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33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4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碎裂的声音自龙干宫传出来,在这漆黑的暗楚,令人毛骨悚然。倏的,风起,一股极寒自楚云钊背后涌至脑门儿,楚云钊顿时一震,陡然回身时,赫然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悬浮于空。

    “你是谁?”看着眼前那张惊为天人容颜,楚云钊的声音没了刚刚的叫嚣和冷冽,自然而然的软了下来。

    那是一张圣洁如冰山雪莲的容颜,白皙如玉的肌肤弹指即破,黛眉弯弯似弦月,长翘卷曲的睫毛下,那双眼如一滩碧水,美的无尘,唇,轻勾的顺间颠倒众生。

    楚玉就在这样的无知无觉中被幻萝封住了穴道,悄无声息的带离了龙干宫。

    华清宫内,沐筱萝命人将沐素鸾的身体用草席包裹起来,随手自怀里取出蒋德的令牌。

    “小顺子,这个你拿手,记着,只要离开皇宫,务必马不停蹄的赶往济州,中途不可有一丝懈怠,懂了?”沐筱萝肃然嘱咐,眸子似有深意的看向了沐素鸾。

    “娘娘放心,小顺子定不辱使命!”小顺子接过令牌,转而命人将木车准备妥当。

    “沐筱萝……你不走?”沐素鸾这句貌似关切的话问的很是尴尬,看着沐筱萝冰冷无温的容颜,她不由苦笑,彼时她风光无限时不曾善待过这个妹妹,不止不善待,甚至恨不得她死,如今自己落魄至此,尚且自顾不暇,又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关心别人。

    “大姐犯过的错,筱萝不会再犯。二姐记着自己说过的话,千万别给筱萝杀你的理由。”沐筱萝冷声开口,对仇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她还记得当初沐素鸾是如何爬上楚云钊的龙床,如何哀求自己成她一片痴情,可结果呢,她成的,是一对狼心狗肺的男女,铺砌的是自己与仲儿死路。

    无语,沐素鸾慢慢闭上眼睛,被人抬起时,一滴泪无声滑落。

    沐筱萝眼尖的看到了那滴眼泪,她不知道沐素鸾的眼泪意味着什么,忏悔么?可惜不是所有的过错都有忏悔的机会!

    直至沐素鸾被搁在木车上被稻草覆好之后,沐筱萝方才走出华清宫。

    “娘娘,小顺子这就带丽妃去济州,您多保重!”小顺子恭敬施礼后转身推动木车,渐渐消失在楚幕中。

    直至小顺子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方才舒了口气,缓身朝关雎宫的方向走去。

    暗处,一双眼赤红如荼,心痛如锥,即便被封着穴道,可楚云钊的身体却颤抖不止。

    “这就是你心尖上的女人,她所走的每一步,都在加速你的死亡。”幽灵般的声调在这黑楚中,仿佛是自地狱传来的修罗之音,蛊惑着楚云钊的心智。

    楚云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龙干宫的,也不知道那抹白如雪的身影何时消失,他的脑子里,满满都是沐筱萝精明睿智的目光,凌厉如刃的眼神,那肃然凝重的容颜,那果断干练的手法,怎会出现在一个痴儿身上!

    “不会……婉儿不会骗朕!她不会骗朕!”楚玉咆哮着推到了龙干宫的翡翠方桌,玉砌的地面横亘出长长的裂痕。

    “沐筱萝…。。沐筱萝!朕待你如天上明月,你当朕是什么!沟渠里的脏水!啊”楚云钊赤红的眼睛迸射出森森的绝寒,他拼命摔打着龙干宫内所有可以移动的物体,直至最后踹门狂癫而去,直至关雎宫。

    且说沐筱萝回到关雎宫时,眼前的一幕令她匪夷所思,只见青龙赫然被绑缚在柱子上已然昏厥过去,而青龙身边,竟站着一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子,甚至连着装都丝毫不差。

    “你是……千面?”沐筱萝才一出口便暗自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千面身为铁血兵团的副都尉,一直都是站在楚云钊这边的,该不会如此对待青龙,至少现在不能,无名骨子里挟天子以令诸侯,可表面上还是和楚云钊坐在一条船里的,闹掰了对谁都没好处。

    “谁是千面那个狗东西。”冷冰心哼着气走向沐筱萝时,殷雪已然落于沐筱萝身侧。

    “回禀主人,此人叫冷冰心,易容术了得,此番如果不是她冒充主人带殷雪入宫,只怕殷雪早被拦在外面。如今楚宫内多了不少陌生脸孔,武功皆属上乘。”殷雪一语破的。沐筱萝闻声知是殷雪,可观其形,相其面活脱就是一个小宫女儿的模样。

    “别嗦了,你快把她带出去,记得回来救我啊!”冷冰心催促开口,她并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压抑沉闷中似乎还杂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主人,殷雪带您离开!”殷雪请示道。

    “那辛苦你了!”沐筱萝与冷冰心并不熟识,不过她倒有些喜欢这丫头直来直去的性子。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踹门的声音,沐筱萝闻声微震时,殷雪已然揽着沐筱萝避到了暗处。

    眼见着殷雪带着沐筱萝以闪电般的速度遁去,冷冰心腹诽着,到底是冒牌的,命真不值钱呐!

    就在冷冰心哀其命苦之时,宫门突地被踹开,楚云钊仿佛一头怒吼的狮子,大步冲到冷冰心面前,还没等冷冰心做好装痴卖傻的准备时,楚云钊便告诉她不用再装了。

    此刻,楚云钊的手正掐在冷冰心的雪颈上,赤红的眼如覆冰霜,火焰与冰山的碰撞注定惨烈,饶是冷冰心心里素质超强,也开始肝儿颤了。

    “沐筱萝!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朕!朕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可你呢!你居然勾结楚玉要毁朕的江山!为什么!”如今亲眼所见,楚云钊再也找不出偏袒的理由,此刻,他只恨沐筱萝辜负了他一片真心!他是那么爱,那么爱这个女人!所以爱之深,恨之切,楚云钊真恨不得将冷冰心活活捏死!

    “皇…。。皇上不要……婉儿没有背叛皇上……呜呜……”冷冰心是真哭了,她怎么都没想到才一入戏便要上演这样一出惊险的戏码。

    “没有?你还要骗朕到几时!沐筱萝!朕是那么信任你!不管他们谁说,不管他们说什么!朕都相信你是朕的婉儿,你这辈子都不会骗朕!可是结果呢!你说啊!沐筱萝!你该死!”楚鸿弈濒临崩溃的边缘,眼球儿仿佛都要瞪出来一般,手中的力道一点点的加大,此刻的冷冰心已然面成褚色,呼吸困难,任她双手死命的想掰开楚云钊的手掌,却无济于事。

    “咳咳……你真舍得杀了婉儿……”冷冰心曾有一刻想道明真相,她真特么的不是沐筱萝!可是冷冰心不觉得这会成为楚云钊不杀自己的理由,说不准还会死的更惨,于是直至呼吸渐渐稀薄的时候,冷冰心依旧没有揭穿自己的身份。

    “你又如何舍得骗朕!如何舍得!”楚云钊几近癫狂,手中的力道猛的收紧欲至冷冰心于死地,几乎同一时间,殷雪与沐筱萝天降般出现在了楚云钊的身后。

    “皇上……呜呜……皇上救命!”沐筱萝的声音让楚云钊陡然一震,手中的力道自然减弱了许多。

    “婉儿?这……这怎么回事?”当看到身后的沐筱萝时,楚云钊愕然看向眼前的冷冰心,整个人顺间凌乱成一片落叶。

    “皇上救命……她说要把婉儿带走,婉儿不要离开皇上……”彼时沐筱萝在暗处,亲眼看到楚云钊眼中透着的浓浓杀气,那一刻,沐筱萝并没有意外,楚云钊还是一如既往的冷血!就算他是真的对沐筱萝动了真情,可若威胁到他的利益,他一样会毫不留情!

    “放开她!”殷雪怒目直视楚云钊,冰冷的声音透着森寒的怒意,幸而她没有带着主人离开,否则冷冰心必死无疑,若真如此,她便欠了冷冰心一条命呵。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闯进楚宫,来……”就在楚云钊欲唤人之时,殷雪猛的掐住沐筱萝的雪颈,沐筱萝的表情顿时极为痛苦,即便殷雪只是碰到了她的肌肤而已。

    “你再敢喊一声,我不介意让楚后替我二人陪葬!”殷雪决然开口,目光森森。

    “住手!好……朕不叫人,但你必须放了婉儿!”这一刻,楚云钊理所当然的认为彼时华清宫看到的,并非沐筱萝,而是这个冒牌货。

    “楚王先放了她!”殷雪目及之处,正是冷冰心错愕不已的容颜。楚云钊犹豫的空当,殷雪手中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此刻沐筱萝的表情可以想象。

    “你若敢伤婉儿,朕必将你碎尸万段!”楚云钊稍有犹豫时,殷雪冷冷一笑。

    “楚王若想将我二人碎尸万段,必先踩着楚后的尸体过来!”殷雪一语,单手猛的拽起沐筱萝的手臂,力度稍有加大。

    “呜呜……好痛……皇上救我……”沐筱萝的眼泪扑簌而落,哭的楚云钊心疼不已。

    “你住手!滚!”楚云钊剑眉紧皱,旋即将冷冰心甩到殷雪身边。

    “把婉儿还给朕!”楚云钊幽目如潭,看着殷雪的目光透着阴森的寒意。殷雪瞄了眼冷冰心,旋即将沐筱萝猛的推了过去,继而揽起冷冰心刹那间消失在了关雎宫。

    “皇上!婉儿好怕!呜呜……”沐筱萝生怕楚云钊会追出去,于是顺势跌进楚云钊怀里,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别怕,有朕在,没人可以伤害到你!”楚云钊紧揽着沐筱萝,片刻方才想起叫人去追。只是沐筱萝一直不松手,楚云钊也只得留在了关雎宫。

    内室,沐筱萝颤巍巍的被楚云钊揽在怀里,不时抽泣。

    正文第438章那是假的

    “都怪朕疏忽大意,险些又被那些歹人趁虚而入伤害你,婉儿,对不起!”楚云钊心疼的抚着沐筱萝,眼中再没了刚刚的戾气。

    “皇上……刚刚那个人好像婉儿啊!”沐筱萝抹了泪,扬起小脸一本正经的看向眼前的男子。

    “那是易容,是假的!”楚云钊轻拭着沐筱萝面颊上的泪珠,温声解释道。

    “可是……可是皇上在掐死她的时候,是不是也知道她是假的?”沐筱萝含着泪,狐疑看向楚云钊。楚云钊闻声顿时一僵,回想彼时,自己一心一意要掐死的,可不就是沐筱萝么!

    见楚云钊不语,沐筱萝眼泪复涌。

    “皇上说过喜欢婉儿的……说不管婉儿做过什么都会原谅婉儿,可是皇上刚刚……刚刚分明就是要杀了婉儿……”沐筱萝怯怯退出楚云钊的怀抱,蜷缩在床角,眼泪哗哗如决堤一般。

    心,很疼,仿佛是被一根细针狠狠挑拨,每插一下,都让他痛的无以复加。

    “婉儿……朕是气糊涂了!所以才会……朕发誓,从现在开始,不管你做错什么事,朕都不会伤害你!”楚云钊信誓旦旦,可惜楚云钊的誓言在沐筱萝听来,真连屁都不如。

    “就算婉儿骗皇上,皇上也不会杀婉儿?”沐筱萝啜泣着,狐疑抬眸,那梨花带雨的眸子看的楚云钊心碎。

    “是!朕舍不得!”楚云钊猛的将沐筱萝拽进怀里,双臂环起,眼底流露出他此生都不曾有过的在乎!这是楚云钊第一次对女人发誓,那样真诚的,甚至在用自己的生命起誓!他无法想象,若彼时真的掐死沐筱萝,他会不会后悔终生。

    “皇上……”沐筱萝弱弱的唤着,唇角勾起一抹幽冷的弧度。

    且说殷雪带着冷冰心回到客栈,楚玉初见冷冰心,欢喜迎了上去,却在行至近前时,身形陡震,旋即目露忧色的看向殷雪。

    “筱萝呢?没救下来?”楚玉一语,冷冰心顿时大受打击,到底是她的易容术差到家了,还是这些人太精明了?先是被楚云钊揭穿,后又被楚玉无视,问题出在哪里呢!

    “情况有变,当时若硬将主人带出来,冷冰心怕是没命了,不过好在有冷冰心,主人才不致露了马脚!”殷雪虽不明白楚云钊为何会怀疑主人,可有冷冰心的临门一脚,主人暂时还是安的。

    “亏得你们没有一走了知,算是有良心了!不过楚玉,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沐筱萝啊?”冷冰心肃然看向楚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