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34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3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可是……”沐筱萝很想说,当日她只是举手之劳,实在够不上封逸寒这样的涌泉相报。

    “还可是!你是不是想逸寒跪下来谢你才行啊!”封逸寒谈笑风生的化去了所有的寒暄,待二人走进行馆,封逸寒命人设宴,却被沐筱萝拒绝了,依沐筱萝的意思,现下军情紧急实在不适合大摆宴席,若封逸寒愿意,她倒是不介意陪封逸寒小酌。

    于是正厅内,封逸寒屏退了所有伺候的下人,独留思卿作陪。

    “若非齐王出奇制胜,筱萝这场戏真是很难唱下去了。只是筱萝不明白,齐王何以会突降神兵接应大夏呢?”这是沐筱萝一直匪夷所思的地方。

    “呵,逸寒就算是神,也不可能算的那么准呵,其实逸寒在得到济州被困的消息后便想到了突袭大周,以迫使大周回兵防守,解济州之围,却不想逸寒到的时候,正巧碰到大楚军队伏击夏军,再加上你在大夏,逸寒自然明白夏军此行意图了,既然志同道合,帮上一帮有何有可啊!”封逸寒一直以名自称,使得此间气氛温馨了许多。

    “齐王能出手相助,对筱萝而言,的确是个意外,若非如此,筱萝真不知道这一关还能不能过去……”沐筱萝开口间,眼中尽是感激。

    “若你还这般外道,逸寒可要撤兵了!”封逸寒佯装嗔怒看向沐筱萝,沐筱萝无语,只举杯,一饮而尽。

    不知是沐筱萝的酒量太好,还是封逸寒洒量太差,喝到第七杯女儿红的时候,封逸寒竟然抚桌睡着了,这让沐筱萝尴尬不已。幸而有听风及时出现,命人将封逸寒抬回房间。

    待听风将沐筱萝带到厢房时,那思卿竟也一路跟了过来。

    “这猫儿还真是怀旧呵!”沐筱萝觉得思卿乖巧,便抱着进了房间。

    “楚后觉得思卿的记性已经好到跟只见了几面的人就这样熟识了么?”听风的语气酸酸的,沐筱萝微怔时,听风自袖里掏出一块卤肉干撇到地面,思卿见了肉干便跟见了亲爹似的,蹭的从沐筱萝怀里蹿了出去。

    见听风欲走,沐筱萝开口拦了下来。

    “听风侍卫若有话要说,筱萝洗耳恭听。”沐筱萝没办法忽视听风眼中的冷漠,于是开口道。

    “楚后真的以为皇上的酒量那么差,喝到一半就醉的不省人事了?”听风也没客气,当即转身直视沐筱萝。

    “表面上看,的确如此。”沐筱萝不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

    “那是因为在楚后来之前,皇上为了与楚周大军作战,三天三楚没有合眼,楚后来的前一秒,皇上才从书房走出来,双眼通红,本想回房休息的,却在听到楚后来的消息后,刻意命御医除去红眼,那该死的御医也不知道在皇上眼睛里滴了什么,看上去,竟真的神采奕奕,跟睡了三天三楚才醒一样!”听风的声音带着怨气,明显是在责怪沐筱萝。

    “本宫不知。”沐筱萝忽然有些心疼,无法想象,封逸寒竟然三天三楚没有合眼,可刚刚他丝毫没有表现出丁点困倦的意思呵。

    “楚后不知的事情还很多!就说思卿,之所以跟楚后这般熟识,因皇上平日里拿着楚后的画像训练思卿,只要思卿朝那画上蹭上一蹭,即刻便可得到奖赏,久而久之,思卿便认准了只要冲着画像撒娇就有肉吃的道理,所以思卿再见楚后,才会这样亲切!”听风的声音依旧带着怨气。

    “咳咳……齐王有心了。”沐筱萝其实很想说,久而久之,那画像上的可人儿是不是已经一身毛了呢?

    “有心?楚后只用这两个字形容皇上的用心良苦么!那听风不明白了,何以大齐后宫中的所有嫔妃或多或少都与楚后貌似!哪怕只是神似,都会得到皇上的宠爱!何以前朝所有武将都反对这次出征,无人领兵的结果就是皇上御驾亲征!楚后一介女流,如何懂得战争的残酷,周楚连军多达四十万,虽齐夏连军也有三十万,可初到大周水土不服,第一役便损失惨重!这期间皇上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楚后根本无法想象!听风知道楚后不在乎这些,在楚后心里,济州和楚玉才是最重要的,可是听风希望楚后能够停下脚步,回头看一眼那些在你背后默默付出的人!如果楚后还有一点良知,不要再为难皇上了……”听风义愤填膺的看向沐筱萝,停顿片刻,终是离去。

    看着听风的身影,沐筱萝苦笑,原来在别人眼里,自己是那样没有良心的人啊!

    “主人?”听风的话殷雪都听在心里,她知道,沐筱萝现在的心情一定不好受,可是如果有第二条路走,主人又何须千里迢迢的赶到大夏。

    “本宫是不是太自私了?”沐筱萝唇角勾起,眼底一抹凄然之色。

    “站在不同的立场,想法自然不同,听风身为齐王的隐卫,能说出那番话在情理之中,可他并不了解主人的难处,殷雪相信,齐王的付出,会得到主人应有回报。”殷雪果然了解沐筱萝。

    “困了,睡吧。”沐筱萝有些无语,站在殷雪的角度,她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沐筱萝如是想。

    于是这一楚,有人睡不着了。沐筱萝觉得在听到听风的那些话之后,她该卷铺盖离开的,然后再写个类似多谢啦,本宫想到更好的办法啦,齐王撤军吧这样的字笺,可是令沐筱萝无地自容的是,她居然决定厚脸皮的留下来,因为她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而此刻,楚玉正在济州,等着她回去!

    翌日,封逸寒为自己在饭桌上睡过去的事表示深深的自责,而沐筱萝却表现的十分大度。

    “齐王无需自责,饶是当时有张床,筱萝也会和齐王一起睡的。”其实沐筱萝想表达的意思是她当时也很困,让齐王不必介意,可此话一出,正厅内的气氛顿时暧昧了几分。

    “咳咳……筱萝的意思是……”或许是昨日听风的那些话入了沐筱萝的心,沐筱萝不想让封逸寒误会,当下便要解释,却见封逸寒上前一步,薄唇勾起莹润的弧度。

    “若知楚后这般心思,逸寒该将晚膳准备在卧房的。”封逸寒煞有介事道。沐筱萝无语,抹汗。

    “其实逸寒这样倾力相帮,楚后有没有想过如何谢逸寒呢?”诚然封逸寒有得寸进尺的意思,可有这样的契机能问出自己的心里话,封逸寒自然不会浪费。沐筱萝想了许久,终咬牙。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礼成。”封逸寒意外的没有抹汗,而是石化……

    在封逸寒的简单叙述下,沐筱萝终于明白了昨晚听风为什么会那么激动,眼下的局势的确不容乐观,两军相持在平野和遥庄交界已有两日,这两日封逸寒曾发功两次进攻,皆被击退,眼下两军僵持不下,但有一点,遥庄的楚周连军为保持实力从来不会主动出击,关于这一点,沐筱萝倒不意外,他们的目的是牵制齐夏连军,为大周在济州的军队拖延时间。

    “逸寒明日会再发动攻击,希望能有所获。”看着沐筱萝紧蹙的柳眉,封逸寒暗自咬牙,肃然开口。

    “不可!”沐筱萝突然觉得她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的厚脸皮呵。

    “若再这样拖延下去,那楚夏连军便没有存在的意义!济州坚持不了几天了!”封逸寒倒是十分慷慨。

    “齐王说大楚领军的元帅是谁?”沐筱萝挑眉看向封逸寒,狐疑问道。

    “赫连鹏,赫连傅老将军的独子!”封逸寒据实开口。

    心,陡然舒展,沐筱萝便道天无绝人之路,饶是老天爷关上了所有的门,也会留一个窗户给她。

    “你有办法?”见沐筱萝神色缓和,封逸寒不解问道。

    “筱萝只要能见到赫连鹏,便有办法说服他至少率十五万大军临阵倒戈!”沐筱萝眸色坚定,其间光芒璀璨如星。

    “你有把握?逸寒不希望你冒险。”封逸寒忧心看向沐筱萝,肃然开口。

    “筱萝有十分的把握!”诚然沐筱萝只是报着试试看的心理,可此时此刻,她真的不想欠封逸寒太多。

    “既是如此,逸寒等你消息,听风!暗中保护楚后!”封逸寒舍得将自己最得力的心腹派给自己,足见对自己的重视,可沐筱萝却没法儿领这个情。

    “人多反而容易暴露目标,本宫有殷雪保护足矣!”沐筱萝当下拒绝,好吧,她承认她其实是怕听风会突然看自己不顺眼,背后偷袭。幸而封逸寒没有坚持,沐筱萝也算松了一口气。

    且说殷雪带着沐筱萝潜入遥庄后便在一处较为隐蔽的客栈落了脚,适楚,沐筱萝将亲写好的字笺递给殷雪,命殷雪务必将字笺交到赫连鹏手里,倘若赫连鹏能随殷雪前来,此事便有希望,若不能,那便是她把人心想的太善良了,这个世上,也不是任谁都会知恩图报的。

    于是在漫长的等待下,沐筱萝终于盼到了赫连鹏。

    初见赫连鹏,沐筱萝不禁感慨,果然是赫连傅的儿子,真不是一般的魁梧呵,尤其是那双斜飞入鬓的剑眉,乌黑明亮,煞有气势。

    “你就是沐筱萝?”赫连鹏的语气并不友善,这让沐筱萝眸色暗凛。

    “确切的说,本宫是沐莫心的妹妹!”沐筱萝悠然坐在桌边,伸手示意赫连鹏落座,赫连鹏自不客气,径自坐到了沐筱萝对面。

    “所以你便觉得本帅会因为前皇后对家父的救命之恩,而对你们这些叛徒网开一面?”赫连鹏的语气依旧冷淡如冰。

    “若此行换作赫连傅,他会毫不犹豫的同意!”沐筱萝声音渐冷,她不想让赫连鹏感觉到自己是在求他!

    “若本帅眼前之人是前皇后,本帅亦不会犹豫!”赫连鹏眸色坚定,足见这句话的真诚,沐筱萝忽然想笑,赫连鹏呵,你面前坐着的可不是就是沐莫心么!可是这话说出来谁会信呢!

    “那元帅为何来这一趟?”沐筱萝挑眉,狐疑开口。

    “当日家父被奸臣冤枉入狱,若非前皇后暗中找诸位老臣连名上书,我赫连一家早已满门抄斩,这份恩情,赫连鹏一直铭记于心,可惜前皇后仙逝,赫连鹏再寻不得机会报恩,此番来见你,便想还这个人情,沐筱萝,你听着,现在离开遥庄,本帅便当没见过你!”赫连鹏肃然道。

    心,有些涩涩的感觉,仿佛有根银针轻挑着,彼时冷宫场景再现,沐素鸾亲口告诉自己是她暗中做了手脚,将赫连傅冤枉入狱,若非如此,自己便不会暗中鼓动群臣连名上书,而那件事,便似压在牛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楚云钊终于容不下自己了!于是后来……

    “赫连鹏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告辞!”赫连鹏起身欲走时,殷雪陡然现身,神色冰冷的挡在赫连鹏面前。

    “让他走。”沐筱萝淡声开口,赫连鹏似有深意的看了眼沐筱萝,转身离去。

    “主人,现在怎么办?”殷雪柳眉紧蹙。

    “本宫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有报恩之心!替本宫准备墨。”殷雪自不敢怠慢,当即取来纸。于是沐筱萝执将彼时冷宫遭遇原原本本的写了出来。

    “殷雪,替本宫将这张字笺贴到遥庄行馆的府门上,你先去贴,本宫多写几份,最好能贴到遥庄的大街小巷,让所有遥庄的百姓都看到上面的内容。”沐筱萝将写好的字笺递给殷雪。于是这一楚的时间,殷雪进出客栈不下数十次。其中十几张字笺还是殷雪代为抄录的。

    翌日,整个遥庄沸腾了,那字笺上的内容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说的神乎其神。

    客栈内,沐筱萝选了处最不起眼的角落,独自品茶。

    “真没想到啊!楚王居然这么狠心,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下得去手!简直禽兽不如!”饭桌上,路人甲愤然怒斥。

    “自古帝王皆无情!不过这件事啊,一个巴掌拍不响,想必是那沐莫心做了什么对不起楚云钊的事儿呗。”路人乙漫不经心开口,不痛不痒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