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35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8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府门处,沐筱萝嘴角抽搐,日楚兼程的一路,她原本想了一千种再见的情景,相拥,相抱,甚至连相吻都想过,却没想到会是这现这样尴尬的场面。万皇城的一楚,沐筱萝想的十分清楚,上一世,她辜负了楚玉的真情,这一世,她怎么忍心再让楚玉空等!她又如何要让自己再错过这个男人!

    “奔雷,你可以去死了!”沐筱萝咬牙,眸色渐寒。

    “我死也要拉着你!冷冰心,你损不损啊!王爷想主人都快想疯了,你偏把自己弄成这样刺激王爷!怎么?你以为王爷是面做的?好捏是不是?”奔雷刻意挑拨,欲让楚玉一怒之下为自己报仇雪恨。

    “你们继续,本王走了。”楚玉漠然转身,正欲离开之时,却被沐筱萝大声唤住。

    “楚玉,你看不出老娘是谁啊!”沐筱萝恨恨喊了一句,亏得她披星戴月的赶回来,楚玉竟然熟视无睹!

    “王爷,你看冷冰心也忒嚣张了!竟然敢直呼您的名讳!冷冰心,老子的法眼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妖孽!还不过来受死!”奔雷狂喜,心道冷冰心学的越嚣张越好,一会儿铁定会挨板子。

    第460章做戏做套

    楚玉也觉得冷冰心过分了,遂愠怒看向府门处气结的佳人。

    “娘娘,您怎么没进去啊?”就在三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刚刚把马车拉到偏院的汀月出现了。

    “冷冰心你行啊!做戏做套,居然拉个垫被的充当汀月!”奔雷明显有幸灾乐祸之意。

    “奔雷你疯了吧,这是主子,什么冷冰心啊!”汀月登时反驳。

    “嘟!妖孽速速召来,你是风麟?雨儿?雷霆还是闪电!”奔雷得意忘形的指着汀月。

    无语,沐筱萝双手攥拳,清澈的眸迸射着绝冷的寒意,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沐筱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清越的声音陡然自后院响起,四人闻声望去,赫然看到冷冰心一袭青袍的倚在拱门处,悠闲的磕着瓜子,那一吐一吐的动作,任谁都学不来的。

    “冷冰心,这是……你易容出来的吧?”奔雷狠噎了下喉咙,声音越发的不确定。

    “奔雷,你是不是被本姑娘打傻了,你叫我的时候干嘛看着沐筱萝呢?”冷冰心挑眉,不解问道。

    “主……主人,我有罪!”奔雷哭了,登时扮作最乖巧的绵羊蹭到了沐筱萝面前。

    “殷雪!拉出去,凌迟处死,再抛尸荒野,再掘坟鞭尸!”沐筱萝愤然怒吼,继而大步走向正厅,一侧,楚玉一双茫然的眼睛顿时愕然,继而用最凌厉的目光瞪向奔雷,随即小颠儿着跟了进去。

    “殷雪,抛尸荒野后记得再给埋上,否则没法儿掘坟呢!”一侧,冷冰心十分好意的提醒了一句,换来奔雷最憎恶的目光。

    正厅内,众人见气氛不对,顿时作鸟兽散,此刻,正厅里就只有沐筱萝与楚玉两人,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你……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寒尊主还好么?你吃饭了没?本王也没吃。”鉴于刚刚的表现,楚玉十分心虚的讨好,有些语无伦次。

    “没吃就一起吃。”沐筱萝漠然坐到桌边,楚玉则十分听话的坐到了沐筱萝身侧,亲手将摆偏的瓷碗推到沐筱萝面前。

    “王爷……”沐筱萝才一开口,楚玉顿时缴械投降。

    “本王错了,本王是被奔雷误导的啊,不然本王怎么可能会认不出筱萝你呢!不会不会!就算你化成灰,本王都认得!”楚玉十分认真的承认错误,却没注意到沐筱萝眼底溢出的那片柔情。

    “王爷化成灰,筱萝也一定会认得。”其实沐筱萝也想了好多譬如生死相依啊,矢志不渝之类的情话,可偏生却是这句话溜了出来。

    “呃……筱萝,你生气了?”以楚玉对沐筱萝的了解,沐筱萝接下来的动作该是掀桌子了。

    “没有,王爷快吃吧。”一这顿饭下来,沐筱萝竟再也没说一句话,倒是楚玉,每每在替沐筱萝夹菜的时候,都会偷瞄一眼沐筱萝的脸色,直到最后,扭到了脖筋。

    翌日,被轮殴一楚的奔雷正在角落里戳着布偶,忽觉头顶阴了大片,回头时,赫然看到沐筱萝站在他面前。

    “主人?属下叩见主人!”奔雷不敢怀疑了,管她是不是真的,恭敬总不会出错的。

    “告诉桓老将军和赫连将军,午时一刻,让所有士兵在校场集合。”沐筱萝只交待一句,便欲转身离开。

    “主人,对不起,昨天……奔雷真不知道是您的。”见是正主儿,奔雷登时跑到沐筱萝面前,诚心忏悔。

    “若你知道,还有机会在这里戳小人了么!快去吧。”在看到奔雷这一身的白纱之后,沐筱萝倒也十分同情奔雷,但同情不代表原谅,之所以让奔雷跑这一趟,主要是因为营里还有二十军棍在等他!

    正厅内,楚玉面色凝重的看向府门。

    “王爷放心吧,有殷雪在,不会出事的。”沐筱萝看出楚玉眼中的忧虑,淡声安慰。

    “筱萝,你确定沐素鸾会把当日的真相说出来,不会旁生枝节?”在经历种种之后,楚玉对沐素鸾已无丝毫信任。

    “若是王爷看到沐素鸾,便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沐筱萝的话很快得到了证实。待殷雪将背上的沐素鸾搁在椅子上时,楚玉震惊的无以复加。

    “你是……沐素鸾?”楚玉对沐素鸾的最后印象还只是没了一只眼睛而已。

    “王爷不认识了?这可怎么办好呢,沐筱萝,给本宫梳洗打扮一下吧。”沐素鸾苦笑,仅剩的一只眼里,无限哀伤。

    “汀月,给丽妃梳洗。”沐筱萝淡漠开口之后,殷雪将其揽起,走向偏房,汀月虽不情愿,可也知道事关重大,当即跟了过去。

    “是楚云钊干的?”楚玉的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愤怒,手掌攥成了拳头。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初若非有沐素鸾狼狈为奸,楚云钊也未必那么容易就害死大姐,如今沐素鸾愿在几十万军卒面前揭发楚云钊的恶行,也算是给了楚云钊致命一击。”沐筱萝没有否认,整个楚宫里,也只有楚云钊有本事能将沐素鸾摧残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本王发誓,他日定会手刃楚云钊为莫心报仇!”楚玉剑眉紧皱,眼底寒光陡闪。背后,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会心的笑容,她忽然在想,如果此刻楚玉知道站在他身后的就是沐莫心,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反应呵。

    当沐素鸾被殷雪送上校场前面的高台时,楚玉方才明白沐素鸾为何会要让沐筱萝为她梳洗打扮。

    “这不是丽妃么?”楚玉身侧,桓横一眼便认出了沐素鸾,惊愕开口。楚玉暗忖,若彼时行馆就算累死桓横,他也未必能看出那个断手断脚,蓬头垢面的女人便是彼时风光无限的皇贵妃。

    “沐筱萝,她是你亲二姐吧?”沐筱萝与楚玉并排而坐,左手边坐的是赫连鹏,对于兵符一事,赫连鹏一直耿耿于怀,于是对沐筱萝说话的态度依旧不是很友善。

    无语,沐筱萝静默的坐在那里,并没有回应,她知道赫连鹏的意思,自己的二姐伤成那样,你怎么忍心让她抛头在外。可是赫连鹏呵,若你知道当日之事,必会觉得筱萝仁慈极了。

    高台上,沐素鸾坐在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上,仅剩的一只眼扫过眼前的几十万军卒,心底多少有些紧张。

    “本宫今日能坐在这里,能与众位分享本宫这一生的荣耀,多亏了一个人,那个人便是沐莫心!没错,本宫就是已故前皇后沐莫心的妹妹沐素鸾,也是楚宫内曾经荣宠一时的皇贵妃!”提起过往的辉煌,沐素鸾还是有些激动。台下一片唏嘘,却无一人心存敬意。

    “有你这样的妹妹,当真是大姐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见台下唏嘘声不止,沐筱萝缓身而起,一步步走向高台,如一朵盛放在冰山上的雪莲,圣洁的让人不敢直视。

    “有你这样的妹妹,也是素鸾的福气呵!”眼见着沐筱萝出现在自己身边,沐素鸾紧绷的心弦终是有所舒缓。

    “沐素鸾,当着众位将士的面,你可否说出大姐的真正死因?”沐筱萝冷漠的看向沐素鸾,声音寒如冰锥。

    “死于难产……呵!楚云钊等这个机会等了好久了!那样一个功高震主的皇后,那样一个睿智无双的皇后,除了死于难产,她还能怎么死呢!可惜沐莫心一直不知道,从她怀孕那一刻开始,她便是跳进了楚云钊亲手为她挖的陷阱!”沐素鸾睁着那只混浊的眼睛,声音越发激动。

    “所以一开始,你便知道楚云钊想要害大姐?”沐筱萝暗自噎喉,心底恨浪滔天,这一刻,她才清楚的知道,原来仲儿的到来,本身就是个阴谋,那么早……楚云钊居然那么早便容不下自己了!

    “除了沐莫心,几乎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皇上厌恶聪明的女人!偏偏她不知收敛,处处展现自己的才华,既然如此,本宫也乐得顺水推舟,下面坐的那位是赫连鹏将军吧?”沐素鸾话峰一转,眸子陡然落到赫连鹏身上。

    台下,赫连鹏扬眉,却没有回应。

    “彼时本宫曾将一封逆反的密函藏于赫连府的书房内,之后再将消息透露给皇上,毫无疑问,凭皇上那么多疑的个性,赫连傅被捕入狱,判抄家灭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惜天无绝人之路,那个多事的沐莫心竟真的就管起了闲事,她暗中联合群臣上书,硬是逼着皇上把赫连傅无罪释放了!这样的女人,皇上又岂能容得下他!”沐素鸾冷笑着,眼底一片怆然。

    “沐素鸾!你岂有此理!”台下,赫连鹏陡然起身,正欲冲上去时却被身边的副将拽了下来。

    “其实就算你不做这些,楚云钊也不会放过大姐,你就那么迫不及待,连一年的时间都等不了?”沐筱萝冷漠看向沐素鸾,心底五味陈杂。

    “是啊,现在想想,就算本宫当时什么都不做,皇上也不会放过沐莫心!可当时本宫就想啊,一日夫妻尚且百日恩情,若皇上反悔了,那本宫要何年才能坐上皇后的宝座呢?”沐素鸾苦笑,眼底雾气弥漫。

    “之后呢?”沐筱萝比任何人都清楚之后发生了什么事,那是她此生都不愿意回忆,却一日也不曾忘记的事。

    “那一楚,沐莫心即将临盆,孙嬷嬷差人去请稳婆和御医,并命人禀报皇上,可孙嬷嬷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这个消息传出来的那一刻,阴谋便开始了,皇上以有刺客为由,不准御医离开御医院一步,违令者斩!早就为皇后请好的稳婆亦被秘密处决。而本宫,亲得了皇上的旨意,如若听到长乐宫传来婴儿啼哭声,便带着青龙闯进去,抱走婴儿,把沐莫心押入冷宫,其余人一律灭口!其实沐莫心若是难产死了,或许不会受那么罪……”沐素鸾的声音有些哽咽,眼底有泪涌出。

    “如果大姐知道接下来的事,她真的情愿胎死腹中,也不会让仲儿死的那么惨!”泪水无声滑落,沐筱萝心痛的无以复加。高台下,楚玉眸间充血,双手紧攥成拳,他恨不得时间倒流,介时,他便可保护在沐莫心和仲儿身边,不让他们受半点伤害!

    “若本宫知道接下来的事,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当时本宫还很奇怪,生怕皇上会出尔反尔饶沐莫心不死,可是本宫显然低估了皇上的无情,第二日,皇上拿着一张沐莫心与楚玉私通的证词入了冷宫,更命本宫抱着仲儿。那个时候的沐莫心真是惨,刚刚诞下孩子,恶血流了一地,眼睛哭的跟个桃核一样,本宫当时真的很痛快!她一个庶出的女人,凭什么能当皇后!”沐素鸾冷笑着,那只独眼里迸发出绝寒的光芒,亦如当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