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35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皇兄下手太重了!这不是让楚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么!”段梓桐闻声,柳眉紧蹙,袖内玉手登时攥紧了拳头。

    “公主……”静月捂着胸口,额头冷汗淋漓。段梓桐恍然,方自怀里取出一粒紫色药丸送到静月嘴里。

    “你下去吧,皇兄那边有什么事,务必告知本宫。”段梓桐挥手,静月不敢怠慢,登时退出晗月宫。

    且说沐筱萝与殷雪才入圣城,便被段梓桐的眼线带到了一处僻静的府院。原本沐筱萝的想法是直接找南主谈判,只要放了楚玉,她可以答应段士明任何条件,奈何殷雪一再阻拦,沐筱萝才勉强等到入楚。

    “不行!你若再拦本宫,本宫便治你的罪!”沐筱萝无法想象楚玉正在承受着怎样的酷刑,当即起身冲出正厅,恰巧迎上了急匆赶来的段梓桐。

    “晗月公主?你来的正好,筱萝要见楚玉,你带我去!”沐筱萝也顾不得施礼参拜那套俗礼,伸手拉起段梓桐,迫切乞求。

    “筱萝,你先坐下,你现在去不但救不了楚玉,连你自己的命都得搭上!”段梓桐强拉着沐筱萝回了正厅。

    “那你带我去见南主!”沐筱萝决然开口。

    “为了婷婷的事,皇兄恨不得将你和楚玉挫骨扬灰,若是见了你,梓桐只怕皇兄容不得你说话,便会要了你的命!”段梓桐丝毫没有夸大其词,饶是沐筱萝知道皇兄彼时是怎样疼爱段婷婷的,便会知道事态的严重了。

    “那怎么办?筱萝既然来了,便不会空手而归,如果……如果救不了楚玉,筱萝情愿与他一起死!”沐筱萝眸间有泪,声音透着浓重的哭腔。

    “筱萝你先别急,本宫已经打探过了,如今皇兄只是给楚玉下了蛊虫,虽然……痛苦些,不过还不致丧命,现在跟皇兄讲理是不可能的,你也别想着提什么条件,现在皇兄脑子里都是给婷婷报仇,梓桐想过了,且等时机一到,梓桐自会将楚玉从地牢里救出来,至于他身上的蛊虫……幸而不是再生性的,只要到一定的时间,蛊虫自会自殒。”段梓桐冷静分析,提议道。

    “可是……”可是她舍不得楚玉受苦,哪怕多一天,她的心都会很痛。

    “别可是了,现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还有,莫让你的隐卫去闯地牢,就算她武功再好,可那些小如米,细如丝的蛊虫却是防不胜防,介时若没了接应的人,反倒弄巧成拙。”段梓桐肃然警告。

    “好……梓桐,多谢你!”沐筱萝眼角含泪,感激着看向段梓桐。

    “大恩不言谢,梓桐这么做,也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段梓桐似有深意的看向沐筱萝。

    “没错,大恩不言谢。”这一次,沐筱萝没有反驳,而是默认的点点头。

    为了救出楚玉,段梓桐用了两天的时间筹谋,于是在第三日楚里,段梓桐命静月以皇上要召见楚玉为由,骗过了一些狱卒,又用蒙汗药放倒了一些狱卒,楚玉便被静月安的带出了地牢。

    僻静的角落里,沐筱萝终于见到了日思楚念的楚玉,此时的楚玉已被蛊虫折磨的脸色煞白,憔悴不堪。

    “筱萝,你们快带他离开圣城,记得走山路,莫从大道上走,还有,楚玉蛊毒发作的时候会很痛苦,但你放心那不会致命,三个月后,蛊虫一死,他自会不治而愈!”段梓桐简单交代两句,便让沐筱萝带着楚玉离开了。

    直至沐筱萝的身影淡出视线,段梓桐方才舒了口气。

    “公主,请吧!”身侧,静月忽然开口,神色肃穆。

    “你……你什么意思?”见静月面色幽冷,不复刚刚谦恭之色,段梓桐心下陡震。

    “静月不敢有什么意思,只是静月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更何况皇上为静月解了噬心蛊的毒,对静月恩同再造,静月只是奉皇上之命请公主去见皇上罢了。”静月一语,段梓桐顿时恍然,正欲转身去唤沐筱萝时,却被静月封住了穴道。

    银白色的月光清冷深幽的落在地面,仿佛洒了一层碎银,山路崎岖,殷雪驾着马车艰难前行,车厢内,沐筱萝将楚玉揽在怀里,轻抚着楚玉消瘦的面颊,眼泪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楚玉……。对不起,是筱萝连累你了……”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浸润着楚玉那张早已被冰火蛊折磨的干裂的薄唇。

    “筱萝……沐筱萝!你怎么会在这里?快走!”楚玉自恍惚中清醒,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所有的惊喜顺间化作恐惧,这些日子,他深知蛊虫的滋味,这不是沐筱萝可以承受的。

    楚玉试图推开沐筱萝,身体的蛊虫却突然发作。

    “呃……筱萝,快走……”楚玉体内,两只蛊虫在拼命抢夺领地,它们厮杀着,吞噬着,似要将这载体活活撑破。

    “楚玉…。。楚玉你怎么样了?殷雪!殷雪你快来啊!”眼见着楚玉的脸时尔红如火炭,时尔惨白如雪,沐筱萝慌乱不已,只紧紧抱着楚玉,不管他身体多烫,还是多冰。

    殷雪听到沐筱萝的呼唤,登时掀起车帘跃了进来,在看到楚玉脸色红通似火时亦不知所措。

    “主人,怕是蛊毒发作了,晗月公主说过,王爷中的蛊虫没有解法,只能……只能忍着。”看着在沐筱萝怀里痛苦挣扎的楚玉,殷雪亦觉不忍,遂别过头去。

    “楚玉……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沐筱萝紧揽着楚玉的身体,将脸贴在楚玉顺间寒如冰锥的俊颜上,既然无解,她便陪着楚玉一起痛。

    “筱萝…。。放开我,不然……会伤到你……”楚玉想要挣脱沐筱萝的怀抱,却无果。这样的痛差不多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或许因为有沐筱萝在,楚玉竟没有疼的昏厥过去。

    直至体内的痛渐渐停息,楚玉方才吃力的从沐筱萝怀里坐了起来。

    “筱萝,你不该来。”看着沐筱萝梨花带雨的娇颜,楚玉唇角勾起一抹苦涩。

    “混蛋!楚玉,你为什么不告诉筱萝你接到了段士明的最后通牒?为什么不告诉筱萝你要来送死!你当筱萝是随意可以抛弃的人么!你当筱萝是贪生怕死的人么!”沐筱萝泪如雨下,手指紧握着楚玉的双肩。

    “筱萝,对不起,楚玉只是不想……”就在楚玉想要解释的时候,沐筱萝猛的扑进了楚玉的怀里,泣不成声。

    “楚玉,你这个傻瓜,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你,筱萝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沐筱萝紧揽着楚玉的腰际,眼泪汩汩涌出。

    “可是筱萝……如果楚玉死了,你还有寒锦衣,若是……没有你的世界,楚玉如何活的下去……”楚玉将沐筱萝揽在怀里,憔悴的脸紧贴在沐筱萝的发髻上,眼泪无声滑落。

    正文(520xs)第468章活下去!

    “你又怎知筱萝会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活下去!”沐筱萝听懂了楚玉的解释,心,痛入骨髓。

    车厢内,两个相依的人紧紧揽着对方,眼泪浸湿了对方的衣襟,他们却不以为意,如果能这样相拥到永远,该多好……

    直至黎明,楚玉的蛊毒再未犯过,可沐筱萝却不放心,时刻盯着楚玉的俊颜细细观察。

    “筱萝,这一路辛苦你了……”此刻,楚玉坐在沐筱萝对面,抬眸时,正看到沐筱萝一双清澈无尘的眸子,脸刷的红成了猴子屁股,想想彼时他们紧拥在一起,说着生死与共的誓言,楚玉只觉心跳加速,有些不好意思的垂眸。

    几乎同一时间,沐筱萝毫无预兆的冲过来,伸手抱住楚玉,旋即俯身看向楚玉,距离那样近,楚玉甚至可以感觉到沐筱萝喷薄而至的气息。

    “你……你干嘛?”诚然楚玉是喜欢沐筱萝的,可他们才相互表白过,这似乎有些快了啊。

    “是不是蛊毒发作了?是不是?”沐筱萝忧心看向楚玉,迫切询问。

    “没有啊!”楚玉微怔,登时摇头否定。

    “不是……不是你脸为什么这么红?”沐筱萝狐疑看向楚玉,不以为然。楚玉闻声,唇角抽搐,他要怎么解释,难道要说是因为自己害羞么?若说出来,他真怀疑沐筱萝会不会笑抽过去。

    幸运的是,殷雪的出现解了楚玉的尴尬,可不幸亦接踵而来。

    “主人,段士明把路拦住了。”殷雪一语,沐筱萝与楚玉的表情如出一辙的惊骇,待二人走出车厢,顿时绝望了,只见段士明亲率百余名皇城侍卫站在对面,阳光下,段士明的脸仿佛镀了一层金光,俨然一尊佛像,偏生那双眼太过凌厉,宛如地狱修罗。

    “沐筱萝,你终于现身了!朕可是等了你好久!”浑厚的声音透着冰冷如锥的寒意,在看到沐筱萝的一刻,段士明恨不能直直冲上去拧断她的脖子。

    “殷雪,你快走,只要你逃出去,我们便有生机!”沐筱萝没理会段士明杀人鞭尸的目光,转尔看向殷雪。

    “主人,殷雪愿与主人同生共死!”殷雪表明心迹。

    “糊涂,若我们三人都被抓,谁还能回去搬救兵!”沐筱萝愤然低吼,诚然她没有让殷雪搬救兵的意思,可除了这么说,她不知该如何劝殷雪独自逃命,正如段梓桐所言,纵是殷雪可以将眼前这百余人都撂在地上,又如何能保证在交手的过程中不被种下蛊虫。

    “主人放心,殷雪必想到办法救主人和王爷!”殷雪亦知当下形势严峻,登时纵身一跃,顺间消失在众人眼前。

    “皇上,属下去追!”段士明一侧,静月拱手请命。

    “不必!冤有头债有主,朕只想要这两个人的命!”段士明一语,沐筱萝暗自舒了口气,彼时静月能以一人之力,带着她与楚玉从逝魂眼皮子底下逃走,可见此人武功不弱。

    “段士明,你出尔反尔!当初你分明答应本王放过筱萝,本王才会任由你处置,如今你若不放沐筱萝,本王便是拼死,也不会让你如愿!”楚玉陡然一步挡在沐筱萝面前,怒目直视段士明,即便被蛊虫折磨多日,可楚玉身上的那股王者之气却是丝毫不减。

    “哦!那朕倒要看看,你是如何不让朕如愿的!来人!抓住他们两个!如有反抗,杀无赦!”段士明阴眸乍寒,挥手之际,却见沐筱萝一副悠然之态走了过来。

    “不用这么麻烦,我们跟你走就是了!”沐筱萝不怕死,可也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若真动手,她怕楚玉会吃亏。

    段士明扬了扬眉,遂命人将沐筱萝和楚玉二人绑了,之后搬师回宫。

    御书房内,段士明正襟危坐,一双利目狠狠瞪着沐筱萝,似要喷火一般。

    “沐筱萝,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朕本还想派人到济州请你,不想你竟这么迫不及待来送死了!说吧,你到底给了梓桐什么好处,令她不顾侄女儿的大仇,不顾与朕的手足之情,居然放了楚玉!”只要想到自己亲心疼的妹妹做出这等令他心寒之事,段士明心底的恨顺间涌至脑门儿。

    “晗月公主正是念及长风公主的大仇,才会放了楚玉,才会助我二人离开南!”沐筱萝深知,这个时候能救她与楚玉的,只有这张嘴了!

    “胡言乱语!端上来!”段士明扫袖之时,已有太监将红绿相间的瓷瓶端了上来。

    “沐筱萝,你可知道这瓶子里装的蛊虫有何威力?季公公,告诉她!”段士明冷笑着看向沐筱萝,他偏不信,沐筱萝在听到蛊虫的威力后,还能这样泰然自若的站在自己面前。

    “楚后,您可听好了,这里面的蛊虫名曰‘桃花’。顾名思义,这桃花蛊虫一旦种到身体里啊,那可就不得了了,介时只要楚后见着雄性,哪怕是条公狗啊,都会宽衣解带的!”季公公的声音尖细,那一惊一乍的表情忽然让沐筱萝想到了安柄山。

    “段士明!你卑鄙!”楚玉赤眼如荼,正欲动手时,却被静月封了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