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33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才来而已,婉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有心事?”楚云钊伸臂将沐筱萝揽在怀里,深邃的眸闪烁着淡淡的掩饰不住的愧疚,该死的安柄山,因为那些丹药,他这辈子怕再也不能给沐筱萝床地之欢的幸福了。

    “皇上,婉儿去见二姐了……”沐筱萝是这天下间最了解楚云钊的人,自己到华清宫时虽有青龙守着,可看见的人不会少了,与其让楚云钊胡乱猜想,倒不如她主动开口。

    “哦……”楚云钊心下微沉,深幽的眸子掠过一道寒芒。

    “二姐疯了,她居然用碎瓷片划伤自己的身体,好多血流出来,可是二姐却在笑……皇上,婉儿不想看到二姐这样,不如您让御医为她瞧瞧吧?”沐筱萝转身看向楚云钊,纤指轻扯着楚鸿弈绣着龙纹图案的袖口,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

    如今沐素鸾的身体太虚弱,旧痕添新伤,在沐筱萝看来,救沐素鸾出去的前提是她必须活着,可以沐素鸾现在的状况,她怕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朕的婉儿真善良,难道你忘了她当初是怎么待你的?为了置你于死地,她竟然几次三番的诬陷你,把所有的事都栽赃到你头上,婉儿,这样的二姐,值得你费心?”楚云钊轻撩起沐筱萝额前的青丝,温柔的掖在耳后,眸光散着淡淡的华彩。爱上一个人的感觉真好,只是看着她笑,心便开怀,有沐筱萝在的日子,纵是阴霾的天空,都美的如梦似幻,楚云钊拉起沐筱萝的手,紧紧的握着,他知道,这辈子,他不会放开这个女人!永远不会!

    “可是婉儿就只有这一个亲人了啊,她对婉儿再怎么不好,可她还是婉儿的二姐……皇上,让御医帮她瞧瞧吧?好不好?”沐筱萝乞求般的看向楚云钊,樱唇嘟着,娇声细语。

    “也罢,既然婉儿都不计前嫌,朕没理由比婉儿还要小气对不对?”最后一次断了沐素鸾的脚筋,楚云钊便不再让御医为她医治了,他本想着让沐素鸾自生自灭,可沐筱萝的出现,是个意外。

    “谢谢皇上!”沐筱萝欢喜的扑进楚云钊的怀抱,眼底闪过一道精光,既然解决了这件事,接下来,便是如何想办法将沐素鸾送出皇宫了,虽然殷雪不在,不过皇宫里还有彼时她安排留下来的眼线和心腹,所以只要考虑周详,救沐素鸾出去不是没有可能。至于她自己么,相信济州那边已经得了消息,殷雪应该在筹谋了,如今沐筱萝最担心的便是留在地下宫殿的楚玉。

    当楚玉回到济州行馆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累的虚脱,纵是他身下的那匹千里良驹亦只剩下了半条命,自地下宫殿到济州行馆,楚玉竟只用了十天的行程,如此披星戴月的赶路,就算是铁人也未必吃的消。

    此刻,楚玉正被风麟扶回卧房。

    “殷雪!筱萝出事了,立刻召集风雨雷电,随本王去救她!”楚玉一脸风尘,薄唇干裂,双眼布满血丝,疲惫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可他心心念念的却是沐筱萝的安危,这一刻,殷雪不禁愧疚,彼时楚玉若非中了‘比翼蛊虫’也不会对主人那般冷淡,既然事出有因,那她彼时的那些冷言,是不是过重了。

    “王爷少安毋躁,殷雪已经得到消息,主人现在正在楚宫,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殷雪据实道。

    “楚宫?她怎么可能会在楚宫?本王与她一起被铁血兵团的无名抓起来了,她现在应该在地下宫殿才是啊!”楚玉一脸质疑的看向殷雪。殷雪闻声陡震,旋即看向一侧的燕南笙。

    直至楚玉将整件事的经过叙述之后,殷雪亦觉得匪夷所思。

    “这也不难解释,铁血兵团本就是帮着楚云钊的,他们抓了沐筱萝之后把她交给楚云钊也很正常啊!”燕南笙解释的十分有理。

    “燕盟主说的极是,殷雪也觉得宫里来的消息不会错。”殷雪坚定道。

    “或许……那我们即刻出发赶往楚城!”楚玉真是一刻也等不了。

    “你才刚回来,至少也该休息一下吧!”燕南笙见楚玉挣扎着起身,当即将其推到榻上。

    “可是……”

    “王爷放心,宫里来的消息,主人现在一切安好,殷雪且等召集完人手,便会出发。”殷雪宽慰开口。

    “本王也要去!”楚玉决然表态。

    “饶是主人知道殷雪带着王爷一起冒险,必定怪罪,所以……”殷雪有些为难。

    “就算你不带着本王,本王也会自己去!”楚玉不依不饶。

    “咳……你们都去,南笙决定留下来主持大局!”燕南笙轻咳了两声,肃然开口。

    “燕盟主不去?”殷雪挑眉,狐疑看向燕南笙,她可是将燕南笙编入其内的。

    “济州总不能无人留守吧!本盟主决定担当这一重任,你们只管去,济州交给本盟主了!”燕南笙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心底却不以为然,还去!上次若不是去救沐筱萝,他会惹上魅姬么!燕南笙忽然觉得胃中翻滚,一股鸡毛味儿涌了出来。

    “可是……”

    “没有可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先聊,本盟主出去下!”燕南笙狠噎着喉咙,陡然离开。

    “那王爷先休息,殷雪且去准备,最迟三天启程。”殷雪恭敬施礼后退了出去。

    后园,奔雷被风雨雷电围在假山后面,十分郁闷。

    “你们还是打死我吧!记得,是打死!”奔雷索性摆出一副慷慨就义的姿势,狠狠闭上眼睛。

    “哟,你以为我们不敢呐!”雨儿扬着眸,摩拳擦掌的上前一步。

    “下手轻点儿,可别真打死了,若打死了,冰心姑娘照顾谁啊!”风麟刻意将‘冰心’二字咬的极重。

    “可不么!听说冰心姑娘可会照顾人了,不然我们奔大先锋的伤能这么快好么!”雷霆随声附和。

    “嗯嗯!”电闪觉得这话太过违心,遂只点头,不发一言。只是骨头错位,硬是让冷冰心给掰断了,这种照顾法儿除了奔雷,别人可承受不起。

    “我还是自杀吧!”奔雷绝望睁眸,转身欲朝假山撞去。

    “奔雷,枉主人对你那么好!现在主人有难,你竟然袖手旁观!”雨儿纵身跃到奔雷面前,愤然怒斥。

    “可不是!主人还曾让我们四人莫要为难你,若主人知道你现在这样推三阻四,一定失望至极!”风麟恨恨瞪向奔雷。

    “奔雷,做人要凭良心。”电闪语重心长道。

    “段婷婷那件事,主人可没为难你!”四人当中,雷霆最爱翻旧帐。

    被打压在地的奔雷终于开口了。

    “救主人,奔雷赴汤蹈火,义不容辞!可是……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我去求冷冰心啊!我现在看到她浑身都颤!看看!只要提起冷冰心这三个字儿,这胳膊就反射性的甩个不停!”奔雷指着自己被冷冰心活活掰断的胳膊,一脸悲戚。

    “我们不是跟她不熟么!再说,你那么狠的掐人家姑娘的脸蛋儿,人家只是掰断你一条胳膊,也不算太过分,是吧?”雨儿挑眉看了看其余三人。

    “是!”三人点头,可心底都在庆幸,当初冒唬气的不是自己。

    “那你的意思是,她应该掰断我两条胳膊,两条腿呗!”奔雷怒了。

    “算了!反正他心里没有主人,咱们求他也没用!”雨儿见奔雷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索性甩袖离开。

    “小人!”风麟怒瞪了眼奔雷,亦跟着走了出去。

    “别跟别人说我们认识你!”雷霆鄙夷看向奔雷,转身追上风麟,电闪一向话少,此刻,只啐了奔雷一口便转身了。

    “行行行!我去求还不行么!”奔雷深知众叛亲离的滋味儿,终是点头了。一语闭,风雨雷电顿时拥回到奔雷身边,一脸的和蔼可亲。

    房间里,冷冰心高高翘着二郎腿,桌面上摆着足足两斤炒的香喷喷的葵花籽儿,瓜子皮磕的满地都是,门外,奔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腹诽着,这是女人么!女人会有这么不检点的姿势么!会这么的……这么的不拘小节么!

    “咳咳……”奔雷调整心态,踱步走了进来,直直站到冷冰心面前。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冷冰心自初到济州便对奔雷没什么好印象,尤其是被奔雷捏了脸之后,更是对其恨之入骨。说起来这个冷冰心长的也算水灵,弯弯的眉,杏仁儿大眼,琼鼻樱唇,只要不说话,还是极美的。

    “你会……易容术?”看着冷冰心一口口的吐着瓜子皮,奔雷觉得话题很难展开。

    “还真是放屁!”暗处,风雨雷电忽然良心发现,或许他们的这个要求对奔雷来说,是太苛刻了。

    “奔雷有事求你。”死就死吧,既然已经进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奔雷狠舒口气,大声开口。

    冷冰心闻声微怔,旋即扔了手中的瓜子儿,点脚起身饶有兴致的走到奔雷面前,呼扇着纤长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奔雷。

    “你……你别动手!”奔雷从不打女人,便何况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于是就只有挨打的份儿。

    “我没听错吧?你有事情要求我?好啊,那你说出来听听!”冷冰心扬着眉,唇角的笑越发阴森骇人。

    “主人被俘,如今被困楚宫,奔雷的意思是……你可不可以易容成主人的模样,把主人换出来。”彼时殷雪是这么安排的,于是奔雷据实开口了。

    “你说什么?”冷冰心眨了眨眼,一步步逼近奔雷。

    “我说你能不能易容成楚后的模样,把真正的楚后从皇宫里换出来?其实要不是你坏事,主人也不可能被楚云钊抓了去!所以……你离我这么近干嘛?”奔雷噎了下喉咙,此刻,冷冰心的脸都快贴到他脸上了。

    “自然是…。。揍你了!”冷冰心笑了,笑的美艳倾城,可手上的拳头却是实打实的落在了奔雷的肚子上。

    “呃……冷冰心!你欺人太甚了!”奔雷捂着肚子,眼里抑制不住的泛起泪花。

    “可别瞎说啊,我冷冰心从来不欺负人的!”冷冰心嗤之以鼻,旋即转身坐回椅子上,继续开口:

    “奔雷,你也不损啊!让本姑娘去换沐筱萝,那之后呢?之后你们带着沐筱萝逃之夭夭了,剩下本姑娘好死不死没人管?”冷冰心恨恨道。

    “谁说不管你了,自然是要把你救出来的啊!”奔雷心虚开口。

    “救?你们要有救的本事,又何必让本姑娘易容成沐筱萝啊!你以为本姑娘是三岁小孩儿那么容易骗呢!”冷冰心不以为然。

    “那你是不同意了?”奔雷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没什么理由同意!”冷冰心复翘起二郎腿,继续磕瓜子儿。

    就在这时,殷雪自外面走了进来,

    “只要冰心姑娘肯助我们救出主人,殷雪自会助冰心姑娘赢回千面观音的尊号。”殷雪一语,冷冰心陡然一震,旋即抬眸看向殷雪。

    “你们也算是准备充分了,居然能查到本姑娘的身世,那你倒是说说,如何助我拿回尊号?”尽管冷冰心表现的漫不经心,可殷雪却注意到她握着瓜子儿的手过于紧了些。

    “殷雪知道,如今千面观音的尊号在铁血兵团的副都尉千面手里,冰心姑娘之所以投靠蜀王,也是想利用蜀王的势力赢得与千面较量的机会,如今千面就在楚宫,如果冰心姑娘易容成主人,而不被千面发现,岂不是胜负已分?”殷雪信誓旦旦。

    “嗯,殷氏一族还真厉害,这件事么……冰心可以考虑。”冷冰心微微勾唇,眸子似是无意的落到了奔雷的身上,直看的奔雷肝儿颤。

    一楚的时间,冷冰心已经考虑充分了,她答应与殷雪一同去楚宫,但有一个条件,那便是让奔雷当着众人的面,向她斟茶赔礼,磕头认错。起初奔雷抵死不愿,他到底犯了什么错!可经不想风雨雷电的连番轰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