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35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待殷雄离开,楚漠北十分认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诚然他并不喜欢沐筱萝,甚至是讨厌,可现下这种情况,除了娶沐筱萝再无他路,鉴于此,楚漠北终于开诚布公的找了自己最最亲爱的弟弟楚漠信长谈了一次。

    当然,楚漠北从未打算将殷雄所报之事告诉楚漠信,毕竟事情没有查清楚,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危险。

    “皇兄,你真这么觉得?”楚漠信挑眉看向楚漠北,目光充满质疑。

    “是啊,在本太子生平接触到的女子当中,以沐筱萝最秀外慧中,贤良淑德,温柔善良,貌美倾城……漠信呐,你完可以怪皇兄我见识浅薄,鼠目寸光,可皇兄真是觉得……觉得沐筱萝是我大蜀太子妃的不二人选!”楚漠北的手紧拧着自己的腿,狠狠的,如此方才抑制住他想狠抽自己嘴巴的冲动!

    “不不不!皇兄果然独具慧眼,漠信就说过嘛!沐筱萝和沐莫心相比丝毫不差的!若是能娶到沐筱萝,大蜀之福呢!”楚漠信激动开口,眸间星光熠熠,与此同时,楚漠北的眼,也在闪闪发光。

    “皇兄,你哭了?”楚漠信在意识到楚漠北眼中激动的泪水时,终于相信了楚漠北要娶沐筱萝的决心。

    “哭了?是啊,激动啊!”疼啊!楚漠北真想抱头恸哭。

    几日的行程,沐筱萝一行人终是到了广宁行馆,下车之前,楚玉拦下沐筱萝。

    “筱萝,你答应过本王不会嫁楚漠北的?”楚玉眨眼看向沐筱萝,神情一片忧郁。

    “当然了!本宫情愿嫁给一只猪!”沐筱萝一语,风麟与殷雪同时看向楚玉,继而垂眸,双肩却耸个不停。

    “沐筱萝……”楚玉满头黑线。

    且说沐筱萝走进行馆,奔雷等人自是热泪盈眶,喜不自持。尤其在知道楚玉是为沐筱萝,方才独闯南彊之后,众人皆向楚玉送上崇拜的目光,所以楚漠信的出现,便让众人觉得十分不应景。

    “沐筱萝,你回来啦!”楚漠信自入广宁行馆道明来意后,众人对他的目光便一直不是很友善,起初楚漠信还好心解释如下:

    现如今楚玉已经娶了段婷婷,沐筱萝自然也该有个好归宿,想我大蜀兵强马壮,气焰如日中天,我皇兄又是人中之龙,他日必定一飞冲天,所以能嫁给大蜀太子,沐筱萝怎么都不亏的。后来楚漠信发现这些人的皮又厚又硬,油盐不进,便也懒得理会了。

    “小王爷自己来的?哲儿呢?”对于楚漠信,沐筱萝一直都是有特别感情的,所以当看到楚漠信走进来时,沐筱萝自是面带笑意的迎了过去。

    360

    “哲儿回楼兰了,算算日子这两天就能赶过来参加你的婚礼。七天吧,七天差不多,所以你不用担心的!”楚漠信先入为主,甚至不问沐筱萝愿不愿意。

    “谁……谁的婚礼?”沐筱萝觉得好笑,双手不由帮着楚漠信抻了抻有些褶皱的衣角。

    “你啊!”楚漠信扬眉,理所当然道。

    “那烦劳小王爷告诉筱萝,若筱萝是新娘,那新郎是谁呢?”看着眼前的楚漠信,沐筱萝心底涌起一丝暖意,不知不觉,楚漠信的个头竟然高她那么多了,模样也俊朗了不少。

    “当然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了!稍稍次一点的,本王都不会介绍给你!”对于自**崇拜的对象,楚漠信一直觉得这个世上,没有谁会比自己的皇兄更优秀。

    “最好的男人也有名字的吧?”对于‘最好的男人’这样的形容,沐筱萝颇有微词,这种事儿见仁见智,就好像在十个人眼里,最好的男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名字。

    “那个最好的男人就是大蜀太子楚漠北!怎么样!”楚漠信信心十足道。

    “不怎么样。”沐筱萝笑的有些勉强,饶是换个人在她面前说这番话,结果必定是拉下去群殴至死!此人三观不是有问题,是尽毁啊!

    “沐筱萝……你可别告诉本王你不愿意耶?”感觉到沐筱萝没有自己预期的那样兴奋,楚漠信有些慌了。尽管这行馆里的人天天有人打击他,可楚漠信仍然相信,沐筱萝是明智的,对于已经背叛她的楚玉,沐筱萝绝不会有半点留恋!

    “筱萝倒不是不愿意,是……”是真他娘的不愿意!沐筱萝腹诽。

    “是什么啊?”楚漠信急声催促。

    “是筱萝现在的身份,还不易谈嫁娶。”沐筱萝觉得不能在楚漠信面前太抹黑楚漠北,毕竟孩子的心是脆弱的。

    “那你现在什么身份?”楚漠信不以为然。一侧,汀月不失时机的走了过来。

    “皇后娘娘,晚膳准备好了,请您用膳。”沐筱萝扬了扬眉,觉得汀月已经回答的十分精准了。

    “皇后娘娘?你喜欢这个身份啊,那没问题啊,等皇兄即位,汀月还是可以喊你皇后娘娘的!”楚漠信一语,众人绝倒。

    沐筱萝忽然觉得有必要见楚漠北一面,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不相信一向只会虐人的楚漠北有自虐倾向。不过让沐筱萝意外的是,晚膳十分,楚漠北竟没有出现。

    内室,楚漠北正在挠头。

    “殷雄,你觉得本太子若现在回京城去见父皇,父皇有没有可能见本太子?”楚漠北猛的扬眸,一本正经看向殷雄。

    “如果皇上肯见主人,当初便不会让寒王在主人的膳食里下药,之后直接拖过来了。”殷雄在情感上不想打击楚漠北,可事实如此,他也只能实话实说。

    “可本太子怎么赶脚有希望呢?”楚漠北继续满眼期待的看向殷雄。

    “主人,你舌头大了。”殷雄理解楚漠北的难处,去求一个自己做梦都不愿意见到的人是件可悲的事,更可悲的是这个人是个女人,还是十分记仇的女人。

    “你退下,本太子再想想……”楚漠北颓然堆在桌边,觉得人生没了希望。

    “主人,金门大军蓄势待发,就算求……也该是沐筱萝来求您吧?”殷雄一语破的,楚玉顿时精神抖擞,如果不是身上软骨散的药力未消,他一定会摆出平日里最喜欢的‘一剑长虹’的姿势,俗称立正。

    有了这样的底气,楚漠北重新振奋精神,并让楚漠信解了他身上的软骨散,之后又胡吃海塞了一顿补补元气,三天的养精蓄锐,楚漠北终于风度翩翩的出现在了沐筱萝面前。

    正文()第475章几世修来的福气

    实则对于有大蜀太子封号的人儿,沐筱萝觉得自己应该保持最起码的尊重,可在看到楚漠北时,沐筱萝实在尊敬不起来,尤其是此刻楚漠北脸上的笑容,真是太让人窝火了,不过还好我们堂堂楚后的定力那也是首屈一指的。

    “筱萝拜见太子殿下。”如果不是看在金门三十万蜀军的份上,沐筱萝绝不会对楚漠北这么客气。

    “这满园的残枝败叶能得本太子观瞻,实乃其几世修来的福气。”凉亭内,楚漠北一袭紫色长袍,手中一把折扇,扇面是一朵葳蕤的素芯兰,衬的楚漠北本就妖娆的俊颜多了几分淡雅之色。此刻,楚漠北正悠闲儒雅的摇着折扇,邪魅的眸子似是无意的瞥向沐筱萝。

    沐筱萝不淡定了,拜托,你说残枝败叶的时候,看我做什么!

    “筱萝不介意太子殿下将筱萝比作残枝败叶,毕竟太子殿下的三观和正常人相比是有一定差距的,不过让筱萝好奇的是,太子殿下何以如此兴师动众,不择手段的要娶筱萝这株残枝呢?”沐筱萝本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奈何楚漠北如此出言不逊,她实在没有客气下去的理由。

    “这不是楚后该操心的事,楚后只管记着,你虽嫁与本太子,得了大蜀太子妃的封号,不过你该有自知之明,不该觊觎的东西,千万不要想。”楚漠北收起折扇,邪魅的眸子高高挑起,语气十分严肃。

    “不该觊觎的东西?”沐筱萝压着火,狐疑看向楚漠北。

    “未来大蜀皇后的宝座,还有……还有本太子的身体。”楚漠北一语,沐筱萝噗嗤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楚漠北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可笑点。

    “太子殿下出门时脑袋让门挤了吧?您觉得筱萝会稀罕大蜀皇后的宝座?饶是如此,筱萝为何放着好好楚后不当,跑到这里当反贼啊!至于太子殿下的身体么……”沐筱萝说着话,开始上下打量楚漠北,

    “本太子身体怎么了?”楚漠北扬眉,这可是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资本。

    “筱萝对肾虚之人不感兴。”沐筱萝中肯评价之后,十分不屑的转身离开。

    “肾虚?你说我肾虚!沐筱萝,本太子看你是嘴比肾虚!本太子的床上功夫,那可是一流的!”楚漠北气极咆哮。身侧,殷雄幽灵般出现。

    “太子殿下,注意影响。”殷雄小心翼翼提醒。

    “本太子就是因为注意影响才提醒她的啊!这种事传出去,本太子颜面何存!殷雄,你说本太子肾虚么!”楚漠北恨恨道。殷雄闻声,后脑顿时滴出大滴冷汗。

    “属下没试过。”殷雄的诚实超出了楚漠北的想象。

    无语,楚漠北原地石化。

    第一次交锋便在这种不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了,事后楚漠信对于皇兄的这几句话做了深刻分析。

    “皇兄,你不该说沐筱萝是残枝的,这话有些伤人耶。”楚漠信觉得造成不欢而散的结果,是自己皇兄起的话头有问题。

    “可本太子说的是事实啊,到现在还有人叫他楚后!再者,本太子必须让她知道,本太子以尊贵之躯娶她,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楚漠北理所当然道,

    “皇兄,你是不是觉得……沐筱萝巴不得想要嫁给你啊?”楚漠信嚅嚅开口。

    “当然了,不然怎么叫福气呢!”楚漠北的这种自我感觉良好超出了楚漠信的预期,见楚漠信神色异常,楚漠北微皱眉,“你不这么认为?”

    楚漠信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莫信自然也这么想,不过沐筱萝就未必,皇兄,您该知道整天围在沐筱萝身边的都是什么人吧?”楚漠信觉得只有让皇兄端正态度,这件事才能一拍即合。

    “什么人啊?”楚漠北不以为然。

    “论长相,燕南笙首屈一指,饶是哲儿见了那厮都难迈步,论武功,寒锦衣挥挥衣袖,就能放倒一大片敌军。论神勇,楚玉也算是声名在外了。论智谋……”楚漠信正在进行客观描述时,却被楚漠北打断了。

    “论智谋怎么滴!你让他们三个一起上!”楚漠北愤然开口。

    “当然了,在运筹帷幄这方面,他们三个加起来也不敌皇兄的万分之一,可是皇兄啊,这玩意沐筱萝不缺啊!”楚漠信一语破的,言辞十分诚恳。

    见楚漠北沉默,楚漠信觉得自己打击皇兄过度膨胀自信心的目的达到了,于是悄然退了下去。

    “主人,属下觉得,您还是告诉沐筱萝实情比较好,若是有所牺牲,沐筱萝或许能同意与主人演这一出戏。”待楚漠信离开,殷雄中肯表态。

    “牺牲?牺牲什么?”楚漠北下意识低头。

    “主人放心,沐筱萝不是说过您肾虚的么!”殷雄本是安慰的语句,硬是让楚漠北火冒三丈。

    “殷雄!本太子现在就让你知道本太子的肾有多坚挺!”楚漠北或许不会知道,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恰巧有个端水的丫鬟经过房门,于是在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所有人见面的话题都是楚漠北是如何向殷雄证明他的肾的。

    楚漠北最终没有接受殷雄的提议,他觉得凭他的飒爽英姿,想要虏获一个女人的芳心,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即便沐筱萝不是一般的女人,可她还是女人啊!

    且说沐筱萝这厢也在激烈讨论着。

    “这楚漠北是不是欠调戏啊!居然敢说主人是残花败柳!”风麟撸胳膊挽袖,义愤填膺,却换来众人侧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