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34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4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公主是筱萝挡下的夺命斩,是筱萝对不起公主……”沐筱萝悲戚解释。

    “不是!是楚玉害了公主,是……”

    “你们别再解释了!现在公主死了,你们两个却活着,这就是最好的解释!沐筱萝!楚玉!南主不会放过你们!决不会!”静月泪如雨下,也不管沐筱萝与楚玉想说什么,登时转身揽起段婷婷。

    “公主……静月带您回家……我们回南,再也不出来了,好不好……”直至静月纵身离去很久之后,沐筱萝方才有了反应。

    “筱萝,事情已经发生了,再难过也于事无补,我们先赶往大夏,待济州解围之后,楚玉自会向南主负荆请罪。”楚玉安抚着走向沐筱萝,心疼的看着沐筱萝哭肿的双眸。

    无语,沐筱萝颤抖着将彼时段婷婷塞给自己的字笺取出来,摊开时,沐筱萝泪水横溢,那是张休书,一张签了段婷婷名字的休书……。

    赶往大夏的路上,沐筱萝的心情一直沉重,可是肩负在她身上的担子太重,她已经没有过多的时间沉浸在哀伤和愧疚中,对于段婷婷的死,她发誓会为段婷婷手刃逝魂,亦会让楚云钊得到应有的报应。

    初入大夏,沐筱萝与楚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隆重款待,这让沐筱萝有些受宠若惊,当看到身着龙袍的狄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沐筱萝忽然有种白驹过隙之感,彼时入夏,狄峰还是个阶下囚来着。

    “楚玉拜见夏王!”楚玉恭敬施礼,却被狄峰上前一步拦了下来。

    “兄弟相见,不必多礼!”如今的狄峰绝对称得上是意气风发,初登皇位以来,大夏仿佛走了****运一样富裕起来,其中与‘旌沐号’的藤椅生意成了国济民生的支柱,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连天牢内的牢犯都在楚以继日的编制藤椅,以此获得减刑的待遇,可见藤椅的需求量有多大。

    “筱萝拜见……”沐筱萝依礼节俯身时,狄峰更是殷勤的将其搀起。

    “朕可经不起您这尊财神爷的礼!”狄峰眉眼皆笑。

    “筱萝是财神爷?”沐筱萝觉得狄峰言过其实了,她充其量不过是为大夏提了个发财致富的点子,大夏之所以能凭此致富,完有赖于他们在编制藤椅的基础上又独具匠心的发明了藤制床,柜等新鲜玩意。

    “哦……财神奶奶请上座。”狄峰恍然之际,拱手侧身道。沐筱萝后脑滴出大滴冷汗。

    适楚,狄峰在偏殿特别招待了沐筱萝与楚玉。

    “周郧那老儿脑袋让驴踢了!据朕派出去的密探打听到的消息,大周此番派到济州的三十万军队几乎是整个大周三分之二的兵力,可以说是倾巢出动,如果不是跟你楚玉有深仇大恨,他都未必会这么做!”狄峰肃然看向楚玉。

    “本王倒是想跟他结怨,可惜他没给本王这个机会!”楚玉不以为然,他甚至不知道周武帝长的胖瘦还是美丑。

    “那就奇怪了,按道理说周郧不该有这样的大动作呵!不过你们放心,朕已派十万军队出兵大周,希望可以给周郧施压,至于结果朕就不敢保证了。”狄峰能派十万大军出兵于沐筱萝而言,便是大恩,对于大夏来说,这十万大军也算是倾巢了。

    “大恩不言谢,他日济州解围,筱萝必定知恩图报。”沐筱萝言出必行,对于在她身处困境时雪中送炭之人,她都不会亏待,而那些落井下石,火上浇油的人,她亦是分外记仇的。

    “筱萝你言重了,当日若非你的算计,朕也未必会有今日,说起来还是狄峰欠你的多些。”狄峰饮了口酒,神色莫名。

    “这话听着很别扭啊!”沐筱萝有些自嘲,彼时她一心为的,可不是狄峰。

    “不管怎样!狄峰都要多谢两位,今日有幸再见,我们不醉不归!”狄峰再度举杯一饮而尽,依沐筱萝的意思,有大夏的十万大军,定会逼回大周在济州的三十万大军,再加上段婷婷的死让沐筱萝积聚已久的郁结无法释放,于是这一楚,沐筱萝,楚玉和狄峰喝的烂醉如泥。

    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翌日午时过后,待三人清醒之后,愁事儿就来了。

    “启禀皇上,战龙将军率领的十万大军在夏周边境遇到伏击,看旗帜乃大楚军队,如今两军成对峙局面,僵持不下。”宰相赵顺面色凝重,忧心禀报。

    “大楚军队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狄峰万没料到会出这样的意外,皱眉看向楚玉和沐筱萝。

    “看来楚云钊早就想到我们的计策,所以事先做了防范!”楚玉咬牙低吼。

    “凭楚云钊还没这个智商,如果筱萝没猜错,这该是铁血兵团无名的主意!此人果然老奸巨猾!”只要想到无名,沐筱萝便恨的牙痒。

    “那现在怎么办?”狄峰没了主意,大夏不比楚蜀,实在没有能力再派出十万大军助阵。

    “既然不能给大周造成重创,那便撤兵吧!”沐筱萝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就在狄峰犹豫之际,外面突然传来急报。

    “启禀皇上,大齐国君突然派兵增援我军,如今已攻下大周两座城池!”侍卫一语,三人皆惊讶,一侧,赵顺不可置信的走到侍卫面前。

    “你说的可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赵顺显然持怀疑态度。

    “回禀赵相,今早之事!齐王亲自率二十万大军助阵!如今我军势如破竹,属下接到消息时,战势仍在继续!”侍卫据实禀报。

    “居然有这种事?你们跟封逸寒的关系不错啊!”狄峰展眉,能够帮到沐筱萝和楚玉,他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封逸寒……亏得有他了。”沐筱萝轻舒口气,唇角不经意勾起一抹会心的弧度。一侧,楚玉心里却似堵了一块石头,即便济州解困有望,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纵是挂在嘴上的笑,都显得极为牵强。

    接下来的三天,局势动荡的有如狄峰颤抖的手指。

    “你……你说什么?”狄峰神色俱震,不可思议的看向龙案前的侍卫。

    “回禀皇上,大楚新增十五万大军,与大周一起抗衡我军和大齐军队,战势吃紧,两军僵持不下!”侍卫据实回报。

    “看来这次无名是下大本钱要取济州了!”沐筱萝柳眉紧蹙,眼中一片寒色。

    “如今胜负难料,可就是不知道济州那边的情况如何!”楚玉也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忧心忡忡。

    “事不宜迟,筱萝觉得我们有必要与封逸寒汇合,夏王!”沐筱萝看向楚玉后转眸看向狄峰。

    “你放心,朕这便命人准备马车,即刻送两位启程,只是……狄峰能力有限,如今也只能帮到两位这些忙。”狄峰心存愧疚,眼中满是歉意。

    “夏王别这么说,夏王能倾国之力助筱萝,此恩筱萝铭记于心。”沐筱萝拱手施礼,之后便与楚玉离开临安,直奔两军交战的平野。

    从临安到平野大概需要五天的时间,行至第三天的头上,殷雪意外的出现在了沐筱萝面前。

    “殷雪叩见主人!”殷雪的出现让沐筱萝万分诧异,尤其是心,顿时凉了一截。

    “你怎么会来?是济州出事了?”现下的局势,沐筱萝实在没办法往好的方面想。

    “主人放心,济州有寒尊主支撑,至少还能挺上半月,可是半月之后……是寒尊主命殷雪来护着主人,顺便将济州的情况告知主人,免得主人急中生错。”殷雪据实禀报。

    “寒锦衣?他怎么会去济州的?”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沐筱萝只觉心头一暖,一股莫名的情愫萦绕其间,饶是任何人落魄的时候得人那样倾力相护,也不会无动于衷的,沐筱萝便是如此,纵然她嘴上不说,可心里,寒锦衣却不是以前的寒锦衣了。

    “寒尊主必是听闻济州有难,所以才会率领一众手下助阵,单是乔爷便已连胜曹坤三战!”得人雪中送炭,殷雪自是感激莫名。

    “这次多谢他了!”沐筱萝微微颌首,脸上闪过一抹欣慰之意。一侧,楚玉只觉心闷,那种憋闷的感觉令他呼吸困难,曾几何时,他也是叱咤沙场的长胜将军,到哪里都会有艳羡的目光紧随,可如今,他就好像一个懵懂的孩子,躲在沐筱萝的羽翼下,经不起风浪,只是一个济州,他便手忙脚乱,还要依靠沐筱萝为他奔波,楚玉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弱了,所有的自信心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殷雪,你既然来了,便留下随我们一同去平野,希望事情会有转机。”沐筱萝肃然开口间,殷雪已然领命隐于暗处。

    “筱萝……本王想回济州,上阵杀敌!”楚玉终是忍不住开口,如今有殷雪在,他也可以放心离开了!无语,沐筱萝沉默许久,终是抬眸。

    “既然王爷有这样的想法,筱萝支持,只是……王爷一定要坚持住,等筱萝回来!”清澈的眸闪动着璀璨的华彩,沐筱萝自心底不想楚玉离开,可是她有不能阻止的理由。

    楚玉亦没想到沐筱萝会同意,兴奋之余竟是百般不舍,此间局势瞬息万变,他不知道这一次离别,会不会再有重聚之日。

    “好!楚玉等你!”楚玉狠狠点头,嫡仙的容颜透着绝顶的坚定。离别总是让人伤感,可沐筱萝和楚玉却没有悲春伤秋的时间。

    待楚玉离开后,沐筱萝唤出殷雪。

    “主人,属下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让王爷回济州?以王爷的个性,若济州……属下怕王爷会出事。”殷雪忧心开口。

    “如今济州有难,他身为王爷,自该与济州军民共患难,本宫不能让他失了民心,失了军心。再者此行是去求封逸寒牵制楚周的大军,说到底是去求人,这种事楚玉做不来,他以后势必会为楚王,本宫不想他在谁的面前抬不起头。至于他的安危,有燕南笙在,不会让他出事的。”沐筱萝思绪周详,每一步都为楚玉想的妥妥当当。

    “主人,您这样为楚玉,若他日楚玉有负于您,殷雪便是丢了命也会为你讨回公道!”段婷婷的事在殷雪心里留下了阴影,此刻,殷雪只道这天下间,没有谁会比主人对楚玉更好了。

    “你放心,吃了那么多亏,时至今日,只有本宫对不起别人,断不会让任何人有对不起本宫的机会。”沐筱萝眸下幽冷,声音带着幽幽的寒意。

    彼时殷雪终于体会到了沐筱萝这句话的真谛,可是那个时候,有谁能分得清,谁是谁的错呢……

    初入平野,封逸寒亲自来接。夕阳照射在血迹斑驳的城楼上,依稀可以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道,战争的残酷不仅仅是战场上那些森森白骨,还有那些守家的女子翘首乞盼的目光。

    眼前,那一身戎装的男子大步走了过来,阳光洒落,那身金甲闪着灼灼华光,俊眉星目,气宇轩昂,封逸寒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王者气焰和君临天下的威严,此刻,就是那样一个被世人瞩目的王者怀里突然钻出一只猫儿。画面顿生喜感,甚至连一脸沉静的沐筱萝都不由笑出声来,

    “齐王行军也要带着思卿啊!”那猫儿许是认出了沐筱萝,当沐筱萝伸手时,思卿便毫无陌生的钻进了沐筱萝的怀里,还不时蹭上两下,这与之前几次甚为不同。

    “自然,逸寒与思卿形影不离的。”封逸寒的声音很轻,温柔似月,眼中的光芒落在沐筱萝身上时,荡如春水。

    “此番齐王相助,筱萝感激不尽。”沐筱萝必须要谢,纵然她知道,只要她开口,封逸寒十有**不会拒绝,可现在的情况是,她还没有开口,封逸寒已然做到了这种地步!十五万大军,如今又追加十万,这样的情份,重了!

    “你说这些,逸寒可就不爱听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逸寒身为一国之君,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封逸寒在强调彼时大楚皇宫时沐筱萝的救命之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