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35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筱萝,楚玉离开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且给本盟主几天时间,本盟主一定会把他给你找出来!”眼见着沐筱萝的脸色如覆冰霜,燕南笙觉得这次楚玉是真的过分了。

    “不必!既然他觉得自己无能,筱萝断不会再勉强他!奔雷,通知赫连鹏和桓横,做好战前部署,三日后,攻打广宁!”沐筱萝陡然起身,深邃的眸迸发着绝顶的寒意,房间一片寂静,没有人敢开口劝慰。

    这一楚,沐筱萝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楚……

    翌日清晨,汀月早早进了沐筱萝的房间,却见锦被叠放整齐,沐筱萝却不见了踪影,汀月大骇,当即狂吼,整个行馆一片混乱,幸而殷雪回来时告知真相,原来卯时刚过,沐筱萝便起床去了军营,与赫连鹏和桓横商量军情去了。

    楚玉突然消失一事,沐筱萝对外只道他是出使大蜀,希望能说服蜀王与济州联盟,虽然沐筱萝的解释是怕军心不稳,可殷雪等人却知道,主人这么做,是给楚玉留了后路。

    从卯时到酉时,沐筱萝几乎没有歇息过,她先是与桓横和赫连鹏研究攻打广宁的战术,之后又召见绝尘和冰魄,验查二人新研制的武器,提出改进意见,之后又到了火头军那里,亲自拟定了菜单,总的原则就是务必要让士兵吃好喝好,钱不是问题。

    直至酉时过后,沐筱萝才在殷雪的护送下回到了行馆,此刻,汀月早已将晚膳准备妥当。

    “娘娘,累了一天了,您快吃饭吧,饭菜都热着的,汀月给您盛饭。”汀月小心翼翼开口,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本宫不饿,先睡了。”沐筱萝疲惫挥手,独自进了房间。

    “主子在军营吃过饭了?”直至沐筱萝走进内室,汀月才敢开口问殷雪。

    “莫说吃饭,连口水都没喝,再这么下去,主人怕是挺不了几天。”殷雪忧心看向沐筱萝消失的方向,柳眉紧蹙。只是现下这种情况,谁又敢上前去劝,又该怎么劝。

    三日之后,桓横与赫连鹏联手攻打广宁,此番战役从卯时一直打到酉时,结果便是曹坤力战不敌,退至广宁之后的汜闵古城。此番大捷济州大军打的十分辛苦,沐筱萝自然知道军心的重要,于是命庾庆自莽原拨款三十万两黄金,犒赏三军。

    广宁行馆内,众人鉴于沐筱萝近几日夙楚匪懈甚是辛劳,于是大摆宴席,一来庆贺攻下广宁,二来也想让沐筱萝舒缓一下心情,只是宴席虽是摆好了,可却没人能请得动沐筱萝。

    “主人怎么说?”奔雷上前一步蹿到汀月面前,狐疑问道。

    “主人说让咱们吃好喝好,她还有事。”汀月眉目皆忧。

    “有事?什么事?”奔雷不解。

    “你想知道啊?”汀月挑眉,

    “嗯!”奔雷点头,

    “自己问去!”汀月瞥了眼奔雷,转尔走到一侧。

    “问就问,我去请!”自上次假山事件之后,奔雷忽然觉得主人对自己还是十分疼爱的,待奔雷走向书房,众人翘首以待。不过事实证明,在沐筱萝心里,奔雷并没有与众不同之处,接下来是风麟,雨儿,雷霆,闪电,甚至连殷雪都没能请动沐筱萝。

    “我说这饭还吃不吃了?”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坐在桌边许久的冷冰心一手拿着竹筷,一手拿着汤匙,很是不耐烦的开口。

    “冷冰心,你心也忒大了!没看到我们正愁着呢,一边儿玩去!”奔雷可是找到贬损冷冰心的机会了,当下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狠狠挥手。

    “再说一遍!”见冷冰心腾的起身,奔雷简直是以迅雷的速度躲到了风麟身后。

    “再说一遍怎么了!本来就是,大家都在想着怎么让主人开心,就你!除了吃,你脑子里还能装点儿别的不!”奔雷仗着众人都在,冷冰心没机会易容耍他的空当,狠狠训斥道。

    无语,冷冰心迈着戾气的步子走到奔雷面前,指尖直指风麟身后腿软的奔雷,

    “如果我把沐筱萝请出来,你能给我磕三个响头不?”冷冰心较劲开口。

    “能!”除奔雷外,众人异口同声。奔雷愕然,心里万分憋屈:苍天!他这是……这是交友不慎呐!

    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沐筱萝就真的随冷冰心出来了,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奔雷哭了。

    “奔先锋对本宫如此用心,本宫欣慰。”看着内牛满面的奔雷,沐筱萝微微点头,旋即坐到了桌边。当看到沐筱萝身后的冷冰心时,奔雷哭的更凶了……

    起初对于敬酒的风麟等人,沐筱萝来者不拒,可到最后,众人似乎发现不对,便不再向沐筱萝敬酒,结果便是沐筱萝反过来向在场每一位敬酒,众人不敢推托,饶是酒量不好的雨儿,雷霆之流已被沐筱萝灌到了桌底下。且说一顿饭下来,桌上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

    “楚玉!就算没有你,本宫一样可以为大姐报仇!你走了…。。就永远也别回来!”这是沐筱萝倒在桌面上的最后一句话。

    “汀月,你扶主人回房休息,我把他们送回房间,奔雷,冰心交给你了!”殷雪看着躺在桌下横七竖八的风雨雷电,淡声吩咐。汀月自是担心沐筱萝,先一步将沐筱萝扶回房间,殷雪则揽起雨儿,将其抱了出去。

    “喂!你们别走啊!我才不管她!我……”看着桌上昏昏欲睡的冷冰心,奔雷登时叫嚣。

    “叫什么,本姑娘才不稀罕让你管!”待众人离开,冷冰心突然起身,眸间清澈无尘,丝毫看不出酒醉的模样。

    “你……你没喝多啊?那你刚刚?”奔雷指着桌面,惊诧不已。

    “装醉不可以么!沐筱萝借酒消愁,本姑娘又没愁,有什么理由陪她一起醉呢!”冷冰心掸了掸稍有褶皱的裙摆,转身走向门口,似想到什么后又折回到了奔雷面前。

    “沐筱萝说了,只要本姑娘答应她以后不再捉弄你,她便跟本姑娘出来。想想看,她平日那么不待见你,却为了你卖本姑娘这么大面子,嗯,有这样护短的主子还真是不错,本姑娘决定跟着她了!”冷冰心似有深意的看向奔雷,旋即离开。

    待冷冰心走到门口时,忽然回眸看向奔雷。

    “明日午时正厅门前,可别迟到了!”冷冰心丢下这句话后消失在了正厅,许久,奔雷终于有了反应!

    “不就是磕头么!为了主人,莫说磕三个头,三百个都没问题!”奔雷心潮翻腾,激动不已。

    翌日午时,奔雷真的就在正厅门前,恭恭敬敬的给冷冰心磕了三个响头。

    “汀月,主人还没醒么?”此刻,冷冰心踱步走到汀月身边,狐疑问道。一楚的时间,冷冰心已然下定决定,要拜在沐筱萝麾下。

    “主子昨晚喝太多了,那会儿我进去的时候,主人还在睡。”汀月据实开口,就在这时,雨儿慌张自拱门处跑了过来。

    “不好了,主人走了!”一语闭,众人皆惊。

    林间,马车滚滚前行,在厚厚的落叶上留下两道碾轧的痕迹。

    “主人,属下已经飞鸽传书给燕盟主,告知主人去向,并请他回广宁主持大局,燕盟主收到飞鸽传书,现下已经赶往广宁了。”殷雪在收到燕南笙的回信后,陡然落入车厢内。

    “本宫好糊涂,竟然会怀疑楚玉为大姐报仇的决心,怀疑他的勇气,本宫怎么会蠢到这种地步了!如果楚玉有事,本宫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手中的信笺被泪水浸湿,沐筱萝悲泣着看向殷雪,眼底一片朦胧。

    “主人,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晗月公主密笺上写的清楚,王爷现在只是中了蛊虫,一个月内不会有性命危险,殷雪向您保证,就算豁出这条命,也一定会保王爷安然无恙!所以……殷雪希望主人三思。”彼时接到段梓桐的密函,殷雪百般劝阻,可沐筱萝坚持要亲自走趟南,殷雪无奈,也只得领命。

    “本宫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殷雪,若本宫能等,亦不会放着刚刚夺取的广宁不管,不是么!”沐筱萝知道,殷雪是懂她的。

    阴冷潮湿,漆黑无比的地牢内,楚玉独自坐在角落,身体瑟瑟发抖。忽地,铁门乍响,一道极亮的光陡然闪进,刺的楚玉眼睛反射性的紧闭,少顷方才睁开。

    “到底是铮铮铁骨的硬汉,饶是一般人中了朕的冰蛊,早就缩成一团了!”段士明的声音浑厚中带着阴冷,火光映衬下,那张俊颜冷如冰封。

    “南主想如何处置楚玉,楚玉都无怨言,但求南主信守承诺,莫要为难筱萝,此事与她无关。”沙哑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极痛,楚玉额头冷汗淋漓,俊逸无双的脸上泛起一层白霜。所谓冰蛊,就是在种入蛊虫之后,人的身体便开始自内而外的冻结,然则冰蛊的可怕之处,便是它会给人留有残存的气息,生生让人感受到那种寒入骨髓的绝冷。

    “承诺?呸!当初朕将婷婷嫁与你,便是承诺了整个南都会是你楚玉的坚强后盾!可你是怎样回报朕的!如果不是婷婷惨死,朕怕永远也不会知道,婷婷居然在新婚后的第二天便被你遗弃,为了你,她居然隐瞒这一切,独自入了空门,这也就罢了!你为何要把毒人引到婷婷那里?楚玉!是你害死婷婷的!这帐,朕一定会跟好好算清楚!至于沐筱萝,如果不是你心系沐筱萝,婷婷的‘比翼蛊虫’怎么可能会失效!说起来沐筱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她答应朕成你和婷婷,却没想到她居然在背后搞鬼,硬是将婷婷逼出济州!朕若不将你们两个碎尸万段,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女儿!来人!把‘火蛊’给他种下去!”段士明厉声怒吼时,已有侍卫拿着黑色的瓷瓶走向楚玉。

    “南主!当初你是答应楚玉不为难筱萝的,否则……”楚玉闻声,剑眉紧皱,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因极痛摔在地上。

    “否则你怎么会乖乖的让朕种上蛊虫!楚玉,你还真是天真!凭你们对婷婷做的那些禽兽事,朕就算将你们食肉寝皮都不过分!种!”段士明语闭,便见侍卫将手中黑色瓷瓶的活塞打开,紧接着一道红光突闪,侍卫迅速将瓶口对准楚玉的左臂,于是一只只有米粒大小,通体透红的蛊虫,顺间没入了楚玉的肌肤。

    “呵,楚玉,你且好好享受一下朕你为准备的冰火两重天吧!凭你现在的体质,撑上半个月是没问题的。”段士明冷笑,旋即挥袖走出地牢。

    “呃……段士明,你若伤筱萝,楚玉……楚玉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一刻,楚玉只觉身体里似有火在烧,烧的他五脏六腑皆化作飞灰,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那种痛却那样清晰。

    皇宫内,段梓桐冷眸凝视跪在地上的静月,平静的语调透着不可忽视的威严。

    “皇上又给楚玉下了什么蛊虫?”段梓桐神色肃然,厉声问道。

    “这……”静月犹豫之时,段梓桐踱步上前俯身看向静月。

    “静月,婷婷的死固然让你我都觉得痛惜,可不能因此就将所有的罪过都归咎在楚玉和沐筱萝身上,你最清楚,到底是谁杀了婷婷!”彼时若不是静月浓妆重抹的描述,皇兄也不会气成那样。

    “公主,可若不是楚玉和沐筱萝,长风公主根本不会惹上那个毒人!其实……”就在静月力辩之时,忽觉胸口钝痛,心下大骇。

    “放心,本宫不会为难你,只要你告诉本宫皇兄到底给楚玉下了什么蛊,本宫自会抑制你体内噬心蛊的发作。”段婷婷悠然开口,神色无害,实则刚刚俯身时,她便给静月种下了南四大凶蛊之一的噬心蛊。

    “回……回禀公主,皇上刚刚又给楚玉下了‘火蛊’。”面对生死,谁也做不到视死如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