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33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2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图……”冷冰心茫然看向奔雷,之前似乎没听说过这个人啊!

    “是啊,沐图啊!”奔雷抬眸间,冷冰心以迅雷般的速度稳住了心神。

    “随他愿意就好。”冷冰心暗自吁了口气,这才不致露馅儿。

    之后奔雷又说了些无关痛痒的厨子家丁之流,直至晚膳时分,冷冰心方才将奔雷放了回去。

    自从被雌雄针验证之后,楚玉便再没敢向沐筱萝说出自己心里那些话,他亦在反省,到底对沐筱萝,他的爱有多少?除了给沐莫心的,他的爱,又剩下多少!

    此刻,在穿过大川,绕过高山之后,沐筱萝忽然对眼前这片荒原备感亲切,至少不用走的那么辛苦。

    “你们怎么不走了?”沐筱萝狐疑看向停下来的白斩和墨常。

    “是路总有走到头的时候,沐筱萝,你的路走到这里,便是到头了!”白斩似笑非笑的看向沐筱萝,随后与墨常拿出令牌,也不知道怎么晃的,便见一道亮光射在令牌上,仅接着,沐筱萝仿佛感觉到整个平原都在晃动,轰隆的声响过后,平地突然出现一道裂口,顺着裂口望进去,墨玉的台阶延伸到底,看不到尽头。

    沐筱萝与楚玉面面相觑,有雌雄针隐于体内,他们到底没能逃出去。

    “请吧,两位!”白斩扭着腰,阴里阴气开口。沐筱萝与楚玉别无选择,直入龙潭。

    走下台阶,一股寒气陡然袭身,侵入肺腑,沐筱萝不由打了个寒战。

    “王爷,筱萝最后求你一件事,楚云钊不死,筱萝死不瞑目。若筱萝无命走出这里,王爷一定要活着出去,替筱萝手刃楚云钊!”沐筱萝的表情从没像现在这么认真,仿佛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踏上的,是条不归路。

    “本王不会丢下你独活。”楚玉眸光清冷,声音决绝,即便他不确定自己对沐筱萝的爱有多少,但有一点他能做到,这个世上若没有沐筱萝,便没有楚玉。

    “筱萝更希望王爷能带着楚云钊的人头来找筱萝,介时大姐也会开心的。”沐筱萝勉强挤出笑意,彼时魅姬曾说过一句话,就算这场内战楚玉输,但一定不会死,而该死的人,是自己。虽然沐筱萝觉得无名这个想法很变态,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就是楚玉至少能保住命。

    “能不能走快点儿!”走在前面的白斩催促道。

    “筱萝可没有白使那么急着投胎。”沐筱萝挑了挑眉,当下舒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或者情况也未必就如自己想象的那么悲催。

    走下台阶,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这宫殿虽不比万皇城奢华,但给沐筱萝带来的震撼却丝毫不减,想一座地下宫殿建造起来,该是怎样的大费周章!

    “这就是铁血兵团?”沐筱萝惊讶之余,狐疑看向白斩。

    “没见识,这只是铁血兵团其中一个分坛而已。”白斩对沐筱萝惊愕的表情十分满意。

    “那就难怪了,那头狮子眼睛里嵌着的楚明珠,连筱萝养的猫都未必愿意看上一眼。”沐筱萝从来都是输人不输阵的。

    “你!”白斩自是不爱听,正欲理论却被墨常拉了过去。

    “跟个死人计较什么!咱们还是快回去复命吧!”墨常声音本就粗犷,就算再压低,沐筱萝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谁若敢动沐筱萝,本王就和他拼命!”楚玉愤然怒吼。

    “那快走吧,等着跟王爷拼命的人怕要着急了。”白斩挑了挑眉,旋即踏入宫殿,沐筱萝并不言语,只道生死有命,若她真走不出这道门,亦不会怨天尤人,老天爷已经待她不薄,让她重生,即便不能亲眼看到楚云钊得到报应,可楚云钊的下场一定好不到哪儿去,她有机会擦亮眼睛,跌跌撞撞走到今日,算是赚到了。

    “你们等着!”不知不觉中,沐筱萝与楚玉已被白斩二人带到了正殿,此刻,白斩已然走进正殿,朝内通禀。

    不过片刻,白斩自以为风姿卓越的摇曳而出。这一刻,沐筱萝真想死了!未等沐筱萝开口,白斩突然出掌,将雌雄针自楚玉与沐筱萝体内逼出。

    “沐筱萝,请吧!”白斩收起银针,旋即朝沐筱萝做了个请的姿势。就在楚玉欲陪沐筱萝进去的时候,却被白斩拦了下来。

    “都尉有命,只准沐筱萝一个人进去。”白斩肃然开口之际,楚玉倏的出手,却被身后的墨常击晕。

    “你们不准伤他!”沐筱萝情急转身,却见白斩表情怪异。

    “放心,由始至终,我们想伤的人都不是楚玉呢!快进去吧,莫让都尉等急了。”白斩说话时,墨常已然将楚玉扛在身上,朝偏殿去了。

    此时此刻,沐筱萝就像是游到浅滩的龙,落于平原的虎,尚且自顾不暇,更别说护着楚玉了。看着楚玉的身影淡出视线,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今生止于此,她回首过往,没有后悔,但却有遗憾……

    收起思绪,沐筱萝敛眸踏入正殿,几乎同一时间,正殿宫门‘啪’的紧闭,殿中光芒骤暗,唯有四角的楚明珠,闪烁着昏黄的光芒,将殿中气氛衬托的诡异莫名。

    “沐筱萝,你可知罪?”浑厚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天之外,震的沐筱萝心底发颤,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身着红袍的老者踱步而至,头发黑白交错,眉毛落于耳际,利目如鹰,本该在这个年纪出现的褶皱皮肤却平滑无纹,宛如壮年,至于老者的身高,第一眼便让沐筱萝想到了乔爷!

    于是沐筱萝认为所谓的铁血兵团都尉也不过如此,想那乔爷返老还童已到稚子,眼前之人明显不及呵!后来沐筱萝才知道,乔爷那叫先天缺陷,人家无名才是返老还童!

    “筱萝无罪,都尉才是罪犯滔天!”光脚不怕穿鞋的,既然横竖都是死,沐筱萝找不出不嚣张的理由。

    “哦?老夫倒想听听,到底老夫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无名捋着黑白交织的胡须,一步步走向沐筱萝,即便沐筱萝不畏,可那股无形中袭过来的威压,还是让沐筱萝觉得呼吸困难。

    “你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明知楚云钊非先皇之子,却倾铁血兵团之力,助他攻打大楚唯一龙脉,不知都尉死后有何颜面再见先皇!”沐筱萝猜不透无名会在什么时候要了她的命,所以她每一句话都必须语出惊人。

    只是让沐筱萝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到楚云钊身世之时,无名眼中竟无半点诧异,若不是他定力十足,便是他早已知晓此事,若定力十足还有心可原,若早知晓此事,那这个无名,一定大有问题。

    “无名原就想一个女人如何能挑起大楚战祸,或许是他们夸大其词了,如今所见,你当真有这个本事,蛇打七寸,你一上来便揭穿楚云钊的身份,让老夫觉得这个忠,效的没道理!嗯!的确是个精明的女人!”无名的话无疑证明了沐筱萝的猜测,这样沐筱萝觉得匪夷所思。

    “既然你知道楚云钊的身份,没道理帮着他!为什么?”沐筱萝心下骤凉,美眸凛冽如冰。

    “你既然那么聪明,不妨猜猜看。”无名的表情就好像是抓着老鼠的猫,没玩到尽兴之前,还真不舍得一口咬下去。

    “你替楚云钊固守江山,却对他无半点尊重,就连手下的人都敢对楚云钊出言不逊,想必你平日里也没少用猪来形容他!再加上你明知道楚云钊的身份,却依旧不改初衷,那筱萝有理由相信都尉的初衷并非为了大楚,有句话叫挟天子以令诸侯,不知都尉对这句话怎么理解!”沐筱萝冷眼瞧着无名,道出心里所想,比起楚玉,楚云钊的确更容易掌控。

    无语,无名眼底莫名有了光彩。

    “不输沐莫心,不输沐莫心呐!丫头,其实做人难得糊涂,若你如当日那般痴傻,就算活的不尽如人意,至少还能苟延残喘的活着,可惜了!”这一刻,无名觉得这个女人不能留了。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若活着行同狗彘,那筱萝情愿赴死!”沐筱萝从无名的眼睛里看到了杀机,或许,她逃不过此劫了。

    “好!好一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凭你这句话,老夫许你一个愿望,说吧!”无名欣赏有头脑的人,沐筱萝无疑就是。

    “放了筱萝。”沐筱萝一语,无名绝倒,口吐白沫!好吧,沐筱萝承认她没那么凛然,是人谁不怕死呢!

    “咳咳……你觉得有可能?”无名有些凌乱了。

    “放了楚玉。”沐筱萝再度开口,无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凭老夫与楚先皇的交情,自然不会绝了他的后,这点你放心。”无名本就没想要了楚玉的命。

    “动手吧,都尉放心,筱萝见到先皇,一定会把都尉的‘大恩大德’一五一实的告诉先皇,相信过不了多久,先皇必会亲自上来,好生感谢都尉大恩!”沐筱萝嗤之以鼻,凭无名这样的作派也值得提交情二字!

    无名自是听出沐筱萝言辞中的鄙夷,心下生怨,顿时以气化掌,猛的袭向沐筱萝!

    看着眼前幻化成形的厉掌,沐筱萝缓缓闭上眼睛,仲儿,母亲好想你!

    一秒,两秒,三秒……

    直至过了很多秒,沐筱萝实在忍不住睁开双眸,却已没了无名的影子,且说高手就是高手,一掌下来,她就这么不痛不痒的告别了阳间。就在沐筱萝感慨之际,忽然发现哪里不对!只见眼前景物依旧,自己正好好的站在正殿内,不同的是,无名不见了!

    沐筱萝有一刻的悲悯,这厮该不是错把自己送下去了吧?

    黑暗的神龛里,供奉着一只用鸡血石雕琢的饕餮,正张牙舞爪的享受着檀香的味道。

    楚明珠掀起黑暗一角,一抹黑色的身影宛如幽灵般在空中飘飘荡荡,银白色的长发无风荡起,于空中划过绚丽的弧度,男子极美,不似燕南笙的妩媚之美,不似楚玉的俊逸之美,亦与楚漠北的邪佞有所不同,确切的说,那是一种距离,一种让人不敢直视,自心底想要匍匐膜拜的距离,人与神的距离。

    “无名叩见沧澜大祭祀!”即便是尊为铁血兵团都尉的无名,在看到眼前男子的时候,声音也有些变了调。

    “劫数使然,天意如此,逆天重生的人儿有毁天灭地的力量……。送沐筱萝回楚宫,她还死不得。”那灵空飘动的声音淡若烟雨,落在心里,仿佛有着洗涤的力量,驱走了心里所有的躁动。

    “可是……幻萝祭祀命无名杀了沐筱萝,以除后患……噗”未等无名说完,胸口便似有钝刀刺入,疼的他倒地不起,唇角,有血喷出。

    “记着,没有沐筱萝,就没有七国大战。懂么!”强烈的威压迫使无名匍匐的更加卑微,他甚至不敢抬眼,只连连点头。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直至无名感觉到那股威压消失的时候方才起身……

    当沐筱萝活着被白斩带出来的时候,白斩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沐筱萝身上,看的沐筱萝好想撞墙。

    “咳咳……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看着眼前漫无边际的甬道,沐筱萝满腹质疑,就这么活过来了?不用死了?

    “都尉为什么没杀你呢?”白斩答非所问,沐筱萝终于怒了。

    “死人妖,你够了啊!从出来到现在,你这问题问了不下一百遍!他没杀我怎么了?你就这么希望我死?我上辈子爆你菊花了么!爆了么!”沐筱萝恨恨瞪向白斩,实则被这么个不男不女的妖精盯了一路,沐筱萝心里真的不是很爽。

    “切!死不死的关我什么事!快走吧,天黑前还要赶到楚宫呢!”白斩呶呶嘴,竟然没有生气,这可是沐筱萝始料未及的。

    “楚宫?你说你要把我送回楚宫?为什么?”沐筱萝觉得自己的思维完跟不上现在的情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