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32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82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这是真的,相信王爷应该还记得梓桐才是。”一侧,久未开口的段梓桐走到楚玉面前,将所发生的一切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其间刻意省略了有关‘比翼蛊虫’的事。毕竟段婷婷是南公主,这种事传出去终归不好。

    “这怎么可能,本王并不记得这些!”楚玉肃然看向段梓桐,眸子由始至终都未落在段婷婷身上。

    “不记得不代表没发生!王爷想要赖账不成?”沐筱萝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正义感泛滥的人,可此时的段婷婷着实令人同情。

    “你们都出去,本王要见奔雷。”楚玉也不管沐筱萝说什么,当即挥手让沐筱萝等人退出去。

    “楚玉,婷婷只问你,你真的对婷婷连一丝一毫的印象都没有了?”段婷婷哽咽开口,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哀伤和绝望。

    “对不起,楚玉是真的想不起来。”楚玉毫不犹豫的点头,眼神冷漠的让人心碎,纵是沐筱萝都有些为段婷婷不值。

    且说奔雷进去后差不多一个时辰,终于推门走了出来,此刻,沐筱萝三人正候在正厅,明日大婚,喜娘们几次来催换喜服,却被挡在外面。

    “长风公主,我家王爷说了,他不会娶您的,希望您能原谅他。”分明是万分不幸的消息,奔雷却说的激情澎湃。

    “婷婷,算了,你跟他注定没有缘分,就算强求在一起,也未见得会幸福。”段梓桐亦开口劝慰。

    无语,段婷婷沉默许久,眸子绕过奔雷落在沐筱萝身上。

    “你们都出去,婷婷有话要与楚后单独谈。”段婷婷的声音很冷,眼神更是幽若深潭。奔雷回头看向沐筱萝,却见沐筱萝点头,遂恭敬退了下去,他知道有殷雪在,主人怎么都不会吃亏的。段梓桐亦未强留,与奔雷一同退出房间。

    正厅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即便沐筱萝睿智无双,却也猜不透段婷婷想要跟自己说什么!

    黎明将至,整个济州行馆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丝滑的极品苏州彩绸将整个行馆装点的分外喜庆,行馆内,各国使节皆已落座,目光齐齐落在喜堂中一对碧人身上。

    “一拜天地!”红帕下,段婷婷浓妆艳抹,本就倾城的美人儿更是举世无双,能与楚玉共拜天地,她心愿已了,纵是连姑姑都不相信她用情至深,又何况是别人!所以她不想告诉任何人,她的心,随着‘比翼蛊虫’的死,亦死了。

    “二拜高堂!”正位上南主段士明欢喜点头,眉目慈祥中透着满足和欣慰。

    “夫妻对拜!”这一拜,段婷婷红唇微勾,眼底一滴泪悄然划落。

    “礼成!共入洞房!”喜娘的话仿佛****令般让楚玉觉得浑身舒爽,一对碧人在众人祝福和祈祷的目光中离开了喜堂。此刻,喜宴正式开始,众人推杯换盏,不亦乐乎。

    且说楚玉将段婷婷拉入喜房后,屏退了伺候的婢女,旋即便欲将身上牵扯着段婷婷的红绸摘下来,却不想才一动手,便觉后面阴风陡袭,待楚玉欲反抗之际,已然被殷雪封了穴道。

    “殷雪,你干什么?快解开本王!”拜沐筱萝所赐,楚玉被殷雪偷袭惯了,于是便记住了殷雪的点穴手法。

    “这个恐怕不成。”殷雪有些尴尬,沐筱萝的意思是不想让她暴露身份的。

    “沐筱萝!你出来!本王看见你了!”楚玉愤怒吼着,目光扫向四处。

    “咳咳……王爷那么大声做什么,筱萝正想走出来的。”沐筱萝清了清嗓子,旋即一派潇洒的现身。

    “本王答应你与她拜堂,如今这堂已经拜了,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楚玉恨恨看向沐筱萝,他若不喊,沐筱萝会主动出来?

    “既然拜了堂,自然就是夫妻,既是夫妻,这洞房花烛楚必是少不了的,王爷且好好享受,筱萝就不打扰了。”沐筱萝媚眼如丝,唇角弯弯。

    “沐筱萝!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跟本王说的……”沐筱萝也不管楚玉有多么渴望表达,当即吩咐殷雪封了楚玉的哑穴。

    “唔……唔唔唔……”楚玉双目怒睁,在看向沐筱萝时,似喷射出两条火龙,只是不管他的目光有多么凌厉,都改变不了沐筱萝欲弃他而去的决心。

    “沐筱萝,你不必如此,这非婷婷所求。”看着楚玉眼中的悲愤,段婷婷暗自苦笑,自己付出一片真心,换来的到底是什么呵。

    “这虽非长风公主所求,却是楚玉欠了你的,筱萝不打扰两位了。”沐筱萝淡声开口,似有深意的瞥了眼楚玉,方才与殷雪一同离开。

    “唔……。。唔唔唔……”见沐筱萝十分不够义气的将自己留在狼窝,楚玉咬牙切齿,发誓等穴道解开,一定让沐筱萝好看!

    房门紧闭一刻,楚玉终是放弃挣扎,殷雪的点穴手法,他根本冲不开。无语,段婷婷独自走到桌边,神情落寞的将头上的红帕摘下来扔了出去,那红帕仿佛风中凌乱的落叶,飘飘荡荡,悠悠然然,终归尘土。

    “王爷觉得,婷婷身为南的长风公主,对蛊虫的了解会有多少?”段婷婷侧身坐在楚玉面前,虽只是半张脸,却有着颠倒众生的魅力,此刻,楚玉分明看到段婷婷卷曲的睫毛上闪烁着晶莹。

    “姑姑说‘比翼蛊虫’移了位置,若不自你身体里逼出来,便会侵蚀你的五脏六腑,这是事实。但除此之外,那些所谓的忘记甚至是厌恶婷婷,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段婷婷音落之时,楚玉眸色骤凛,眼中迸射出一股意味不明的光芒。

    “王爷知道婷婷为什么没有揭穿姑姑的谎言吗?”段婷婷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到楚玉面前,水样的眸子雾气弥漫。

    楚玉心虚垂眸,眼底的光明暗莫辨。

    “因为婷婷想知道,王爷到底会不会依着姑姑所言将计就计,将婷婷忘的一干二净,更想知道,王爷会无情到何种地步。”段婷婷的声音平静无波,没有丝毫起伏。

    这一刻,楚玉忽然感激殷雪封了自己的哑穴,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对段婷婷说些什么。对不起?这三个字似乎有些苍白无力。

    “婷婷始终不明白,与沐筱萝相比,婷婷差在哪里?婷婷自认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更舍不得这样偷袭你!为什么你会选择沐筱萝?”直至现在,段婷婷都没办法不让自己计较这些,她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楚玉不以为然,舍不得还给自己下了‘比翼蛊虫’,若是舍得……还真不敢想啊!

    见楚玉抬眸看向自己,段婷婷忽地自袖内取出一只黑色的,指甲大的蛊虫塞到楚玉嘴里。

    ‘这是什么!’楚玉惊愕之余,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虽然音调不同,但那却是自己想说的话。

    “这是‘腹语虫’,王爷虽然被封了穴道,不过王爷只要用喉咙哼着自己想说的话,腹语虫自会将王爷的意思传出来。”段婷婷解释道。

    ‘是不是真的啊?’楚玉表示怀疑,不想这句话又从自己的喉咙里发了出来。

    “王爷既然试验过了,便请回答婷婷的问题,到底沐筱萝哪里好?让王爷连正眼都不看婷婷一下?”段婷婷肃然问向楚玉,眸色清冷如水。彼时拜堂前,她便准备好了腹语虫,目的就是想听到楚玉的真心话。

    ‘她哪里都不好,又腹黑,又贪财,又刁蛮,又暴力……可楚玉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玉好,更为楚玉几次出生入死。’楚玉眸色坚定,目光灼灼。

    “所以你是报恩多过爱慕?”段婷婷这样理解。

    ‘不是,筱萝所做的一切,楚玉感激,可楚玉心里,却不是因为感激才放不下她,没有原因,就那么爱上了,怎么办……’楚玉唇角勾起一抹苦涩,表情竟有一丝无奈。他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近乎于陌生的女人面前说出自己的心声,这个爱字,他酝酿了很久,却未敢向沐筱萝表白,因为他不确定,自己在说出这个字之后,会不会被沐筱萝一巴掌扇飞。

    “爱她?你确定你爱的不是沐莫心的替身?”段婷婷有些动容,却仍不死心。

    ‘不是,莫心可没有这么多缺点,她们根本不像。’楚玉确定这一点。

    无语,段婷婷终是沉默了,也顿悟了……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喧嚣了一天的行馆终是安静下来,房间里,沐筱萝独自拨着桌上的烛火,簌簌的火苗映衬在沐筱萝的眼睛里,散着绚美的华彩。

    “主人其实不必将王爷留在那里的。”殷雪始终觉得这件事,沐筱萝过于宽容了。

    “本宫也不想啊,可是段士明就在行馆,本宫不能赌这万一的。”彼时,段婷婷亲口承诺自己,只要让她与楚玉拜堂,她便隐瞒楚玉拒婚的事,否则,她便将这件事告知段士明,介时南有一万个理由应下楚云钊的请求,五国结盟,消灭济州无异于捏死一只蚂蚁。

    殷雪恍然,她就说么,主人从来也不是个成人之美的菩萨。

    翌日,段婷婷很早便与黎明时才解了穴道的楚玉一起到正厅给段士明奉茶,在饮下这杯茶后,段士明因有要事,便离开了济州,临行前,段婷婷以路途甚远为由,取消了回门的事,段士明心疼女儿,自然应允。

    待段士明的车队离开行馆,段婷婷眼底抹过一丝不舍。父皇,女儿不孝……

    “楚玉,昨个儿太累,婷婷先回房里歇息了。”段婷婷转身看了眼楚玉,便独自回了房间。众人闻声,顿时浮想联翩,或艳羡,或鄙视的目光一时如风卷残云般袭向楚玉。

    “你们干什么?本王昨晚可没睡,只是站了一楚!”楚玉自然明白众人眼中的质疑,当即否定。

    “王爷好体力啊!”风麟狠狠点头,佩服的五体投地。

    “王爷好威武啊!”雷霆狠狠点头,崇拜的天花乱坠。

    “王爷好###啊!”电闪狠狠点头,顿时换来楚玉一顿爆揍。

    “主人救命啊!王爷想要杀人灭口!”电闪被踹了几脚,登时跳到沐筱萝身后,一脸委屈。若不是从殷雪口中得知一切,他们三人又岂会是现在这样的反应呵。

    “筱萝,本王昨晚干什么了你最清楚,你替本王解释!”楚玉面成褚色,愤然开口。

    “奇怪,本宫怎么会知道。”沐筱萝挑了挑眉梢,悻悻道,旋即转身走回行馆。

    “沐筱萝,你做人不厚道啊!”见沐筱萝转身,楚玉登时追了上去。

    正厅内,楚玉正不依不饶时,奔雷突然自外面跑了进来。

    “王爷,段婷婷走了。”奔雷说着话,上前将手中的信笺递到了楚玉手里。

    “走了?”楚玉接过信笺,狐疑看向沐筱萝。

    “上面写了什么?”沐筱萝柳眉紧蹙,心下略有忐忑,段婷婷的事终究是个隐患,若哪日被段士明知道真相,事情就难办了。

    ‘如果没有沐筱萝,你会喜欢我么?’偌大的宣纸上,只有这么一行字,就在楚玉神凝之际,忽然有一只乳白色的蛊虫狠狠咬了他一口。

    “好痛!”楚玉腾的起身,猛的甩掉蛊虫,连带着那张宣纸也一并甩开了……

    林间,两抹绝世的身影临面而立。

    “婷婷,你现在该死心了?”看着段婷婷手中乳白色的蛊虫迅速枯萎,直至没了生命迹象,段梓桐暗自舒了口气,旋即看向一脸落寞的段婷婷。

    “原来就算没有沐筱萝,楚玉也不会喜欢婷婷……原来是这样呵……”段婷婷的泪,无声划落。

    “随姑姑回去吧。”段梓桐是心疼段婷婷的,如果楚玉心里真有段婷婷,她不会棒打鸳鸯。

    “姑姑你走吧,婷婷不会回去。”段婷婷倔强的抹了泪,水眸迸发出坚定的光芒。

    “婷婷,别傻了,就算你再努力,楚玉也不会改变初衷,不是你不好,是他与你没有缘分,事到如今,你还要坚持么?”段梓桐有些急了。

    “婷婷也不会回行馆,婷婷已经决定会找个地方,落发为尼。”段婷婷一语,段梓桐登时愕然,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侄女。

    “婷婷,这怎么可以!天下男子多的是,你又何必为楚玉一人看不开啊!”段梓桐极力反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