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36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是欠调教!”雨儿肃然纠正。

    “本宫实在不明白,他既然这么不情愿,为何硬要娶本宫为妻?娶了本宫对他有什么好处呢?”这是沐筱萝一直纠结的问题。

    “百害而无一利啊!”奔雷亦难理解,难道是因为楚漠北的府邸缺老虎镇宅么?

    “奔雷,你什么意思?”沐筱萝阴恻恻的眸子刷的射了过去。

    “主人明鉴,奔雷只针对局势说话,决无半点人身攻击!如有半句谎言,就让天雷劈死冷冰心。”奔雷登时举手发誓,换来众人唏嘘一片。

    就在众人各持己见之时,忽听桌边磨刀霍霍的声音。

    “王爷,您这焰魂剑不用磨也能削铁如泥了。”奔雷见楚玉面色铁青,神形俱冷,顿时颠儿上去讨好。

    “本王有条妙计,不知各位想听否?”楚玉继续磨刀,声音冰寒如锥。

    “王爷尽管说,只要不让主人嫁过去,风麟必力支持!”风麟信誓旦旦。此刻,众人的目光皆落在楚玉身上。

    “一不做,二不休,杀了楚漠北!”楚玉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的妙计,众人闻声,唇角皆以一个奇异的姿势勾了两下,之后绝倒。这是妙计?这不是自掘坟墓么!你当金门那三十万大军是吃素的么!

    适楚,月朗星稀,繁星点点,偶有浮云掠过,掩映了一片月色。

    “在想什么?”沐筱萝本不想走过来,可见楚玉独坐亭间,便觉心疼,经历南彊之行,她与楚玉之间的关系更近了一层,只是现下这种时局,实在不允许他们有风花雪月的时间,而且于沐筱萝,她亦不想太过清楚的挑明这层关系,毕竟大仇未报,她着实没这个心思。

    “筱萝,你会不会觉得本王无能?”此刻的楚玉,身着湛蓝色长袍,身姿倚在亭间梁柱上,墨色的长发随风轻扬,俊逸的容颜镀着月光,美的令人窒息。

    “王爷为什么会这么想?”沐筱萝绕过凉亭,坐到楚玉对面,樱唇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自莽原举旗到现在,每每出现危机,都是你挡在本王面前为本王排忧解难,我们才可能走到现在,如今楚漠北以三十万大军逼你下嫁,本王除了着急,竟想不出办法救你,有时候本王在想,如果因为报仇而牺牲你的幸福,纵然本王有朝一日杀了楚云钊,莫心会不会开心!”清越的声音透着浓重的自责,楚玉说话间,以袖掩面,待其抬眸时,楚玉如两条宽面条的泪,已然落至腮处。

    “大姐会不会开心筱萝不知道,但筱萝就一定是不开心,诚如王爷所言,筱萝为王爷做的也不少了,王爷却只能靠着生姜才能为筱萝流几滴眼泪!”沐筱萝心动一刻,忽然闻到一股生姜味儿,心情顿时不佳起来。

    “没……没有啊!没有生姜啊!”楚玉噎喉之际,沐筱萝转身走出凉亭。

    “筱萝,你别走啊,本王可以解释的。”见沐筱萝动怒,楚玉登时起身追了出来。

    “解释什么?解释王爷为何大半楚的不睡觉,在这里消遣筱萝?”沐筱萝愠怒看向楚玉,却见楚玉两眼泛光,模样虽然可怜,却看的沐筱萝越发来气。

    “这是奔雷的主意,他说本王的眼泪是法宝,筱萝,本王没想骗你,可是楚漠北来势汹汹,本王真怕你会答应他!不管你信不信,本王可以放弃莽原,放弃济州,放弃报仇,却没办法放弃你……”楚玉说话的时候,泪流不止,眼睛眨个不停,还不时以袖抹泪,结果可想而知。

    “王爷用不用这么煽情啊?”以沐筱萝对楚玉的了解,虽然这眼泪有弄虚作假的成分,可楚玉素来不是花言巧语的人,所以他的话还是让沐筱萝很受用的。

    “本王不想流泪,可是……止不住啊!”楚玉已经无暇顾忌沐筱萝的表情,双手不停揉着眼睛。

    “王爷?王爷你没事儿吧?”感觉到楚玉的异常,沐筱萝当下急了,伸手拽开楚玉揉着眼睛的袖子,借着月光,沐筱萝分明看到楚玉的眼睛肿成了核桃。

    “好疼,筱萝,本王眼睛疼……”于是第二日,楚玉双眼裹上了白纱,生活不能自理,而奔雷则被派去扫三个月的茅房。

    酝酿两日之后,楚漠北再次出现在了沐筱萝面前,而此时,我们的皇后娘娘正在抱着絮子发呆。

    “真是奇怪,姐姐喜欢老鼠,妹妹偏偏喜欢猫,你确定你和沐莫心是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么?”楚漠北依旧一袭紫袍,眼中少却了彼时的高傲,多了几分温文尔雅。

    “不然呢?”沐筱萝收起思绪,垂眸抚着絮子的皮毛。

    “本太子一直觉得,沐莫心的母亲该是一位温柔贤惠,睿智沉稳的大家闺秀。”能教出那么优秀的女儿,她的母亲一定不是凡人。

    “那本宫的母亲呢?”不得不承认,楚漠北的话题的确提起了沐筱萝的兴。

    “冒昧问一句,楚后的母亲学过巫术吗?”楚漠北一语,沐筱萝顿时放猫挠人了。靠!居然骂她母亲是巫婆!你才是巫婆,你们家都巫婆。

    “楚后何必生气,本太子可是在夸你呢!”楚漠北不以为意,缓身坐到了石桌的对面,径自提起茶壶。

    “哦?”沐筱萝不以为然。

    “楚后没听过好人不偿命,祸害遗千年么!相信本太子,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在沐筱萝的印象中,这是楚漠北第一次夸她,虽然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有待商榷,但沐筱萝还是忍住了暴走的冲动。

    “不敢当,比起太子殿下,筱萝算是短命的。”沐筱萝漫不经心道。

    “咳……那个……沐筱萝,你觉得本太子怎么样?”直呼‘筱萝’对楚漠北来说,很难启齿。

    “太子说的是哪方面?”沐筱萝说话间眸子下意识朝楚漠北身下瞄去。

    “本太子那方面绝对没问题,无需评论!”楚漠北义正词严。

    “嗯,筱萝相信,殷雄告诉大家了。”沐筱萝窃笑。

    “那你说说,本太子身上还有什么地方是你不满意的?”楚漠北觉得自己是为难沐筱萝了,在他看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太子殿下确定要筱萝回答?保证不打击报复?”沐筱萝挑眉,狐疑问道。但见楚漠北点头,沐筱萝可就不客气了,

    “以筱萝的审美来看,太子殿下的身高可以再向上浮动三公分左右,上下身的比例还算可以,但绝对不是黄金比例。眼角上挑,眉梢入鬓,这在相学上可不算佳容佳貌,但中上等还是占得住的。嗯,唇薄了些,鼻梁高了些,有克妻的嫌疑,不过太子殿下可以宽心,他日太子殿下即位必定佳丽三千,介时您随便克,总有命硬的能活下来,要说太子殿下这一身长的最好的,可算是这对元宝耳,招财之相,可惜……”沐筱萝这厢侃侃而谈,那厢楚漠北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

    “沐筱萝!本太子在大蜀可是第一美男!”楚漠北大受打击。

    “恕筱萝直言,大蜀子民的审美真的很有问题。”沐筱萝得此结论,再抬眸时,楚漠北暴走。

    直至楚漠北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方才将殷雪唤了出来,

    “主人,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殷雪忧心看向沐筱萝。

    “本宫也不想,不过济州之战历历在目,曹坤与大周左右夹攻,济州险些军覆没,如今曹坤必定等待时机,如果金门出兵,他一定会赶过来凑热闹。大周尚有齐夏联军制约,试问整片大陆,有谁敢与大蜀抗衡?所以无论如何,本宫都不能让楚漠北找到出兵的理由。”沐筱萝面色凝重。

    “恕殷雪直言,殷雪一直以为楚漠北是讨厌主人的。”在殷雪看来,如果楚漠北对沐筱萝有一躲的意思,当初莽原明月峡,他也不会下那么重的手。

    “他现在也很讨厌。”沐筱萝不否认这一点。

    “那他为何要娶主人呢?”殷雪匪夷所思。

    “这也是本宫想要知道的,可惜到现在为止,本宫仍不得要领。”沐筱萝无奈摇头。

    “或许属下可以尽力一试。”殷雪犹豫片刻,肃然道。

    “殷雪,本宫不想为难你。”沐筱萝似有深意看向殷雪。

    “他毕竟是属下的哥哥,若能摒弃前嫌,殷雪也算了了一桩心事。”殷雪低声回应。

    晚膳十分,沐筱萝亲自端着膳食进了楚玉的房间。

    “听雨儿说王爷一天都没出去?”看着双眼蒙纱,躺在榻上挺尸的楚玉,沐筱萝声音渐柔,然则楚玉原本是平躺着的,却在听到沐筱萝的声音时,整个人扭了过去。

    “既然王爷这么不愿意看到筱萝,那筱萝还是答应了楚漠北,赶紧嫁到大蜀算了。”沐筱萝哀叹一声,将食盒搁在桌边,转身欲走。

    “你没答应楚漠北啊!那奔雷说你和楚漠北在后园里有说有笑的?”楚玉闻声恍然,顿时起身,双手摸索着探向沐筱萝。

    “眼睛好些没?御医怎么说?”见楚玉如此,沐筱萝终是狠不下心埋怨,随后走到桌边自食盒里取出参粥,轻移莲步的走到楚玉身边,轻舀一匙送了过去。

    “筱萝,如果再睁眼看不到你,本王情愿瞎一辈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沐筱萝已经走进了楚玉心里,他知道,错过沐莫心,是他一辈子的遗憾,可若错过沐筱萝,他要怎么活下去?

    “王爷放心,不到万不得已,筱萝也不想跳进火坑不是,再说筱萝又腹黑,又贪财,又凶,楚漠北怎么可能喜欢筱萝,是不是?”诚然沐筱萝觉得这是优点,不过她相信这几样在绝大多数男人眼里,绝对是不可接受的缺点。

    “筱萝,只要你在本王身边,本王发誓,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都会为你夺回大楚江山!”楚玉信誓旦旦。

    沐筱萝闻声苦笑,楚玉呵,不知不觉中,你的初衷不再是为莫心报仇了么?所以……莫心在你心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吧?

    沐筱萝承认自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楚玉痴情彼时的沐莫心,她会生气,替楚玉不值,可当意识到沐莫心这三个字在楚玉心渐渐淡去的时候,她竟有些心酸。

    就在这时,奔雷好死不死的走了进来。

    “回来,见着本宫连声招呼都不打么?”奔雷许是没料到沐筱萝会在,当即捏悄的想要退出去,却被沐筱萝逮个正着。

    “呃……属下奔雷叩见主人!”奔雷心虚看向沐筱萝,不由噎喉。

    “过来,服侍王爷用膳。”沐筱萝缓身而起,随后将瓷碗递给奔雷。床榻上,楚玉话未说完,奈何有奔雷在,便也不好再说什么。

    奔雷得令,自是殷勤接过瓷碗蹭到榻边。

    “对了,李准刚刚找你来着,等王爷吃过饭后,你去一趟。”沐筱萝漫不经心开口。

    “李准找属下有事?”奔雷一脸茫然。

    “也没什么大事儿,李准说肃亲王双眼治不好了,急需换双眼睛,本宫觉得你眼眶里那对就比较合适,便告诉他去找你了。”沐筱萝话音未落,奔雷已然绝倒,手中的瓷碗连带着参粥,不偏不倚的叩在了奔雷脸上。

    漆黑的石室里没有半点光亮,楚熙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被关了多久,不过按照那些人送饭的次数和自己的饥饿程度推算,他至少在这里呆了十天。

    “打开。”浑厚的声音悠然响起,紧接着便是石门轰隆的声音,伴着沉稳的脚步声,还有一道光射了过来,楚熙缓缓睁开眼睛,在看到来者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

    “你终于肯来见朕了?”楚熙的声音异常平静,连来者都颇为惊讶。

    “楚王猜到是无名了?”无名挥手间,石室内所有的火把顺间点燃,火光下,楚熙神情淡漠。

    “朕情愿是自己猜错了。”楚熙苦笑,眼底扫过一抹无奈。

    “楚王放心,毕竟是八拜之交的兄弟,无名对楚王并无恶意。”故友相逢,少不了要喝上两杯,于是无名坐下时,便将手中的酒杯推到了楚熙面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