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34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5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行!”沐筱萝狠狠点头,原本封逸寒不想让沐筱萝随军回去,可沐筱萝坚持,于是封逸寒不再多言。鉴于殷雪来了消息,已然将赫连鹏一家老小转移到了安的地方,至此赫连鹏重见天日。

    之后赫连鹏用了半天的时间将大楚降军聚集在遥庄城门处,一番慷慨陈词之后,十五万大军日楚行军,朝济州浩浩荡荡而去,封逸寒则替沐筱萝准备了上好的马车,三匹骏马皆是千里良驹,马车里的食用一应俱。

    直至沐筱萝的马车消失在视线之内,封逸寒仍未舍得转身。

    “皇上,既然您舍不得,就该把她留下。”听风实在不忍心看着主子受这种煎熬,更恨极了沐筱萝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

    “纵是朕能留住她的人,她的心又在哪里……”封逸寒怅然时,思卿十分乖巧的在他怀里蹭了两下。

    “可是……”

    “吩咐下去,明日大举进攻香阳,朕要让周郧那个老匹夫把肠子都悔青了!”封逸寒冷声开口,眸底一片寒霜,这辈子,他怕是容不下有谁这样欺负沐筱萝。

    且说封逸寒考虑到了沐筱萝的吃穿住用行,却唯独忽略了沐筱萝的身子骨儿,这样日楚兼程,再加上急火攻心,沐筱萝在离开遥庄的第二日便染了风寒,只是深秋而已,她已经将马车里所有可以取暖的东西围在了身上,可惜还是冷的发抖。

    “给你!”诚然赫连鹏没有像自己说的那样丝毫不管沐筱萝,可他管的方法跟没管也没啥区别,而且还特别能给沐筱萝添堵。此刻,赫连鹏正用他那双三天没洗的熊爪挠了几片树叶,狠抓两下后便递给了沐筱萝。

    “这……咳咳……这是什么?”看着手里还淌着黑汁的绿团子,沐筱萝噎了噎喉咙。

    “治风寒的草药!快点儿吃,废话那么多!”赫连鹏显然没什么耐性解释。

    “那……那怎么会有黑汁流下来?”沐筱萝又噎了噎喉咙。

    “这不没洗手么!你吃不吃啊!”赫连鹏说的理直气壮,仿佛没洗手是件再芝麻不过的事情。

    “我病好了!好了!看,身强力壮!”沐筱萝当即仍了绿团子,猛的抖落身上所有的被子,一副铮铮铁骨的模样看向赫连鹏,却换来赫连鹏一双白眼。

    “切!死了别找我!”赫连鹏十分不屑的纵马到了队伍前面。下一秒,沐筱萝复裹上被子,抖的愈发厉害。

    楚玉啊,你千万不要有事,筱萝就回来了,你要撑住!一定要撑住了,你说过要等我回来的……

    济州城上空的硝烟已经弥漫了半个月之久,乌黑的仿佛铅云,令人呼吸困难。

    “尊主,济州怕是守不住了,尊主还是回万皇城吧?”角落里,乔爷忧心看向寒锦衣,苦口婆心劝慰。

    “乔爷,你这身衣服不错么!”寒锦衣答非所问,深邃的眸子紧盯着乔爷身上大小极不合身的战袍。因军中明令十五岁以下的男子不得从军,所以奔雷一时间还真找不出与乔爷匹配的盔甲。

    “尊主,老奴没开玩笑!”乔爷长的虽小,可却是看着寒锦衣长大的。

    “既然不是开玩笑,那本尊要出城迎战了,你好生看着楚玉,别让他乱跑!”寒锦衣敛眸,转身欲走。

    “尊主!就算你做再多事,那丫头也不会领情的!您何必要趟这趟浑水啊!”乔爷一语破的,从一开始他便知道,尊主这样的义无反顾,到底为了谁。

    “说完了?”寒锦衣悠然转身,云淡风轻的看向乔爷。

    “说完了……”乔爷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重话,可他是真心为了寒锦衣好。

    “说完就回万皇城刨废铁吧!”寒锦衣撩下这句话,转尔纵身朝东城门而去。看着寒锦衣的身影,乔爷不禁叹息,自古温柔乡是英雄冢,那沐筱萝还没怎么着呢主子就拼死拼活了,若那沐筱萝稍稍对尊主好点儿,后果……不堪设想!

    行馆内,楚玉吃力撑起身子,裹着白纱的左肩有血渗出。

    “楚玉,你怎么起来了,不是让你好好躺着嘛!”经过半个月的硝烟洗礼,燕南笙那张俊美无双的容颜似蒙上了一层铅雾,挡住了那张脸本该有的润泽水嫩。

    “曹坤和吴汉的大军还在攻城?”已经第三日了,自两天前曹坤与大周统帅吴汉同时攻城开始,济州简直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样的车轮战术,莫说是士兵,就算是几名统帅都有些吃不消了,攻城第一日,桓横便不幸负伤,虽无性命之忧,可短期内是下不了床了。紧接着楚玉遭吴汉偷袭,左肩中箭,幸而箭上无毒,否则命休矣。

    “寒锦衣和奔雷在应付……你快躺下,本盟主也好去换奔雷。”燕南笙没办法将事情说的太乐观,事实上,若济州再能撑上三日,便是奇迹!

    “本王去!”楚玉身为统帅,如何不知事态严重!只是楚玉才一起身便被燕南笙出掌,猛的击在后颈处。

    “师弟,如果济州失守,南笙只好带你离开,但在此之前,南笙自会拼到最后一刻!”燕南笙眸间散着从未有过的肃穆,目光落在楚玉身上时透着些许无奈。

    当沐筱萝醒过来的时候,赫连鹏正黑脸坐在车厢里,手中握着仅剩下一半的绿团子,难得的是,这绿团子竟没有黑汁淌下来。

    “到济州了?”沐筱萝努力睁开眼睛,透过车帘,却见两侧落叶缤纷,树木林立。

    “若你再这样找麻烦,十天也到不了!”赫连鹏气哄哄的将手中的绿团子塞到沐筱萝手里。

    “十天?十天怎么可以!济州挺不到十天的!”沐筱萝急了,当下起身欲朝车厢外走去。

    “如果你确定你那两条腿会比千里驹跑的快,那你下去!”赫连鹏没拦沐筱萝,悻悻道。

    “可是……”沐筱萝才一开口,便觉眼前一黑,整个人跌坐下来。

    “你放心,再有两日,我们必到济州,现下本帅已经选精兵良驹组建先锋营,先行一步,大部队三日后会到,这下放心了!”赫连鹏上下打量沐筱萝,复又开口:

    “你很在乎楚玉啊?你昏迷这一路喊了楚玉不下百次,还有一个叫仲儿的,仲儿是谁啊?”赫连鹏不好女色,可彼时看到沐筱萝恍惚中泪如雨下的模样还真是有点心疼,也因此,他才破天荒的洗了手。

    “是你爹……”沐筱萝揪紧的心登时舒缓下来,当下便有了调侃的心情。见赫连鹏满脸黑线,沐筱萝莞尔抿唇。

    “忘了你爹是赫连傅了。仲儿……是大姐的孩子。”沐筱萝微笑着,眼底有了些光彩。

    “原来前皇后的孩子叫仲儿……那纸上写的关于前皇后的死因,是真的吗?”赫连鹏言归正传。

    “筱萝虽然不择手段,却还不致于拿大姐的死信口雌黄。”沐筱萝苦笑,旋即将手中的绿团子塞进嘴里,涩苦的味道充斥在口腔,沐筱萝不禁蹙眉。

    “楚云钊居然这样狠毒,连结发妻子和亲生儿子都下得去手!”赫连鹏双手攥拳,愤然怒吼。

    沐筱萝苦笑,不奇怪呵,他在杀自己亲爹亲妹时也未曾眨一下眼呢!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转眼又是一日,当楚玉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一名小丫鬟伺候在左右。

    “他们人呢?”楚玉吃力起身,伤口处隐隐作痛。

    “回王爷,燕盟主与寒尊主分别在东西城门,奔先锋和风雨雷电四名护卫也在战场上。”小丫鬟据实禀报。

    “在战场……居然上了战场,是不是……”楚玉双手猛的攥拳,莫不是最后时刻到了?

    “王爷,您这是做什么啊!他们吩咐奴婢看好您,不让您出去的!”见楚玉起身套上戎装,小丫头登时上前阻拦,却被楚玉一掌击晕,生死一刻,他岂能躲在房间里!

    硝烟四起的东城门外,寒锦衣一袭黑袍,挥手间周围士兵皆命丧黄泉,饶是这样的伤杀气,依旧没有击退敌军,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再顶尖的高手面对千军万马,也只叹力不从心。

    城门大开,楚玉身着银白色的盔甲,手持寒光森森的焰魂剑,驰骋而出,战马名曰**,扬蹄而落,四名敌军被踢的那叫一个**!

    “王爷?保护王爷!”奔雷于万军厮杀中,一眼看到那抹银白色的身影,顿时飞身而至,在**马下挥舞长刀。

    “王爷!您快回去!”奔雷狂吼着,长刀所到之处,敌军的脑袋便似西瓜般滚落大片,鲜血四溅,奔雷身上亦受了多处剑伤。

    “兄弟同心,生死与共!我楚玉不能与众位兄弟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杀”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充满硝烟的战场,所有士兵顿时激愤而起,狂舞手中利刃,原本消怠的士兵顿时雄心壮志,既然要死,便要死的轰轰烈烈。奔雷薄唇紧抿,眼底蒙起一层水雾。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杀”奔雷狂吼着,手中的长刀仿佛赋予了灵魂般横扫一片。

    不远处,寒锦衣下意识回眸,看着那一袭银白色的身影拼死厮杀,心底不免感慨,诚然楚玉的武功不及自己十分之一,可是战场上,他身上那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却不是自己能发挥出来的。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整个战场一片鬼哭狼嚎,四处可见断臂残肢,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作呕,偶有‘箭爆鼠’炸响,硝烟弥漫在整个济州上空。

    济州近在咫尺,沐筱萝却觉得心底越发忐忑,就在这时,车帘被赫连鹏掀起。

    “密探来报,济州大决战,你在这儿等着!本帅率三万精兵冲过去!若是……你记得调头回去,把剩下的军队拦截住!”赫连鹏将虎符扔给了沐筱萝,已然报了必死的决心。还未等沐筱萝开口,赫连鹏便已挥手,命身后三万精兵冲向战场!

    眼见着千军万马从车窗外呼啸而过,沐筱萝只觉心颤的厉害,大决战?大决战是什么意思?那楚玉?沐筱萝犹豫之际,三万精兵皆已火速前行,林中独留沐筱萝一人。

    “楚玉……你答应过会等筱萝回来的!如今筱萝回来了,你一定要挺住!”沐筱萝慌乱之际,陡然跳下马车,手脚利索的将骏马自车上解了下来,继而翻身上马,手持缰绳,驰骋而去。彼时沐筱萝曾陪楚云钊同上战场,虽然不会武功,不过骑马的技术还是不错的。

    战场上,混杀的局面越来越清晰,即便有楚玉,寒锦衣和奔雷等人的力以赴,奈何敌军众多,此刻,大周敌军已逼进城门。

    银白色的战袍已被鲜血染红,楚玉左肩伤口裂开,左臂和胸口皆插着羽毛飞箭,手中的焰魂剑仿佛一团火,所到之处皆化作灰飞。

    “楚玉,走吧!”寒锦衣见大势已去,纵身至楚玉面前,为他挡下射过来的利箭,此刻,奔雷双腿负伤,唯有站在那里,长刀所向,顿生一片哀嚎。

    “寒尊主之恩,楚玉永世难忘!如今济州不保,楚玉自要与济州共存亡,若有来世,楚玉定当作牛作马,还尊主此番情义!尊主快走!”楚玉决然开口,手中仍挥舞焰魂剑,丝毫没有转身的意思。

    “你这又是何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寒锦衣觉得楚玉实在没有坚持的理由。

    “楚玉答应过筱萝,一定会等她回来,哪怕战到最后一刻,楚玉都会履行承诺!”楚玉的声音很低,却给寒锦衣带来无比的震撼,他一直以为楚玉对沐筱萝的态度是模棱两可的,尤其在娶了段婷婷之后,楚玉与沐筱萝也许是缘尽了,可此时此刻,寒锦衣苦笑,一切都是自己的想当然呵。

    无语,寒锦衣没有离开,只护在楚玉身侧,为他挡去大半的攻击,一侧,乔爷不干了!

    “尊主!再这样下去根本就是送死!撤吧!”乔爷身上也挂了彩,脸被硝烟熏的乌黑乌黑。

    “万皇城交给你了。”寒锦衣淡淡开口,接下来便是无尽的沉默,沐筱萝该不想楚玉死的,那好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