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36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所以你觉得铁血兵团的无名是想利用你和楚漠北大婚的机会,致我们于死地?介时各国群龙无首,自顾不暇,便无人再理会大楚内讧了?”封逸寒凝眸看向沐筱萝。

    “至少有这种可能。”沐筱萝应声点头。

    “无名……若让本尊主遇着他,必将他埋在黄金树下做花肥!”寒锦衣凛然开口。

    “既然你知道是阴谋,为何还要答应楚漠北?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段梓桐疑惑不解。

    “筱萝没的选择啊!如果筱萝不答应,金门必定出兵,介时莽原岌岌可危,若曹坤这个时候进犯,后果可想而知。”沐筱萝有些无奈,其实如果楚漠北不是担心楚熙安危,自乱阵脚的话,就算他不央求自己,自己也会乖乖跟他来大蜀的。

    “那现在怎么办?敌暗我明,很难防备的。”段梓桐蹙眉开口。

    “其实就算诸位不找筱萝,筱萝也打算晚些时候找诸位商谈此事,筱萝想过了,不管筱萝的猜测是否属实,诸位都不易留在京城。”沐筱萝肃然道。

    “可我们若离开,势必打草惊蛇。”封逸寒忧心看向沐筱萝。

    “其实三位看到筱萝现在的容貌,便该猜到筱萝的计划,不是么?”沐筱萝唇角勾笑,眼底华彩纷呈,这趟带冷冰心来真是赚到了。

    为了不引人注意,封逸寒三人并未在沐筱萝的房间呆太久,待三人离开,沐筱萝觉得是时候跟冷冰心交换身份了,幸而发现的人皆是信得过的人,否则被有心机的人看出端倪,她可就被动了。

    然则就在沐筱萝打定主意开门之际,楚漠北仿佛雕像般站在门前,神色俊冷。

    “太子殿下找冰心有事?”沐筱萝诧异之余,笑颜道。

    “不打算请本太子进去么?”楚漠北挑眉开口,未等沐筱萝反应过来,楚漠北已然进了房间。沐筱萝犹豫片刻,转身将房门关紧。

    “太子殿下请坐,冰心这就给您沏茶。”沐筱萝猜不透楚漠北的用意,自不能先起话茬。

    “本太子一直以为楚后十分精明,可自莽原到现在,本太子怎么都想不明白,何以楚后要与冷冰心交换身份?是楚后舍不得楚玉,所以想以冷冰心的身份照顾在楚玉身边呢?还是楚后厌恶本太子至极,所以连同行都觉无法忍受?”楚漠北语毕之时,沐筱萝手中的茶杯已经开始溢水了。

    “咳……太子殿下的意思是……”沐筱萝自知理亏,语气谦和了许多。

    “本太子的意思是,从莽原开始,本太子就已经看出那个沐筱萝是假的!之所以不说,便是想知道楚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惜的是,直到现在,本太子仍然没有看到楚后这么做的用意和心机,这令本太子很失望。”楚漠北邪魅的眸如覆冰霜,声音冰寒入骨。

    第一次,沐筱萝觉得自己在楚漠北面前找不到任何辩解的理由,所以默。

    “本太子承认,此番与楚后联手,目的是为解大蜀内忧,可说到底,如果能抓到无名,于你于我,都是好事。漠北麻烦楚后,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即便你对漠北印象再不好,是否也该先以大局为重,难道楚后觉得我们在玩小孩子过家家?一旦失败,漠北自是输不起的,难道楚后就能输的起?”楚漠北一番严词令沐筱萝无力反驳,她承认,与冷冰心互换的原因正如楚漠北所说,她想照顾在楚玉身边,她分分钟不想和楚漠北走在一起。

    “你真的从一开始就认出冷冰心?”沐筱萝表示怀疑。

    “作为两看两相厌的死敌,即便楚后化成灰,漠北也能认出来。如果不想死,楚后知道该怎么做了!打草惊蛇的后果,楚后未必承担的起!”楚漠北冷声开口,旋即未等沐筱萝回应,便已离开。

    待楚漠北离开,沐筱萝独坐桌边,痛定思痛之后,决然起身朝冷冰心的房间走去。

    暗处,直至沐筱萝的身影渐行渐远,皇甫俊休方才舒了口气,

    “楚后看起来似乎不怎么高兴啊!”

    “被本太子骂了个狗血喷头,她还能高兴得起来么!不过……还真是爽极了的爽啊!”楚漠北长舒口气,心情大好。

    “太子殿下,微臣冒昧问一句,您是从什么时候看出冷冰心不是沐筱萝的啊?”事实上,在宫中密使来报时,皇甫俊休还真是刻意看了眼冷冰心,那易容的水平,真不是一般的高,反正凭他的肉眼凡胎没看出来就是了。

    “本太子到现在都没看出来,不是密使禀报的么。”楚漠北十分诚实回答。一侧,皇甫俊休挑了挑眉,狂甩冷汗。彼时他趴窗户时,太子殿下可不是这么跟沐筱萝说的。

    事实上,楚漠北隐藏在皇宫的眼线能发现这个秘密,也多亏了段梓桐,也只有像段梓桐这种不会武功的人进了冷冰心的房间,那些密使才敢靠近偷听。

    蜀皇城的御医院外,楚玉抬头望天,瞳孔跟着天上的飞燕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儿。

    “王爷,没想到李准的师兄还真是个神医!居然不用号脉,只看了眼李准的信函便能对症下药,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奔雷赞叹道。

    “什么不用号脉,他给本王号脉的时候你没看见罢了!”楚玉登时反驳,若这话让沐筱萝听了去,一定会有所怀疑,介时可就麻烦了。

    “呃……奔雷怎么没看到……”奔雷挠头,不以为然。

    “废什么话,马上去找夏王,本王有事找他商量!”楚玉心知要想阻止楚漠北和沐筱萝大婚,他一人孤掌难鸣。

    “王爷,不用找了,夏王来了!”奔雷得令转身时,正看到狄峰大步朝这边走过来。

    凉亭内,狄峰左顾右盼,楚玉环视四周,在确定无人偷听时,二人同时开口。

    “我有事问你!”

    “我有事求你!”看出楚玉眼中的急迫,狄峰强忍住心底的质疑,让楚玉先说。

    “这次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本王!沐筱萝之所以要嫁给楚漠北,是为了解莽原之围,虽然她嘴上不说,但本王知道,她是不情愿的!本王想好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会阻止他们大婚,就算犯众怒也在所不惜!介时本王把筱萝交给你,再回莽原与大蜀一决胜负!凭本王十几年征战沙场的经验和阅历,金门一战,本王决不会输!”楚玉肃然开口。

    “你……你确定沐筱萝要嫁给楚漠北?”狄峰挑眉看向楚玉,眼底充满质疑。

    “沐筱萝亲口所言,她告诉本王楚漠北是她今生的良人。”即便楚玉不相信,可心还是很痛。

    “不会吧?那她为什么要让冷冰心易容成她的模样招摇过市啊?我还以为你们有什么阴谋,想来找你透透话呢!”狄峰剑眉紧皱,忽然不明白沐筱萝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你……你说什么?她让冷冰心易容成她的模样!什么时候的事?”楚玉不可置信的看向狄峰。

    “你不知道?现在的沐筱萝就是冷冰心啊!那会儿我想去找沐筱萝了解情况,正看到她跟南的那个晗月公主在一起,说巧不巧,我正要进门时,便听晗月公主质问她是谁,她亲口说的,她叫冷冰心,是沐筱萝的属下。”狄峰据实开口。

    “沐筱萝是冷冰心?那沐筱萝去哪儿了?冷冰心……”楚玉恍然,眸间陡亮,原来这一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竟然是沐筱萝!心,顿时荡起丝丝涟漪,他就知道,自己与沐筱萝同生共死携手走到今日,她怎么会嫁给别人!

    “你干嘛?”见楚玉欲离开凉亭,狄峰一把将其拽住。

    “去找沐筱萝!”楚玉郁结了十几日,如今豁然开朗,他忽然觉得自己有满腔的话想要告诉沐筱萝,这一次,他不再犹豫!

    “别啊!我可是为了你才来大蜀的,你好歹也要告诉我,你们想干什么啊这是?”狄峰心下质疑,彼时收到蜀王邀请函时,他便猜道这其中必有隐情,事实上,如果不是关心沐筱萝和楚楚玉,他还真没必要给蜀王这个面子。

    “明日我再找你!”楚玉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沐筱萝,自然不愿与狄峰废话,况且,他也是一片茫然呵。

    “喂!楚玉,你不厚道啊!我可什么都告诉你了,你……”狄峰不依不饶。

    “夏芙蓉!”楚玉陡然回身,双眼紧盯着凉亭上方,面色肃冷。

    “谁?夏……夏芙蓉?你能看到夏芙蓉?”狄峰惊诧松手,顺着楚玉的视线望过去,几乎同一时间,楚玉以电闪般的速度几乎顺移出凉亭,扬长而去。

    “楚玉!你他娘的用死人吓唬老子,损不损啊”凉亭处,狄峰的咆哮声久久挥散不去。

    楚玉箭步如飞,奔雷则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王爷,主人真和冷冰心换脸了?”奔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顿觉五雷轰顶,这一路,他似乎好像也许没说主人什么坏话吧?奔雷越想越心虚,忽感他的世界濒临灭顶。

    “住口,你是想让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么!”楚玉怒声低吼,脚下渐急,直奔向冷冰心的房间。奔雷觉得这个时候,他似乎该去找冷冰心求救,于是悄悄转身去了沐筱萝的房间。

    而此刻,沐筱萝就真的是沐筱萝,冷冰心也只能是冷冰心了!

    “筱萝,为什么要骗本王?”在确定周围无人偷听之后,楚玉陡然推开冷冰心的房门,大步跨了进去。

    此刻,冷冰心正在痛定思痛,到底自己的应变能力是差到家了么!一连被三个人认出来,她很是受挫啊!

    “王爷?你来做什么?”冷冰心心情不好,对楚玉的态度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筱萝,对不起,本王应该认出是你的!”楚玉急步走到冷冰心面前,深情的目光透着掩饰不住的愧疚和忐忑,伸手时,却被冷冰心躲开了。

    “呵,王爷,冰心真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沐筱萝?如果是真爱,那为何封逸寒,段梓桐和寒锦衣他们每个人都在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揭穿冰心,而王爷你直到现在,看着冰心时,还那么深情的呼唤沐筱萝的名字呢?”冷冰心费解质疑道。

    “筱萝?”楚玉剑眉紧皱,眸间有了一丝不确定。

    “原则上呢,冰心该高兴才是,至少冰心的易容术还骗到了王爷你,不过冰心实在高兴不起来,王爷也应该反思一下,在你心里,沐筱萝到底有多重要?王爷又对沐筱萝了解多少?”冷冰心也不管楚玉的反应,当即坐了下来,伸手倒了杯水一饮而尽,即便如此,她心里还是分外窝火的。

    “你的确不是筱萝,若是筱萝,会把杯子抛过来的。”楚玉苦笑,转身离开。

    不爱沐筱萝?怎么可能!他甚至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得沐筱萝的平安,甚至放弃为莫心报仇的机会,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能猜出来,自己却不能呢……。

    且说此刻,沐筱萝房间里上演的苦情大戏,那也是十分精彩的。

    “冰心,求你了,这次你若不出面替我求情,奔雷很有可能会变成太监啊!”奔雷双手抚着桌面,半蹲在沐筱萝面前,苦哈着脸,悲戚乞求。

    “这么严重的?那你都说了什么啊?”沐筱萝的眼神阴恻恻的飘落到奔雷身上,奔雷却不自知。

    “也没说什么,就说……就说沐筱萝势利,小气,记仇,再有就是冷血无情,铁石心肠,没有责任心,对了,我还说如果沐筱萝敢嫁给楚漠北,我就敢跟他断绝父女……呸呸,是主仆关系!冰心啊,如果你不救奔雷,那奔雷真是死定了!”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为了渲染气氛,奔雷还是拼命挤出两滴晶莹的眼泪,以赚取同情。

    “当初你哭着喊着要做沐筱萝的手下,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这么舍不得离开,为何还要出言不逊呢?”沐筱萝强压着心底的怒火,淡声开口。

    “你不知道,当时情况复杂,王爷在车厢里,我总该说点儿什么安慰王爷吧!”只要想到自己大言不惭的时候,沐筱萝就坐在他身边,奔雷便觉身汗毛都在立正稍息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