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37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放了他们!”眼见着沐筱萝的手紧紧握着匕首,楚云钊终是妥协,他实在无法承受沐筱萝就这样死在他面前,即便在此之前,他想过一千种折磨沐筱萝的办法。可当看到鲜血自沐筱萝雪颈涌出时,他还是心软了。

    “皇上,万万不可啊!放了他们,大楚就完了!”###闻声,忧心劝慰。

    “皇上真的肯为婉儿放了他们?皇上不怪婉儿么?”沐筱萝眸间含泪,声音透着浓重的哭腔。

    “放!”沐筱萝的眼泪,融化了楚云钊心里的冰冷。看着楚云钊眼中的决然,###等侍卫数跪在地上。

    “皇上三思啊!这些人不能放!若他们出去之后联合起来相助楚玉,后果不堪设想。皇上真想江山易主,真想将皇位拱手给楚玉么!”###悲戚开口,字字戳在楚云钊的软肋上。

    眼见着楚云钊犹豫不决,沐筱萝砰的扔了匕首扑进楚玉的怀里。

    “皇上,对不起……婉儿不知道皇上这么在乎婉儿,对不起……婉儿答应皇上,与他们立下字据将此事一勾销,再求他们相助皇上,可是婉儿求皇上别杀楚玉,毕竟他是为大姐才起兵造反的,好不好?”沐筱萝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倒退,楚云钊忽然觉得眼前的沐筱萝就是彼时那个痴儿,从未变过。

    “皇上……”###再欲开口,却被楚云钊拦了下来。

    “准备纸墨,如果他们肯签下五国互不侵犯的国书,并发誓不会支持楚玉,朕便放他们一条生路!”楚云钊终是心软,肃然开口。

    楚云钊怀里,沐筱萝悬浮的心缓缓落地,含着雾气的眸子柔情似水的看向楚云钊,在爱情面前,昏了头的未必都是女人呢,沐筱萝如是想。

    待五国国书签好之后,沐筱萝踩着细碎的步子走到四人面前,俯身施礼。

    “婉儿之前与皇上有些许误会,今日误会已除,婉儿在此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几位在离开之后,能助皇上攻打楚玉。”沐筱萝谦卑乞求,音色温婉。

    “若非看着楚后的面子,逸寒就算是死也不会与楚王妥协,这件事后,大齐不再干预楚国内讧,告辞!”封逸寒俊颜如冰,冷冷瞥了眼楚云钊,转身离去。紧接着楼兰王,段梓桐和狄峰亦先后走出山洞。

    一侧,###等人正欲跟出去,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皇上,您不会让###暗中杀了封逸寒他们吧?”沐筱萝一眼便看出###的心思,当即眸间闪泪的看向楚云钊。

    “###,传朕旨意,放他们安离开青峰山,如有抗旨者,抄家灭族!”楚云钊厉声道,###心有不愿,却还是领旨退了下去。

    待###等人离开,山洞内就只剩下沐筱萝和楚云钊两人,空气中渐渐迷散出一股暧昧的味道。

    “皇上,婉儿有罪,求皇上责罚。”沐筱萝觉得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硬是支棱起脖子,结果就只有挨砍的份儿,在生死面前,节操真是连屁都算不上。而且此刻的卑躬屈膝只是她在寻求自救的方法之一,不代表她人格出了问题。

    “你……不恨朕?”那一晚的话言犹在耳,楚云钊一步步走向沐筱萝,却没有伸手搀扶。

    “恨,筱萝自知道大姐死的真相,就恨极了皇上,大姐待婉儿那样好,如果不替大姐报仇,婉儿怎配活在世上!”沐筱萝双膝跪在地上,额头埋在双膝间,声音很低,却清晰无比。

    “既然如此,你又何须跪在朕面前?”楚云钊苦笑,上天真爱捉弄人,同父同母的姊妹,他恨极了一个,也爱痴了一个。

    “因为婉儿执着仇恨那么久,从来没有真心真意去了解皇上,在婉儿心里,皇上连大姐那样好的人都要杀,又岂会对婉儿真心,可现在婉儿知道,是自己错了……”沐筱萝的眼泪无声滑落,合着颈项的鸡血,浸湿衣襟。

    “因何知错?”楚云钊无法看着沐筱萝雪颈流血而无动于衷,遂自身上扯下长袍,缓缓蹲在地上。

    “皇上信么,婉儿这一行,是报了必死决心的,在婉儿看来,于情于理,皇上都不会为了婉儿放了封逸寒他们,所以婉儿带了匕首,既然救不出他们,索性将这条命赔给他们便是了,可是……”沐筱萝抬起闪烁着晶莹的眸子,下意识自楚云钊手里接过长袍一角,若是让楚云钊替自己包扎,难免不露出马脚,沐筱萝如是想。

    “可是什么?”楚云钊心疼看着眼前的可人儿,舍不得移开视线。

    “可是婉儿没想到皇上竟然肯放了他们,只是为了婉儿!这让婉儿如何不感动,如何不自省!诚然大姐的死无人可以改变,可是皇上对婉儿的心也是真的啊!”沐筱萝草草用长袍一角把脖子围起来,继而动情看向楚云钊。

    “所以婉儿肯跟朕回宫了?”楚云钊轻轻揽过沐筱萝,幽眸微微颌起时,有泪滑过,落在了沐筱萝的面颊上。

    如果不是无名为一雪前耻,没有按照与楚云钊事先安排好的计划行事,沐筱萝真的会以为楚云钊蠢到家了。所以在看到五辆由玄铁制成的囚车里分别扣着楼兰王,封逸寒,狄峰,段梓桐和寒锦衣时,沐筱萝忽然觉得是自己太过自负,一只狼,你如何要求他会因为爱上羊,就拒绝荤腥。像楚云钊这样睚眦狭隘的禽兽,又怎么肯因为她的那些话而宽容一次呢。

    “无名叩见皇上。”当无名一脸得意的出现在马车前时,沐筱萝便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楚云钊剑眉紧皱,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愤怒。

    “无名已然将封逸寒他们囚禁在马车上,请皇上过目。”对于楚云钊的质疑,无名视而不见,他只想从沐筱萝眼中看到震惊和愤怒。

    “皇上在骗婉儿?”车帘掀起一刻,沐筱萝心下骤寒,只见封逸寒五人皆被困在铁囚里,身体虚弱无力,显然是中了软骨散。

    “朕……朕不能放他们离开,否则大楚岌岌可危,婉儿,你就别管这些了。”楚云钊面色青紫难辨,心虚开口。

    “原来皇上是作戏给婉儿看的……是婉儿太天真了,愚蠢至极!”沐筱萝泪水横溢,说着便要跳下马车,却被楚云钊封住了穴道。

    “皇上,无名这便处置了他们!”眼见着沐筱萝冷眸如潭,无名唇角勾起一抹幽寒的弧度。

    “皇上若动他们五人分毫,筱萝必嚼舌自尽!反正皇上也不在乎筱萝生死,那就让这条狗杀了他们吧!”沐筱萝怒目转向楚云钊,决然吼道。

    “皇上,莫听这妖妇胡言乱语,她会舍得死!无名这便处置了那五人!”无名嘲讽开口,眼下一片得意之色。

    “慢着,朕决定将他们带回皇宫,若五国来犯,他们或许还能派上用场。”楚云钊犹豫片刻,冷声吩咐。

    “皇上,楚长梦多,他们留不得!”无名闻声愕然,继而反对开口。

    “不必多说,朕主意已定。”楚云钊承认,在这件事上,他主要是考虑沐筱萝的情绪,当然,也是想为大楚留条后路。

    “恕无名不能遵旨,他们五人非杀不可!”无名没料到楚云钊会改变主意,他本想将五人杀死之后嫁祸给大蜀,毕竟直到现在为止,还没人知道他们落在楚云钊手里。

    但若留下活口,事情可就难说了,介时风声一旦传出去,结果非但没将五国之兵引向大蜀,反而引到了大楚,这样一来还谈什么七国之乱,五国大军与楚玉同气连枝,楚云钊分分钟就能被他们灭个千百回。

    “无名!你抗旨不尊,居心叵测!难怪你上次会放了楚玉,原来你早有投敌之意!”沐筱萝得着机会,怒声斥责。

    “皇上,莫要听这妖妇胡说,无名对大楚忠心耿耿!”无名狠瞪了眼沐筱萝,转尔看向楚云钊,却见楚云钊面色如铁,双目幽寒。

    “无名,朕知道你是铁血兵团的都尉,也知道铁血兵团在大楚的地位,但是你记住,朕,是一国之君,朕现在命你将他们五人安带到皇宫,你可听懂了?”楚云钊一字一句,寒蛰如冰,尤其是眼中的光芒,宛如利箭。

    无名本想坚持,可想到再对峙下去很有可能会激怒楚云钊,鉴于现在还不到跟楚云钊撕破脸的时候,遂忍怒应道。

    自青峰山到楚宫至少要五日行程,为免太过招摇,无名将封逸寒五人封了穴道,下了软骨散,之后丢进同一辆马车,又因为所选之路避过集镇闹市,所以吃的食物多以野兔蛇肉为主。

    楚已深,树林内起了两堆篝火,即便沐筱萝万般不愿,可楚云钊还是将沐筱萝拉到自己身边,至于无名等人则围在另一堆篝火旁,将烧好的食物扔给穿成串绑着的寒锦衣等人手里。

    “婉儿,还在怪朕?”见沐筱萝垂眸不语,楚云钊心里很不舒服。

    “婉儿不敢,也没有怪皇上的理由。”沐筱萝淡淡开口,心底却在思量如何将寒锦衣他们救走。

    一路走来,沐筱萝暗中注意到押解之人除了无名是高手,其余皆是些皇城侍卫,只要解了寒锦衣他们身上的软骨散,奋力一搏,还是有很大胜算的,如今最关键的便是想办法将挂在无名身上的软骨散解药弄到手。

    “那就还是怪朕,婉儿,不是朕定要扣着他们不放,你想过没有,如果放了他们,一旦他们回去,必定会派兵攻打朕!”楚云钊不是没怀疑过沐筱萝是否假意投诚,可他更愿意给沐筱萝最后一次机会。

    “不会的,我们手里有他们签字的国书,他们都是一国之君,不会言而无信的!”沐筱萝茫然抬眸,反驳道。

    “没盖玉玺的国书在朕眼里就是一张废纸,在他们眼里也一样的!”楚云钊这样解释。

    “那皇上……在山洞的时候为什么还要演这出戏呢?”沐筱萝用余光瞄向无名,却发现无名那双眼正狠狠瞪着自己,如果眼眶够大,沐筱萝真怀疑那对眼珠子会不会滚出来。如此一来,沐筱萝唇角微勾,计上心来。

    “因为朕在乎你!即便那###离开前说了那么狠心的话,可朕还是愿意给你机会,筱萝,朕与你大姐之间的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也不要听沐素鸾信口雌黄,她是嫉妒朕宠你爱你,才会用沐莫心的死诋毁朕,不管别人相不相信,朕希望你不要被那些谣言骗了!其实……其实你大姐与楚玉并不清白,那个孩子也不是朕的,朕之所以没有向世人解释,只是想给你大姐留些尊严,懂么?”楚云钊轻抚着沐筱萝的墨发,声音温柔如水。不知是不是习惯了,此刻的楚云钊依旧将沐筱萝当作彼时的痴儿,说着最粗糙的谎言,企图蒙混过关。

    “真的么……”沐筱萝顺着楚云钊手中的力道,缓缓倚在了他的胸口,深邃的眸泛起碎冰般的涟漪,心底的恨陡然蒸腾,充斥着她身体的每个细胞。沐筱萝忽然在想,如果她是妖精,就一定会将手伸进楚云钊的胸膛,将他的心硬生掏出来,看看那上面流的是怎样黑的血。

    “婉儿,不要再背叛朕了,这个世上,没有谁会像朕这样对你好,为了你,朕不在乎被他们称作昏君,为了你,朕不在乎这大楚江山,朕平生只爱一个女人,便是你……”楚云钊环在沐筱萝腰际的手越发紧了几分,他将下颚抵在沐筱萝的雪肩上,说着这天下间最动听的情话,落在沐筱萝耳朵里,却是这天下间最大的笑话。

    因为沐筱萝的坚持,楚云钊入榻在早已搭好的帐篷内,沐筱萝则委在马车里。入楚,无名分配好皇城侍卫守楚,自己则守在寒锦衣等人的马车旁,片刻不敢松懈。

    “主人?”细微的声音如蚊般响起,沐筱萝本就睡的轻,此刻听到声音登时起身,眼见着雨儿就在眼前,沐筱萝激动的热泪盈眶。

    “你怎么来了?”沐筱萝尽力压低声音,生怕惊动了无名和皇城侍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