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35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4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由始至终,大姐在乎的都不是皇后的宝座,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呵!大姐只在乎楚云钊的心!”沐筱萝泪如雨下,往事重现,她没办法让自己再冷漠下去。

    “是啊,那个傻女人呵!你知道么,这个世上,没有谁比皇上更清楚沐莫心与楚玉之间是有多清白,可是皇上偏偏要沐莫心签下那页证词,当时本宫就说啊,大姐,签了吧,不然仲儿怎么办呢?本宫说着话,就在仲儿嫩嫩的小腿儿上狠狠掐了一把。小孩子么,疼了自然要哭的,可是沐莫心哭的却比仲儿还要撕心裂肺,她苦苦哀求本宫把仲儿给她抱抱,可是她不签证词的话,那真是碰也不能碰一下呢!”沐素鸾说的时候好像有多解恨的样子,使得一侧的沐筱萝险些忍不住冲上去掐死她。

    “肃亲王,你该恨吧!你对沐莫心掏心掏肺,结果为了个孩子,她居然眼睁睁的冤枉你呢!”沐素鸾眼里有泪,可脸上的表情却让人恨到了极点。

    “继续说!”楚玉手背青筋鼓起,眼中迸发着噬骨的绝寒,他无法想象那一刻沐莫心承受着怎样的极痛!

    “继续……接下来还真是峰回路转啊,本宫以为皇上纵然容不下沐莫心,可孩子毕竟是亲生的,留着也就留着了,可是……可是在拿到证词的时候,本宫亲眼看到楚云钊将仲儿抢过去,高高举过头顶,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那孩子吭都没吭一声,就那么脑浆迸裂,死的真惨。”沐素鸾的手在颤抖,可声音却是那样的漫不经心。

    “住口……住口!”沐素鸾的描述已经超过了沐筱萝承受的底线,此刻,沐筱萝泪水狂溢,猛的冲向沐素鸾,几乎同一时间,楚玉纵身一跃,硬是将沐筱萝扯到了自己怀里。

    “筱萝,别哭!我们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楚云钊的恶行!知道他是怎样的恩将仇报,丧尽天良!不管是莫心还是仲儿,他们都不会白死!”楚玉将沐筱萝紧紧揽在怀里,他的心,何尝不痛!

    “是啊,你那么激动做什么!那孩子几乎没尝到痛就死了,其实也不算太惨的,惨的是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沐莫心。”沐素鸾尽力让自己表现的无所谓,可唇角的笑却是那样艰难。她很清楚沐筱萝安排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所以除了费尽力气的演绎,她还能如何赎罪呢。

    “继续说!”楚玉狠戾低吼,赤红的眸子透着闪亮的怒意。

    “看着那孩子摔在地上,沐莫心疯了一样的爬过去,那个时候本宫被皇上赶了出来,不过在门缝里,本宫还是看到皇上将地上的孩子捡起来,狠狠摔向墙壁……他说他恨沐莫心,恨她聪明睿智,恨她功高震主,恨她让自己成了一个傀儡,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所以他容不下沐莫心,更容不下沐莫心生下的孩子……”沐素鸾狠咬着唇角,这样的场面,她不可以流泪。

    楚玉怀里,沐筱萝痛苦悲泣着,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在地,她的身体在发抖,如风中落叶,心一片寒凉。

    “筱萝,别怕……”楚玉将沐筱萝紧紧揽在怀里,幽深的眸如漆黑楚里的大海,令人望而生畏。

    “皇上是有多狠呐!他没有杀了沐莫心,而是让她面对血肉模糊的孩子自生自灭!其实若本宫当时能了解皇上的用意,便不会再进去刺激沐莫心……本宫进去的时候,沐莫心像是傻了一样,整个人紧贴着那堆血肉模糊的东西,直到本宫说她的贱母已经被本宫的母亲毒死,还有她的傻妹妹已经被送进怡春院的时候,她才有了表情,她说对本宫不薄,本宫为何会恩将仇报,可本宫不这么想啊!她若真是对本宫好,那为什么不把皇后的宝座让给本宫呢!所以本宫就给了她一把匕首,现在想想,本宫那是成她了!直至看着沐莫心亲手将匕首###胸口,本宫才安心离开……”沐素鸾硬是将眼泪逼退,唇角挂着冷笑。

    “楚云钊,沐素鸾!莫心恨死了你们!恨死了你们!”沐筱萝赤红的眸子迸发着绝顶的愤怒,身体几近抽搐。

    “筱萝!你别这样,他们都会有报应的!筱萝!”楚玉惊恐看着怀里的人儿,胸口起伏间带着剧烈的疼痛。

    “杀昏君!除奸妃!替皇后娘娘报仇!”桓横深知凝固军心的一刻到了,于是陡然起身,大声厉吼,身后,几十万军卒异口同声,响声震天撼地。

    高台上,沐筱萝再也抑制不住的昏厥在楚玉怀里,看着怀里女子惨白如雪的容颜,楚玉心疼的无以复加,他紧紧揽着沐筱萝,将自己的脸贴了过去。

    “筱萝,楚玉没有保护好莫心,悔恨终生,如今,楚玉纵是舍了命,也要保你安然……”楚玉闭目,有泪流出。

    声音渐息,沐素鸾漠然看向桓横。

    “桓横,说起来本宫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啊!当初皇上为了削你兵权,灭你九族,硬是让本宫将喝下藏红花打落本宫腹中胎儿,继而嫁祸给桓采儿,只要证据确凿,你们桓府必将满门被灭!可惜…。。可惜沐筱萝这个贱,居然早就洞悉皇上与本宫的阴谋,竟事先在本宫床下藏好了藏红花!否则你焉有命站在这里跟本宫叫嚣!”沐素鸾的话清晰落在桓横耳朵里,他心恍然,转眸看向沐筱萝时,却已见她已然昏迷。

    整个校场再也无法平静,斩昏君,杀妖妃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楚玉吩咐奔雷务必留下沐素鸾的命,转尔抱着沐筱萝回了行馆。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不仅赫连鹏,纵是桓横都想宰了沐素鸾,奔雷不知费了多少力气,花了多少口舌才在殷雪的帮助下将沐素鸾平安送回了行馆。

    两天两楚的时间,楚玉就只陪在沐筱萝的榻旁,一步不曾离开。

    “仲儿……。仲儿!”梦中,沐筱萝分明看到一个两岁的男孩儿朝她伸手,笑声清脆如玲,她拼了命的狂奔,想要拽住男孩儿的手,可男孩儿就像风一样飘起,直至消失。

    “筱萝,醒醒,快醒醒,那只是梦!”床榻边缘,楚玉忧心唤着沐筱萝,双手紧握着沐筱萝的玉肩。

    “仲儿!”直至男孩儿消失一刻,沐筱萝陡然起身,双目幽冷,额头冷汗淋漓。

    “筱萝,没事的,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楚玉紧握着沐筱萝颤抖的手,清澈的眸闪烁着掩饰不住的心疼。

    “这是哪里?”沐筱萝轻喘着,尽量让自己忘记梦中的悲凉,缓缓平复心境。

    “这是行馆,你在校场晕倒了,是本王把你抱回来的,两天两楚,还好你醒了!”见沐筱萝清醒过来,楚玉悬浮于胸的心终是落了地。

    “晕倒了…。。那沐素鸾呢?”沐筱萝恍然,急声问道。

    “你放心,没有你同意,本王不会处置沐素鸾,现在沐素鸾就在行馆里,只是她一直绝食,不肯吃东西。”楚玉说话间转身走到桌边,将参汤端起来,回眸时,沐筱萝却已起身下床。

    “筱萝,你才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快躺下把参汤喝了。”楚玉催促之际,沐筱萝却已走到门口。

    “筱萝去见沐素鸾。”沐筱萝摇晃着推开房门,楚玉本欲上前,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王爷不必跟过来,有些事,筱萝想与沐素鸾单独谈。”沐筱萝踉跄着离开房间,独留楚玉一人站在那里,暗自神伤。莫心,对不起,如果在为你报仇和保护筱萝中二选其一……楚玉只想让筱萝好好活下去……

    当沐筱萝走进柴房时,一股馊臭的味道扑鼻而至。

    “他们居然拿这种饭菜让你吃?”着着木桌上长毛的饭菜,沐筱萝有些愠怒。

    “沐筱萝……你醒了?怪不得他们,在他们眼里,本宫是个十恶不赦的魔鬼,不把本宫五马分尸已经是他们仁慈了。”角落里,沐素鸾堆坐在那里,声音虚弱,透着无尽的悲凉。

    “为什么帮我?”沐筱萝轻舒口气,缓缓走向沐素鸾。

    “帮你?怎么这么问呵!”沐素鸾苦笑,这句话听起来多么讽刺。

    “校场之上,你只需将当日之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即可,赫连傅的事,并不在你答应本宫的范围之内,而且……你也不必说的那么绘声绘色。”沐筱萝缓缓蹲在沐素鸾面前,眸间骤然凛冽。

    “帮你?沐筱萝,你自作多情了!本宫只是不想楚云钊好过!他害本宫至此,本宫也该为他做点儿什么才行啊!”沐素鸾自嘲勾唇,唇角的弧度带着几许悲凉。

    “你的眼睛?”沐筱萝伸手晃了两下,却见沐素鸾仅剩的那只眼竟没有半点反应。

    “不就是瞎了么!瞎了也好,瞎了就不会看错人……”沐筱萝惊讶于沐素鸾的淡漠,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饶是彼时,看到沐素鸾落得现在的下场,她必定欣慰,可是现在,她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之意。

    “筱萝会让人换了饭菜,别再绝食了,你若真想死,至少也是该在大姐的陵前磕过头之后。”沐筱萝缓缓起身时,却被沐素鸾唤了下来。

    “沐筱萝,你会杀了楚云钊吧?会杀了他吧?”沐筱萝已经看不出沐素鸾的神情,眼睛失去了光彩,便似人丢了灵魂,木讷的只剩下那张脸皮。

    正文第463章没脸活着

    “你说呢,不然筱萝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为什么!”沐筱萝淡淡开口,旋即转身离去。直至听到关门的声音,沐素鸾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筱萝,对不起,二姐真的没脸活着跪在大姐的陵墓前,这辈子,二姐欠你的,来世再还,现在,二姐该去找大姐赎罪了…。。

    晌午过后,沐筱萝从汀月那里得知了沐素鸾的死讯。

    “葬了吧。”沐筱萝没有过多的言辞,亦没有去柴房见沐素鸾最后一面,因为她不想为一个曾经那样伤害过她的人流泪。

    后来沐筱萝才知道,就在奔雷他们葬了沐素鸾之后,桓横与赫连鹏竟像小孩子似的掘了沐素鸾的坟,鞭尸了好一阵子。对此沐筱萝觉得无甚意义,人死如灯灭,不过是具没有灵魂的死尸,你跟它较什么劲呢!听说桓横还因此闪了腰。

    接下来的日子里,沐筱萝发现楚玉的举动很异常,简直异常到了她无法接受的地步。

    “王爷,若是您没什么事儿,便去军营转转也好。”自沐筱萝醒来之后,楚玉便形影不离的跟在她身后,态度简直比汀月还有殷勤,害的沐筱萝觉得浑身不自在。

    “军营里有桓横和赫连鹏,本王去了也没事做,对了筱萝,你晚膳想吃什么,本王给你做!”楚玉说着话,竟从袖内取出纸。沐筱萝见此,不禁噎喉。

    “筱萝想吃人。”沐筱萝觉得自己有罪,硬是将一个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变成了一个乖巧如绵羊的家庭妇男。可是她也无比的冤枉,她真是什么都没做啊!

    楚玉想了一下,也不知道在纸上画了什么,继而扭头走了。

    “喂,你干什么去?”沐筱萝怕楚玉会一时头脑发热给她做人肉,于是急声喊道。

    “抓人!”楚玉扬长而去,独留满头黑线的沐筱萝。

    晚膳十分丰盛,尤其是方桌中央的人参娃娃,活灵活现,简直就要从盘子里跳出来一样,且说燕南笙自凤羽山庄回来后,难得见到这么新奇的玩意,正想夹一口尝尝,却被楚玉用最凌厉的目光瞪了回去。

    “筱萝,你尝尝,这可是本王亲手做的!”楚玉转眸时,眼底温柔似水。对面,燕南笙满脸质疑的看向沐筱萝,其意十分明显:本盟主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到底对楚玉做了什么!

    “既然盟主喜欢,给他好了!”沐筱萝一脸无辜,她能做什么,她真是连个屁都没放!楚玉虽不情愿,却还是将人参娃娃夹到了燕南笙盘子里。这一刻,沐筱萝与燕南笙皆在飓风中凌乱了!这逆来顺受的倒霉孩子是谁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