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34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5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找死!”魅姬只道燕南笙眼中无她,于是不容燕南笙狡辩,当下使出狠招。千钧一发之际,一条黄金锁链横亘而出,赫然将燕南笙和魅姬分至两侧。

    “才回去几日,济州就变得这么热闹了!”来者一袭黑袍,墨发以玉冠束起,声音爽朗,语调铿锵,单凭这一招,魅姬便知此人是个狠角色。

    “寒锦衣!你真可爱!这里交给你了!”有些人,在你发达时他不屑于锦上添花,但在你落魄时,他却一定会雪中送碳,这种人叫朋友。当然,寒锦衣眼中的朋友可不是燕南笙,而是另有其人。

    见燕南笙纵身离开,魅姬正欲追赶,却被寒锦衣拦了下来。

    “寒尊主是故意跟铁血兵团过不去了?”江湖中人,很少有人不认识万皇城的寒锦衣。

    “那又如何?如果你没带帮手,本尊劝你离开,否则本尊出手可不比燕南笙那小子处处留情!”寒锦衣手中的黄金锁链仿佛有灵性般盘旋而起,将寒锦衣围在中央。

    魅姬虽是心傲之人,可对于实力相差悬殊的对手,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于是在寒锦衣的威胁下,魅姬只得离开。

    若非有要事在身,魅姬或许还会与燕南笙周旋几日,可惜就在魅姬离开行馆的当晚,便接到了无名的召唤,于是魅姬忍怒连楚返回了地下宫殿。

    济州有寒锦衣相助,局势稍有缓和,再加上殷雪与风雨雷电接连回巢,济州想要坚持十日并不是难事,难就难在沐筱萝与楚玉这边出了问题。

    “这……。这是什么人做的?”看着车夫脸如黑碳般一倒在马车旁没了气息,沐筱萝心中暗惊,转尔看向楚玉。

    “许是楚云钊派来的人,我们快走!”原本只是想到附近溪边喝水的沐筱萝与楚玉,如何也没想到待他们回来的时候车夫已经遇害,而且从其伤口上看,行凶之人绝非善类。沐筱萝没有犹豫,即刻上了马车,楚云钊转尔拉起缰绳,纵马驰骋在林内。

    林间鸟兽尽散,不时传来骇人的叫声,似狼似虎又似婴儿啼哭,让人觉得心寒彻骨。

    “楚玉,还记得我吗?哈哈哈……。你害的我好惨!”阴蛰的声音时尔粗犷,时尔阴柔,时尔带着奶气,时尔又似枯槁的老者,让人辨认不清对方的身份。

    “筱萝,一会儿千万别出来!记着,不能出来!”楚玉陡然拉起缰绳,马车就那么突兀的停在了林间,风起,一群乌鸦惊掉了毛。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楚云钊纵身跳下马车,向前几步时,不由回眸望向车厢,筱萝,你放心,楚玉必舍命护你!

    当逝魂出现时,楚玉并没有意外。

    “十年了!楚玉,这十年来,你或许已经忘了逝魂,可逝魂却每日每时都在想你!当年若不是你设下陷阱,这天下有谁能耐我何!是你!是你让我泡在那寒潭里十年!终日忍受冰寒之苦!今日我若不将你碎尸万段,便对不起我这苦苦挨过的十年!”逝魂睚眦欲裂,黑如墨碳的脸上,那双眼白让人觉得分外诡异。他所站之处,草木焦枯。

    “楚云钊简直疯了!他居然会把你放出来!”楚玉手持软剑,怒目看向逝魂,眼前之人的能耐他再清楚不过。这一次,楚玉不敢确定,或许舍了命,才能换沐筱萝一线生机。

    “楚玉,受死!”逝魂话很少,饶是憋了十年,恨极了楚玉,可说出来的极恨之语也就那么几句话,接下来便是一招接着一招的夺命斩!

    车厢内,沐筱萝又如何坐的住,在其环视整个车厢之后,就只找出一把彼时殷雪留在车厢内供自己不时之需的短刃。于是沐筱萝握着短刃,想也不想的冲出车厢。

    此刻,楚玉与逝魂正在空中对战,软剑与夺命斩不停撞击,迸发出如极光般的骤亮,沐筱萝以手遮眼,还未将手放下,便见楚玉已然倒退着落于地面,唇角有血渗出。

    “楚玉!”自重生以来,沐筱萝从没有一次如现在这般惊慌失措,因为从没有一次,她觉得楚玉会死,可在看到那个黑如狗熊的逝魂时,沐筱萝心中莫名不安。

    “沐筱萝你走!快走!”原本楚玉觉得就算自己敌不过,可同归于尽还是有可能的,如今看来,逝魂这十年来,武功不但没有荒废,竟还精进不少。

    “王爷觉得筱萝会走么!”沐筱萝扶稳楚玉,旋即举起短刃,怒视逝魂。十年前的那一战令楚玉名满楚城,那个时候,沐筱萝第一次听到楚玉的名字,想象中他该是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如何也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温润如玉的嫡仙之人。

    “沐筱萝你疯了!本王要你走!”见沐筱萝举起短刃,楚玉脑子里忽然冒出一句话,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楚玉不假思索,猛的将沐筱萝拉到身后,几乎同一时间,逝魂的夺命斩如疾风刮过,楚玉拼命后退,却还是没能躲过随斩而至的罡风。

    “呃……”此刻,楚玉只觉小腹顿痛,垂眸间,腹间长袍裂开,皮肉翻卷,涌出血来。

    “楚玉!你变弱了!”看着楚玉腹间的伤口,逝魂漆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讽刺的笑,可惜他真是太黑的,黑到没人能看清楚他的表情。

    “楚玉!你走吧!我替你挡住她!”沐筱萝决然开口,旋即挡在楚玉面前,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死在这里的话,她情愿是自己。沐筱萝抱着必死的决心看向逝魂,若一个人连死都不怕,她还能怕什么呢!

    “筱萝,本王不值得你这么做,你快走,本王死都会为你拦下他!”楚玉强痛拉过沐筱萝,眼底浮现一抹波光,原来面对生死,他只想沐筱萝能活。

    “不用让了!你们谁也走不了!楚玉,既然你在乎这个女人,那我便先杀了她,让你痛不欲生之后,再送你下地狱!”逝魂狂笑吼着,夺命斩再度袭来。

    若问沐筱萝这辈子最后悔的是什么,那便是没有练就一身武功,如今看到夺命斩来袭,她很想用手中的短刃挡下它,可惜,夺命斩太快,快到她只觉眼前一闪,紧接着便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王爷……王爷!”沐筱萝下意识环住楚玉的腰际,却感觉手中温热,心,顿时寒凉,眼泪就那么毫无预兆的涌落。

    “筱萝,对不起……本王是有多后知后觉……真正想为你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楚玉深邃的眸间迸发着绝顶的悲伤,他想永远就这么抱着沐筱萝,永远也不松开。

    “王爷?不要……你千万不要出事!如果你有事,筱萝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啊!”当沐筱萝反应过来楚玉想干什么的时候,楚玉已然退出沐筱萝的怀抱,纵身冲向逝魂,似离箭一般!

    “想跟我同归于尽!楚玉,你还不配!”逝魂看出楚玉的意图,顿时划起夺命斩。

    “楚玉!你若死!筱萝如何独活!”沐筱萝狂奔向楚玉纵身的方向,眼泪如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落,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对于楚玉,她不仅只是报恩,那股自心底涌出的情愫充斥着她身体的每个细胞,那种情愫,是爱!

    电光石火的顺间,沐筱萝只觉身体似浮云般飘起,下一秒已然落地,而与自己同时落地的还有受了重伤的楚玉。

    “楚玉!你怎么样?”沐筱萝顾不得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疾步走到楚玉身边将其搀起。

    “我没事,这位是?”楚玉强忍剧痛,抬眸看向眼前尼姑。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们走!”尼姑也不多言,当即揽起沐筱萝和楚玉纵身离去。

    “想跑,没那么容易!”逝魂又岂能让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于是在其身后狂追。不得不承认,尼姑的轻功真的很好,即便身负两人,却似乎很容易将逝魂抛在身后,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时间,尼姑绕来绕去,终于在一处尼姑庵停了下来。

    “姑娘,你扶着他跟贫尼进来!”尼姑小心将沐筱萝与楚玉置于地面,旋即看向沐筱萝。

    “多谢师太!”此刻,楚玉已然脸色煞白,呈现半昏厥状态,沐筱萝也顾不得多问,当即扶着楚玉进了尼姑庵。

    眼前的尼姑庵并不算大,前前后后一共有二十几间厢房,且说那位尼姑将沐筱萝与楚玉带到最后一处厢房时停了下来。

    “无心师妹,贫尼已将他们救回,只是这位男施主受了重伤。”即便嘴上叫着师妹,可尼姑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恭敬,甚至还有一丝敬畏。

    “有劳静月师太了,让他们进来吧。”清越的声音悠然响起,沐筱萝觉得这声音熟悉的很,可一时间却想不出在哪儿听过。

    “姑娘,快扶这位施主进去吧,他伤的很重,或许只有师妹才能救的好。”至此,沐筱萝方才知道,这位救下自己与楚玉性命的尼姑叫静月师太。

    正文(520xs)第445章静月师太

    待静月师太离开后,沐筱萝不再犹豫,当下搀着楚玉推门而入。一股淡淡的檀香扑鼻而至,沐筱萝简单环视四处,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背对自己的无心身上。

    “筱萝拜见无心师太,还请无心师太救救我这位朋友,他……”沐筱萝话未说完,便见那位无心师太转过身来,心,顿时震惊骇然。正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沐筱萝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段婷婷,而且还是这样的装束。

    “好久不见。”段婷婷一抹笑,倒让沐筱萝有些无所适从。

    “你……没回南?”诚然沐筱萝觉得当初的事段婷婷亦有过错,如果她不曾下‘比翼蛊虫’,那所有的事都不会发生,可平心而论,段婷婷没有在大婚之###迫楚玉,亦没有将此事告知南主,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若婷婷回了南,父皇该怎么看待楚玉呢。”段婷婷苦笑,旋即走到昏迷中的楚玉面前,之后在沐筱萝的帮助下将楚玉扶至榻上。

    “受了这么重的伤,难怪我的心会疼。”段婷婷柳眉紧蹙,旋即自左侧柜子里取出一粒丹药送进楚玉的嘴里。

    “那个毒人浑身上下都有剧毒,莫说被他伤了,就算被碰一下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不过还好,亏得婷婷这里还有一颗解毒丹,楚玉无大碍了,不过这外伤就劳烦楚……劳烦筱萝姑娘替他包扎了。”段婷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

    “多谢!”沐筱萝且先不管段婷婷为何会知道毒人,又为何会派静月师太去救他们,现在于她而言最重要的,便是楚玉的安危。

    于是在段婷婷离开后,沐筱萝即刻为楚玉处理伤口,看着楚玉腹前腰后两处深可见骨的刀伤,沐筱萝心疼的无以复加,每一次擦拭都会让楚玉无意识的抽搐,惹的沐筱萝泪如雨下。

    正殿内,段婷婷双膝跪地,双手合一,清澈的眸静静凝视着眼前的观音像,心却无法平静,自离开济州,她的心便没有停止过思念,于是每一日,思念楚玉成了她必修的功课,从早到晚,无一日间断,她也想过忘记,可越想忘记,思念便越是刻骨,段婷婷已然分不清这思念里有多少是‘比翼蛊虫’的功效,她只知道,只要活着,她便摆脱不了这种蚀骨的思念。观音像前,段婷婷泪流满面……

    适楚,凉风习习,沐筱萝在确定楚玉安然之后方才走出厢房,入眼便是段婷婷凄冷无依的身影。

    “当日之事……”

    “当日之事是婷婷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婷婷贸然在楚玉的身体里种下‘比翼蛊虫’,就不会有今日的结果,所以婷婷要感谢你,若非你开口,楚玉死都不会与婷婷拜堂成亲,若因此迁怒父皇,害了楚玉,那便是婷婷的罪过了。”段婷婷敛了眼底的悲凉,真诚看向沐筱萝。

    “筱萝还以为你会恨我呢!”沐筱萝苦笑,到底那一场玩笑伤了谁的心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