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34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4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交给老奴?尊主!你疯了!你……”就在乔爷欲反驳之时,忽然一声长啸冲天而起。

    “赫连鹏救驾来迟!还请王爷恕罪,杀”浑厚的声音仿佛五雷般炸响在战场上空,楚玉闻声陡震,同朝为官,他自然知道赫连鹏的厉害,武将中,赫连鹏的名望和声威绝不亚于桓横。此刻,有赫连鹏这句‘救驾来迟’,楚玉顿时来了力气,纵身冲下**马,替奔雷挡下致命一击!

    “王爷!济州有救了!”在听到赫连鹏的声音时,奔雷差点儿哭出声来。

    紧接着,战场上的局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虽然说周军人多,可半个多月的连番攻击,他们也是人困马乏,再听到济州有援军接应,当下军心大乱,赫连鹏威武凶猛,手下精兵更是以一敌三,这样一来,原本泄气的济州大军亦跟打了鸡血似的反扑过来!

    就在众人打的火热时,千军万马中,有一骑千里驹突然出现,震惊四野。

    “是…。。是主人?”奔雷眼尖的看出马上之人,心顿时凉了一截,只见沐筱萝身骑千里良驹,于敌军中奔腾而过,四周刀箭无眼,几次从沐筱萝身边咻咻穿过。

    “沐筱萝……你真是不要命了!”寒锦衣认请来者,心,顿时悬浮于胸,此刻,他也顾不得许多,纵身朝沐筱萝而去,**马上,楚玉只觉心脏骤停,眼见着沐筱萝在敌军中险象环生,他再也无法淡定,顿时夹紧马腹冲了过去。

    混战中,赫连鹏自然是看到了沐筱萝,眼前顿时浮现出一行字:好一个傻了吧唧的女汉子啊!

    几百米的距离,却让楚玉觉得远隔万水千山,他拼命扬着焰魂剑,斩断前路所有荆棘,这是楚玉第一次嫌弃**马的速度,眼见着沐筱萝越来越近,楚玉恨不得能长出一对翅膀,即刻飞到沐筱萝面前。

    眼见着济州两员猛将同时冲向战场上的女子,敌军似乎明白过来,齐齐举箭射向沐筱萝。

    箭雨之下,沐筱萝觉得自己的运气怕是用完了,不过能亲眼看到楚玉还活着,她觉得值了。

    眼看着几百只利箭同时射向沐筱萝,楚玉情急之下,纵身而起,点足于马背上,不顾一切的冲向沐筱萝,几乎同一时间,寒锦衣猛的挥出黑袍,有如狂风在涌,那些利箭被狂风改变了方向,只有一只箭射在的马屁股上,骏马吃痛,前蹄抬起,沐筱萝顿时跌下马背,却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楚玉怀里。

    “沐筱萝!你这个大白痴!”这是楚玉第一次觉得沐筱萝是白痴,是个大白痴!也是楚玉第一次在战场上流泪,泪水滴在沐筱萝的脸上,随着沐筱萝的眼泪一起没入鬓角。

    “楚玉,筱萝回来了,筱萝说过,一定会回来的……”沐筱萝勾着唇角,下一秒,却毫无预兆的闭上了眼睛,彼时楚玉以为沐筱萝死了,于是在战场上狂吼了一嗓子,结果就是,济州大军顿时气血上涌,疯狂反击,纵是寒锦衣也以为沐筱萝归了西,使出平生所学,打的周军那叫一个万紫千红。

    后来楚玉埋怨沐筱萝闭眼闭的不是时候,沐筱萝是这样解释的:从死人堆上踏过来,谁他娘的不害怕啊,吓晕过去有什么稀奇啊!

    西城门的战势很快结束了,赫连鹏在击退周军之后,转尔去了东城门将燕南笙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紧接着第二日,赫连鹏留后的军队突袭了吴汉的大周军队,原本三十万的大军如今只剩下十万不到,吴汉自是带着残兵剩降逃回大周,至此,济州之围解,独留周武帝周郧在都城里黯然神伤。

    后来沐筱萝得到消息,自她随赫连鹏离开遥庄之后,封逸寒与大夏的战龙将军一鼓作气,又连取了大周三座城池,之后二一添作五,就这么给分了!大周因济州一役损失惨重,已无能力与齐夏联军对抗,于是对于齐夏近似于土匪的行径连个屁都没敢放。这个时候,大楚却很不厚道的撤兵,把剩下的烂摊子都甩给了周郧,为此,周郧还大病了一场。

    三日整休后,济州恢复稳定,且说沐筱萝正喝着李御医亲自熬的定魂汤时,赫连鹏不请自来。

    “沐筱萝!本帅找你有事!”赫连鹏说话时看了眼汀月,沐筱萝自是心领神会,旋即挥手让汀月退了下去,诚然赫连鹏的脾气不怎么样,可若没有他,济州定是保不住的,所以沐筱萝对他的态度并不在意。

    “赫连将军找本宫何事?”沐筱萝示意赫连鹏坐下,却不想赫连鹏一个箭步冲到沐筱萝面前。

    “你少装了!兵符呢?”赫连鹏神色肃然,目光如刃。

    “什么兵符啊?”沐筱萝茫然看向赫连鹏,表情十分无辜。

    “当天本帅上战场之前不是将兵符交给你了,还特别嘱咐你,如果本帅回不去,让你拿兵符把后面的大军拦住的么!你忘记了?还是……你想私吞本帅的兵符啊!”赫连鹏对沐筱萝一直没什么好印象,所以有此怀疑也在常理之中。

    “啊!那是兵符啊!”沐筱萝恍然看向赫连鹏,一脸震惊。

    “你不知道那是兵符啊!你!你该不是把它给本帅弄丢了吧?”赫连鹏只觉气涌,当下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咳咳……丢……肯定是丢了,不过赫连将军可以再做一个么,如今将军可是王爷封的左将军,新人新面貌,换个新兵符还很应景的说。”沐筱萝有些心虚提议。

    “沐筱萝!你知不知道,那兵符……哼!”赫连鹏狠瞪了眼沐筱萝,正欲摔门而去,却被沐筱萝唤了下来。

    “殷雪已然将赫连将军一家老小安顿在了莽原的赫连将军府,将军随时可以回去探望。”沐筱萝淡声开口。赫连鹏闻声,原本褚色的脸稍有缓和。

    待赫连鹏离去,汀月狐疑看向自家主子

    “娘娘,您昨晚手里那玩意不就是赫连将军的兵符么?”

    “是啊!本宫也算是驰骋过沙场的人,怎么会不认得兵符,只是那兵符上印的是赫连二字,显然投靠济州的大军里,有九成都是赫连家的亲兵,饶是赫连鹏还用那块兵符,现在倒没什么,不过日后兴许就成麻烦了。”沐筱萝樱唇浅笑,卷曲的睫毛下,那双眼璀璨如华。

    “可若赫连将军重新做个一模一样的呢?”汀月觉得‘驰骋过沙场’这几个字有待商榷。

    “傻丫头,你以为兵符是可以随便做的么!但凡兵符,都必须得到皇上的批示方才生效,你觉得赫连鹏会拿着印有赫连字样的兵符去找楚玉?除非他脑子进水了。”沐筱萝垂眸端起茶杯,轻呷一口。

    “所以……娘娘是怀疑赫连鹏的忠心?”汀月狐疑开口,心里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赫连鹏的忠心在这次大战中足以体现,他甚至报了必死的决心,否则也不会把兵符交给本宫,所以这一刻,本宫绝不会怀疑他!可是汀月,你要明白,没有一个人是一成不变的,本宫今日所做,不是为了防赫连鹏,是保他们赫连府一世无忧,有时候权力在手,不一定都是好事。”沐筱萝知道汀月一时间无法理解自己的作为,对于赫连鹏这样的功臣,她不但没有大加封赏,竟还夺了他的兵权,任谁都会觉得沐筱萝无情,可是又有几个人能明白她的用心良苦呢。

    “汀月明白。”汀月狠狠点头,诚然她听不懂主子说的那些道理,可她相信一点,主子做的任何事,都是对的。

    就在这时,风麟敲门而入。

    “主人,这里有您一封信,来自万皇城。”风麟恭敬开口,旋即将信笺交到沐筱萝手里。沐筱萝心头一震,彼时战场上,她分明看到寒锦衣了,可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寒锦衣竟然不在行馆。

    ‘沐筱萝,倘若你有一丝人性,便到万皇城见我家尊主最后一面乔爷’看着手中字笺,沐筱萝心下陡震,寒锦衣受伤了?为什么没人告诉她!

    “娘娘?”见沐筱萝陡然起身,汀月狐疑开口。

    “替本宫收拾东西!本宫要去万皇城!”沐筱萝只觉胸口郁结,一股说不出的憋闷让她呼吸困难。汀月见主子脸色不好,自不敢多问,当即走进内室。

    此刻,楚玉已然从军营赶了回来,即便身受三处箭伤,不过好在有李御医拿出看家本事,再加上燕南笙的补药,楚玉的伤已无大碍。

    “筱萝!你怎么下床了?”楚玉进门时,沐筱萝正准备与汀月离开。

    “主子不仅下床,还要出远门儿。”汀月小声道。

    “你要去哪儿?你伤还没好,李御医说过的,除了休息,你哪儿都不能去!”楚玉开口时,沐筱萝将乔爷的字笺递了过去。

    “寒锦衣受伤,你为什么没告诉我?”即便沐筱萝的语气中没有责怪的意思,可是声音却着实重了几分。

    “他受伤了?本王不知道啊。”楚玉看着手中字笺,剑眉紧皱,彼时他只顾着沐筱萝,待想起与自己一起并肩作战的寒锦衣时,人家已经没了踪影。鉴于乔爷等万皇城的人一并消失,楚玉只道寒锦衣是回了万皇城,便没再细问。

    “王爷真的不知道?”沐筱萝的质疑让楚玉微震,当看到沐筱萝眼中的埋怨时,楚玉忽然想到了彼时寒锦衣曾说过要娶沐筱萝的话,心下顿时多了一份警惕。

    “本王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他应该伤的不重,当时也没见他身上插着箭呵,放心吧,他没事!本王扶你回床休息,李准说了,你虽没有外伤,可是从那么快的马上掉下来,不容小觑的!”楚玉伸手想扶沐筱萝,却被沐筱萝躲开了。

    “筱萝没事,不管怎样,筱萝一定要到万皇城去看寒锦衣。如今济州暂时稳定,筱萝去上几日便回。”沐筱萝淡声开口,转身时却见楚玉拦了过来。

    “不如这样,本王派人去万皇城,若寒锦衣真的有事,本王再陪你一起去,如何?”楚玉语调温柔,眼底柔光四溢。

    彼时生死一刻,他终于明白,这个世上,唯有一人值得他拼了命也不愿闭上眼睛,此人便是沐筱萝。或许只有楚玉自己心里清楚,他那样不顾一切的想要保住济州,只是因为他答应过会在济州等一个人!楚玉不想沐筱萝回来的时候,济州在,他却不见了踪影。

    “王爷看到了,乔爷信上说的是最后一面,如果寒锦衣重伤不治,筱萝不想错过这最后一面!”沐筱萝过于担心寒锦衣了,于是她将楚玉的好意看作了故意刁难。

    “筱萝,你相信本王,寒锦衣真的没受多重的伤,他或许……”楚玉的声音仍然温柔,可沐筱萝却没给他辩驳的机会。

    “不管王爷说什么,筱萝这一趟走定了!王爷让开!”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沐筱萝觉得自己语气重了,可寒锦衣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收留她,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义无反顾,如今寒锦衣受伤,她如何能安然留在济州!

    无语,楚玉停顿片刻,终是叹了口气,

    “那你等下,本王这就收拾东西,随你同去。”楚玉妥协开口。

    “王爷身上有伤,实在不易舟车劳顿。汀月,我们走。”沐筱萝这句话是真心为楚玉着想,却被楚玉误以为她在嫌自己碍事。见沐筱萝绕过自己走出房门,楚玉忽然转身。

    “筱萝,你还会不会回来了?”楚玉很怕,他怕沐筱萝会被寒锦衣骗走,他怕自己在认清这颗心的时候,沐筱萝的心却已经给了别人。

    沐筱萝闻声微震,继而转身看向楚玉,

    “王爷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筱萝只要出了这个门,以后都不用回来了?”其实经过济州一役,沐筱萝觉得于情于理,自己和楚玉的关系都该更进一层,可不知为什么,她只要看到楚楚玉,身体里便似有股力量在抗拒,而且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段婷婷死前一幕,于是那种愧疚感被她无限放大,以致于她在面对楚玉时,竟觉得别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