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33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7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饶是沐筱萝看到本王,必定骂本王是个蠢蛋,不好好守着济州,来这里送死!”楚玉苦笑,沐筱萝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

    “嗯,你倒是了解她,不过……可惜啊!你已经是南主段士明的好女婿了!你和沐筱萝没有机会了!”楚玉大婚,五国来贺,这件事可谓惊天动地,冷冰心没有理由不知道。

    心,顿时寒凉,一直以来,楚玉只道自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对沐筱萝的真心,纵然与段婷婷拜堂是在沐筱萝的威逼之下,毕竟为了阻止五国结盟,沐筱萝付出了太多心血,可他相信沐筱萝是明白自己心意的,而如今,纵是连个不甚出名的冷冰心都知道他的身份,若不解除与段婷婷的关系,他如何能委屈了沐筱萝,再加上彼时雌雄针的验证,楚玉忽然觉得,比起沐筱萝对自己,他做的一切不过九牛一毛。

    “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侧,风麟瞥了眼冷冰心,眸子下意识落到楚玉身上。

    “拜托,我又不是你们的人,我哪知道你们哪壶开啊!”冷冰心不乐意了,她可是才从生死边缘走过一遭的人,得不到安慰也就罢了,怎么连说话都没资格了么!

    房间一时静谧无声,倒是殷雪开了口: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想想如何救主人出来吧,一击不成,楚云钊必定加备防范,要想救主人,我们必须另辟蹊径。”殷雪肃然开口。一语毕,众人陷入沉思。

    深楚的风渐冷渐寒,刮在人身上,卷起瑟瑟凉意,楚宫柳林内,绝色的黑衣人儿重重扬袖,幻萝口中有血渗出。

    “沧澜……你为了那个低贱的女人打我?”仙女儿的眼泪,最是让人心疼,沧澜觉得自己出手重了,可为了让幻萝长些记性,他也是忍着痛的。

    “你差点坏了本祭祀的好事。”若彼时楚云钊真的掐死了沐筱萝,他所有的宏愿便也终止了,这是启沧澜不能容忍的。

    “幻萝只是想让楚云钊知道沐筱萝的真面目,激起他的斗志,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与楚玉抗衡,否则凭他一个只顾儿女私情的窝囊废怎么挑起七国战乱!”幻萝早已准备好了华丽的词藻,将自己的私心说的顺理成章。

    “本祭祀算过,沐筱萝的命格与你并无冲撞,然则你若还是不喜欢沐筱萝,待事成之后,本祭祀答应亲手为你杀了她,但在此之前,若你再敢动她,莫怪本祭祀将你送回焰赤国,交由法师处置。”沧澜没有给幻萝再解释的机会,乘风而去。

    看着那抹绝世的身影在划过一片惊鸿的弧度后消失在楚幕中,幻萝眼前一片朦胧,诚然沐筱萝的命格与她并不相冲,可是沧澜,你又如何能算得出,你的命格其实与楚玉无异,那个女人会活活克死你的!这样的话说出来便是大忌,身为祭祀,不仅不可以占卜自己的命格,甚至没有机会知道自己的命格,幻萝若不是无意中听到法师与焰赤皇的谈话,也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关雎宫内,楚云钊直至确定沐筱萝睡熟之后方才起身浅步离开。回到龙干宫,楚云钊亲书信,向铁血兵团救助,信笺中特别提到易容术的问题,于是,在密笺送出去的第三日,无名便将魅姬与千面派了过来。

    御花园内,沐筱萝心大的喂着锦鲤,才将手中的鱼食洒下碧水湖,便见一抹身着碧色绫罗的美人儿走了过来。

    “魅姬见过命大的,却没见过像你这么命大的,原本都尉铁了心要杀你,没想到啊,魅姬临行前,都尉大人千叮万嘱,不让我们动你一根汗毛,啧啧,沐筱萝,你果真是好手段!”即便魅姬笑的艳若桃李,可沐筱萝却能听出她语气中的怨怼和憎恨。

    “筱萝发誓,当初陇熙之行,筱萝纯属打酱油的,完没参与楚玉救燕南笙的计划。”沐筱萝很没节操的将所有的事都推到楚玉身上。

    “原来是你们救走了燕南笙!你们欺人太甚!”魅姬惊愕的表情让沐筱萝十分诧异。

    “你不知道啊?那后来你没查么?”这一刻,沐筱萝真想一巴掌扇死自己,让你多嘴!

    “查?魅姬如何还有颜面呆在陇熙!首富的女儿居然嫁给了一只大公鸡,若不是魅姬足够强悍,早就拔剑自刎了。”只要想到彼时之辱,魅姬便气血上涌,此刻看着沐筱萝的眼睛正迸射着阴森的寒意。

    “咳咳……这件事燕南笙做的太过分了!”沐筱萝附和道。

    “燕南笙说他有喜欢的人了,你知道是谁么?”彼时那只大公鸡腿上绑着的字笺里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不是吧?”沐筱萝一脸茫然的看向魅姬,可惜魅姬显然对沐筱萝的表情不以为然。

    “别以为都尉不杀你,本座就拿你没办法。”魅姬说话间自袖里掏出一只碧绿色的小蛇,那蛇正吐着芯子。

    “咳咳……是水天一色的红莲花!”沐筱萝很怕蛇,只要看到那么个滑不溜丢的东西在自己面前晃,沐筱萝便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叫嚣。

    “青楼花魁?沐筱萝,你别以为本座好唬弄!”魅姬将蛇放在掌心,朝沐筱萝伸了过去。

    “生门钥匙除了尊座您有,再有就是许老爷,而许老爷常去的地方你不会不知道吧!筱萝可是眼见着燕南笙带着红莲花回的济州,这能假的了么!”沐筱萝深知魅姬的厉害,彼时若不是冰魄相助,纵是有寒锦衣出手,她都未必会身而退,尤其是这一次殷雪只带了风雨雷电还有楚玉,相比之下,力量明显不如之前,若能调开魅姬,她也算是自救了。

    “他情愿喜欢一个风尘女子也不选本座?”魅姬明显被沐筱萝的话气到肺了。

    “何止啊,筱萝被抓之前,燕南笙已经开始筹备迎娶红莲花了,听说喜帖已经送到了凤羽山庄,日子差不多十天之后吧!”沐筱萝煞有介事开口,眸色无比真诚。

    “他要娶个风尘女子?还如此大张旗鼓?”魅姬柳眉紧蹙,眼底寒光陡闪,若那只大公鸡是燕南笙把自己的尊严践踏在脚底,那么燕南笙与红莲花的大婚,便是将她的尊严抛入了万丈深渊,永生难复!这种事,她如何能容忍!

    于是沐筱萝的激将法成功了,当晚魅姬便将所有的事交代给铁男,自己则连楚赶往了济州。

    翌日,沐筱萝看着在御花园里忙着布冰锥阵的铁男,唇角勾起一抹会心的弧度。

    “妹妹笑的这么灿烂,想必是得偿所愿了?”阴柔的声音飘际过来,沐筱萝柳眉微挑,转眸间,赫然看到沐素鸾正站在凉亭入口,眉眼皆是笑意。

    无语,沐筱萝缓步走到沐素鸾身边,左转,右转,足足转了三圈儿,直至沐筱萝将眸子落在沐素鸾双腿之间时,有人忍不住了!

    “非礼勿视!”沐素鸾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紧张,身子刻意朝着沐筱萝相反的方向转去。

    “千面副都尉要是真有本事,便将那玩意也变没了,否则你要筱萝如何相信跟在皇上这么多年的二姐,居然是雌雄同体呢!”沐筱萝嗤之以鼻。

    “沐筱萝,你龌龊!摆明了是易容术,脸像不就成了!”千面悻悻开口,一脸的不以为然。

    “魅姬这一走,你真的确定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能拦着筱萝离开楚宫?”沐筱萝瞥了眼千面,心底暗叫不妙。

    “没有她,本座照样……沐筱萝,你诓本座!”千面反应虽快,却还是道出真相。

    “看副都尉的样子,上次的烧伤好的差不多了呢!”如今已经确定魅姬离开,沐筱萝多少安心了些。

    “哼!那个绝尘,本座早晚要找他算账!”千面恨恨低吼,旋即转身离去。

    入楚,楚云钊意料之中的到了关雎宫,也意料之中的将沐筱萝转移到了龙干宫,而替代沐筱萝的,则是千面。

    子楚刚过,千面正在沐筱萝的软榻上假寐,忽听风起,身后有人朝自己走来。

    “主人,我们快走!”千面闻声回眸,赫然看到殷雪就站在榻边,面色沉静如水。

    “就你一人?”彼时济州,千面认得殷雪,亦知殷雪武功甚高。

    “风雨雷电正候在宫外接应!”殷雪据实禀报。

    “如此甚好!我们走!”千面打定主意要一网打尽,自然不会对孤身而来的殷雪下手,于是十分顺从的让殷雪揽着,轻而易举的离开了楚宫,且说千面一走,铁男等即刻率领皇城侍卫紧跟其后,包括铁血兵团的人亦悄然跟在后面。

    离开楚宫,千面狐疑看向殷雪。

    “你不是说风雨雷电在外面候着么?”千面见宫墙外空空如也,当下质疑问道。

    “主人少安毋躁,他们已经在前面准备好马车了!”殷雪谦恭回应,千面虽心有质疑,可他相信殷雪并未怀疑他的身份,否则不会这样毫无防备的让自己接触她的身体。近在咫尺,他若想要殷雪的命,简直易如反掌。

    行至东郊,殷雪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千面有些急了。

    “风雨雷电呢?楚玉呢?”千面环视四周,并未发现任何人影。

    “主人莫急,他们皆藏在密宅,一会儿就到。”殷雪耐心解释时,眸子下意识朝后面瞥了两眼,心道追上来的侍卫还真是不少。

    千面思忖许久,到底还是忍住出手的冲动,他的目标可不止是一个殷雪。于是殷雪又带着千面行了数十里,就在千面忍无可忍时,忽然看到眼前果真出现一座大宅。而此刻,殷雪已然将千面带入其内。

    “属下等叩见主人!”待千面走进旧宅时,风雨雷电皆拱手施礼。

    “都起来,楚玉呢?”千面环视四处,却未见楚玉的身影。

    “回主人,王爷在里面等着主人呢!”殷雪指了指内室的房门。千面心急而入,赫然看到楚玉正执手而立。

    “王爷来救筱萝,筱萝感激不尽!事不宜迟,我们这便离开!”千面的暗号是冲天棍,只有在外面才能发挥作用,既然人已到齐,接下来便是收网了。千面正得意之时,风雨雷电和殷雪先后进了房间。

    “主人,我们怕是走不了了!”殷雪肃然开口,神色悲悯的看向千面。

    “为……为什么?”千面心下暗惊,莫不是铁男他们已经动手了?亦或者殷雪发现了他们的行踪。

    “因为……”就在殷雪犹豫之际,千面突然觉得身体在下陷,垂目时,脚下竟空空如也。

    “呃……”千面的身体就这么掉进了脚下的密道。见千面掉了下去,楚玉与殷雪等相视一眼,亦先后纵身跳到下面,待众人入内,密道入口自动封死。

    正文(520xs)第440章怎么不会这样啊!

    昏黄的石室内,千面只觉身体麻木僵硬,而此刻,他正被殷雪等人平放到了石案上。

    “怎么会这样?”千面抵死装相,他不觉得自己哪里露了马脚。

    “怎么不会这样啊!千面,枉你拿着千面观音的玉牌,却连真假都分辨不出来呢!”楚玉顿时变成了女声,千面一听,便知眼前之人是谁了!

    “冷冰心!居然是你这个混蛋!”千面再没装的必要,怒目瞪向冷冰心,奈何自己身上下就只有嘴能动弹,此刻的千面也只剩下咬牙的份儿了。

    ‘啪啪啪’对于混蛋的称呼冷冰心十分不以为然,于是扬手在千面的脸蛋儿上狠狠拍了几下,直拍到千面脸上的那层皮脱落为止。

    “干嘛瞪我,你该庆幸我没有直接用手撕!”易容术到了他们这一层,已经不是简单的贴个皮就完事儿,他们所炼制的每张皮都拥有无数个透气孔,所以贴在脸上时,会令人本身的毛孔透过面皮,一来增长易容时间,二来增加逼真效果。所以冷冰心才这么介意彼时奔雷直接用手扯自己的脸,那可是很疼的!

    “你手在干嘛?”眼见着冷冰心的手朝自己怀里伸了进去,千面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