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37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5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虏获寒尊主纯属意外,无名这便将寒尊主还与各位,希望各位不要参与大楚内讧,如何?”乔爷出现一刻,无名便知其武功不低,心下微震,遂欲将寒锦衣交还,避免与之冲突。

    乔爷闻声不语,转尔看向车厢内倚在沐筱萝怀里的寒锦衣。

    “本尊主的血是白流的么!”寒锦衣抹了唇角的血,声音冷如深潭。乔爷这才看到寒锦衣受了内伤,顿时气血上涌,扭头愤然瞪向无名。

    就在这时,无名身后突然发出一阵闷声,五名铁血兵团的死士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便已毙命。以无名的身手,如果有人在他眼前抛出暗器,他不会看不到,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暗处还隐藏着敌人,而且十有**是楚玉的人。

    “楚玉,今日若真火拼,无名未必赢得了你,但无名可以肯定的是,你们也一定占不着便宜!无名同意你们把人带走,但也仅此而已。”言外之意便是别动手。

    “无名!”楚云钊没想到无名会退缩,当即怒喝,无名深吸口气,转尔走到楚云钊身边,小声嘀咕几句,意思便是暗中隐藏数人,动起手来只有我们吃亏。楚云钊静下心来,这才注意到暗处似有几股很强的内力涌动,心下大骇。

    “山水有相逢,楚云钊,你记着,你欠莫心的,楚玉会替她一点点的讨回来!我们走!”楚玉亦清楚无名及其身后魅姬千面等人的实力,再加上他本就不想在此与楚云钊算帐,索性命随行的奔雷等人将马车推着离开。

    “沐筱萝!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回来,你还是楚后,是朕心尖上的女人!若你走了,再相见,朕必不饶你!”楚云钊脚步松动,上前一步,目光带着无尽的希翼。

    “也请楚王记住,再相见,筱萝定取你项上人头!”沐筱萝冷眸看向楚云钊,那目光便似最锋利的刀片,狠狠刮在楚云钊身体的每寸肌肤上,疼的他无以复加。

    眼见着马车走远,楚云钊仰天长啸:

    “朕没错,沐莫心该死!她死朕才能活着!楚玉!沐筱萝!朕会让你们后悔的!啊”

    直至楚云钊等人离开,楚漠北方自暗处走了出来,眸子似有深意的瞥向沐筱萝离开的方向。

    “主人,殷雄不明白,您不远千里来救太子妃,为何……为何让她走了?”楚漠北身侧,殷雄与断魂三梦皆不解的看向楚漠北。

    “这世间最难得,便是求不得和已失去,她既然已经是太子妃了,那便当是本太子不稀罕,走吧!”楚漠北薄唇勾起一抹似有深意的弧度,转尔走在前面。身后,殷雄与断魂三梦面面相觑,皆觉得自家主人是在打肿脸充胖子,若不稀罕,又岂会蛇毒未清便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这一路的风餐露宿他们皆看在眼里,如果这叫作不稀罕,那若稀罕起来,还不得要命啊!

    是啊,不稀罕为何在听到沐筱萝深陷囹圄时急的忘了穿鞋便跑出房门,为何这一路上他脑子里满满都是沐筱萝那抹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脸。可刚刚的场面让他如何出去?他不确定若他开口,沐筱萝会乖乖的随他回大蜀,他这一生都没被人拒绝过,如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沐筱萝拒绝,那他以后还要不要活了?

    心,凌乱的如风中的落叶,又如万顷碧海的一叶孤舟,彷徨无依,是爱上了吧?在意识到这一点时,楚漠北流泪了,这天下间最惨的事儿不是娶了自己最讨厌的对手,还附赠了一颗心,而是当把心交出去之后,竟然不敢开口,他楚漠北坚强的自信心是被狗添了么?

    黎明十分,楚玉一行人已经到了树林外面的小村庄,众人止步,封逸寒等人身上的软骨散已散去大半。

    “肃亲王,筱萝,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逸寒能安然无恙,赖两位相救,此番逸寒离大齐已久,就此拜别,大恩不言谢,逸寒自会报答!”封逸寒首先开口。沐筱萝心知国不可一日无君,封逸寒若再不回大齐,恐生变故,于是命风麟和雨儿护送其返回大齐。

    紧接着狄峰亦开了口。

    “两位,狄峰也先行告辞,不过两位放心,只要两位有需要,大夏必力以赴,还有,他###们若手刃楚云钊,千万别忘了替老子捅上两刀!那丫的敢拿豹吓我,真是死一万次都不解恨!”狄峰恨恨开口之时,段梓桐亦走了过来。

    “筱萝妹妹,梓桐心知你大仇未报,便不打扰了,他日有用得着梓桐的地方,梓桐必不负所望。”段梓桐坚定开口。

    “雷霆,电闪,你们两个护送晗月公主回南……”沐筱萝虽舍不得,但也知道大楚不易久留,为防楚云钊贼心不死,送几位离开才是上上策。

    “妹妹不必麻烦,梓桐暂时还不想回南,梓桐……想与夏王到大夏一饱眼福,不知夏王肯否?”段梓桐含情脉脉的眸子落在狄峰身上,樱唇勾起一抹羞涩的弧度。

    “这个啊……”狄峰犹豫,他倒不是不想,只是平白带个公主回去,他还真不好向老夏王交代,距离三年之期还有半年,若是让老夏王误会他言而无信那就不好了。看出狄峰的犹豫,段梓桐眸间生出些许暗淡。

    “晗月公主是替‘旌沐号’到大夏洽谈有关藤椅的生意,夏王总不好拒绝吧?”沐筱萝心知段梓桐心意,于是推波助澜道。

    “自然不会拒绝,狄峰荣幸之至!”见有了台阶,狄峰登时松口。段梓桐眸色忽闪,转尔看向沐筱萝,一片感激之意。沐筱萝自不会让狄峰和段梓桐独行,遂命雷霆和电闪随行保护。且说到了夏国,段梓桐是如何取得老夏王的喜爱,赐婚给狄峰的,这都些便是后话了。

    久未出声的楼兰王想了很久,决定先跟楚玉走,之后再命楼兰侍卫接他回去,这样最为稳妥,沐筱萝也是乐意的。

    “婉丫头,你不跟老夫一起回去?”楼兰王见沐筱萝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跟过来的意思,狐疑问道。

    “筱萝……”沐筱萝犹豫着看向站在一侧的楚玉,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楼兰王见二人似有话要说,便识相离开了。待楼兰王走过去,沐筱萝正想说点儿什么,便听身后轿子里,寒锦衣狠狠咳了两声。

    “寒尊主没事吧?”寒锦衣怎么受的伤她最清楚,此刻,沐筱萝断没有扔下寒锦衣离开的道理,而且她亦不想随楚玉回去,即便思念成灾,可她却有自己的坚持。

    “筱萝,对不起,彼时离开大蜀,楚玉真的没想到会发生那么大的事……”自知道神秘人将无名救走且打伤寒锦衣和殷雪,再加上楚云钊的事,楚玉后悔不已,他才离开沐筱萝一个月,便发生这么大的事,他忽然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错的,既然他的离开没有让沐筱萝脱离危险,他便该将沐筱萝带在身边,至少危险临近时,他可以陪她一起面对。

    “有锦衣在,再大的事,筱萝都会安然无恙的。”沐筱萝轻拍着寒锦衣的后背,声音淡漠如水。

    “筱萝,你好好照顾寒尊主,楚玉告辞。”心,片刻的沉寂,楚玉看着沐筱萝的手那么温柔的落在寒锦衣身上,心莫名揪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怨气,便将这么违心的话脱口而出了。

    “走啊,筱萝拖住你脚了么!”沐筱萝也不高兴了,索性背对楚玉。当听到楚玉渐行渐远的脚步时,沐筱萝心里愤愤难平:你就不能再多求一会儿么!

    “人都走了你才哭,会不会太迟了?”看着沐筱萝眼底氤氲出的雾气,寒锦衣心底说不出的难受。

    “你这什么话,我哭是为你啊!他走不走跟筱萝有什么关系!”沐筱萝抹了泪,拍在寒锦衣背上的手力道不由大了起来。闻此言,寒锦衣不语,唇角却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若真能得沐筱萝一滴眼泪,死也值了!

    “你想拍死尊主么!”一侧,乔爷不乐意了,狠狠瞪向沐筱萝。

    “你瞪我干嘛!你不让说我便不说了,你在青馆里被人辣手摧花也不是我的主意,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啊!你再瞪信不信我把眼珠子给你挖出来!”沐筱萝陡然起身,如水的眸子宛如铜铃般怒视乔爷,一通话下来,愣是把乔爷给说傻了。

    直至沐筱萝走进车厢,乔爷方才缓过神儿来,

    “沐筱萝你什么态度啊!你可不能胡言乱语,老夫什么时候被辣手摧花了!”乔爷怒了,有损名誉的事儿他可不能妥协。

    “罢了,她的态度算在本尊主头上,驾车!”寒锦衣心知沐筱萝心里难受,便替她挡了乔爷的质问。乔爷本想理直气壮的和沐筱萝吵一架,奈何人家是有后台的人,而且后台还是自己的主子,于是只得忍下来,伺机报复。

    就在马车欲行之际,奔雷突然出现且不要命的挡在马车前面。

    “主人,奔雷有事禀报。”乔爷扯了缰绳,转尔看向沐筱萝,心里一万个希望奔雷能把这天杀的扫把星给带走。

    林间,沐筱萝握着手中的树叶,无心扯成一条条的扔在地上。

    “主人,自从大蜀回去,王爷便似变了个人,日楚不休的研究战术,三天攻下汜闵古城,在来营救主人之前,王爷才攻下元阳,还未入元阳行馆,便得知了主人获难的消息,于是马不停蹄的赶到青峰山。”奔雷用最简练的语言将楚玉这一个月的功绩叙述出来。

    “所以你是觉得,如果本宫不在他身边,他便睿智无双,所向无敌?”沐筱萝觉得奔雷的话就是这个意思。

    “主人明鉴,奔雷只想说为了救主人,王爷已有五天没合眼了!”奔雷一向口拙,尤其沐筱萝现在这个表情,他便更有些词不达意了。

    “那是本宫的事打扰他休息了?”沐筱萝嘴上为难奔雷,可心里却无法做到无动于衷,诚然这是她最初的目的,或许自己不在,楚玉便没有了负担,所以他会用一个月的时间,拿下两座城池,这样的速度绝对可以称得上神速。毕竟敌我力量奇虎相当,对峙半年也不是没有可能。

    “哎呀!主人,你知道奔雷嘴笨,奔雷的意思是……”奔雷急了,自己的话主人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嘴笨就别说了,本宫不想知道你的意思。你只要知道本宫的意思就行了!”沐筱萝封住奔雷的嘴,肃然道。

    “那主人什么意思?”奔雷抬头,满怀希望的看向沐筱萝。

    “你可以滚了,马不停蹄的从本宫面前消失!”沐筱萝冷声道,目光幽幽看向奔雷,奔雷最惧的就是沐筱萝凌厉如风的眼神,于是只得耷拉着脑袋离开了。

    眼见着奔雷走远,沐筱萝暗自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才一转身,便见那抹逶迤的红裳悠然倚在树边,万绿丛中一点红,倾倒世间无数,只是现在,沐筱萝实在没心情欣赏燕南笙的天姿国色,不但没心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一下。

    “奔雷的意思是楚玉为了完成的你心愿,连命也不想要了。”燕南笙薄唇叼着一根树叶,斜睨的眸子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魅惑,纵是修行数年,心无旁骛的尼姑,饶是看到这一幕,也会春心荡漾的,沐筱萝如是想。

    “筱萝从未逼过他。”沐筱萝对燕南笙的控诉矢口否认,彼时楚玉在时,她甚至不敢仔细看他,只怕一眼下去,她便再没了离开的勇气。所以他

    “没有么?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要离开他呢?为什么要说把莫心的仇交给他,自己不再插手的话呢?你这些话的意思明显就是嫌弃楚玉脚步走的慢了,所以你失望至极,所以眼不见,心不烦,对不对?”燕南笙挑眉看向沐筱萝,说着自以为的理论,却换得沐筱萝冷漠一笑。

    “你笑什么?”燕南笙不以为然。

    “麻烦您老重回私塾好好读书,好好习字,你的话毫无逻辑,前因不搭后果,还有你那一手龙飞凤舞的好字,敢问一句,你写完之后,自己认得不?”沐筱萝嘲讽开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