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37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那我真的走了!”沐筱萝端着托盘,转身才走两步,便听房门支呀一声开启。

    “沐筱萝,皇甫俊休说你和皇兄是在演戏,是真的么?”房门处,楚漠信脸色憔悴的站在那里,双眼红肿似桃,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沙哑,一看便知哭了很久。

    “肯开门了?”沐筱萝樱唇勾起,转身也不管楚漠信挡在门口,直冲进去。且当沐筱萝将托盘搁在桌面上,回身时,却见楚漠信依旧站在门口。

    “你可不可以先出去,本王现在不想见人。”楚漠信悻悻道。

    “你觉得可能么?”沐筱萝失笑,转尔坐了下来,见沐筱萝耍横,楚漠信犹豫了一下,终是把门关上。

    “为什么不吃饭?”沐筱萝将托盘里的饭菜端到楚漠信身边,狐疑问道。

    “是漠信害了父皇,害了皇兄,也害得你差点儿死了!这些都是漠信的错!”楚漠信像个孩子似的推开饭菜,拳头狠狠砸向桌面,看的沐筱萝直心疼。

    “你这么认为?可筱萝觉得整件事,错的只有无名那个老匹夫,其余的人都没错。”沐筱萝缓身坐到楚漠信身边,手指抚过楚漠信稍有凌乱的头发。

    “如果不是漠信笨的要死,连真假父皇都分不清,就根本不会有接下来的事!”楚漠信纠结开口,眼泪在眶里打转儿。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沐筱萝哑然失笑。

    “这个怎么了!本王身为父皇的儿子,竟然连真假都看不出来,这只能说明本王平日粗心大意,说明本王不配当父皇的儿子!父皇应该打我骂我的!可是父皇都没怪我!我这个白痴!比你还白痴!”楚漠信哭了,那叫一个伤心。

    “好了,如果你不配做蜀王的儿子,那楚漠北也不配,因为他也没认出来啊!”沐筱萝一语,楚漠信登时抹了眼泪,狐疑看向沐筱萝。

    “皇兄也没认出来?这怎么可能呢?你骗本王的!”楚漠信撅起小嘴,眼睛泪光闪烁。

    “筱萝为什么要骗你呢,自入京城到大婚当日,你皇兄还在担心龙椅上的那位会不会是受了无名的控制,中毒啊,把柄啊!他唯独没想到那个人是易容的,根本不是你们的父皇!所以严格来说,你皇兄也和你犯了一样的错误。”沐筱萝轻拍着楚漠信的后背,安慰开口。

    “那只能说明……说明我们都不是父皇的好儿子。”楚漠信钻进了牛角尖。

    “恰恰想反,你们都是蜀王的好儿子,关心则乱,因为关心,所以你们会放松警惕,会忽略了细微之处。蜀王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没有怪你们的理由,真是疼你们还来不及呢!”沐筱萝轻拍着楚漠信的肩膀,似要给他无限的勇气和安慰。

    “你说的是真的?”楚漠信眨眼看向沐筱萝,求证道。

    “筱萝什么时候骗过你?”沐筱萝浅笑嫣然,随手将饭菜推到楚漠信面前。抬眸时,正对上楚漠信一双鄙视的目光。

    “咳咳……至少筱萝保证这次肯定是没骗你!”沐筱萝清了清嗓子,觉得楚漠信也忒较真儿了,她只是应景来一句,用不用这么认真啊!

    “其实皇兄那么好,你考虑一下。”楚漠信真是饿了,登时抄起家伙胡吃海塞。

    “那你觉得筱萝好吗?”沐筱萝不答反问。

    “你?你脾气不好,长的也不是很出众,腹黑又贪财,小气又阴险,除了这些……还算不错。”楚漠信边吃边道。

    “那筱萝敢问小王爷,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沐筱萝柳眉挑了几下,悻悻开口。

    “所以皇兄肯娶你,那是你的福气。”楚漠信如此想。

    “呵,那倒是筱萝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差点儿忘了告诉你,你皇兄身中蛇毒,正昏着呢!”沐筱萝悠然起身,声音清冷。

    “咳咳咳……你说什么?皇兄他中毒了……咳咳咳……沐筱萝,你倒是替本王拍拍啊!呛着了!”就在楚漠信咳的脸红脖子粗时,沐筱萝已然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且说沐筱萝刚到寒锦衣的房门口,便听里面传来一阵奶里奶气的哭声。

    “尊主,那沐筱萝是扫把星啊!您若再不离她远点儿,铁定要被她克死的!老奴求您了,跟老奴回万皇城吧!红橙黄绿青蓝紫想您想的……想的……想的都快想不起来了,各个嚷着要离开,您若再不回去,万皇城可就没人了!”乔爷一袭黄灿灿的金缕衣,匍匐在榻边,双手扯着寒锦衣的胳膊,苦苦哀求。

    “苦肉计对本尊没用,你快松手,让人看见还以为本尊有特殊癖好!”寒锦衣下意识想甩开乔爷,奈何身体还未完恢复,实在无甚力气。

    “咳,既然苦肉计不成,那老奴得罪了!”乔爷登时收了眼泪,肃然起身,眸色清冷无波。

    “本尊主虽然虚弱,但凭你的武功还未必制得住本尊!”见乔爷要来硬的,寒锦衣自诩道。

    “尊主武功盖世,老奴自是望尘莫及,不过尊主刚刚服食的‘七叶丹’里有软骨散的成分,所以……”乔爷说话间,眉眼皆笑,猥琐至极。

    “所以本尊主没吃啊!”寒锦衣说话时摊开手掌,只见一粒鲜红的丹药赫然出现在寒锦衣的手里。

    “尊……尊主!您这是为什么啊!她沐筱萝现在已经是大蜀太子妃了,您还打算怎么样啊!”看着那粒丹药,乔爷欲哭无泪。

    “那只是演戏。”寒锦衣薄唇微抿,眼底溢出淡淡的华彩,彼时知道真相时,寒锦衣说不出心底是怎样的欢喜。

    “可知道是演戏的人能有几个!现在沐筱萝的身份可多了,大楚皇后,大蜀太子妃,难道尊主还想再弄个万皇城城主夫人的封号给她?尊主,天下女子多的是,您又何必在她沐筱萝一棵树上吊死啊!而且……而且沐筱萝也未必领你的情!”乔爷愤然低吼,眼底无限焦虑。他觉得自家主子有可能走火入魔了!

    “咳咳……”未等乔爷说完,寒锦衣忽觉胸口一闷,紧接着喉咙腥咸,一口血喷溅而出。

    “尊主!尊主您没事吧?”乔爷见势不妙,当即上前,奈何乔爷才一碰到寒锦衣,便被寒锦衣封了任督二脉。

    “尊……尊主!您这是干什么啊?”乔爷愕然看向寒锦衣。

    “不封住你的穴道,本尊主怎么敢吃药。”寒锦衣薄唇勾起,旋即将手中的‘七叶丹’送进嘴里。面对武功被封住的乔爷,就似面对一个七八岁的幼童,就算中了软骨散,寒锦衣也有恃无恐了。

    “尊主!你再执迷不悟下去,一定会后悔的!”乔爷怒,登时转身暴走。寒锦衣看了眼乔爷,只微微一笑,便独自运气疗伤了。

    风起,瑟瑟凉意拂过,四角亭内,沐筱萝下意识打了个寒战,不由的收紧双臂,整个人蜷在亭内的长凳上,不言不语。

    彼时房门处,她真是不敢进去,寒锦衣因为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再加上乔爷还在气头儿上,沐筱萝不敢保证自己进去后会不会被乔爷大卸八块,诚然,有寒锦衣在,乔爷不敢造次,可也免不了被乔爷那双眼凌迟数百遍。

    “沐筱萝,老夫要跟你谈谈。”就在沐筱萝怅然之际,乔爷已然站在了沐筱萝对面。

    “你武功不是被封了么?怎么走路还是没有声音啊?”沐筱萝才一开口,便知说错话了。

    “原来你刚才在外面偷听?那就好办了!老夫不想跟你废话,寒尊主怎么受的伤你比谁都清楚,如果你还有一丁点儿良心,老夫请你说服寒尊主回万皇城!”乔爷开门见山道。

    “筱萝又没拽他腿……”沐筱萝很不喜欢眼前这位顶着七八岁幼童的脸,还自诩‘老夫’的乔爷。在她印象中,眼前这位小个头儿的大人物,从来没给过她好脸色。

    “可你绑着他的心了!沐筱萝,你别告诉老夫,到现在为止,你不知道尊主对你的心意?倘若不是喜欢你,你就算死一百次,尊主都不会眨下眼!”乔爷说话素来直白,不会拐弯抹角。这就让我们的楚后兼蜀太子妃的沐筱萝有些下不来台了。

    “本宫已经解释过了……而且对本宫有意思的人多了去了,本宫拦不住,那也不是本宫的错啊!”沐筱萝不喜欢乔爷现在的双手插腰的态度,再怎么说,她也是有身份的人呐!

    “沐筱萝!这就是你的解释?所以尊主救你就是自作多情,就算死了那也是活该?”乔爷腾的跳上长凳,居高临下的鄙视沐筱萝。

    “本宫……本宫可没那么说!”沐筱萝有些委屈,为了寒锦衣,她还上山采‘蓬莱七叶’来着,差点儿连命都没了,在她心里,寒锦衣从来也不是无关紧要的人。

    “可你就是那个意思!沐筱萝,你太自私了!就因为陪你演这出戏,有多少人生死不明!现在尊主是活过来了,可封逸寒他们……”乔爷一气之下,脱口而出,却在说到一半时,嘎然而止。

    “封逸寒?你指的他们是谁?他们怎么了?”沐筱萝的耳朵那也是极灵光的,当即抓住重点,眸色骤敛。

    “没什么!反正你要是有良心,就劝尊主回万皇城,也不枉尊主舍命救你一回!”乔爷说话间跳下长凳,转身欲走,

    “如果乔爷肯告诉筱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筱萝自有办法将尊主请回万皇城,如果乔爷不打算和盘托出,筱萝亦会求着寒尊主与筱萝走一趟大齐!”沐筱萝声音清冷,眸光如刃。

    “你!”乔爷闻声转身,怒视沐筱萝。

    “筱萝觉得这生意,是乔爷赚了!”沐筱萝神色肃然,语调铿锵。

    “也罢,不过老夫希望你在听到这件事后,记着自己的承诺。”乔爷终是妥协,缓步走回凉亭。沐筱萝不语,只跟在乔爷身后细细聆听。

    “老夫听闻楚王楚云钊对你如珠如宝,百依百顺,所以你的背叛于他而言,绝对是致命的打击。”乔爷知道沐莫心的事,也知道沐筱萝为姐报仇的决心,可从某种角度来讲,楚云钊对沐筱萝还是不错的。

    “说重点!”沐筱萝冷声道。

    “这是老夫离开万皇城之前收到的字笺,你看看吧!”乔爷犹豫片刻,终是将袖内的字笺递给了沐筱萝。

    ‘婉儿:如果你想救齐王封逸寒,夏王狄峰,楼兰王库布丹,南彊晗月公主,一个月内,到楚境青峰山见朕-楚云钊’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落到楚云钊手?没有理由啊!”握着字笺的手颤抖不止,沐筱萝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字笺,眼底迸射出掩饰不住的慌乱。

    “爱情让人疯狂啊!楚云钊在这个时候抓了三国国君,一国公主,无疑是向四国宣战,不明智,实在不明智,可见你沐筱萝在他心里,比江山重要。”乔爷就事论事。

    “青峰山……那是个荒山,无人开采,楚云钊没有理由在那里?乔爷,你确定这字笺是楚云钊的?”沐筱萝清眸如潭,幽深似海。

    “老夫不敢确定,也担不起这个责任,这张字笺只是有人送到万皇城的,信与不信是你的事,但有一点,楚云钊的迹你不认得?”乔爷一语破的。

    沐筱萝不语,仔细揣摩手中字笺,有一点她敢确定,这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出自楚云钊之手。

    “沐筱萝,尊主重伤初愈,身体还十分虚弱,所以不管你如何计划,老夫希望在你的计划里,没有尊主。”乔爷深吸口气,转尔离开凉亭。

    如今的沐筱萝,可称得上是光杆军师了,纵她有绝顶妙计,却无人派遣,即便如此,她可以放任封逸寒他们在青峰山受苦么?这不是她沐筱萝的作派呵。

    适楚,沐筱萝在乔爷程监视下找寒锦衣深聊了一次。

    “昨晚若不是楚漠北,筱萝怕没命再见尊主了。”翡翠方桌边,沐筱萝看着身边喝着参汤的寒锦衣,淡声开口。

    “是为了‘蓬莱七叶’,本尊听说了。”寒锦衣微微点头,垂眸舀着参粥,心底却心疼的无以复加,如果沐筱萝为救自己而喂了野狼,他该是怎样的后悔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