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35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3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在这种极端手段的威胁下,白斩和墨常妥协了,且待沐筱萝三人安离开地宫时,殷雪还是在沐筱萝的授意下,将‘催情散’赏给了白斩和墨常,以防他们会追上来。结果便是白斩和墨常在惊愕惶恐中耕了两天一楚的地,虽然他们停下来的时候并没有累的断气,不过下不了床却是真的,一个跪的腿软,一个站的脚麻……

    七天的时间,沐筱萝等人终是带着逝魂的人头回到了南,并亲手将其在段婷婷的坟前焚烧殆尽。

    虽然南主未再为难他们,但也表明立场,尽管证明了段婷婷是死在逝魂手里,可若不是为了救沐筱萝,段婷婷也不会有此劫难,所以至此后,南不再欢迎两位,离开那一晚,沐筱萝私下找到了段梓桐。

    “晗月公主,此番筱萝与肃亲王有惊无险,赖公主相助,筱萝更连累公主因此事受累,实在愧疚,他日公主若有用得着筱萝的地方,筱萝自当竭尽所能!”桌前,沐筱萝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姐姐无需与梓桐算的这么清楚,这件事能得善终,也亏得姐姐能将逝魂的人头取来为婷婷报仇,如今皇兄能将这件事止于此,已是不幸中的万幸。”比起沐筱萝,段梓桐更有劫后余生的感觉,毕竟以段士明对段婷婷的疼爱,沐筱萝与楚玉能活着离开南,是个奇迹。

    “此番离别,不知何时再见,筱萝有一事不得不告知公主,当日筱萝与肃亲王被逝魂追杀,如果不是铁血兵团的人及时出现,筱萝和肃亲王也难逃一死。”沐筱萝清眸如水,深邃如潭。

    “铁血兵团?那不是楚王的靠山么?他们怎么会救你?”段梓桐茫然看向沐筱萝。

    “他们救筱萝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早已埋伏在左右,眼见着长风公主被杀,却没有出手阻止,其意再明显不过!”沐筱萝肃然开口。

    “他们……。他们是想利用婷婷的死挑拨皇兄与你们的关系?”段梓桐恍然。

    “筱萝只是想提醒公主,铁血兵团的都尉无名,根本就是不择手段欺世盗名之辈,若南主与他结盟,势必会吃亏!”沐筱萝承认自己的这番话存着私心,但她也的确是为南着想。

    时至今日,沐筱萝越发觉得这个无名并不是她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若他真想挟天子以令诸侯,当初便不该放了楚玉。诚然他念及故人之义不杀楚玉,大可以将他软禁起来,待局势稳定再放出来。所以这个无名,可疑的很!

    “梓桐明白姐姐的意思,若皇兄真有结盟之意,梓桐必定力阻止。”段梓桐蕙质兰心,自然是一点即透的。

    月色清幽,楚凉如水,弓一样的上弦月悬于高空,散着微弱的光芒,天地一片肃杀之气。宫殿内,南主忐忑坐在龙榻上,握着拳头手在腿上颤抖不止。

    忽地一阵风起,门窗安然,可段士明分明看到了那抹黑如幽冥的身影仿佛鬼魅般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段士明觉得那是魔一样的存在,饶是再厉害的轻功,也不可能会在空中静止不动。黑色的长袍在楚明珠的光芒下流转的莹莹的色彩,男子长的极为俊美,骨子里透着一股魔魅。

    “你……你是谁?”无形的威压让段士明觉得呼吸都觉吃力,他不敢正视空中悬浮的男子,手抖的越发厉害。

    “这是解药。”清越的声音仿佛这世间最美的音符,入耳一阵迷醉,段士明情不自禁的伸手,将那颗缓缓落下的红色药丸接在手里,就在段士明将那药丸吞下去的刹那,微风掠过,再抬眼时,房间空空如也。如果不是腹中药丸发挥了作用,段士明甚至不确定自己刚刚是不是在做梦。

    南皇城的最高处,一袭白衣的女子单足点在檐角,月牙白的华裳在风中翩然而起,宛如一朵开在子楚星空中的白莲,美的令人叹息,女子自然是绝美的,不似凡尘的美,不食烟火的仙子亦不过如此。

    “若他日幻萝与沐筱萝皆在生死一线,你会救谁?”不知何时,黑色的魅影已然落于白衣女子身后,

    “她乃贱民,岂能与你相提并论。”清越的声音带着蛊惑的魅力悠然响起。

    “救谁?”幻萝不喜欢模棱两可的答案。

    “你。”诚然我们的沧澜大祭祀觉得这样的问题很无聊,却也十分耐心的应了一句,得到想要的答案,幻萝冰雪般的容颜渐渐展露一丝笑容。

    翌日,沐筱萝与楚玉在拜别南主和晗月公主之后,便离开了圣城,临走之前,段士明自是解了沐筱萝身上的蛊毒,至于楚玉体内的冰火蛊,亦被南主用十分特别的方法解除了。

    “王爷,您没事儿吧?”自圣城出来,楚玉已经是第十次急不可待的从车厢里跳出去。此刻,楚玉踉跄着自不远处的小树林走回来,脸有些白,脚有些飘。

    “没事……我们继续赶路。”楚玉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疲惫。

    “主人,属下觉得南主是故意的。”眼见着楚玉连上车的力气都没有,殷雪很是同情的伸手拽了一把。

    “不用觉得,一定是故意的,本宫虽然迟钝,可也不觉得熟油和冰水喝下去就能把冰火蛊排出来。”此刻,楚玉已然坐回到了车厢里,一脸憔悴的看向沐筱萝。

    “就算他是故意的,楚玉可以不喝么。”楚玉唇角勾起一抹苦笑,那一刻,对于楚玉来说,即便明知道是打落牙往肚子里咽的事儿,他也不能拒绝。

    “昨晚梓桐说的一句话很是耐人寻味。”沐筱萝见楚玉摇摇欲坠,索性起身坐到楚玉身侧,由着楚玉将身体靠在自己身上,极不经意的动作,却让楚玉美到心里。

    “什么话?”楚玉小心翼翼的将头倒在沐筱萝的雪肩上,幸福满溢。

    “梓桐说段婷婷这件事上,段士明是善良的,若是换作平时,就算我们取来逝魂的人头,他也会让我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沐筱萝眸色幽冷,心底悬着太多的质疑。

    “楚玉现在已经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饶是善良一词可以用在段士明身上,那楚玉当真觉得,这天下已经没有坏人了。

    就在三人离开南地界的第二天,风麟意外的出现在了沐筱萝面前。彼时自地下宫殿回来,沐筱萝便让殷雪飞鸽传书给广宁众人报平安。

    “主人,大事不好了!”风麟面色灰土,一看便知是日楚兼程。

    “广宁出事了?”沐筱萝心下陡震,忧心看向风麟,一侧,楚玉亦提起心弦,剑眉紧皱。

    “楚漠北来广宁提亲了!”风麟语出惊人,沐筱萝下意识噎喉,一侧,楚玉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当即追问:

    “他向谁提亲?”实则风麟觉得楚玉的问题毫无意义,整个广宁,有谁能配得起大蜀太子妃的尊号呢!见风麟的眼睛不由的瞥向沐筱萝,楚玉顿发雷霆之怒,

    “楚漠北要娶筱萝?他脑袋让驴踹了吧!”楚玉愤然怒斥时,却见沐筱萝阴恻恻的眸子飘际过来。

    “楚玉是说他不配!凭你的仙姿国色,怎么也得嫁给……。反正本王不同意!”怎么也得嫁给像本王这样气宇轩昂,英姿飒爽的血性男儿啊!楚玉腹诽着,心里早已将楚漠北一家老小挨个揪出来问候个遍。

    “只怕由不得王爷不同意,如今蜀国大军齐集金门,如果主人拒绝,大蜀便会即刻发兵,攻打莽原。”风麟道出事态的严重性。

    “楚漠北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呵?”比起楚玉,沐筱萝显然要镇定的多,因为她很清楚,她与楚漠北从来都是两看两相厌,她更肯定,此时的楚漠北也未必有多舒坦就是了!

    广宁行馆

    “沐筱萝没回来之前,皇兄不可以离开这里的。”眼见着自己最疼爱的弟弟翻脸无情,楚漠北恨的咬牙切齿。

    “本太子不会娶沐筱萝的!本太子也没有你这个皇弟!漠信,你让皇兄太失望了!”楚漠北剑眉紧蹙,悲戚看向楚漠信。

    “就算绝望,漠信也不会放皇兄离开。皇兄,沐筱萝还不错耶,反正皇兄若是娶了她,一定会如虎添翼!”楚漠信只道皇兄现在恨他,以后感激他还来不及。

    “如虎添翼就不可能,雪上加霜是一定的!漠信,你不让皇兄离开也可以,但至少该把飞鸽还给皇兄吧,不然皇兄怎么跟父皇报告这里的情况啊?”楚漠北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和蔼可亲。

    “这个皇兄不用操心,父皇临来时交代漠信了,自到广宁,所有事情皆由漠信负责,直到皇兄将沐筱萝娶回京城为止。”楚漠信一副油盐不进的表情气的楚漠北肝儿颤。

    “你,出去!”楚漠北面色陡寒,怒视楚漠信时,手指狠狠指向房门。待房门紧闭一刻,楚漠北迈着戾气的步子坐到榻上,唇角抑制不住的抽搐两下,继续磨牙。

    “殷雄!”直至确定楚漠信走远,楚漠北方才试着唤道。要知道,现下有了库布哲儿这个准媳妇,楚漠信连带着将喜怒哀乐也收归麾下,若让他发现自己有叫人救命的意思,双方打起来,胜负还很难说,打草惊蛇的后果就是自己再也没有逃出升天的机会了。

    不过楚漠北也不抱太大希望,自被楚漠信的**汤加软骨散放倒之后直到现在,他几乎每天都会试着唤一次,却无人回应。让楚漠北万分庆幸的是,这一次,殷雄不负所望。

    “你受伤了?”眼见着殷雄脸色煞白,薄唇干裂,楚漠北忧心问道。

    “属下与断魂三梦追踪主人时被杀破狼偷袭,如今断魂三梦皆已被擒,幸而他们三人舍命相助,殷雄方能回到主人身边保护!”殷雄据实禀报,说话间,手下意识抚住胸口,呼吸艰难。

    “他们下手居然这么重?”眼见着殷雄唇角有血,楚漠北眸色骤寒,上前一步叩住殷雄的手腕。

    “中毒了?”楚漠北眸色陡闪,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震惊,殷雄何等武功,居然能让他中毒,可见下毒者有多高明。

    “属下无能,不仅属下,断魂三梦亦中了剧毒,不过属下逃离之时看到贪狼有给他们解药,属下一路自行运功逼毒,已无大碍。”殷雄强忍体内翻滚的痛意,回应道。

    “父皇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事不能跟本太子商量,一定要用这种极端的方法么!”眼见着殷雄重伤至此,断魂三梦生死不明,楚漠北终是愠怒开口。

    “恕属下直言,皇上在这件事上,行事做派与以往大相径庭。”殷雄不敢妄加揣测,只道出自己的看法。

    “所以你怀疑?”楚漠北转眸看向殷雄,眸色渐深渐寒。

    “属下不敢怀疑皇上,但事有异常,总该有原因才是。”殷雄心知楚漠北与楚熙父子情深,身在局中,难免被蒙住双眼。而身为局外人,他自然要比楚漠北更易看出其中的端倪。

    “本太子怎么就没想到呢……难道父皇是有难言之隐?可到底是怎样的难言之隐会让父皇连本太子都要隐瞒?”楚漠北剑眉紧皱,邪魅的眸子微微眯起。

    “主人的问题怕只有皇上才能解答。”殷雪低声道。

    “如今父皇对本太子避而不见,想见父皇,谈何容易!”楚漠北松开殷雄,踱步坐回到榻上。

    “其实若想见皇上,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主人与沐筱萝成亲,大婚之日,高堂之上总不会空着的。”殷雄丝毫没注意到他这句貌似合理的提议让楚漠北的脸纠结到了何种程度!

    “就没有别的办法么?”楚漠北的脸铁青铁青的,额头青筋暴起,双目幽冷如锥。

    “呃……恕属下愚钝,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见楚漠北一副情愿拔剑自刎也好过娶沐筱萝为妻的表情,殷雄默。

    “罢了,现在看来也只能如此!”楚漠北终是妥协。

    “主人,饶是您同意娶沐筱萝为妻,那接下来便是想办法让沐筱萝也同意,即便只是演戏,也得沐筱萝配合才是。”回想过往,殷雄无限怅然,若早知今日,彼时主人又何必对沐筱萝咄咄逼人呢,这回轮到楚漠北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