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35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是么?那若是见到公公呢?会有什么反应?”沐筱萝不怕死的伸了伸雪颈,只见那红绿相间的瓶子里,一只指甲大小,绿头红尾的虫子正在那里呼噜着。

    “你!哼!”季公公自然明白沐筱萝言外之意便是骂他连公狗都不如,登时噎喉。

    “沐筱萝!你真不怕?”段士明挑眉看向沐筱萝,心底多少有些无奈,若非婷婷死的那样惨,他亦不会如此心狠的对待沐莫心的妹妹,毕竟彼时沐莫心曾有恩于他。

    “筱萝倒是死不足惜,只怕长风公主会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了!”沐筱萝强作镇定,冷颜看向段士明,实则华裳下,身上所有的汗毛早就稍息立正个不停了。

    “你想诡辩也得朕愿意听才行,季公公!”段士明见识过沐筱萝的那张利嘴,索性也不听她说,当即挥手。季公公刚刚吃了憋,现下得着报仇的机会,自是欢喜的很。

    “筱萝不想说,只是想让南主看一眼长风公主留下来的遗物,若南主看了之后仍觉筱萝死有余辜,那筱萝便没什么好说的了!”沐筱萝说话间,刻意绕开季公公,她着实怕那玩意,倒不是桃花蛊虫的威力有多么的惊人,只是那虫子在短颈瓷瓶里鞠弯鞠弯的样子,真是太他娘的‘可爱’了!

    看着段婷婷的迹,段士明老泪纵横,握着休书的手颤抖不止。

    “婷婷……你真是傻啊!来人!把楚玉和沐筱萝给朕拖出去碎尸万段!”段士明怒不可遏的挥袖,眼底如覆冰霜。

    “段士明!楚玉是段婷婷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若你动他半分,段婷婷九泉之下必生不如死!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最爱的男人,你说婷婷会不会心痛,会不会痛不欲生!”沐筱萝奋力咆哮,心下却是愕然,原本她以为看到段婷婷的休书,段士明会有耐心听她道明前因后果的!

    “沐筱萝!你们不仅害死了婷婷,居然还逼她写下休书,简直禽兽不如!朕忽然觉得花时间折磨你们是对自己的侮辱!还不拉下去!尸体扔出去喂狗!”段士明单手拍在龙案上,怒吼道。

    “段士明!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们逼的段婷婷?这休书是婷婷自愿写的!当日也是婷婷不顾自己安危冲到筱萝面前挡下逝魂的夺命斩,那一刻,不管是筱萝还是肃亲王,想的只是如何让婷婷逃命!”沐筱萝也急了,厉声辩驳。

    “结果!朕只看结果!沐筱萝,任你舌灿莲花,朕也不会信你半个字!”段士明目色乍寒,此刻,侍卫的手已然攀上沐筱萝的雪肩。

    “结果就是段婷婷舍了命才保下的两个人,却要死在她父皇手里!段士明,筱萝和肃亲王的死对你来说或许大快人心,可对九泉之下的段婷婷来说,一定是撕心裂肺!”沐筱萝的最后挣扎终是有了效果,段士明陡然扬手,侍卫顿时退至两侧。

    “你说婷婷舍命救你?呵!沐筱萝,你撒谎都不脸红的么!如果不是你,婷婷与楚玉现在该是在济州举案齐眉的过日子,又岂会遭此横祸!婷婷该是恨死了你!”段士明倒要看看,沐筱萝如何圆这个谎!

    “皇上若不信,大可把逝魂抓来与筱萝对质!再者,若筱萝与肃亲王是贪生怕死之辈,今日也不会到南自投罗网!当时筱萝亦不明白婷婷为何这么做,可当看到这封休书时,筱萝终是明了,婷婷知楚玉心里有筱萝,若筱萝死了,楚玉必会心痛,为了不让楚玉心痛,婷婷情愿舍了性命成我们,这张休书足以证明这一点。”沐筱萝慷慨陈述。

    “皇兄……筱萝说的是真的,所有的事梓桐都知道,济州大婚的第二日,梓桐见过婷婷,婷婷亲口告诉我,那只‘比翼蛊虫’是她用心血喂养的,所以楚玉的喜怒哀乐,婷婷都可以感受到,婷婷对楚玉,爱到了极致,所以她能成楚玉与沐筱萝,也在情理之中啊。”段梓桐在侍女的搀扶下走进御书房,只是一楚的时间,段梓桐已经虚弱的连说几句话都会喘上好久。

    “晗月公主?你怎么会?”看着脸色煞白的段梓桐,沐筱萝鼻尖一酸,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

    “段士明!她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舍得对她下手!”沐筱萝愤然转身怒视段士明,那眼中的光芒太过凌厉,看的段士明竟有些心虚。不过须臾,段士明便又恢复了彼时的威严,心中暗忖,自己心虚什么!现在死了女儿的是谁啊!

    “朕只是给她一些教训,让她明白到底谁才是她的亲人!静月,你把当时看到的情况再给朕说一遍!”段士明正襟危坐,肃然开口。一侧,静月双腿发软,额头渗出冷汗。

    “回…。。回皇上,属下赶到的时候,正看到……沐筱萝和楚玉将公主推向那个毒人……之后……属下见公主有危险,即刻冲上去欲跟那个毒人拼命,奈何公主被他抛过来,属下接过公主的时候,那个毒人已经消失,可公主却……”彼时静月回来,便是这样添油加醋的。

    沐筱萝闻言,不禁捶胸顿足,

    “静月,你不厚道啊!筱萝不奢望你能将当时的情况据实禀报给南主,可也不能任意胡编乱造啊!这样会死的人的,你知不知道!”在听到静月的禀报之后,沐筱萝真想冲上去挠花她的脸!

    “回皇上,属下……属下说的句句属实!”静月急急看向段士明,声音有些颤抖。

    “皇兄,若想知道静月有没有说实话很简单的。”段梓桐不失时机插了一句,

    “来人!把‘真言蛊’端上来!”段士明一语,静月脸色骤变,突然匍匐在地,大呼饶命。沐筱萝不解,转眸看向段梓桐。

    “只要将‘真言蛊’种进人的身体里,她若敢说一句假话,‘真言蛊’便会在她心上咬上一口……说两句就咬上两口。诚然,被咬过一口的人便再也不敢说假话了,那滋味试过一次,真是让人永生难忘。”段梓桐这般解释之后,沐筱萝顺间在飓风中凌乱了!无法想象,若这世人体内都养着这么个玩意,这该是怎样疯狂的世界呵!诚然沐筱萝并不反对与人交,该坦诚相对,可坦诚也要讲究个度,若太坦诚了,也是会伤人的。

    “这个筱萝喜欢,不如你送筱萝一只啊?”沐筱萝殷勤看向段梓桐。

    “筱萝姑娘怕是不知,‘真言蛊’极难存活,便是我南也只有这么一只而已,而且它种入人体的次数也不能超过三次,别看它长的不起眼,却是南的国宝。”段梓桐其意十分明显,沐筱萝耸了耸肩,登时打消了这个念头,饶是段士明脑袋被驴踢了,也不会傻到把国宝给她。

    此刻,静月早已跪地求饶

    “皇上饶命,那天……那天静月自大夏回来的时候,看到尼姑庵里所有的尼姑都满身黑血的倒在那里,便知出事了,于是属下朝小路追去,却见公主……公主已经倒在沐筱萝的怀里没了气息,静月虽未亲眼所见,可沐筱萝和楚玉都安然无事,偏偏公主出了事,那种情况下,除了他们拿公主当作挡箭牌,再没别的解释了啊!”静月终是道明真相。

    “来人!将静月推出去,斩首示众!”段士明最容不得的,就是欺骗。

    “皇上饶命,属下只是一时糊涂,属下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静月闻声,登时磕头求饶,眼泪扑簌而下。

    眼见着段士明神情冷漠,沐筱萝登时上前。

    “筱萝求南主放过静月,静月之所以说谎,初衷也是替长风公主不值,南主还请看在静月这些日子尽心尽力照顾公主的份上饶她不死。”沐筱萝素来恩怨分明,当日静月于逝魂手里救下她和楚玉在先,又替自己到大夏送信在后,而且若非自己所求,凭静月的本事,段婷婷如何也不会殒命,说到底,她欠段婷婷的太多。

    “婷婷当然不值!沐筱萝,朕姑且相信是婷婷为救你挡下那个毒人的夺命斩,那你是否欠婷婷一条命?”段士明的声音依旧寒蛰如冰,眼底却少了些杀气。

    “筱萝曾发誓,定要手刃逝魂,为长风公主报仇!”沐筱萝当即表态,信誓旦旦!

    “好!朕便给你这个机会!朕给你二十天的时间取来那个毒人的首级,否则……你便来替楚玉收尸吧!来人,将静月关到地牢思过,把楚玉一并带下去!”段士明冷冷挥手。

    “恳请南主准许肃亲王与筱萝同行,长风公主虽替筱萝挡下一刀,却是为了肃亲王,筱萝觉得长风公主的仇该由肃亲王亲手报!”沐筱萝倒不在意由谁宰了逝魂更合适,重要的是,她不能将楚玉留在这里继续受苦。

    “那就楚玉去,你留下!来人,将沐筱萝带下去。”段士明冷冷开口。

    “筱萝是一定要去的,不亲手捅逝魂几刀,筱萝愧对长风公主。”沐筱萝当即反驳。

    “沐筱萝!”段士明怒了。

    “皇兄,既然沐筱萝有这样的诚意,您便成她吧!”段梓桐求情道。

    “也罢,季公公,你知道该怎么做了!”段士明深吸口气,旋即握着段婷婷亲520走出御书房。

    有段梓桐在,季公公自然不敢造次,不过还是将有毒的蛊虫种到了沐筱萝体内,至于楚玉,季公公亦给了他一颗抑制‘冰火蛊’暂眠的药丸,如果二十天过后沐筱萝与楚玉没有回来取解药,他们自是活不成的。

    晗月宫内,沐筱萝惊诧看向段梓桐手中的蛊虫,激动的热泪盈眶。

    “筱萝,这只蛊虫是本宫提取了婷婷身体上的毒血喂养的,只要你们跟着它,一定会找到那个毒人,梓桐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至于你身上的蛊毒,还有楚玉身上的‘冰火蛊’,梓桐当真没有那个本事。”段梓桐说话间将蛊虫装进瓶子递到沐筱萝手里。

    “多谢!”沐筱萝接过瓷瓶,感激道。

    时间紧迫,沐筱萝与楚玉当日午时便离开了圣城,幸而殷雪一直在暗中窥视,亦知事情始末,于是三人在蛊虫的指引下,于离开圣城的第七日辗转找到了地下宫殿的所在。

    眼见着那只指甲大小的蛊虫拼命刨着坑,沐筱萝与楚玉面面相觑,彼时白斩和墨常用令牌打开入口,他们才能进去。如今若只靠他们用手刨,莫说二十天,就算二十年也未必有效果,而且蛊虫所指的方向必是逝魂所在,沐筱萝觉得无名该不会将逝魂挂在地下宫殿的门口展览,所以他们脚下踩着的,也未必就是入口,有了这样的认知,沐筱萝的损招便来了:

    “殷雪,你想办法弄些钱,再从集镇雇百十来个苦力,把他们带到这儿,给本宫狠狠的刨!再弄些硫磺和硝石,不好刨的地方就给本宫炸!本宫偏不信他们能睡的舒坦!”沐筱萝唇角勾笑,眼底精光如刃。

    “属下这就去办!”殷雪得令,登时纵身离去。

    “筱萝,当初无名虽没杀你,却把你交到楚云钊手里,这无疑是想要你的命!尤其现在楚云钊已经知道了你的底细,若你再回楚宫,必死无疑!这里楚玉应付的来,一会儿殷雪回来,君清便让殷雪送你到附近的集镇躲躲,待楚玉拿到逝魂的首级,再去与你汇合,好不好?”这一路下来,楚玉的这几句话说的沐筱萝耳朵都起了茧子,而沐筱萝也是一如既往的持拒绝态度。

    “王爷放心,若无名想将筱萝交给楚云钊,当初逮走逝魂时,便会将筱萝一并抓了去,既然他没下这样的命令,便是没这个心思,其实筱萝一直想找机会再会会这位铁血兵团的都尉,有些事,他做的并不合乎常理,筱萝忽然觉得,他的目的,也未必就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沐筱萝耐着性子安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