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32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王爷不该撩下济州不管。”沐筱萝心里不爽,眸色自然冷了几分。

    “济州自有桓横他们,而且现在飞鸽传书也很方便。”楚玉觉得自己的理由很充分,却换来众人一脸鄙夷。无语,沐筱萝知道,就算她说出一万个理由,也不可能说服楚玉回济州,既然如此,她索性不再开口,倒不如留些唾沫星子给楚熙。

    有楚玉同行,原本说笑的场面也就很少出现了,这一路,楚玉脸上虽然一直保持着友善的微笑,却也没换来楚漠信和库布哲儿半句好话,尤其是库布哲儿,时常语出惊人,说的楚君清面红耳赤。

    即便这一路不和谐的场面时常发生,不过一行人还是在出发的第十日到达了蜀皇城-京城。

    再入京城,恍如隔世,沐筱萝回忆过往,彼时与楚玉代表大楚谈判的场景历历在目,尤其是与楚漠北的针锋相对,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激情澎湃,即便当时的沐莫心是个淑女,也差点儿被楚漠北逼的想挠人了!

    且说这一路上最老实的算是皇甫俊休,皇甫俊休甚至连吃饭都未与沐筱萝等人同桌,只和桓采儿坐在一侧,乐得自在,而且还有免费的大戏看,自然惬意的很。

    此刻,楚漠信已然将沐筱萝等人领到了自己的别苑,占地虽然不大,不过装潢却十分奢华,尤其是苑门前的两座金狮,琉璃为眼,赤金打造,连狮子的脚趾盖儿都是极品翠玉,整个狮子从里到外绝对够得上奢侈二字。后来沐筱萝才知道,这两头狮子出自楼兰,是楼兰王不惜动用万金打造,并派专人将其从楼兰运到大蜀的,由此可见楼兰王对这位未来女婿是有多么的宠爱,为此楚熙还憋了好几天的气,被楼兰王这么一比,硬是把他这个亲生父亲比下去了。

    “沐筱萝?”眼见着苑外的侍卫将自己拦住,楚玉当即看向沐筱萝。沐筱萝只道楚漠信在恼楚玉,也不好求情,但若让楚玉独自住在苑外,她却是如何也不放心的。

    “既然寒王不欢迎王爷,那王爷还是自寻他处吧,汀月,殷雪,从现在开始,你们跟着王爷,务必护王爷周。”沐筱萝淡声道。

    “不是吧,奴婢要跟着娘娘!”汀月登时反对,可在看到沐筱萝神色肃然时,只得耷拉着脑袋走出别苑。殷雪自不多言,闪身落于楚玉身后。

    “那怎么行!本王是来保护你的!”楚玉本以为沐筱萝会想办法让自己进去,却不想是这样的结果。

    “筱萝姐姐,漠信这里安的很,才不需要他保护呢!哲儿带你进去!”库布哲儿生怕沐筱萝一时心软,当即拉着沐筱萝走了进去。

    “喂!沐筱萝!你回来啊!本王可是冲着你来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眼见着沐筱萝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楚玉无比怨念。

    “娘娘再无情,也无情不过王爷。”一侧,汀月小声嘀咕着,想想彼时楚玉为了段婷婷是如何对待主子的,主子没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已经是格外宽容了!

    “汀月,你是知道前因后果的,本王对沐筱萝的心,从未变过。”楚玉一本正经看向汀月。

    “这话王爷可跟一个丫鬟说不着。”汀月呶呶嘴,白眼翻到了天边。无语,楚玉忽然觉得若想让沐筱萝回心转意,重中之重在于汀月,不过让他棘手的是,眼前这位耍大牌的丫鬟似乎很难游说呵。

    “殷雪多年前曾来过京城,知道一处适合王爷的栖身之所,王爷请!”殷雪眸色清冷,肃然道。

    于是在殷雪的引领下,楚玉与汀月终是到了殷雪口中所谓的栖身之所。

    “这地方的确适合王爷!”看着眼前仿佛废弃了百年的旧宅,汀月不由的噎了下喉咙,她只道自己记仇,原来和殷雪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

    “咳……殷雪,你确定我们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要呆在这里?”楚玉忽然觉得有句话十分有理: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王爷请进。”殷雪面色无波,先一步踏进旧宅。楚玉无奈,谁让自己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呢。

    不过让楚玉庆幸的是,旧宅内还不致太过荒废,除了残垣断壁,蛛网乱飞之外,还是可以入眼的。

    适楚,当殷雪出现时,沐筱萝正坐在梳妆台前,静若处子。

    “主人,属下已将王爷安顿在安之地,除属下之外,只有燕南笙能找到他。”原来那处旧宅是凤羽山庄在大蜀的分舵,彼时殷雪身为燕南笙的隐卫时曾来过这里。

    “做的好,你果然了解本宫的心思。”沐筱萝眸底忧色渐缓,不禁轻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

    “主人是怕事情有变?”殷雪神色肃穆,心里莫名忐忑,若真有万一,凭自己对付殷雄已是吃力,如何能护沐筱萝周。

    “小心些总是好的,殷雪,你记着,若本宫出了事,你第一时间将楚玉送回济州,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知为什么,沐筱萝自入京城,便觉心绪不宁,所以在楚漠信将楚玉拦在外面的时候,她便将计就计,命殷雪将楚玉带离是非之地。

    “主人既然不确定,那殷雪带您离开!”殷雪坚定开口。

    “不!本宫这次来,说什么都要见到蜀王,事关济州安危,本宫怎么都要试一试!”沐筱萝柳眉蹙起,双手下意识攥紧了拳头,或许过不了多久,她与楚熙便有一场硬仗要打。只是让沐筱萝没有想到的是,这场仗还没开锣,她便已经输的彻底……

    蜀宫紫宸殿

    “漠信真的把沐筱萝和楚玉带到了京城?”沉稳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惊讶,龙榻上,楚熙正襟危坐,双手于膝前,锐利的眸子闪出两道幽寒的精光。

    “回禀父皇,探子亲眼所见,不会有错,只是楚玉并未住在漠信的别苑,而且跟踪的探子也被甩掉了,如今楚玉下落不明。”龙榻前,那抹紫裳在楚明珠的映衬下散着莹莹的光泽,楚漠北绝世独立,俊美妖邪的眸子如古井无波,神色肃穆。

    “好个沐筱萝,居然能未卜先知,罢了,且不管楚玉,你明晚动手,务必将沐筱萝擒获!”楚熙的声音浑厚有力,目光凛冽如冰。

    “父皇,儿臣觉得现下五国联盟不复存在,显然楚玉和沐筱萝并不简单,大楚内战胜负难断,父皇何不再观察些时日?”楚漠北语态谦恭,分析利弊。

    “不需要!无名那老东西从不开口求人,如今他居然能在信笺上附上当年我们结拜时相互交换的信物照胆剑,可见此事于他而言甚为重要,父皇一生最重情义,尤其是当年得无名几次舍命相救,如今于他所求,父皇必竭尽所能。”楚熙铿锵开口,神色几许伤感。

    “只是……那沐筱萝也曾有恩于漠信,若真将她交出去,难免会让漠信落得不义之名。”对于楚熙之言,楚漠北从未忤逆,可这一次,楚漠北竟在犹豫,纵是连楚漠北都不清楚,他这句话是为了自己的弟弟,还是为了沐筱萝。

    “漠北,你信么,只要父皇想找,他楚玉就算躲进天宫,父皇也有办法把他拉下来!如今父皇放楚玉一马,便是还了沐筱萝的人情,以沐筱萝的聪慧,她自然明白。这件事父皇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再劝。”楚熙冷声道。

    “儿臣遵命。”楚漠北拱手施礼,垂眸时眼底一抹忧色。

    其实比起楚熙,沐筱萝觉得楚漠北更让人头疼,许是之前种种的不愉快,沐筱萝见到楚漠北,便似见到一只鞠弯鞠弯爬过来的大青虫,虽不害怕,却十分膈应。此时,看着楚漠北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沐筱萝真想冲上去狠狠扯上一把,然则沐筱萝却不知道,楚漠北每每见她,亦会牙疼。

    “皇兄,你怎么才来啊!”正厅内,楚漠信在看到楚漠北时当即起身拉着楚漠北坐到了沐筱萝身侧。

    “没到酉时,皇兄不算迟到的。”楚漠北薄唇轻抿,看着楚漠信的眸子闪烁出淡淡的光晕。

    “皇兄你坐!来人,上菜!”楚漠信见自己的皇兄与沐筱萝坐在一起,真乃天造地设的一对,若能促成好事,他便功德无量了,不过从私心角度,楚漠信当真想让沐筱萝做自己的皇嫂,这样他这辈子的衣服就都有着落了。

    “若知楚后在此,漠北必定早来拜候。”楚漠北佯装恍然,看向沐筱萝时,目露惊讶之色。

    “太子殿下客气了。”沐筱萝樱唇勾起,勉强###两下,这句话假到她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宴席开始,起初有楚漠信和库布哲儿张罗着,倒也十分热闹,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沐筱萝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抬眸间,赫然注意到偌大的正厅,就只剩下楚漠北和自己两个人。

    “筱萝觉得太子殿下该派人去捞小寒王。”沐筱萝无奈开口,去茅厕去了一柱香的时间,除了掉进去还有其他的解释么!好吧,沐筱萝承认楚漠信是好心,在他眼里楚漠北是天上有地上无的极品,谁若嫁给他,便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可自己却是例外,若是嫁给楚漠北,那她上辈子得造了多少孽啊!

    “许是漠信与哲儿不胜酒力,歇息去了呢?”楚漠北漫不经心的斟了杯酒,随后又为沐筱萝倒了一杯。

    “两杯而已,他们喝的是酒精吗?”沐筱萝十分认真的看向楚漠北。无语,楚漠北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听闻楚后这段时间相继去了大夏,大齐,南还有楼兰,成功阻止了大楚铁血兵团都尉的五国结盟计划,此举堪称惊世,漠北敬楚后一杯!”楚漠北说话间举起酒杯,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太子殿下消息还真不是一般的灵通。”沐筱萝心中暗惊,既然楚漠北知晓此事,是否说明铁血兵团的都尉已经到了大蜀?

    “怎么?楚后是怕漠北在这酒里下毒?呵,这宴席可是漠信准备的,酒也不是本王带来的,楚后这样不放心,便是怀疑漠信的诚意了?”楚漠北挑着眉,深邃的眸子瞥了眼沐筱萝面前的酒杯。

    “筱萝只是在想,喝下这杯酒后,太子殿下是否能应筱萝一件事?”沐筱萝亦觉得楚漠北不致在楚漠信的别苑对自己不利,倒是自己,若不喝下这杯酒,楚漠北还指不定会在漠信面前胡诌什么。

    “何事?”楚漠北以肘着桌面,玉指轻摇着杯中的美酒,饶有兴致的看向沐筱萝。

    “筱萝想见蜀王,还请太子殿下代为安排。”沐筱萝开门见山。

    “就算楚后不说,父皇过两日也会设宴款待楚后的。”楚漠北语闭,举杯饮酒。沐筱萝见其将已经空的酒杯搁在桌上,遂抬手端起酒杯,小小呷了一口。

    “既是如此,筱萝便等着蜀王召见,时候不早了,筱萝……筱萝…。。”沐筱萝本欲离开,却不想起身时脚下一软,整个人跌坐回椅子上。

    “得罪了。”楚漠北神色冷漠的看着几欲昏迷的沐筱萝,诚然他没有决定依父皇之意将沐筱萝送回大楚交到楚云钊手里,但至少先要将其带出别苑,这件事牵连甚广,他不想楚漠信卷入其中。

    “楚漠北!你最好别让筱萝醒过来……”沐筱萝清眸骤凛,咬牙切齿低吼,只是下一秒,眼前一片茫然,终是陷入黑暗。

    “殷雄!”楚漠北长叹口气,旋即唤出殷雄,却不想随殷雄一同出现的,居然还有楚熙近日方才收揽麾下的‘杀破狼’!所谓‘杀破狼’,乃是来自西域的顶尖杀手,在杀手界排名第一。成员三人,分别叫七杀,破军,贪狼。

    “主人!”殷雄此刻已被制服,一脸忧虑的看向楚漠北。

    “你们干什么?”楚漠北剑眉紧皱,冷蛰质问。

    “主上有令,命我等带走沐筱萝!”七杀说话间亮出腰间令牌,声音清冷,听不出喜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