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36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29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本太子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不过时间有限,本太子给你三天的时间处理后事……咳咳……是杂事,之后随本太子回大蜀京城完婚。”其实沐筱萝与楚玉的暧昧关系人尽皆知,大家都以为他们会走到一起,直至楚玉公开娶了段婷婷,众人才少了猜测。

    “太子殿下是觉得筱萝已经到了一文不值的地步,还是大蜀实在拿不出一颗小小的绿宝石作为彩礼?若是第一种情况,那太子殿下实在不明智,给像筱萝这样一文不值的女子下跪,太子殿下的身价又能高到哪儿去。若是第二种情况,那筱萝还真是为大蜀现下的处境捏把汗呢。”沐筱萝把玩着手中的戒指,稍一用力,那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珠子便被沐筱萝从戒指上抠了下来。

    “咳咳……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是玻璃?这是绿宝石!”楚漠北严肃纠正。

    “呵,太子殿下以为筱萝身为堂堂‘旌沐号’的大当家,连宝石和玻璃都分不清了?楚漠北,你未免也太小看筱萝了。”沐筱萝轻舒口气,晶澈的眸子似有深意的看向楚漠北。

    “真……真的是绿宝石……”楚漠北再欲解释时,沐筱萝阴恻恻的眸子已然飘际过来。

    “那个……本太子可以说这是楚漠信的杰作么?”楚漠北耸了耸肩,尴尬启唇。

    “本宫可以说不信么!”沐筱萝声音渐冷,眸色幽寒。

    “咳,东西虽然有瑕疵,但本太子的诚意是真的。”楚漠北挑眉,既然被识破,大方承认便是了。

    “哦?在筱萝看来,太子殿下的诚意还不如这颗玻璃珠子来的真!”沐筱萝当即撅的楚漠北‘嘎嘣’一声。

    楚漠北自是听出沐筱萝的言外之意,眸色微凛,转身坐到沐筱萝对面。

    “楚后这话本太子可就有些听不懂了。”楚漠北试探的挑了挑眉。

    “呵,太子殿下对筱萝是什么样的情怀,筱萝真是不用过脑都能猜出来,莫说爱这个字,纵是喜欢,那都是极为牵强的,或许在太子殿下眼里,筱萝连顺眼二字都够不上,然则太子殿下现在竟然大动干戈的要娶筱萝为妻,如果筱萝相信这里面没有猫腻,那筱萝就是个傻子。”沐筱萝冷笑着将戒指扔在桌上,随后提壶为自己斟了杯茶。

    “既然楚后看出里面的问题,又为何答应本太子的求婚?”楚漠北忽然觉得沐筱萝唯一可爱的地方,就是有自知之明。

    “这就是筱萝接下来要说的事,为了配合太子殿下,筱萝自毁名声,这份恩情,太子殿下打算怎么报答筱萝呢?”沐筱萝轻呷口茶,纤长的眸子带着志在必得的气势瞄向楚漠北。

    “什么叫自毁名声啊!嫁给本太子很毁你的名声么!”楚漠北不爱听了。

    “这种事见仁见智,太子殿下以为筱萝占了便宜,殊不知有些便宜就算白给,筱萝都不稀罕呢。开门见山,筱萝可以陪你演这出戏,但有一点,此去大蜀,不管太子殿下有任何举动,莫婉都要知道!若是筱萝有任何举动,太子殿下不能干扰。”沐筱萝敛了眼中的诙谐,肃然提议道。

    “这不公平啊!你若有伤害我大蜀的举动,本太子也要袖手旁观?”楚漠北不以为然。

    “身处大蜀皇城,太子殿下以为筱萝能做出什么伤害大蜀的事情啊,您真是高估筱萝了!再则筱萝若有心与大蜀交恶,又何必坦诚直言,约法三章呢!”沐筱萝觉得楚漠北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本太子可以答应你提出来的条件,前提是你不能做出有损大蜀的举动,否则别怪本太子翻脸。”对于一个深知沐筱萝为人的人,楚漠北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话说在明面上。

    “自然。”沐筱萝微微颌首。

    “本太子还有一事不明,既然你早知道本太子意图,又为何要让本太子向你求婚?”楚漠北挑眉看向沐筱萝,狐疑问道。

    “若非如此,筱萝又怎么能让堂堂大蜀太子跪在筱萝面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呵。”沐筱萝有些无奈开口,若早知楚玉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她一定不会占楚漠北这个便宜,这件事到头来,或许是自己搬起石头砸着脚了,沐筱萝如是想。

    “沐筱萝!”楚漠北腾的起身,邪魅的眸子迸射出绝顶的寒意。就在这时,奔雷疯了一样的冲进来。

    “主人,不好了!王爷去了军营,说要率军攻打金门!”奔雷气喘吁吁禀报,脸色灰土。

    “什么!”

    “什么!”沐筱萝与楚漠北同时起身,皆不可置信的看向奔雷。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楚漠北怒斥之际,沐筱萝陡然转身,阴森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在楚漠北身上。

    “肃亲王再怎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比不过你楚漠北!身为大蜀的********,竟然不知道大蜀内部出了问题,筱萝敢问太子殿下,金门那三十万大军,太子殿下可有调动的本事?恕莫婉说句大不敬的话,你老子也未必有这个能耐了!奔雷,随本宫出去!”沐筱萝冷眸扫过楚漠北,转尔大步离开房间。

    “沐筱萝,你什么意思啊!本太子又没说你,你急什么啊!本太子那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么!那叫……”眼见着沐筱萝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楚漠北憋了一肚子火,可细一琢磨,心下骤寒,沐筱萝说自己的父皇也未必能调动金门三十万大军,这是何意?

    且说沐筱萝赶到军营时,楚玉已率千余铁骑军离开广宁,直冲莽原。桓横与赫连鹏本欲阻止,可惜楚玉红了眼,根本听不进去他们的话。

    “楚后,此刻攻打金门,无疑是自掘坟墓,本将实在拦不住王爷,靠你了!”赫连鹏剑眉紧皱,忧心开口。

    “筱萝姑娘,老夫自跟着王爷出生入死到现在,绝不后悔,但若因为王爷一时意气而功败垂成,老夫觉得不值。”桓横说的委婉,可言外之意却十分明显。

    “两位放心,筱萝知道该怎么做!”沐筱萝面色凝重,随即离开军营,且命殷雪以最快的速度送她出广宁,务必要在楚玉之前赶到莽原。

    事出突然,奔雷在告知风雨雷电之后,五人一并去了莽原,楚漠北和楚漠信也觉事态严重,纵马随后跟了上去。汀月担心主子,可惜不会武功也不会骑马,索性找了辆马车,正准备离开时,却见冷冰心不知何时坐到了车厢里。

    “冰心?你怎么会在这里?”汀月迟疑站在马车边,狐疑问道。

    “自然是去莽原看热闹了,快上来,不然赶不上好戏了!”冷冰心自来熟的伸手将汀月拉上马车,随后命车夫驾车出发。

    一天一楚的时间,当殷雪将沐筱萝带到莽原北城门的时候,已是筋疲力尽。

    “主人,再有半个时辰,王爷便会到达这里,我们要不要准备什么?”殷雪喘息开口。

    “不需要,本宫在这里等他。”沐筱萝淡声开口,心却无比沉重。其实她完可以在楚玉到济州之前拦下他,再将所有的事实和盘托出以平息楚玉的愤怒。可她没那么做,目的就在于让某人知道楚玉有多么恼火,让某人相信她与楚漠北大婚的事有多么真实,而这个某人,便是无名。

    这一刻,沐筱萝不得不承认,她利用了楚玉,即便她不想,可她还是做了。沐筱萝一直以为她是爱楚玉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还楚玉一个锦绣河山。可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真是虚伪又矫情,在楚玉和仇恨面前,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报仇。

    比起楚玉为自己独闯南的决心,自己到底还是爱的浅了,沐筱萝忽然觉得,或许对于一个心怀极恨的人来说,爱情太奢侈了。

    “主人,王爷来了。”楚玉的速度超出了殷雪的想象,如此可见是她低估了楚玉心里的愤怒。

    “你退下。”沐筱萝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眸色凛然,娇柔的身子就那么直直挡在了进入莽原的城门处。

    轰鸣的马蹄声卷起一片尘土飞扬,那袭湛蓝色的身影在漫天尘灰中奔腾而至。

    “驭”枣红色的**马陡然扬起前蹄,马背上,那张染尽风霜的俊颜露出一抹惊愕之色。

    “筱萝……”待**马站稳之际,楚玉挥手止住身后千余铁骑,继而翻身下马走到沐筱萝面前。

    一天一楚的时间,楚玉仿佛变了个人,凌乱的长发,泛黑的胡茬,暗黄的肤色,赤红的眼眸,那一身的风尘仆仆,看的人心碎不已。

    “王爷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么?”沐筱萝的声音带着浓烈的哭腔,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

    “筱萝,本王不会让你嫁给楚漠北,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本王都不会让你嫁给他!”楚玉狠咬皓齿,攥着拳头的手发出咯咯的声响。

    “嫁给楚漠北是筱萝自己的决定,王爷又何必……”

    “不是!你是为了莽原,为了济州,为了广宁,为了本王!筱萝,你为本王做了那么多事,从一开始在关雎宫,到后来莽原举旗,这一路走来,你为本王付出的已经够多了!若再舍了幸福,那本王有何颜面活在世上,就算是死,也无颜再见莫心!这一次,本王就算不要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受楚漠北威胁!筱萝,你相信本王,只要有你陪在本王身边,本王不会输!”楚玉双眼泛泪,手落在沐筱萝肩上时,颤抖不止。

    “便如王爷所言,筱萝为王爷筹谋至今,也算对王爷有恩,如今筱萝只求王爷一件事,放筱萝离开吧……”沐筱萝含着泪,樱唇轻抿,玉指缓缓拨开楚玉落在自己肩上的手指。

    “筱萝……你不相信本王?”楚玉的眸自垂落的手臂移到了沐筱萝的脸上,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悲凉。

    “筱萝相信王爷,一直都信,这个世上,只有王爷能为大姐报仇,只有王爷能夺了楚云钊的江山,让他生不如死。所以筱萝一开始便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王爷身上,因为筱萝知道,以王爷对大姐的深情,定会让筱萝如愿。既然王爷知道这一路走来,筱萝用了多少心思,那王爷是否不该让筱萝失望?”如果爱的不纯粹,那便不要爱了吧。

    “本王不会让你失望的!筱萝,就算你不嫁给楚漠北,本王一样会打到楚城,一样会将楚云钊碎尸万段!”楚玉慌乱抚上沐筱萝的双肩,眼中一片惶恐。

    “可是筱萝累了……路走到这里,筱萝真的不想再走下去,如今筱萝找到自己的良人,想要过平静的生活了。筱萝相信,接下来的路,即便没有筱萝,王爷也一定会走好!筱萝更相信大姐会在冥冥之中保佑王爷,手刃楚云钊那个畜牲!”沐筱萝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这样伤人的话连她都觉心疼,楚玉又如何受得了,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为楚玉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如果自己的存在会让楚玉乱了分寸,那么她或许该考虑离开。

    “不……不可能!筱萝,你想告诉楚玉,你爱的人是楚漠北?你想离开楚玉去大蜀,再也不回来?”楚玉眸间蒙雾,握着沐筱萝双肩的手颤抖不止。他不相信这是沐筱萝的心里话,如果沐筱萝爱的人是楚漠北,那这些日子以来,他与沐筱萝一起出生入死又算什么!

    “筱萝只想告诉王爷,嫁给楚漠北,是筱萝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想要为自己做的事,求王爷成。”沐筱萝漠然后退,躲开楚玉的手臂,深邃的眸散着绝然的光芒。

    “不可能……这不可能……”楚玉独自站在那里,眸间赤红,身体禁不住轻晃。

    “这个世上,筱萝或许再也找不到像楚漠北那样对筱萝好的男人了,筱萝不会错过他。两日是之后,筱萝会随楚漠北回大蜀,王爷,保重。”沐筱萝拼命说服自己不去在乎楚玉流下的眼泪,漠然转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