当下命人将楚玉抬回房间。

    一侧,沐筱萝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但却始终没有起身。

    “主人,难道就任由他们胡闹么?”殷雪低声询问,眼底一片忧色。

    “本宫印象中,段梓桐不懂医术,却对蛊虫甚有研究,既然被她瞧出端倪,想必楚玉还真就只有她才能救的醒。”沐筱萝清眸如冰,肃然低喃。殷雪闻声惊愕,不可置信的看向沐筱萝。

    正文(520xs)第414章中了蛊虫

    “主人的意思是……王爷中了蛊虫?”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沐筱萝挑眉,殷雪心领神会,旋即消失在正厅。此刻,正厅内就只剩下汀月候在沐筱萝身后,其余人皆随段婷婷去了。

    “娘娘,您不打算去看看?”汀月小心翼翼问道。

    “不必,楚玉是明日主角,段婷婷想尽办法都会让他醒过来的。”沐筱萝苦笑,旋即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可是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忐忑。

    房间内,段婷婷依着段梓桐所言,命人打了盆热水,之后摒退众人,独留段梓桐在房间里。

    “姑姑,楚玉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晕倒啊?”段婷婷美眸含泪,焦急询问。

    “你没猜到么?”段梓桐眸色深沉,随手自怀里取出一个紫色瓷瓶,将里面的粉末倒进水里,之后又将银针浸于水中。

    “姑姑的意思是……‘比翼蛊虫’出了问题?”看着段梓桐的动作,段婷婷恍然,心下惊慌不已,蛊虫在人体内出问题可轻可重的!

    “‘比翼蛊虫’与其他蛊虫不同。它所寄居的地方是人的颈项处,刚刚本宫替楚玉号脉,实则是想探查蛊虫的脉息,可惜本宫什么都没感觉到,这种情况有两个解释,第一,‘比翼蛊虫’是有寿命的,所以它很有可能已经到了寿限,但前提是它已经完成使命,本宫问你,你与楚玉可有床地之欢?”段梓桐直言问道,并无半点扭捏。

    “这……没有。”那一楚,楚玉只是喝醉,段婷婷从未解释,她并不介意所有人误会。

    “那就是了,‘比翼蛊虫’并没有完成使命,那就只剩下第二种可能,‘比翼蛊虫’换了地方!”段梓桐柳眉蹙起,旋即自热水里取出银针。

    “换地方?蛊虫一旦换地方就会失去作用,那婷婷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段婷婷惊慌看向段梓桐。

    “不止如此,一旦将蛊虫逼出,楚玉有可能会忘记你,甚至对你产生抵触。”段梓桐给了段婷婷最专业的解释。

    “不要!”眼见着段梓桐的银针就要刺进楚玉的身体,段婷婷突然挡在榻前,眼泪簌簌而落。

    “婷婷,你该清楚,现在的‘比翼蛊虫’无异于一只嗜血的虫子,若不将它及时逼出来,它会将楚玉的五脏六腑啃噬的分毫不剩,你我都看到过那样的场景,你真的确定要让‘比翼蛊虫’留在楚玉身体里?”段梓桐清眸如水,直视段婷婷。

    “可是……可是他会忘记婷婷,怎么办?姑姑,婷婷用了心的!求姑姑成婷婷!”段婷婷泪如雨下,明天,她就可以如愿嫁给自己第一眼便认定的男人,成为楚玉的妻子,只差一个晚上,叫她如何割舍?

    “婷婷,姑姑知道你心里的苦,可是姑姑想问你一句,到底你爱楚玉有多深?亦或者,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他?你回答姑姑。”段梓桐明白段婷婷的苦,可是事到如今,她们没有第二条路走。

    “可是婷婷怎么甘心!只差一天,婷婷怎么甘心啊!姑姑,婷婷真的爱他!是真的爱他的!”段婷婷颓然堆坐在地上,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落,她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爬到榻前,双手颤抖抚着楚玉的脸,泣不成声。

    “婷婷,楚玉没有时间了,姑姑不想逼你,他的死活,凭你一句话。”段梓桐以退为进,实则已经将段婷婷逼到了死角。

    “楚玉……你会是不同的,对不对?你答应过娶我的,对不对?所以求你……不要忘记婷婷!”段婷婷终是妥协了,这在段梓桐意料之中。

    于是在众人的期盼和乞求中,段梓桐为楚玉施了针,成功将蛊虫逼了出来,不过楚玉依旧昏迷,直至入楚,方才醒了过来。

    此刻,房间里除了段婷婷,段梓桐还有沐筱萝之外,并无其他人。之所以让沐筱萝进来是段梓桐的主意。依段梓桐的话,如果楚玉不记得段婷婷,总该有人向他解释整件事,诚然段婷婷不愿意,可真正了解内情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

    彼时在为楚玉施礼之后,段梓桐便将蛊虫的事告诉了沐筱萝,其实就算段梓桐不说,沐筱萝也从殷雪里那得到了消息,以致于再听一次的时候,她居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异,而段婷婷却对段梓桐的嘴快十分不满。

    “楚玉不会忘记我的……一定不会……”此刻,段婷婷站在榻前,拜神一样喃喃祈祷着。

    床榻上的人影有了动静,沐筱萝悬浮已久的心终是落了地,但却没有上前,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位置。

    “好渴……”楚玉自恍惚中睁开眼睛,干裂的唇轻轻嚅动。段婷婷闻声,当即倒了杯清水递了过去。

    “多谢……呃……你是谁?这是哪里?”楚玉吃力接过茶杯,抬眸时,赫然看到一位陌生的女子站在自己面前,虽然那双清澈的眸人畜无害,可楚玉却一脸警觉,甚至连手中的水都不肯喝了。

    “楚玉……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婷婷啊!段婷婷!你的妻子,我们明天就要大婚了!”段婷婷的眼泪刷的涌了出来,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

    “段婷婷……沐筱萝!你杵在那里干嘛!快过来啊!”楚玉茫然之际,余光正巧瞥到站在角落里一派轻松的沐筱萝,当即大喊。沐筱萝闻声,原本舒缓的心顿时冷了起来,楚玉突然这种态度,她还真是不适应。

    “叫我干嘛!”沐筱萝悻悻走到楚玉身侧,冷冷瞥向榻上男子,想想这段时间他眼里的冷漠,沐筱萝便自心里觉得委屈,可一想到他是被蛊虫控制,沐筱萝心里多少找到些平衡。

    “她……她是谁?本王这是在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玉仿佛是初生的婴儿,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她叫段婷婷,是南主段士明唯一的女儿,也是你明日即将娶进门的妻子,这里是济州行馆,外面住满了为你们两人明日大婚请来的使节,至于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很复杂,一时解释不清。”沐筱萝刻意看了眼段婷婷,其实对于段婷婷的作法,沐筱萝无可厚非,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本性使然,没什么可以指责的。

    “沐筱萝,你耍本王!”楚玉在听了沐筱萝的解释后,得到了这样的结论,沐筱萝无语,额头浮起三条黑线,自己人品很差么!说真话也要被人怀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