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33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0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楚玉不以为然。

    “不喜欢还好,若是喜欢,哪怕只是一丁点儿,你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无名神色肃然,声音铿锵有力。

    “无稽之谈!”楚玉冷哼一声。

    “沐筱萝生来便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更与你命格相悖,你们这辈子注定是无缘,若是硬在一起,必有一人遭难,加上沐筱萝乃毁天灭地之人,命硬的很,所以那个倒霉鬼一定是你!楚玉,本都尉念在与你父皇相交一场,才提醒你这些,莫因一时意气丢了性命,不值得!”无名苦口婆心劝慰。

    “可惜你不是筱萝的亲爹……”楚玉扼腕痛惜。

    “你!你这小子好糊涂,本都尉说的都是真的!你若执迷不悟,终有一日会后悔!”无名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老楚王该不会从下面上来找他。

    “交出沐筱萝!否则……否则滚出去!”楚玉恨恨指向房门。

    “好小子!若到死那天,可别怪老夫没提醒过你!现在,滚!”无名怒吼。楚玉微有一怔,旋即看向无名。

    “你看老夫做什么?”无名扬眉。

    “看你怎么滚啊!”楚玉理所当然道。

    “老夫是叫你滚!滚出去!立刻!马上!”无名气结。此时,站在外面的白斩和墨常走了进来。

    “你们两个,把他扔出去!”无名真是一眼都不想再见楚玉,彼时楚玉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啊!这是怎么了?被谁荼毒成这样啊!

    “都尉?”白斩不解看向无名。

    “都什么尉!把楚玉放了!放了!”无名暴跳如雷,炸毛儿吼道,白斩和墨常哪敢怠慢,当即拽着楚玉以迅雷般的速度消失在了无名面前。

    房间再次静谧,无名许久后方才舒了口气,沐筱萝?七国战乱?希望介时的局面不会太糟糕呵……

    被白斩扔出地下宫殿的楚玉狠狠拽着白斩的衣服,抵死也不松手。

    “本使都说了,沐筱萝真的没死,也没在地下宫殿,你要怎么才信嘛!”白斩无奈拉着衣服,生怕楚玉会将他最能展现身段的衣服给撕成碎片。

    “你发誓!”鉴于白斩打死也不说沐筱萝的下落,楚玉就只想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沐筱萝是否尚在人世。

    “好,我发誓发誓!”白斩摇了摇头,声音娘的楚玉直噎喉。

    “如果你敢欺骗本王,那从现在开始,便楚楚被人爆成一地菊花残!”楚玉想起沐筱萝彼时的那句诗,顿时来了灵感!

    “你无礼!粗俗!”白斩面红耳赤。

    于是在楚玉的不依不饶下,白斩只得发誓。楚玉见白斩敢发如此毒誓,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如今沐筱萝下落不明,他虽有心想找却孤立无援,遂决定火速回济州搬救兵,回来的路上,楚玉刻意记下路线,以备日后攻打铁血兵团之用,只是他并不知道,这地下宫殿是以五行八卦为原理建造,出口每日都有不同。

    且说这厢沐筱萝与楚玉各有遭遇,那厢冷冰心却正装的欢实,可惜好景不长,待殷雪寻楚玉无果折返济州之后,冷冰心便露出了马脚。

    “你的意思是……这个主子有可能是假的?”此刻,风雨雷电和汀月,奔雷几人目露惊愕的看向殷雪。

    “我也不确定,但皇城的确传出主人正在楚宫内,而且楚云钊更派青龙每日跟随。”殷雪也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她看不出现下济州这位沐筱萝有何异常之举,但皇城既然来了这样的消息也未必空穴来风。

    “现在怎么办?”汀月茫然无解,这些天的伺候,她真心没感觉主子没什么不妥。

    “该不会是……千面吧?”雨儿一语惊醒梦中人。

    “若真是千面,那可糟了!不如我们找人试探一下?”风麟提议道。

    “谁去?”奔雷不以为然,若是,凭主人的性子,这样被问来问去,铁定翻脸,若不是,那就更惨了,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就在奔雷打定主意死也不去的时候,众人目光却齐齐落在了奔雷身上。

    “做人要厚道啊!”此时此刻,奔雷深感人缘的重要。

    “厚道?某人可别忘了,当初王爷想娶段婷婷的时候,是谁立场不坚,跑去给人家当狗腿!”风麟嗤之以鼻。

    “就是,是谁说对主人忠贞不二来着,可惜啊,某人忠贞不在,就只剩下二了!”雨儿阴阳怪气。

    “还有啊!当初……”就在汀月再欲暴料之时,奔雷猛的跺脚。

    “行了你们!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能不能不抓着这件事儿不放!我也不容易是不是,卧薪尝胆呐!搁你们谁能做到!不就是试探么!我去!不过有个条件,我要是有命出来,你们发誓这辈子都不许再提段婷婷的事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奔雷。

    “行!”众人异口同声。不过事实证明,身为沐筱萝的手下,出尔反尔是必备条件。

    正厅内,冷冰心屈指数着日子,就算金木水火土爬吧,也该到大楚了,是不是她的任务该结束了呢?

    “主人,您要的银耳燕窝粥。”未经冷冰心允许,奔雷已然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一脸的笑容可掬。

    “谁说本宫要喝燕窝粥的?谁让你进来的?”冷冰心心情不好,刚刚数的日子又错了。

    “咳咳……属下除了给主人送燕窝粥,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要禀报主人!”奔雷神秘兮兮开口,随后将托盘搁在桌边,回身看向门口。

    “什么事?”见奔雷鬼鬼祟祟,冷冰心来了兴致。

    “主人,王爷来了密函!”奔雷说着话,便将早已准备好的紫色字笺递了上去。冷冰心并未怀疑,当即接过字笺,只见上面写着:

    ‘肃亲王府的画内有玄机,务必藏好楚玉’

    “肃亲王府的画?”冷冰心看的莫名其妙,柳眉微微蹙起。

    “是啊,就是主人与怡春院的姑娘一起到肃亲王府时,亲眼看到王爷画的那幅山水画!”奔雷刻意将‘山水画’三个字咬的极重。

    “哦,这件事交给你了,你且收好便是。”冷冰心佯装恍然,挥手吩咐道。

    “奔雷记下了……那个…启禀主人,燕盟主在外面求见。”奔雷有点儿腿软,想王爷这辈子也没画过山水画啊!

    “燕南笙找本宫做什么?”冷冰心狐疑问道。

    “这个属下不好问,主人稍等,属下这就请燕盟主进来。”未等冷冰心点头,奔雷已然三步并做两步到了门口,大声将燕南笙唤了进来。门外,风雨雷电闻声,顿时握住兵器,这是暗号!一旦奔雷叫燕南笙进去,那就说明里面坐着的人并非沐筱萝。

    事关重大,燕南笙心知马虎不得,于是稳了稳心神,踱步而入。

    “燕盟主请,属下告退。”奔雷恨不能多长出两条腿逃离是非之地,却不想才一转身便被冷冰心叫了回来。

    “你先别走,本宫找你有事。”冷冰心倒也没什么事儿找奔雷,只是怕燕南笙若问出什么刁钻的问题,她可以朝奔雷身上推。

    “是……”奔雷噎喉,只得站回到原来的位置。

    “盟主找筱萝有事?”冷冰心抬眸看向燕南笙,狐疑开口。

    “那个……也没什么事儿,不知筱萝可记得,当初南笙约定只将殷雪借你两年,今日正是两年之期,不知南笙可不可以带殷雪回凤羽山庄?”燕南笙雌雄莫辨的容颜此刻显得有些紧张,若眼前之人真是沐筱萝,那他这句话铁定会换来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说不准还会被她坑点儿什么过去。

    “哦……”冷冰心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清澈的眸子眨了又眨,又眨了眨,硬是没搭话儿。

    “当然,如果筱萝你不愿意的话,南笙也不可能强带殷雪回去,只是你好歹也该给南笙些补偿才是。”燕南笙脸上的笑灿若樱花。

    “这样啊……那……盟主想要多少银子?”冷冰心思忖片刻,狐疑问道,总不能不说话了!

    “一千两。”这一刻,燕南笙已然运气。

    “一个月?太多了吧?”冷冰心到底不是沐筱萝,对钱还是极有概念的。无语,燕南笙额头滴落大滴冷汗,他说的是一天呵!饶是沐筱萝,必定还嫌自己要的少,她的手下,可比这值钱多了!

    就在燕南笙欲出手之际,一抹身影陡闪,冷冰心顿时如被定住,动弹不得!

    “谁?”冷冰心惊慌之余,厉声问道。

    “你竟然不会武功,想来你并不是千面?那你到底是谁?”幽冷的声音自身后溢出,殷雪转身走到冷冰心面前,利目如锥。

    “殷雪?你回来了!快替本宫解开穴道,本宫动弹不了了!”冷冰心做垂死挣扎。

    “殷雪,你确定她不会武功?”见冷冰心被封了穴道,奔雷这才敢上前。

    “确定。”殷雪点头。闻听此言,奔雷顿时如打了鸡血似的上前,双目怒瞪,双手插腰。

    “好你个大骗子!这段时间你可没不折腾小爷我!难怪你要****的招小爷问东问西,原来你是个冒牌货!”奔雷咬牙切齿,这几日为了迎合冷冰心的脾气,他可没少挨累,就这,他还没得什么好!

    此刻,风雨雷电亦冲了进来。

    “说说吧,趁着大家都在。”燕南笙优雅的挑眉,薄唇勾起时,那抹笑魔魅至极。

    “我是沐筱萝!”冷冰心哼着气,一副抵死不认的模样。

    “呸!王爷当日在肃亲王府画的是沐莫心的画像,根本不是什么山水画!还有,殷雪是主人的人,没什么期限可言,就算是有,以主人的个性,一千两都不够借殷雪一根头发的!还一个月!你做梦呢!”奔雷真相了。

    “你们试探我?”冷冰心绝望了,她真后悔,本来打算昨晚走的。

    “只允许你骗我们,不允许我们试探你!大骗子,看我不把你脸皮撕下来!”奔雷只道这些天受的委屈没道理,当即伸手去扯,却被冷冰心嗷的一声大叫吓了回来!

    眼见着冷冰心面颊通红,奔雷不由噎喉咙,这皮……该不会是真的吧?

    “好痛!奔雷,你再敢碰老娘一下试试!”冷冰心疼眼圈儿含泪,怒目而视。

    “碰……碰你怎么了?”纵是知道眼前之人不是沐筱萝,可在看到那张十分威武的表情时,奔雷还是犹豫了。

    “雨儿!奔雷说你不像个女人,动不动就逼男人扒裤子,可以考虑一下入风尘的!风麟,奔雷说你某个地方举不起来,所以这两天才不去青楼的!雷霆,奔雷说和电闪菊花……唔唔唔……”她冷冰心吃葱吃蒜就是不是僵!奔雷不让她好过,她自然也不会让奔雷活着舒坦。

    “闭嘴!闭嘴!”诚然奔雷的话里有过这方面的意思,可他实在比冷冰心说的委婉太多了。此刻,房间里一片静谧无声,奔雷壮胆抬眸,赫然看到四双杀人鞭尸加凌迟的目光。

    “我发誓……我基本上没说过你们什么坏话的……”奔雷心虚解释,顿遭风雨雷电群殴。那场面怎一个惨字了得!

    后来在殷雪与燕南笙的审讯下,冷冰心没节操的招认一切,鉴于她在冒充沐筱萝期间也未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坏事,于是殷雪和燕南笙决定小惩大诫,罚她照顾被风雨雷电险些打残的奔雷,这个决定遭到了奔雷的强烈反对,最终大家决定投票决定,不过有风雨雷电参加,这场投票的结果早已注定。

    其实燕南笙与殷雪如此宽容对待冷冰心的原因只有一个,便是利用她对付千面。事实证明,冷冰心的易容术绝对有资格与千面并驾齐驱,后来的事实亦证明,他们的决断是多么的英明神武!

    楚皇宫内,沐筱萝百无聊赖的朝碧水湖里扔着石子,石子落入湖心,激起一圈圈的涟漪,秋风寒,沐筱萝不禁打了个哆嗦,便有披风落于肩上。

    “皇上,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沐筱萝熟悉楚云钊的脚步声,那种轻尘般的力道就好像是捕猎的老虎,时刻警觉,不肯有一点放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