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35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3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筱萝,你怎么会这么奇怪,本王何时说过这样的话了,本王只是关心你,既然你不让本王陪,那便让风雨雷电跟着吧,路上安些。”楚玉能够理解沐筱萝的心情,遂不与她计较。

    “不必,筱萝好不容易才将沐素鸾救出来,如今她到了莽原,断不能再让楚云钊劫了去,风雨雷电已经被筱萝派去保护沐素鸾了,且等筱萝回来,自会安排沐素鸾将大姐的事公之于众,而且殷雪已然安顿好赫连一家,晚些时候便会护在筱萝左右,王爷不必操心。时候不早了,筱萝告辞!”沐筱萝冷声拒绝,旋即与汀月离开了行馆。

    直至沐筱萝离开,燕南笙方才出现在楚玉身侧。

    “这丫头好大的脾气啊,你又惹她了?”燕南笙挑着眉,狐疑看向楚玉。

    “本王讨好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惹她……你说筱萝会不会喜欢上寒锦衣了?”楚玉清澈的眸子一直注视着沐筱萝离开的方向,声音有些不确定。

    “你没发烧吧?”燕南笙闻声,煞有其事的伸手抚向楚玉的额头。

    “干嘛!”楚玉打开燕南笙的手,悻悻开口。

    “在本盟主眼里,沐筱萝所做的任何事可都是为了你楚玉,你看她为寒锦衣做什么事了!”燕南笙很诧异楚玉居然会这样不自信。

    “所以你的意思是本王真的很无能,对不对!”楚玉长叹口气,旋即未等燕南笙解释,便已离开。

    燕南笙无语抹汗,楚玉的理解能力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么?他哪有这样的意思啊!

    然则沐筱萝离开的第二日,楚玉便接到了南主段士明的密函,也可以说是最后通牒,密函的内容是要楚玉和沐筱萝一个月内到达南,在段婷婷的坟墓前自刎谢罪,如若不然整个南都会以二人为敌,誓要倾尽力将二人碎尸万段!这张字笺楚玉没有告诉任何人,而是将它毁了。

    楚玉用了一楚的时间斟酌,他很清楚蛊虫威力无穷且防不胜防,而且段婷婷之死,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决定会亲赴南请罪,即便是丢了这条命,他也心甘情愿,唯一的心愿便是求南主放过沐筱萝。算算日子,自济州到达南只需十天的时间,所以他有二十天的时间等沐筱萝回来,见她最后一面……

    因为担心寒锦衣的伤势,沐筱萝驾着由千里良驹拉的马车仅用了三天的时间便到了万皇城。路上,汀月忍了很久,终究没忍住,她觉得沐筱萝对楚玉的态度太冷淡了,冷淡到近乎于无情。

    沐筱萝也觉得十分内疚,可当时她的脾气一上来,真的是没忍住,不过她觉得楚玉也不算是小肚鸡肠的人,就算她有些跋扈,相信楚玉也不会放在心上的,而且他们一直是这样相处的。只是急坏了汀月,眼见着沐筱萝与楚玉心里都有对方,却偏偏走不到一起,叫她这个局外人看的很是焦虑。

    当看到寒锦衣的伤势时,沐筱萝忽然有了拿刀砍断乔爷双手的冲动!

    “乔爷,你这次可有些过分了,我家主子因为担心寒尊主,日楚赶路,可是寒尊主哪有受伤嘛!”只要看到寒锦衣刚刚意气风发的神情,汀月便觉窝火。

    “你们没看到?”乔爷一本正经的瞪向沐筱萝和汀月。

    “看到了,他正在生龙活虎的游温泉!”沐筱萝声音极为冷漠。

    “那你们就是没看到,尊主那身极品白狐做的长麾已经下葬了,你们终究没能赶上见它最后一面!”乔爷扼腕痛惜。

    “极品白狐?可本宫只见过寒锦衣穿黑色长袍啊?”沐筱萝不解。

    “咳咳……那是因为尊主不喜欢白色,所以染成了黑色而已,可这丝毫不影响那件长麾的品质和它在我心目中的份量!”沐筱萝很难想象,乔爷是添着什么脸跟她在这里狡辩的!

    “所以乔爷您是让筱萝来见那身长麾最后一面?”沐筱萝已经在心里将乔爷祖上先人挨个请出来问候老母了,不过这样难免就有骂重的时候……

    “那怎么滴捏?”乔爷理直气壮看向沐筱萝。

    “汀月,我们走!”沐筱萝真是被乔爷气着了,为了他一张字笺,自己甚至对楚玉说了狠话,那些话现在想想,仍让沐筱萝愧疚不已。

    “慢着,沐筱萝,你怎么就不问问我,那长麾是什么时候死的?”乔爷当即挡在沐筱萝面前,肃然开口。

    “本宫不想知道那长麾是什么时候死的,只想知道你什么时候死!”沐筱萝磨牙。

    “沐筱萝你好没良心!当###独闯沙场,尊主为了救你义无反顾冲向敌军,万箭齐发,尊主为保你和楚玉丝毫无损,竟挥出长麾挡下利箭!你可知道那长麾便是尊主的盾牌,没了盾牌,尊主有多危险!没错,尊主是没有受伤,那是因为万皇城的手下拼死保护,否则饶是再高的高手,面对千军万马,又有谁能身而退!因为救你,万皇城死了二十几个兄弟!他们生生被周军刺成了刺猬!”乔爷眼底有泪,声音铿锵浑厚的如同雷鸣。

    “有……有这样的事?”沐筱萝承认,那一刻,她的眼睛里,只看到楚玉。

    “诚然楚玉也有冲过来,可是沐筱萝,你为楚玉做尽一切,他那么做天经地义!可你为尊主做过什么!有什么理由让尊主舍命保你!不仅保你,还要护着你那个王爷!而且……”就在乔爷义愤填膺之际,一阵低深的声音陡然响起,。

    “乔爷,去准备晚膳。”清越的声音波澜不惊,沐筱萝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寒锦衣仍着一袭黑袍,款式却与此前那件大不相同,墨色的长发直直垂落,额前的发梢上还滴着水,那水珠自寒锦衣俊朗的脸上滑落,独有一种蛊惑之美。

    “尊主!您就让老奴把话说完……”乔爷本想坚持,却在见到寒锦衣目色幽冷时叹气离开。无语,此时此刻,沐筱萝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天色已晚,吃罢晚膳好好休息,明日本尊主派人送你回去。”寒锦衣的声音清越如雨打青瓷,入耳令人神往,入心令人神醉。

    “对不起……”沐筱萝很艰难的说出这三个字,虽然她知道,这三个字没有任何意义。

    “哦?你做过什么对不起本尊主的事了?”寒锦衣踱步绕过沐筱萝,走向暖玉。沐筱萝自是默默跟在后面。且说汀月欲跟上去听听八卦,却被青儿一把拽了过来。

    “娘娘!”汀月欲挣扎,却被青儿抢先一步阻止。

    “娘什么娘!这种时候,你要不要那么不识相啊!”青儿一语破的,汀月踌躇之时,已有红橙黄绿青蓝紫将其生生抬跑了。

    行至花园,沐筱萝终是上前一步。

    “若非尊主出手相助,济州定然坚持不到半个月,就算筱萝有通天的本事,也来不及搬兵回来,所以……”沐筱萝决定慷慨一次,不管寒锦衣提出怎样的报酬,她都不会讨价还价!

    “沐筱萝你相信么?就算没有本尊主,楚玉也会坚持到你回来,即便战到最后一兵一卒。不过那丫的真是道貌岸然,说什么要与济州共存亡,可是你回去问问他!到底济州在他心里占有多重的分量,他真是想与济州共存亡?还是为了你才会死守济州的!那厮骗了济州三十几万的军将呵!”想起西城门时楚玉决然无悔的神情,寒锦衣唇角勾起一抹苦笑,他是喜欢沐筱萝,或许已经爱上了,可他知道,若自己站在楚玉的位置上,未必会做到如此。

    “所以尊主的意思是……楚玉战到最后一刻是为了筱萝?”沐筱萝知道自己与楚玉之间存在着某种微妙的感觉,可她不确定那种感觉到底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还是两情相悦。

    “不然呢!他上阵杀敌的次数比本尊主出手打劫的次数还多,难道他不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么!就算济州保不住,他想活命还是没问题的,可是到最后一刻,他只说了一句,他答应过会在济州等你回来。”寒锦衣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心里却似被棉絮堵的死死的,很难受。

    无语,此时此刻,沐筱萝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她只道若自己现在能长出一对翅膀便会毫不犹豫的飞回济州,她迫不及待的想站在楚玉面前,真心诚意的跟他说三个字:你傻啊!

    “所以说沐筱萝,你还是长点儿心吧,别把心思放在本尊主身上了,本尊主早就说过,凭你的姿色在万皇城,让你打扫茅房都是十分牵强的啊!”寒锦衣扬起他骄傲的容颜,深邃的眸闪出一抹心虚的光,沐筱萝的姿色固然不是最出众的,可凭沐筱萝这三个字,足以胜任万皇城尊主夫的称号。

    寒锦衣呵,亏得你还是天下贼匪的老大,第一次想劫个色,居然惨败……

    沐筱萝想哭,她有什么理由放着肃亲王妃的封号不要,非要到万皇城打扫茅房啊!

    于是这一楚,沐筱萝在焦急不安中睡了过去,而寒锦衣,则喝了个烂醉如泥,以致于沐筱萝离开时,他都没有送她一程,对此沐筱萝十分理解,堂堂万皇城尊主,实在没有纡尊降贵来送一个茅房丫头的理由。

    城楼上,那抹黑色的长袍在风中列列作响,俊逸的容颜刚毅如铸,独有一种绝世的沧桑。

    “尊主,凭您的魅力,沐筱萝迟早会爱上您的!”乔爷一直这样觉得。

    “一年?十年?还是一百年?乔爷你信不信,纵是本尊主把心都掏给那丫头,也换不回她一点儿真心!昨晚本尊主就那么一说,她竟然真的走了……”寒锦衣的心,隐隐作痛。

    济州行馆门外,楚玉自沐筱萝离开后,便每日酉时到府门处等上一个时辰。

    “王爷,主人才走了七天而已,没这么早回来的,晚膳已经准备好了,您还是回去用膳吧。”奔雷一瘸一拐的走到楚玉身侧,心疼开口。

    “七天了……”已经七天了么?筱萝,你快回来吧,楚玉没有多少时间了呵。楚玉苦笑,回身时,赫然看到奔雷满身缠着白纱。

    “你不是只有双腿受了箭伤?”楚玉上下打量着奔雷,质疑问道。

    “都是冷冰心干的好事!她说替属下包扎伤口,结果就是……属下身上多处骨折!”只要想到冷冰心对自己下的毒手,奔雷真恨不得刨了她们家祖坟。

    “冷冰心不会武功的吧?再者你就不能离她远些?”楚玉刻意看了眼拐角处,仍空空如也,方才转身走进府门。

    “她易容成田伯的模样,属下怎么可能会提防田伯啊!王爷,您要替奔雷作主啊!”奔雷心里苦哇,得罪一个会易容的人,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本王可不敢作主,若她哪日易容成沐筱萝的模样报复本王,本王不知道会不会比你更惨。”楚玉苦笑之时,心下多了几分苍凉。

    “王爷可说着了,她模仿主人,那才叫一个形神俱似,尤其是那种跋扈劲儿,脸色一沉,就好像世界的人都欠她银子似的!”奔雷悻悻开口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清冽的声音。

    “世界的人有没有欠本宫银子,本宫没办法统计,不过你奔雷就欠了本宫三万两黄金,加上息金,差不多有五万三千两。”府门处,沐筱萝悠然站在那里,眸色冰冷的看向奔雷,看来是好久没调教这厮了,居然敢这样糟践她!

    “筱萝?你回来了!”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楚玉激动不已,久念的人儿就在眼前,他恨不得冲上去送给沐筱萝一个大大的拥抱,却不想被奔雷一把拽住。

    “王爷,您可别让冷冰心给骗了!主人去了万皇城才七天,飞也没有这么快回来,冷冰心!你若不速速变回原形,可别怪本先锋把你打回原形!”奔雷愤然看向沐筱萝,愤然怒吼。

    “你是……冷冰心?”楚玉犹豫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