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36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6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微微一震,关心则乱?是了!她终于明白楚玉为何两次都认不出自己的原因了。

    “明天就是答案揭晓的时候,太子殿下放心,无名与蜀王到底是八拜之交,如今只是想利用蜀王,该不会做出背信弃义之事。”沐筱萝安慰道。

    “希望如此,倘如父皇有万一,本太子一定会将无名的揪出来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楚漠北说话间,双手暗暗攥成拳头,邪魅的眸子幽冷如潭。

    “就算蜀王没有万一,太子殿下就打算放过他了?”沐筱萝觉得楚漠北可不是那么宽容的人呢。

    “那就碎尸万段,不用挫骨扬灰了。”楚漠北如是想。无语,沐筱萝额头顺间浮起三条黑线,唇角下意识抽搐了一下。

    时间迫近,沐筱萝几乎一楚未睡,寅时过后,已有宫女将沐筱萝盛装打扮了一番。铜镜前,沐筱萝看着镜子里倾城绝世的容颜,珠光宝气的喜服,心底莫名有些失落。

    “娘娘,王爷他……他走了!”就在沐筱萝失神之际,汀月急步跑了进来,手中还捏着楚玉握着的信笺。

    ‘筱萝:恕楚玉不能陪你走到最后,楚玉相信,这场戏即便没有楚玉,你也一样会演的精彩,寒锦衣是个有担当的人,你若跟他在一起,不仅本王,相信九泉之下的莫心,也一定会欣慰-楚玉。’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啊!他就这么扔下娘娘不管,一走了之了么!气死了!为什么王爷就是不明白娘娘的心意啊!”汀月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刚化好的妆被抹的像只猫儿。

    “不怪他,是本宫先放手的。别哭了,一会儿迎亲的进来,还以为你有多不舍得本宫呢!”沐筱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出来,或许心空了,眼泪也跟着干涸了吧?可即便只剩下一层皮,沐筱萝还是觉得心疼的要命,疼的她好想把心掏出来,轻轻安抚。

    “娘娘!”汀月心疼看着自家主子,却不知该说怎样的话才能让主子好受一些。

    “殷雪,准备好了么?”沐筱萝深吸口气,继而轻声唤道。

    “主人放心,殷雪定不负所望!”殷雪的声音在空中悠荡而出。时间一秒秒的过去,所有的事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沐筱萝终是在礼官的高声叫喊中被众宫女簇拥扶上了镶金绣凤的八抬大轿。

    喜堂设在金銮殿,一路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再配以宫中各处的红笼彩绸,气氛甚是喜庆。轿内,沐筱萝漠然倚在靠背上,丝毫没受外面气氛的熏染,清眸如一片死水无波。

    她从没想到,自己与楚玉会在这个时候分道扬镳,如今她能为楚玉做的,就只有铲除无名!

    金銮殿前,楚漠北一袭红色喜服着身,墨发以雕龙金簪别起,初升的阳光如碎金般落在他身上,越发映衬的楚漠北如神将般令人神醉。

    此刻,礼官高喊一声,轿夫落轿,楚漠北依礼走上前去,以金杆掀起轿帘时,便见一只莹润嫩白的手缓缓伸了出来。青葱如玉的手指,配上丹蔻色的指油,让人不禁浮想联翩,这该是楚漠北第一次这样细致的观察沐筱萝的手,彼时,他真是看一眼也觉得浑身难受。

    “太子殿下?”一侧,一身盛装的皇甫俊休见楚漠北神色异样,登时小声唤了一句。

    “咳!”楚漠北觉得自己是吃错药了,居然会被沐筱萝的一只手迷的失了神。无语,楚漠北伸手将沐筱萝拉出轿子,两人相挽走进金銮殿。

    眼见着一对新人走了进来,金銮殿众人的目光皆落在沐筱萝和楚漠北身上。行至中央,礼官高喊

    “一拜天地!”沐筱萝与楚漠北双双转身,半俯身姿。

    “上刀山下火海亦不过如此。”楚漠北低喃开口,言外之意便是和沐筱萝拜堂这件事和下地狱没什么区别。

    “经此一拜,筱萝以后就算遇到再恶劣的环境,都会坚强的活下去!”沐筱萝淡漠开口。

    “为什么?你该不是爱上本太子了吧?”楚漠北挑眉瞄向沐筱萝。

    “筱萝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事会比和太子殿下拜堂更虐心。”沐筱萝虽然心情不好,但嘴上从来不吃亏。楚漠北闻言,眉梢不由的挑了两下。

    “二拜皇上!”礼官继续道。此刻,龙椅上的千面正顶着楚熙的面皮端坐如钟,深邃的眸落在一对碧人身上,唇角勾笑。

    “夫妻对拜!”

    “其实你若能有莫心的十分之一,本太子都会考虑真的娶你。”楚漠北俯身细语道。

    “智慧?”沐筱萝挑眉。

    “良心。”楚漠北这样以为。

    “看来筱萝还要更坏一点,以防万一!”喜帕下,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涩。彼时自己是有良心,可惜命却没了。楚漠北闻声自嘲,明知道沐筱萝说不出什么好话,偏生自己主动搭讪,这不找堵呢么!

    “掀喜帕!”大蜀礼节新郎和新娘拜堂后并不直接入洞房,而是向上辈和贵客敬酒。

    此时,已有宫女端着搁有金杆的托盘走了过来。楚漠北拿起金杆,缓缓挑开沐筱萝头上的喜帕,当喜帕落地的那一刻,楚漠北陡然一震。

    好美的新娘!凤冠下,沐筱萝粉妆入面,炭扫眉,丹唇外朗,皓齿内鲜,饶是天池圣女亦无法与之匹敌。楚漠北此刻的震撼远比初见时更加强烈,心,竟有片刻的停滞。

    “不认识了么?”眼见着楚漠北怔在那里,沐筱萝低声提醒了一句。

    “画的真丑,吓死本太子了!”楚漠北回神之际,口是心非道。

    “礼成,敬酒!”随着礼官的高喊,金銮殿外再次锣鼓喧天,殿内亦是一片喜气,楚漠北与沐筱萝分别拿起两侧早就准备好的果酒,上前一步走向龙椅。

    为了不让人起疑,沐筱萝与楚漠北敬酒之后并未多言,而是转到了各国国君所在的座位上。

    “筱萝久仰周武帝大名,今日一见,果然见面不如闻名。”沐筱萝手持楚光杯,摇曳着走到周郧面前,灿若繁星的眸子散出意味不明的幽光。

    “呃……咳咳!如今楚后已是大蜀太子妃,今后夫唱妇随,有些闲事,就莫理了吧!”周郧见沐筱萝没有敬酒的意思,索性将酒杯重重搁回到桌上。

    他只道当初济州一役,自己前脚才把三十万大军派出去,没几天的功夫,齐夏联军就包抄过来,结果自己在济州没占着便宜,还白白丢了四座城池,因为这件事,他差点儿没一病死过去,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沐筱萝。此番相见,若不是上面早有指示,他真想一刀砍死沐筱萝以泄心头之恨。

    “你算什么东西啊?筱萝做事,几时轮到你在这里品头论足了!周郧,本宫素来不记仇,但若记起仇来,那也是十分可怕的呢!”沐筱萝俯身凑到周郧身边,眼底笑意更浓。

    “沐筱萝!”周郧到底是一国之君,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当即要崩,却被沐筱萝用力按住肩膀。

    “这里可是大蜀,周王就算不顾及自己的面子,也要给蜀王几分薄面才是呢!”沐筱萝似有深意试探。

    “哼!朕要杀你,没人拦的住!”周郧对沐筱萝的话充耳不闻,再欲起身时,却被楚漠北拦了下来。

    “难得周王亲来蜀国参加本太子大婚,漠北敬你!”楚漠北举杯之时,深邃如潭的眸迸射出凛然的寒芒,即便周郧气焰嚣张,却也敌不过楚漠北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于是在楚漠北的冷眸注视下,周郧悻悻喝了杯酒,不再看沐筱萝。

    “为什么要惹周郧?你就不怕打草惊蛇么?”离开座位,楚漠北不解看向沐筱萝。

    “彼时周郧倾大周三分之一的兵力攻打济州,无疑说明了他已经与无名达成联盟!刚刚你也看到了,他居然连蜀王的帐都不肯买,这说明什么?”沐筱萝挑眉看向楚漠北,低声问道。

    “说明父皇已经受制在无名手里!刚刚本太子想跟父皇说话,可是父皇却无动于衷,甚至没给本太子任何暗示,这不合常理,父皇就算不说话,至少也该有个眼神!”楚漠北目露忧色。

    “咳……如果……如果筱萝说那个人根本不是蜀王,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合常理的多了?”沐筱萝注意到被易容的那几个死士面色有异,方才和盘托出。

    “沐筱萝,你说什么?你说……”就在楚漠北惊愕之时,只听左边桌上,易容的几位死士均已口吐白沫,其余大蜀官员亦昏厥过去。

    “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沐筱萝说话间,身体柔若无骨的堆在了地上,几乎同一时间楚漠北亦四肢无力的委在了沐筱萝身侧。

    “为什么本太子真的中了软骨散?沐筱萝,你怎么样?”在意识到自己中了软骨散之后,楚漠北心中大骇,他已经做了周密的计划,难道是百密一疏?

    “怎么会这样?来人!快来人!”沐筱萝也不理楚漠北,当下吃力大喊。

    “沐筱萝!任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此刻,刚刚还被沐筱萝气的一脸褚色的周郧,挺着肥肥的肚子踱步走了过来。

    “周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齐王!夏王!楼兰王!寒尊主!晗月……”沐筱萝柳眉紧蹙,转眸看向早已趴在桌上没了气息的死士时,心底愧疚不已。无名老奸巨猾,稍有不慎便会让他看出端倪,所以她不得不牺牲这些人以换得无名的信以为真。

    “别叫了!他们都死了!沐筱萝!你不是说你很记仇么!告诉你!朕也很记仇!你让朕丢了四座城池,朕就把你大卸八块!”周郧早就气红了眼,当即抽出匕首,狠狠刺向沐筱萝,几乎同一时间,楚漠北拼了力气撑到沐筱萝面前,突然出手。

    血,自周郧的匕首上蜿蜒而落,染红了楚漠北本就鲜红的喜服。

    “楚漠北!你……”沐筱萝愕然看着左臂受伤的楚漠北,心底震撼不已,令楚漠北受伤,她意料之外。

    “周郧!这里是大蜀,你别太放肆了!”楚漠北愤然怒视周郧,目光如锥。诚然他不喜欢沐筱萝,却也无法看着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捅死。后来沐筱萝提及此事时,楚漠北只道作为入得了他楚漠北眼的对手,沐筱萝只能死在他手里。

    “大蜀?呵!楚漠北,你且睁眼看看,坐在龙椅上的真的是你老子!”周郧冷哼之时,千面已然走下龙椅,一步步走到楚漠北面前。

    “世人皆道大蜀太子睿智无双,千面觉得也不过如此么!连自己老子都认不出来,你还真不是一般的逊。”千面说着话,将脸上的面皮撕扯下来,露出一张没有眉毛的脸。

    “父皇…。。你们把父皇怎么样了!”楚漠北剑眉紧皱,吃力撑起身子欲抓千面,奈何身体软若无骨,千面只轻轻一推,楚漠北便已跌倒在地,受伤的左臂与地面摩擦,鲜血如注。

    “不堪一击!啧啧,这张脸皮倒是极品,周王,匕首借用一下!”千面目露阴森的接过周郧手中的匕首,继而将匕首的尖端对准了楚漠北。

    “千面!你敢!凭你一条贱狗,连给楚漠北提鞋都不配!叫无名出来!”一侧,沐筱萝猛的挡在楚漠北面前,秋水明目直视千面,丝毫不惧眼前近在咫尺的利刃。

    “敢骂本都尉是狗!你……”就在千面扬起匕首时,一阵浑厚的声音陡然响起。

    “住手!”见是无名,千面虽心有不甘,却还是扔了匕首退到一侧。

    “无名都尉,您可是答应把沐筱萝给朕处置的,不能反悔啊!”周郧提醒了一句。

    “周王放心,无名说到做到!”无名点头之时,已然站在了沐筱萝面前,身后,魅姬一袭华裳的跟在后面。

    “无名,你好卑鄙,枉父皇当你是八拜之交!你竟做出这等忘恩负义之事!”楚漠北不顾臂上刀伤,双手紧攥成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