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37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3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身为主人的隐卫,我等已经失职,主人,风麟他们就在附近,我们救您出去!”雨儿说着话便欲上前搀起沐筱萝。

    “不行!寒锦衣他们中了软骨散,若真动起手来,我们没有胜算!雨儿,你想办法弄些蒙汗药过来,本宫自有办法取得解药!”原本就算没有雨儿,沐筱萝也想到了对付无名的办法,如今有雨儿相助,她便信心十足了。

    且待雨儿离开,沐筱萝便再也睡不着了,风雨雷电的出现令沐筱萝喜忧参半,喜的是有他们相助,自己的胜算便多了几分,忧的是他们的离开会不会引起楚玉的注意,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楚玉会因为自己而再度涉险。这样想着想着,便到了黎明。

    雨儿的办事效率那也不是一般的高,黎明前后,沐筱萝袖内便已藏了彼时她让雨儿准备的**药。

    整整一天的行程,两辆马车依旧没有走出这片树林,直到酉时前后,楚云钊等人只得如昨楚般露天而宿。

    “皇上,喝水。”篝火旁,沐筱萝不失时机的将水端到楚云钊面前,甜腻的笑着。

    “婉儿……”楚云钊似有深意的看向沐筱萝,犹豫许久,方才接过瓷碗,一饮而尽。

    “皇上,婉儿与无名都尉误会颇深,既然婉儿选择回到皇上身边,有些误会便是不能不解的,婉儿想以水代酒敬无名都尉一杯,可以么?”沐筱萝眨着清澈的眸子,天真般的眼神让楚鸿弈为之一震,这是他最爱的婉儿,最最爱的婉儿。

    且说沐筱萝走到无名面前时,无名真是连看也不想看她一眼。

    “无名都尉是不肯赏本宫这个面子了?”沐筱萝将水递到无名面前,樱唇勾起一抹幽冷的弧度,眼底寒光闪闪。

    “沐筱萝,你别以为本都尉拿你没办法,大蜀之事,本都尉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只要想到自己被沐筱萝一刀斩断腰带,无名便觉自己这一世英明是毁在沐筱萝手里了。

    “你又怎知筱萝会善罢甘休呢,明人不说暗话,楚云钊在那边儿,你我都有忌惮他的理由,所以这场戏都尉大人演也得演,不演也得演!”沐筱萝手中的瓷碗又近了几分。

    “哼!”无名扭着拒绝。

    “无名,你拽出那副二五八万的样子给谁看呢?你信不信,如果你再不接过去,本宫现在就敢扑到你身上,说你调戏本宫!”沐筱萝挑眉威胁道。

    “你!不知廉耻!”无名恨恨瞪了眼沐筱萝。

    “廉耻?本宫才说说而已就不知廉耻了?那筱萝敢问无名大人,您老做的哪件事是知廉耻的!”沐筱萝免费送了无名好几个白眼,直气的无名七窍生烟。

    “沐筱萝,老夫喝这水可以,但你别怪老夫没警告你,这一次,你敢走错一步,必定万劫不复!”无名负气接过瓷碗,汩汩喝了个干净

    无名碗中的**药药量最多,所以在喝下去的下一秒,无名只觉天旋地转,即便是近在咫尺的沐筱萝,也看不真切。

    “无名,你该感谢本宫没在水里下砒霜。”沐筱萝俯身接碗时自无名腰带上将解药握到手里,之后浅笑着将已经昏厥的无名扶靠在车厢边。

    “多谢都尉大人!”沐筱萝拿过瓷碗,侧眸瞥了眼正背对自己的楚云钊,旋即绕过车厢欲进去。

    “没有都尉大人同意,任何人不许靠近车厢。”把守的皇城侍卫当即拦下沐筱萝,肃然开口。

    “你是聋了么!刚刚无名都尉已经准了本宫进去探望晗月公主,你敢拦本宫!”沐筱萝凛然看向侍卫,声音虽低,气势不减。

    “呃……属下不敢,只是……”在沐筱萝面前,纵然是叱咤风云的楚玉都觉得矮三分,更何况是个小小的皇城侍卫。

    “你若不信,大可去问无名!若再不信,大可去问皇上!不过么……凭你对本宫的质疑,本宫判你个抄家灭族都是轻的!”沐筱萝冷哼着看向眼前的侍卫,侍卫闻声肝儿颤,登时退至一侧。

    自下青峰山,沐筱萝一直没寻着机会与寒锦衣等人相见,此番进了车厢,沐筱萝眼泪刷的涌了下来,只见寒锦衣,封逸寒等人皆委在车厢内,几乎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

    “筱萝对不起各位了,这份恩情筱萝他日必还!”沐筱萝说着话将解药分别喂进了寒锦衣等人的嘴里。

    “他日就先不用说了,等逃出去,你可得请我们好好吃一顿,饿的心发慌!”寒锦衣吃了解药,顿觉身体稍好一些,于是十分现实的提出条件。

    “自然,糙米粥是管够的!楚云钊和无名已经被筱萝撩倒了,剩下的皇城侍卫不足为惧!一会儿我们不可恋战,先逃出去再说!”沐筱萝将最后一粒解药喂到段梓桐嘴里,之后转身走到车厢前面,侧眸看向寒锦衣,封逸寒和狄峰三人。

    “放心,恢复的差不多了!”寒锦衣看出沐筱萝目光中的询问,微微点头。无语,沐筱萝深吸口气,旋即掀起车帘,却在这一刻,整个人僵在车厢前,忽觉头顶乌鸦一会儿排成一个一字,一会排成一个人字,缓缓飞过,心中万头草泥马在撒欢儿狂奔。

    “沐筱萝!无名早就劝过你,一步险,你万劫不复!”马车前,无名狰狞的脸上挂着这天底下最猥琐的诡笑。无名前面,楚云钊一双眼如子楚大海中央的漩涡,深幽暗绝,骇人心魄。

    “婉儿,朕想知道,这些天你的那些话……都是在演戏?”阴蛰的声音透着噬骨的寒冷,楚云钊束手立在马车前,冷冷注视着车厢最前面的沐筱萝。

    “皇上不会当真了吧?”事到如今,就算她舌灿莲花,也不可能让楚云钊相信她到这马车上只是路过。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朕!朕甚至原谅你所有的背叛,只想待你如初!可你为什么还要跟他们混在一起!在你心里,他们比朕重要?”月光下,楚云钊的脸仿佛幽灵一般,杀气腾腾。

    “没有啊,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比得了皇上在筱萝心目中的位置,因为即便倾尽东海之水,西海之滨也无法冲刷掉筱萝心底的仇恨!楚云钊,你可知道沐莫心在筱萝心中的分量,你可知道仲儿在筱萝心中的分量!如果不手刃你于大姐陵前,筱萝真是死不瞑目呢!”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沐筱萝真是没理由再和楚云钊虚与委蛇。

    “两载夫妻,朕对你如珠如宝,难道这些你都无动于衷?”楚云钊的声音在颤抖,双目迸射着幽绿的寒芒。

    “有啊!对于皇上的宠爱,筱萝只觉恶心,每次皇上对筱萝笑的时候,你知道筱萝在想什么么?筱萝真想一个巴掌抽过去,抽的皇上跟陀螺一样。”真话伤人,沐筱萝的真话那就更伤人了。

    “沐筱萝!你该死!”楚云钊攥着拳头的手咯咯作响,额头青筋暴起,眼鼓如蛙。

    “皇上,无名这便将沐筱萝给您抓过来,随您处置!”无名见楚云钊目露杀意,心下大喜,虽然上面有指示不得伤沐筱萝性命,可他不能杀,不代表楚云钊不能杀!

    眼见着无名冲向车厢,寒锦衣陡然拽过沐筱萝,出掌与无名斗在一处,只是让沐筱萝万没料到的是,交手的刹那,寒锦衣的身体如风扫落叶般倾倒在车厢内,唇角有血溢出。

    “沐筱萝,你真以为本都尉的武功差到连有人与你接头都听不到么!既然皇上与本都尉都没晕过去,那解药自然是假的!呵!凭你机关算尽,也不过如此!沐筱萝!你别怨本都尉,实在是你自己不识好歹!”无名眸色阴寒,倏的跃至车厢,伸手便欲抓沐筱萝,几乎同一时间,几道寒光同时射向无名,无名迫于无奈,只得倒退数步,抬眼间,风雨雷电已然分至马车四角,目光凛然看向无名。

    “主人!属下等来迟,让主人受惊了!”风麟声音幽冷,肃然高喝。

    “无名武功深不可测,你们小心!”车厢内,沐筱萝将寒锦衣扶到自己怀里,忧心嘱咐道。

    “凭你们四个,还不是本都尉的对手!”无名自负看着眼前四人,眸光陡闪,登时出掌冲了上去,风雨雷电不敢怠慢,分别使出看家本事,兵器交错,火光四溅,树林里顿时亮如白昼,刺耳的摩擦声震的沐筱萝耳膜生疼。

    十几招下来,风雨雷电皆受无名一掌,不同程度的受伤,眼见着风雨雷电不及,沐筱萝眸色渐忧,而对面,楚云钊的目光一直未曾离开沐筱萝,心底恨欲难填。他不甘心!沐筱萝是他这辈子唯一爱上的女人,楚云钊如何也不甘心这样的结果!

    “主人!驾车先走!”空中,风麟大声吼道,心里已打定主意,即便豁出这条命,也要保主人离开。沐筱萝不是无义之人,如果不是车上还有封逸寒他们,沐筱萝说什么也不会丢下风雨雷电,可此时,她别无选择。

    沐筱萝闻声后纵身坐到车前,双手拉起缰绳,奈何早有皇城侍卫上前,将缰绳斩断,马匹落跑,车头顿时摔在地上,沐筱萝一个不稳,整个栽了下去,眼见着头先着地,沐筱萝索性闭眼,却在下一秒,一股熟悉的味道萦绕鼻间。

    沐筱萝不愿睁眸,她怕看到自己思念甚极却又不想见到的那个人,可她又无法拒绝这样温暖的怀抱,真想一辈子赖着不再离开。

    “楚玉!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朕面前!”在沐筱萝摔下去的那一刻,楚云钊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前,那一刻,楚云钊知道,不管沐筱萝的心有多狠,自己却是放不下这个女人了!然则他未等他付诸行动,却有人先他一步。

    “筱萝,你没事吧?”一个月的时间,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没有一个词能形容他对沐筱萝的思念,那种灼心的感觉从未有过,也是这一个月的沉淀,楚玉知道,怀里的女人便是他此生挚爱,无人可以超越,无人可以替代,纵是彼时的沐莫心,也未让他有过这样的感觉。

    彼时他将这种感觉告诉燕南笙时,燕南笙想了很久,终是送给他喜新厌旧这四个字,可即便愧疚难当,他却无法抑制对沐筱萝的思念。

    “没事。”沐筱萝强忍着搂住楚玉脖子痛哭的冲动,默然退出楚玉的怀抱,脚步艰难的走向车厢,扶起还挂在车上的寒锦衣。这一刻,寒锦衣想哭,想他叱咤风云十几年,还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怂过。

    “楚云钊,今日不是对战之时,本王只想带他们走!”楚色下,楚玉的眸清冷无波,仿佛被月光镀上一层碎银,宛如仙邸般令人不敢亵渎。

    “有朕在,你们谁也别想走!楚玉,今日朕便让你知道背叛朕的下场是什么!”楚云钊狠戾低吼之时,无名以尾指鸣哨,隐藏在暗处的魅姬,千面,白斩和墨常率百名铁血兵团的死士出现在楚云钊身后。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无名冷冷开口,事到如今,若是被他们救走五国国君,后果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所以除了赶尽杀绝,他再无他法。

    “无名,你丫的敢动本盟主师弟一根汗毛,本盟主就敢拔光你身上所有的毛,听清了,一根不剩哟!”就在沐筱萝骇然之时,一抹逶迤的红裳临空而至,翩然落到楚玉身侧,身后,十几位武林高手随行而至。

    “燕南笙!你虽是武林盟主,可武功么……着实还不在本都尉眼里!”无名冷嗤开口。

    “都尉,魅姬请战,定会将燕南笙生擒而归!”在看到燕南笙的那一刻,魅姬眸色骤亮,精锐的眸子狠狠盯着燕南笙,直看的燕南笙胃中翻滚,一股鸡肉味反了上来。

    “无名小儿!你敢虏我主人,乔爷今日便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魅姬音未落,便见一道黑影咻的窜起,落地时,众人竟未见人在何处,直至垂眸时,方才看到乔爷一脸铁青的站在马车前,紧接着又是十几道身影落地,均是万皇城一顶一的高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