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35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可是本王还是觉得……”楚玉再欲反驳之时,沐筱萝已经忍不住乍毛了。

    “饶是王爷再喋喋不休,待殷雪回来,筱萝便让殷雪封住王爷的嘴!”楚玉登时捂唇,眼巴巴的瞅着沐筱萝,委屈的表情萌到爆。

    “乖啊!要听话哟,不然姐姐不给糖吃!”沐筱萝十分应景的摸了摸楚玉的头,楚玉原地化石。

    地下宫殿,白斩与墨常正在尽情######,忽然床塌,二人滚落在地。

    “小墨墨,你好厉害!”地上,白斩惊讶于墨常的威武,顿觉心花怒放,性福十足。墨常恍然,万没料到千面房间里那盒大力丸居然有这等功效,下手晚了啊!

    “继续!”墨常顿时神猛,正欲将白斩压倒之时,却见白斩面容扭曲,双目惊骇,几乎同一时间,墨常已然被白斩以雷霆之势按在地上。

    “小白白,你一向不喜欢在上面的啊!”墨常震惊之时,赫然看到了彼时白斩躺的地方多了一根房梁,紧接着,一阵轰隆声沉沉响起,震的房顶扑扑掉土。

    “地……地震啦!”墨常蹭的起身,欲拽白斩离开,却被白斩一把甩开。

    “地什么震!有人在上面捣鬼!他们最好跑的快,若是让本使看到是谁坏本使好事,保准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白斩恨恨开口,旋即扭着戾气的纤腰走向地宫入口,墨常将信将疑,亦随后跟了出去。

    地面上,沐筱萝正热火朝天的指挥着,

    “埋深些!这么浅能炸出什么啊!”沐筱萝当下抢过一把铁镐,又狠狠的刨两下才命人将硫磺和硝石埋进去,鉴于沐筱萝在万皇城刻意练过,所以她刨出来的坑,还真是特别的深。

    “姑娘,那您想炸出什么啊?”苦力甲一看便知是个有心眼儿的人,当即套话道。

    “炸尸!”沐筱萝挑了挑眉,居然敢套她的话,勇气可嘉。

    “那尸体一定值钱的很吧?”苦力甲继续问道。

    “尸体出来了,你且看看值多少钱!”在看到白斩和墨常之时,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苦力甲顺着沐筱萝的视线望去,偌大的平原上,忽然一道银光,紧接着便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蹦跳着朝他们过来。

    “诈……诈尸啦!大家快跑啊!”众人闻声,顿作鸟兽散,独留沐筱萝,楚玉和殷雪站在那里,面不改色。

    “是你?沐筱萝,你不要命啦,居然找到这里?”在看到沐筱萝的一刻,白斩和墨常分外诧异,那表情便像看到老鼠抓猫一样的震惊。

    “本宫要见无名,带路!”沐筱萝冷眸瞥了眼白斩,肃然开口。

    “切!你是谁啊!都尉是你说见就能见的么!沐筱萝,别说本使无情,你们现在离开,本使就当没见过你们,逃命去吧!”白斩甩了甩长袖,翻起他招牌示的白眼儿,看的楚玉心底一阵恶寒。

    “殷雪,去买些硫磺和硝石,顺便把那些村民都叫回来!”沐筱萝也不废话,淡声吩咐道。见殷雪欲走,白斩登时转回到沐筱萝面前。

    “沐筱萝,你傻啊!本使现在给你一条生路,你走就是了,若是都尉回来,到时候你想走还走不成呢!”白斩有些急了,再这么炸下去,地下宫殿可就毁了。

    “无名不在?他去哪儿了?”沐筱萝挑眉,狐疑问道。

    “他去……”白斩正欲开口之时被墨常一把拽了回来。

    “都尉去哪儿还轮不到你管,沐筱萝,你若再不走,可别怪本使不客气了!”墨常威胁开口。

    “你们还是客气点儿比较好,本宫此番来,是给无名送好处来了,若是被你们搞砸了,后果自负哟!”沐筱萝漫不经心看着眼前一对攻受,态度十分嚣张。

    “好处?”白斩挑眉,显然不信。

    “好吧,本宫中了南主的蛊毒,二十天内,若不能将逝魂的首级带回去,便会毒发身亡,所以本宫希望你们把逝魂交出来。”沐筱萝开门见山。

    “你怎么会中蛊毒的?”墨常不以为然,才一开口便见沐筱萝十二级飓风刮过来。

    “你他娘的还敢问!段婷婷是怎么死的?要不是你们见死不救,老子会受这种罪!”沐筱萝清眸陡睁,愤怒的眸子还差那么丁丁点儿便贴到了墨常脸上。

    “被煮了?”见墨常的脸红成柿子,沐筱萝挑眉质疑。

    “你走开啦!沐筱萝,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不懂!”眼见着墨常将头埋在白斩胸口,一副被调戏的委屈样儿,沐筱萝唇角抽搐,楚玉与殷雪绝倒。

    “一句话,给还是不给?”沐筱萝觉得墨常实在不必如此,以此厮这副尊容,就算扒光了躺在她面前,她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当然不给了!你刚刚说是来给都尉送好处的,本使可没听出来若将逝魂给了你,我们能得着什么好处!”白斩不以为然。

    “咳!本宫口中的好处,必须要结合坏处来听,饶是你们死护着逝魂,没关系,本宫大不了一死,不过你们铁血兵团便是跟南主杠上了,诚然,和其余几国相比,南的兵力可以忽略不计,可南的蛊虫,那可叫成千上万呐,瞧瞧这只,多执着!”沐筱萝说着话,玉指当下指着不停在地上刨坑的蛊虫。

    “它……它在干什么?”对于蛊虫,白斩和墨常皆有所闻,彼时都尉也曾嘱咐过他们,轻易不能得罪南。

    “如果不是它,本宫也找不到你们这地下宫殿,所以说你们可以忽视南的人,却一定不能忽视南的虫!”沐筱萝十分恳切的提醒道。

    “咳咳……这件事我们作不了主,且等都尉回来再说。”白斩妥协。

    “时间不等人的,再有十三天的时间,筱萝便会毒发身亡,筱萝死不要紧……”

    “得了得了,知道了!本使自会以飞鸽传书征求都尉意见。”白斩悻悻道。

    且说白斩本不想让沐筱萝他们入地下宫殿,却架不住沐筱萝那张舌灿莲花的嘴,威逼利诱之下,沐筱萝与楚玉等人当晚便在地下宫殿住了下来。

    适楚,用罢晚膳之后,白斩将沐筱萝三人带到房间,便猴急的随墨常离开了,让沐筱萝欣慰的是,白斩并没有命人看着沐筱萝等人,或许在白斩看来,如果没有他们的腰牌,便是连只蚊子都不可能飞出地下宫殿,所以才疏于把守,再加上沐筱萝席间自白斩口中探听到不止无名,三大副都尉都不在地下宫殿,这让沐筱萝万分欣喜。

    “筱萝,你觉得无名会答应把逝魂交给我们么?”虽然沐筱萝将南的蛊虫说成洪水猛兽,但若南蛊虫真有那么大的威力,何以南主还固守旧地,不肯越雷池一步呵!所以成败的关键,从来都只在于人!

    “谁说我们要争取无名的同意了,既然无名不在,我们自然要换另一套打法。殷雪,本宫要的东西准备好了么?”桌边,沐筱萝自袖内抽出一把寒光森森的匕首,继而接过殷雪递过来的瓷瓶。

    “你干什么?”眼见着沐筱萝将瓷瓶里的液体倒在匕首上,楚玉狐疑开口。

    “筱萝答应过段婷婷,一定会为她报仇!”沐筱萝神色冰冷,深邃的眸迸发着绝顶的寒意。

    “可你怎么找逝魂?白斩不是把蛊虫捏死了吗?”楚玉恍然看向沐筱萝。

    “他捏死的不过是只瓢虫而已,殷雪在抓给他的时候,偷梁换柱了!”对于殷雪的机敏,沐筱萝从不怀疑。

    于是沐筱萝等人只用了半个时辰,便毫无阻碍的站在了逝魂面前,让沐筱萝欣慰的是,此时的逝魂正被玄铁锁链绑在一根柱子上,动弹不得,既然天意始然,她岂能辜负呵!

    “楚玉!你居然还敢到我面前!放开我!我要杀了你!啊”在看到楚玉的一刻,逝魂的情绪很是激动。

    “放了你?你当我们是傻子么!逝魂,原本我沐筱萝与你无冤无仇,即便你曾险些要了我的性命,我也只会一刀了结你,毕竟杀人不过头点地,但你不该杀了那么多无辜的尼姑,尤其是段婷婷!所以……”沐筱萝说话间,猛的抽出匕首,一刀刺在逝魂的左腹上,浓烟起,一股焦熟的味道蒸腾而起。

    “啊唔唔唔……。”逝魂吃痛嚎叫的顺间,殷雪一招隔空点穴封住了逝魂的哑穴。起初楚玉担心逝魂的毒血会溅到沐筱萝身上,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你有多久没这么清晰的痛过了?感觉如何?”沐筱萝扬起精致的樱唇,眼底寒意森森。

    “唔唔唔!”逝魂双手紧攥着拳头,拼命想要挣脱锁链。又一刀,那股焦糊的味道夹杂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令沐筱萝不时作呕,鉴于此,沐筱萝草草捅了两刀后便砍向了逝魂的脖颈。

    一刀,又是一刀,直至第三刀的时候,楚玉说话了。

    “筱萝,差不多得了?”诚然楚玉亦觉得逝魂罪该凌迟,可这场面实在过于血腥,味道也不甚好闻。此刻,逝魂痛的五官扭曲,双眼似要喷出血来。

    “这可比切西瓜费力多了,你来!”好吧,沐筱萝承认她并没想如此残忍,实在是逝魂的脖子太硬,她砍不下来啊!

    于是彼时曾栽在楚玉手里的逝魂,曾想将楚玉碎尸万段的逝魂,最终还是死在了楚玉的手里。

    如今拿到了逝魂的人头,接下来便是离开地下宫殿了,正如白斩所想,如果没有他和墨常腰间的令牌,任只苍蝇也飞不出地下宫殿,所以即便知道开门后会是怎样的场景,沐筱萝还是毫不犹豫的把门踹开了。

    “轻点儿……小墨墨……奴家快受不住了!”榻上,白斩像只蛤蟆似的趴在床上,墨常则以超乎寻常的力气耕地!

    “上下式,姿势过时了些。”沐筱萝摇头。

    “小墨墨,称呼过土了些。”殷雪摇头。

    “少儿不宜!”楚玉箭步走至二人面前,陡然张臂,将眼前的旖旎之色挡了下来。

    “咳咳……男女授受不亲的意思原来是男男攻受可亲……那个奴家,麻烦您先起来嘿!”沐筱萝拨开楚玉,挑眉看向白斩。

    同一时间,白斩几乎是从床上弹跳起来的,起来后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拽着锦被替墨常挡住关键部位,可惜他却忽略了自己。

    “原来如此!”沐筱萝清眸扫过白斩腰下的位置,叹息摇头,

    “真相如此!”殷雪倒吸了口凉气,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楚玉感慨良多。

    正文第472章你们会长鸡眼的

    “你们!你们会长鸡眼的!”白斩愕然之际,登时将剩余的锦被裹在了自己身上。

    “沐筱萝!你卑鄙无耻下流!你们要干什么?”白斩愤然看向沐筱萝,厉声怒吼,此刻,墨常已然换好了衣裳,并将白斩的衣服抛了过来。

    “没想打扰你们好事的,不过我们实在是想离开这里,麻烦两位开个门先,之后再回来###嘿。”沐筱萝悠然开口。

    “疯了吧你!我们是专业守门的么!开门这种事儿找我们干什么!再说了,我们凭什么给你开门啊!你们……。手里拿是什么!”白斩愤然看向沐筱萝时,余光瞄到了殷雪手里还滴着血的红绸。

    “别担心,我们吃了解毒丹,所以不会有事的!”沐筱萝真诚道。

    “你们……你们杀了逝魂!沐筱萝!”白斩怒了,可惜动手一刻方才知道中了暗招。见白斩软塌堆坐在地上,墨常登时上前搀扶,却把自己也扶到了地上,

    “本宫知道你们不怕死,不过……”沐筱萝说话时瞄了眼殷雪。

    “这里是殷雪独家配制的‘催情散’,经过多次试验,效果极佳,普通的牛马可长达十天不眠不休,不过休息之后便再也没有醒过来,死前还保持着……咳咳,开不开门?”殷雪话峰一转,眸色肃然。一侧,楚玉暗自噎喉,他忽然觉得彼时是冤枉了沐筱萝,或许不是沐筱萝带坏了殷雪和汀月,有句话说的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