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32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3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是婷婷看不开……当日婷婷给楚玉种下的蛊虫……是婷婷用心血喂养大的……”凄然的声音透着无尽的哀伤,是她太自负,才会相信这天下间没有人敌得过‘比翼蛊虫’的威力,却不知世间真爱远不是一条虫子可以控制的,事到如今,她除了自食恶果,还能如何!

    “婷婷……你为什么不早告诉姑姑?楚玉值不值得你如此啊……”段梓桐后悔了,早知这样,她不该阻止段婷婷的,此刻,段梓桐泪如雨下。

    “他值,姑姑,你现在相信,婷婷是真的爱这个男人了呵……”段婷婷苦笑,眼泪越发肆意的涌出。

    “怎么办?婷婷,现在怎么办啊!”段梓桐猛的将段婷婷揽在怀里,痛哭失声。

    “姑姑别担心,只要婷婷这辈子不再动心,便会没事。”段婷婷觉得这不是难事,离开楚玉,她不会再爱上任何男人了,这一世,她的心,就只在楚玉那里,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没什么不好。

    随着段士明的离开,各国使节相继告辞,楚漠信与库布哲儿本不想那么早就走,奈何楚熙一遍又一遍催促,楚漠信只好在楚玉大婚后的第三日提出离开,不过却硬是要拉着沐筱萝一起走,对此,楚玉极力反对。

    “本王刚大婚不久,筱萝怎么可以走啊,小寒王心意本王领了,不过筱萝短期内还不能离开济州。”楚漠信才说出要带沐筱萝离开,坐在桌边的沐筱萝还没表态,楚玉却不乐意了。

    “好奇怪啊,你又不是跟她大婚,凭什么不让沐筱萝走啊!不管,反正沐筱萝跟本王走定了!”楚漠信大有把南墙撞穿的意思。

    “这恐怕由不得小寒王。”楚玉真是越来越不喜欢楚漠信这孩子了,没事儿就想拐走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呃……楚玉微怔,自己是何时把沐筱萝当作心肝了?什么时候呢……

    “楚玉,你想做花心大萝卜没人拦你!可你不能把这顶污帽子扣在筱萝姐姐身上!凭筱萝姐姐的身份,是万万做不得小的!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楚漠信身侧,库布哲儿十分不客气的评价了楚玉此刻的行为。

    “就是!你娶段婷婷才几天,现在就不安分了!本王鄙视你!”楚漠信忽然觉得,若能娶库布哲儿为妻,当真是他的福气,至少在自己骂不过的时候,库布哲儿绝对可以语出惊人。

    “你们!沐筱萝,你是不是该说句话了!”楚玉无语,表面上看,自己的确有脚踩两条船的嫌疑,可天知道啊,他是冤枉的!

    “咳咳……汀月,替本宫收拾一下,午膳后随小寒王一起去大蜀。”当初若不是自己急于让桓横正身耽误些时日,她早该走一趟大蜀的,算算日子,相信铁血兵团的都尉已经得到了消息,如今能不能争取到大蜀的支持,哪怕是劝楚熙袖手旁观也是好的。

    “沐筱萝!”楚玉没料到沐筱萝真的应下了楚漠信,她甚至没递给自己一个眼神儿,就这么决定走了。

    “奴婢这就去。”汀月不敢怠慢,当即离开正厅,楚漠信与库布哲儿听了,自是欢喜雀跃,分别送给楚玉一个白眼后蹦跳着离开。

    正厅内,奔雷等人见楚玉脸色青绿,当即识相退了下去。

    “筱萝,饶是本王做错了什么,你大可提出来,本王考虑改就是了,何必赌气要走呢?”楚玉迈步走到沐筱萝面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真诚。

    “第一,筱萝不觉得王爷有做错的地方,第二,筱萝也不是赌气才走的。”沐筱萝认真纠正道。

    “那是为什么?”楚玉不解追问。

    “彼时楼兰王曾告诉筱萝,铁血兵团的都尉与楚熙是八拜之交,如今五国结盟的事已然落空,你觉得那个都尉会不会善罢甘休?”沐筱萝神色肃穆,心里颇有压力。

    “有这样的事……那你就更不能去大蜀了,否则万一楚熙与那都尉串通一气,你就危险了!不行!本王不能让你去!”楚玉声音铿锵,坚定异常。

    “如今局势尚不明朗,筱萝必须争取各方力量,纵不能为友,至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成了敌人!况且筱萝若不立些功劳,如何能操作像王爷这么重量级的傀儡呢!”沐筱萝挑眉看向楚君清,心里仍然有气。

    “哎呀,沐筱萝,这件事本王已经认错了,而且你也答应本王,只要本王和段婷婷拜堂,你就再也不提此事,那你现在明显是不守承诺啊!”提到傀儡二字,楚玉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蔫了下来,在这件事上,楚玉就算说出天花,也说不出理来。

    “筱萝就是不守承诺了,怎么样!”沐筱萝恨恨看向楚玉,清澈的眸子扬起肆意的光芒。

    “不敢怎么样……”楚玉觉得这个小辫子,沐筱萝很有可能会抓一辈子。

    “嗯,做为傀儡,你这态度颇佳!”沐筱萝悠然起身,饶有兴致的瞥了眼楚玉,且将‘傀儡’二字咬的极重。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看着沐筱萝凌厉如锋的眸光,楚玉知道,他这辈子算是毁在这张嘴上了。

    午膳过后,沐筱萝刻意到了寒锦衣的房间,多谢他这段时间的关照,虽然寒锦衣表现的十分自然,可沐筱萝知道,他很失望。其实凭沐筱萝这么玲珑通透的心思,自是明白寒锦衣对她的‘特别’照顾,但沐筱萝则认为,比起做恋人,他们还是适合做朋友,而且她不介意多认识些像寒锦衣这种视钱财如粪土的朋友!

    “沐筱萝,你可千万不要自我感觉良好啊!本尊主照顾你,那是因为可怜你,看看你,长的又丑,个子也不高,就跟个矮冬瓜似的,最惨的就是被比你还丑的楚玉抛弃!这种情况下,像本尊这样的大善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你可不能因为这样就爱上本尊主,啧啧……长成这样,难为你能活到现在!”寒锦衣一脸嫌弃的打量着沐筱萝,表情很是夸张。

    “是了,尊主可是人人敬仰的大善人呢!”沐筱萝可以断言,此时此刻,若没有十万人拿着写有寒锦衣生辰八字的小布人狠戳,那她就不姓沐!大善人?他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知道就好!”寒锦衣挑了挑眉,整了整衣襟,恹恹看向沐筱萝,冲其挥手。其实没人告诉沐筱萝,寒锦衣最喜欢吃冬瓜了。

    “那筱萝就不打扰大善人小憩了,筱萝告退。”沐筱萝樱唇咧到了极限,眼前忽然浮现出一行字:狗腿无罪,强盗万岁。

    且说沐筱萝离开行馆时,楚玉并没有出门相送,这也遂了楚漠信和库布哲儿的意,没有楚玉拦着,他们求之不得。沐筱萝也不甚在意,只嘱咐了奔雷和风雨雷电几句,便带着汀月和殷雪随楚漠信踏上了去蜀的行程。

    纵是沐筱萝再睿智聪慧,也无法预料这一去,险些让她命丧黄泉!

    楚宫,御书房

    “千面所言句句属实,楚后沐筱萝根本不是痴儿,她与楚玉早已狼狈为奸,除了千面亲自试探之外,这些皆是密探传来的证据。”龙案前,一身着褐色短衣的男子单膝跪在地上,腰间系着黑色的带子,短发根根立起,脸上五官还算周正,唯独没有眉毛,声音时尔抑扬顿挫,时尔柔肠百转,最特别的是那双眼,其间光芒时刻变幻,令人无法眼观心,看不出他的心思。

    “不可能!朕的婉儿不会骗朕!这个世上所有人都有可能骗朕,唯独她不会!你为什么要诬陷她?你们为什么都不肯相信她!”龙椅上,楚云钊面目狰狞,双眼喷火,握着拳头的手倏的松开,将龙案上的奏折数甩到地上。

    “你们把证据呈上去。”千面也不管楚云钊想不想看,旋即命身后属下将手中的密函送了上去。

    “滚!你们都给朕滚!除非亲眼所见,否则朕死都不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楚云钊赤眼如荼,所有送上去的密函皆被他扯成碎片。

    “千面告退。”面对楚云钊的咆哮,千面并不在意,身为铁血兵团的副都尉,他只对都尉负责。

    当楚云钊提着宝剑踏进华清宫时,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面而至,角落里,沐素鸾仿佛挺尸般堆在那里,独眼,独手,独脚,蓬头,垢面。如今的沐素鸾已不成人形。

    “啊”楚云钊仿佛一头咆哮的野兽,举手间剑光陡闪,沐素鸾右脚猛的抽搐,脚踝处有血流出。

    “呃……。”剧烈的疼痛使得沐素鸾身颤抖,她用仅剩的那只眼看向楚云钊,可看到的,只是一只狰狞的魔鬼,从什么开始,她已经看不清楚云钊的脸了。

    “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婉儿没有骗朕!她只是一个痴儿!”楚云钊咆哮着,手中的剑毫不留情的落在了沐素鸾的腿上。

    沐素鸾已经不记得这是楚云钊第多少次发疯了,起初她真是恨死了沐筱萝,楚云钊每次都是因为有人揭发沐筱萝并非痴傻的事而迁怒自己,先是一只手,后是一只腿,她的身体已经有几十处剑伤,好了结疤,之后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周而复始,她终于不再恨沐筱萝了,也恨不起来了!

    “说话!朕问你!到底沐筱萝傻不傻?到底她有没有骗朕?有没有!”楚云钊砰的扔了利剑,单手卡在沐素鸾的脖子上,狠声咆哮。

    “呃……皇上再用力些,杀了我吧……”沐素鸾笑了,蜡黄的脸衬着眼睛处的黑洞,真比鬼还难看。

    “想死?没那么容易!朕就是要留着你的命!让你活受罪!这个世上,敢背叛朕的人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死,一条是生不如死!”楚云钊倏的松开沐素鸾的喉颈,狠戾低吼,目露凶光。

    “那沐莫心呢?皇上为什么要杀她?她有背叛皇上么?”沐素鸾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沐筱萝临走时的那个问题,如今她活的人不人鬼不鬼,到底拜谁所赐!

    “不许在朕面前提那个女人!不许!”楚云钊咆哮着,掀翻了身侧的翡翠方桌。

    “如果没有沐莫心,你以为你能当上皇帝?坐上龙椅?穿上龙袍?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沐莫心为你争来的!她为你赢了五龙夺嫡,平了义熙之乱,更替你招揽人心!可结果得到了什么?呵!沐筱萝傻不傻我不知道,可沐莫心真是傻到家了!”沐素鸾用最凌厉的语言戳着楚云钊的软肋,如今的她,只求一死。

    “住口!朕叫你住口!”楚云钊双手捂着耳朵,他讨厌那三个字,讨厌到只是听一次,便觉胃里翻滚。

    “沐莫心真傻啊!她居然为你怀了孩子,还把他生下来!可怜的仲儿,他真是投错了胎!居然投到一个傻女人的肚子里,活该他会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活活摔死,血肉模糊,太惨了!楚鸿弈,那是你的亲儿子!是你的种!你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沐素鸾怒骂着,狂笑着,看着楚云钊几欲癫狂的表情,她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畅快。

    此刻,楚云钊疯狂摔打着华清宫的一切,直至抄起宝剑,一剑砍断了沐素鸾的右脚。

    “朕让你住口!听到没有!住口!”楚云钊只道他在虐着沐素鸾,又岂知他何尝不在被沐素鸾虐着。狗咬狗的戏码,虐与自虐间的徘徊,这可是沐筱萝最喜欢看的一出戏,可惜沐筱萝此刻却没有这样的兴致。

    看着茶馆里那抹湛蓝色的身影,沐筱萝不禁抚额,这年头,傀儡越发不好管了。

    “楚玉,你怎么会在这里?”和沐筱萝同样窝火的还有楚漠信,在看到楚玉的一刻,楚漠信觉得自己是眼花了。

    “本王想过了,实在不放心让你们妇孺独自上路,所以特别追上来保护你们!”楚玉态度甚好,面对楚漠信瞪如铜玲的眼睛,他居然还能笑的那么优雅。

    “谁是妇?谁是孺!谁用你保护啊!你赶快回去!”楚漠信恨恨看向楚玉,目光充满厌恶。

    “别这样嘛,来都来了,哪有回去的道理,这顿楚玉请客,小寒王消消气呵!”楚玉说着话,从自己的桌子那儿凑到了沐筱萝身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