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36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虽然沐筱萝有意隐瞒楚玉,却没打算隐瞒风雨雷电他们,毕竟对于自己的手下,沐筱萝还是十分信任的,但有一人例外,于是……

    “岂有此理,主人怎么可以答应楚漠北,真是气死人了!没节操……的家伙!”房间内,奔雷正替楚玉舀着汤,嘴里不停嘟囔着,在确定无人偷听时,才重重道出后面三个字。

    “奔雷,你说什么呢?”就在奔雷愤愤不平之时,身后突然传来楚玉的声音。

    “王……王爷?您眼睛好了?”奔雷回身之际,正看到楚玉一袭湛蓝色长袍,意气风发的自内室走了出来。

    “不兴好么!”楚玉觉得奔雷就算不想笑,也不必摆出一副想哭的表情,至少他不用担心自己的眼睛了。

    “兴……兴好……王爷喝粥。”奔雷哈着脸,将手里的恭敬粥搁到楚玉面前。

    “嗯,自己动手的感觉真是不错,对了,你家主子呢,本王一会儿去军营,问她去不去?”楚玉随口问道,

    “主人向来不喜欢去军营的,王爷还是自己去吧,不然奔雷陪您去啊!”彼时汀月亲自传达主人旨令,今日是主人的大日子,无论如何让他挡住肃亲王,千万不要坏了主人的大好姻缘,奔雷虽敢怒却不敢言,这才赌气候在楚玉的卧房内。

    “今日本王要与赫连鹏商议攻打汜闵古城的方案,筱萝怎么可以不去,你现在去告诉筱萝准备一下。”楚玉随意喝了两口粥,随后将瓷碗搁在桌上。

    “王爷……”奔雷为难了。

    “呵,你怕她会剜了你一双眼睛?不会,你该知道你家主子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罢了,你不去,本王自己去找她。”楚玉薄唇抿笑,旋即起身欲走,却被奔雷挡了下来。

    “王爷您眼睛才好,实在不易过于劳累,奔雷觉得您还是休息一天,一会儿奔雷请李御医过来再给您瞧瞧!”奔雷一个箭步冲到楚玉面前,殷勤开口。

    “不过是生姜过敏,哪有那么严重,再者本王久战沙场,什么伤没受过,这不算什么!你与本王同上战场数十次,本王是那么矫情的人么!”楚玉爽朗笑道,随手拍了拍奔雷的肩膀,不经意的动作却让奔雷大为感动。

    “王爷您先歇着,奔雷这就去叫主人过来!”与楚玉同战沙场十几年,奔雷对楚玉的感情自不一般,此刻,他就算豁出性命也要阻止沐筱萝答应楚漠北的求婚,奔雷如是想。

    “不必了,本王自己过去,你也收拾下,一起去。”楚玉挥手之时,奔雷却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主人……您还是歇着,奔雷去……”奔雷双臂一张,眼中透着掩饰不住的焦急和不安。

    “奔雷,出什么事了?”毫不夸张的说,奔雷撅个腚,楚玉便知他要拉什么屎,比喻虽然欠缺文雅,但却恰如其分。

    “没……没事啊!王爷您等着,奔雷这就去……”奔雷话音未落,便被楚玉单手拎了回来。

    “是不是筱萝出事了?”清冷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忧虑,楚玉剑眉紧皱,利目如锥。

    “主人不知道过的有多好,怎么可能出事……王爷您多虑了!”奔雷勉强挤笑,额头已然渗出冷汗。

    “那本王去找她!”楚玉猛的甩开奔雷,转身欲走时奔雷仍不怕死的挡了下来。

    “王爷!您何必去……去…。。嗨!主人已经同意嫁给楚漠北了!现在楚漠北正在主人房间里求婚!王爷您去了,只会给自己找难堪!”奔雷实在承受不住了,索性和盘托出。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楚玉双手拽起奔雷的衣领,赤红的眸子迸射出绝冷的寒意。

    “王爷……。您眼睛没事儿吧?”奔雷惊慌之余,分明看到楚玉的眼睛布满血丝,鲜红的颜色似血一般。

    “本王问你,沐筱萝真的答应嫁给楚漠北?”楚玉薄唇紧抿,手中的力道越发狠了几分。

    “王爷,主人她……”奔雷难于启齿,摇头之际被楚玉狠狠甩到地上。眼看着楚玉箭步如飞的冲出房间,奔雷狠拍了下大腿,这是要天下大乱呐!

    沐筱萝房间内,楚漠北独立中央,唇角抽搐了半个时辰。

    “太子殿下到底求不求啊?本宫可等着呢!”沐筱萝慵懒的倚在椅背上,纤细的玉指在眼前翻了两下,抬眸时,楚漠北依旧如僵尸般挺在那里。两侧,汀月,殷雪,风雨雷电皆肃然而立。

    “沐筱萝!你可没说有这么多人围观!”楚漠北咬牙切齿低吼,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几欲爆裂。

    “围观?不不不,他们可不是来围观的,他们皆是这场求婚仪式的见证者,这么幸福的时刻,自该与众人分享嘛!”最可气的沐筱萝怀里还窝着一只猫,楚漠北这一跪,便是连那只猫也得了便宜。

    “本太子要求清场!”楚漠北恨恨道,

    “不可能,太子殿下要是没想好,本宫也勉强,毕竟本宫还没到嫁不出去的地步,汀月,准备早膳!”沐筱萝有些不耐烦的开口。一侧,楚漠信见势不妙,登时小跑着到了楚漠北面前,小声低估。

    “皇兄,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个节骨眼儿上,你可不能退缩啊!”楚漠信双手握拳,做了个冲的姿势。

    “你皇兄我不是不能屈,但这屈的也忒彻底了吧!”楚漠北不以为然。

    “皇兄……”楚漠信眨着无害的眸子,一本正经的看向楚漠北。

    “干嘛!”楚漠北觉得他有必要再考虑一下,这一跪下去,丢了的尊严或许这辈子都找不回来的了!

    “对不起了……”楚漠信十分无良的踢了下楚漠北的左膝盖,楚漠北反射性的跪在地上。

    “楚漠信!”就在楚漠北欲起身之时,楚漠信当即将其按住。

    “皇兄,跪都跪了,若不说点儿什么,可就白跪了!”楚漠信好心提醒道。这一刻,楚漠北想哭,这还是他从小疼到大的弟弟么?这不是黄鼠狼么!

    楚漠北痛定思痛之后,终于狠吁口气,旋即自怀里掏出一杯戒指。

    “沐筱萝,嫁给本太子!”楚漠北昨晚不知练了多少次,才能把这句话完整的说出来。

    “注意语气,筱萝怕怕哟。”沐筱萝漫不经心的拍了拍胸口,眸子挑了两下。

    “沐筱萝!”楚漠北欲起身时,又被楚漠信醍醐灌顶了一通。

    “筱萝姑娘,不知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娶到如你这般貌美如花的女子为妻呢?”楚漠北觉得自己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刻,部阵亡。

    “咳……容本宫考虑一下。”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沐筱萝都觉自己在楚漠北那里吃了不少亏,所以逮着报仇的机会,沐筱萝断不会浪费呵。

    “你!”楚漠北欲暴走之际,楚漠信双手按住楚漠北的肩膀,水灵灵的大眼睛朝着沐筱萝眨了又眨。

    “沐筱萝,皇兄是真心的耶!”见着楚漠信的小模样,沐筱萝终是觉得在楚漠信面前,她或许不该过分糟践他的偶像。

    “既然太子殿下这么有诚意,那本宫只好……”就在沐筱萝欲应下楚漠北时,房门突地被人自外面踹开。

    “沐筱萝,你不可以嫁给楚漠北!”清冷的声音陡然响起,众人闻声望去,心头皆是一颤,只见楚玉一袭湛蓝色长袍,绝然站在那里,剑眉星目,薄唇紧抿,声音中喷薄出浓烈的怨气。

    在看到楚玉的那一刻,楚漠北简直是以八百螺旋弹簧的速度弹跳起来,即便如此,楚漠北脸上还是红似火烧。面子啊!面子真是丢尽了!楚漠北心中腹诽。

    “楚玉……你眼睛好了?”在看到楚玉的一刻,沐筱萝陡然起身,狐疑问道。

    “筱萝,你不用嫁给楚漠北,金门三十万大军在本王眼里,还不足为惧!”楚玉赤红的眸子深情盯着正座上的女人,双手紧攥成拳,乞求般等待着沐筱萝的回应。

    “要是没有汜闵古城的话,你倒是可以和我大蜀三十万大军较量一下,不过楚玉,若是加上曹坤的大军,你确定你能应付的来?身为元帅,莫要因一己之私而至众将士的生命于不顾啊!他们也有妻有子有爹有娘的,你怎么舍得让他们因为你,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呢?”众人沉默之际,楚漠信悠然走到楚玉面前,每一个字都击在楚玉的软肋上。

    身后,沐筱萝唇角下意识抽了两下,果然是近墨者黑,和库布哲儿呆久了,楚漠信这张嘴真是越发凌厉起来。

    “楚漠北!你若是个正人君子,就不该以武力威胁筱萝下嫁于你!”楚玉无语反驳楚漠信,厉眸瞪向楚漠北。

    “武力威胁这四个字,本太子不反对,但肃亲王从哪里看出是下嫁啊!”楚漠北心里也窝着火,这件事怎么看都是他吃了大亏的。

    “筱萝,楚漠北不是你的良人,你若嫁他,不会幸福的!我们一起过了那么多难关,这一次也一定可以!”楚玉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沐筱萝,眼底一片希翼。

    看着楚玉满眼的期待,甚至是乞求,沐筱萝暗自噎了下喉咙,她忽然后悔自己定下的计划,或许会比有假婚更好的办法,可是此时此刻,沐筱萝却不得不继续下去。

    “这一次……。筱萝只是为了自己……”沐筱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正常,即便如此,众人依旧可以听出那声音是怎样的颤抖。

    “楚玉,你听到了,沐筱萝不是为你,不是为莽原才嫁给皇兄的,她是为了自己!你别忘了,你是有正妃的人了,那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阻止沐筱萝啊!楚玉,你不要太过分了!”楚漠信一脸不悦的看向楚玉,愤然开口。

    楚玉陡然回眸,双眼带着凛冽的寒意看向楚漠信,一侧,楚漠北自然不允许有人这样欺负自己的弟弟,当下上前两步挡在楚漠信面前。

    “既然肃亲王来了,那便替本太子作个见证,漠北对天发誓,此生都会视筱萝你如珠如宝,爱你一生一世!筱萝,求你嫁给漠北!”楚漠北就在楚玉眼皮子底下单膝跪在了沐筱萝面前,双手举起戒指,深邃的眸迸发浓烈的爱意。

    房间一片静谧,所有人将目光落在了沐筱萝身上,各自为其捏了把汗。

    “筱萝……”楚玉转眸看向沐筱萝,心,悬浮于胸。

    “这么大颗翡翠筱萝还从没见过,太子殿下有心了……”沐筱萝缓缓起身,颤抖的手接过楚漠北举起的戒指,唇角勾起的弧度极不自然。楚漠北闻声,后脑滴出一滴冷汗,翡翠?他仿的是宝石啊,两者差距很大的!

    “沐筱萝!你不可以嫁给他!”只是顺间的时间,楚玉的眸子已然赤红如荼,额头青筋暴起。

    “可不可以不是你说了算的!”楚漠北悠然自地上站起来,挑衅般看向楚玉,或许没人知道,此刻楚漠北的心里,那也是十分窝火的!

    “楚漠北!本王杀了你”就在楚玉欲出手之时,沐筱萝先一步挡在了楚漠北面前。

    “奔雷,王爷眼睛才好,不易运动,你且扶王爷回去休息,本宫稍后会带御医一同看望王爷。”即便房门口,奔雷默念一万遍‘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可沐筱萝却还是点到了他的名字。

    “筱萝,你真要嫁给他?就算楚玉求你!”楚玉狠咬皓齿,眼角有泪滑过。

    “奔雷!要本宫重复第二次么!”沐筱萝凝视着楚玉的眼睛,心痛欲裂。

    “王爷……。奔雷扶您回家吃饭……”奔雷小心翼翼凑到楚玉身侧,低声道,无语,楚玉深深的望着沐筱萝,许久,愤然离去。

    “娘娘……”见楚玉离开,汀月忧心走到沐筱萝身侧。

    “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有话要跟太子殿下说。”沐筱萝敛了眼底绝顶的悲凉,淡声吩咐,风雨雷电自是识相退了下去,汀月犹豫片刻,亦跟着楚漠信一起离开。

    房门紧闭一刻,沐筱萝漠然转身坐到桌边,双手不时抚着手中的戒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