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38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3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庾姑娘!”见奔雷腿上仍流着血,楚玉急声启唇却被奔雷拦了下来。

    “王爷好生歇息,奔雷这便去找李准那厮!”鉴于之前种种,奔雷对庾傅宁没什么好印象,可现下整个行馆里连个母鸡都没有,如今有这么个人照顾王爷,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且说奔雷离开正厅之时,正巧看到冷冰心握着瓜子,边走边磕。见是此瘟神,奔雷也不管腿上的伤口,狂奔着想要绕开。

    “小跟班儿,往哪儿跑?你不怕血尽而死啊?”清越的声音自身后悠然响起,奔雷不得已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老大,那个……瓜子你能不能先自己磕着,小的今天受了点儿伤,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呵,行不?”奔雷乞求着看向冷冰心,心里一万个后悔,当初就不该去求冷冰心到沐筱萝那里替自己说情,与虎谋皮的下场便是每日每楚,没完没了的帮人磕瓜子,还不能自己吃。

    “拿着!”冷冰心将手里的瓜子递过来,表情十分严肃,奔雷默,伸手将瓜子接到手里,还没等奔雷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然被冷冰心横抱在怀里。

    “你……你干嘛?”奔雷慌了,自己还从没和女孩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过,就算有,也绝不会是这种姿势啊!

    “你是本姑娘的人,受了伤,本姑娘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放心!本姑娘那儿有上好的金疮药,等把你的血止住了,你带本姑娘去找那位砍你的猪,看本姑娘不把他活烤了!”冷冰心铿锵开口,俨然女中豪杰之态,令奔雷瞠目结舌。

    酉时前后,桓横,赫连鹏,绝尘,冰魄,包括奔雷和冷冰心皆齐集在行馆正厅,众人面上皆一片忧色。

    “老夫此前从未听过大楚还有这样一支精锐的军队,他们会不会是铁血兵团的奇兵?”桓横捻着白须,凝重开口。

    “本帅也不曾见过这样的打法,那些士兵虽然武功平平,可打起仗来都有一股不怕死的劲头,横冲直撞,根本不讲究战术和策略,不知道是谁训练出来的军队,意志也忒坚强了吧?”对于这点,赫连鹏自愧不如。

    “而且奔雷发现,他们好像不怕疼似的,身中数刀,脸上居然没有一点疼的表情,这点奔雷自愧不如。”彼时奔雷一直觉得自己是条汉子,可今日一战,奔雷的这种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疼是人本能的反应,他们不是人么?”一侧,冷冰心漫不经心开口,换来众人侧目。

    “话可不能这么说耶,奔雷还是很佩服他们的!”不管是敌是友,在战场上勇往直前的将士总会被人尊重。

    “呃冷冰心,你踢我干嘛?”奔雷才一闭嘴,便觉腿上一阵刺痛,登时龇牙咧嘴,面目扭曲。

    “本姑娘只想向各位演示一下,什么叫作本能反应,就好像各位起床之前会先睁开眼睛一样。当然了,这只是本姑娘的看法,各位可以无视的,反正本姑娘只是来打酱油的。”冷冰心耸了耸肩,旋即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离开了正厅。

    “王爷?”奔雷忍痛看向楚玉。

    “冰心姑娘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本王自认武功不弱,如何也不该输给一个先锋,而且本王很清楚的记得自己的焰魂剑已经刺进了那名先锋的心脏,他该没有机会反击的。”楚玉剑眉紧蹙,百思不解。

    “既然如此,若明日江城再来宣战,我等该如何?”桓横请示道。

    “先挂免战牌吧!当务之急,我们要先派人虏获敌军之人,让御医好生验查一下,本王也想知道,那些士兵不怕死的原因到底在哪里。”楚玉面色凝重,挥手示意众人退下。至于由谁潜入敌军,楚玉早已想好了人选。

    正厅一片静寂,楚玉以手抵于额间,双眼微闭,脑子里渐渐浮现出沐筱萝清丽可人的微笑。筱萝,楚玉不会让你失望的,半年之内,楚玉便是死,也要将楚云钊从金銮殿上拉下来!

    楚玉真是太累了,以致于他想着想着,便浅眠过去,直至感觉到身上有披风落下,方才睁眸。

    “是傅宁吵醒王爷了。”轻柔的声音婉转悦耳,庾傅宁见楚玉醒过来,随手将桌上的桂花莲子粥推了过去。

    “御医嘱咐傅宁,说是王爷有伤在身,不易吃太过油腻的东西,所以傅宁亲自下厨为王爷准备了这个,王爷且尝尝傅宁的手艺。”庾傅宁眸光灼热,爱慕之意一览无遗。

    “庾姑娘是客人,本王怎好让庾姑娘做这些。”因为彼时之事,楚玉对庾傅宁一直是敬而远之的,于是前眼这碗粥,他便不好下手了,即便,他是真的饿了。

    “如今王妃已逝,沐筱萝又不在王爷身边,傅宁自该担负起照顾王爷的重任。”庾傅宁淡启樱唇,眉眼含笑。

    “本王很好啊,不需要照顾的!而且……过些时候筱萝就会回来。”楚玉刻意将‘筱萝’二字咬的极重。

    “原来王爷是怕沐筱萝误会呢。可傅宁就不明白了,沐筱萝有什么天大的事,一定要在这个时候离开王爷呢?难道她不知道,现在的局势有多紧张?”庾傅宁对沐筱萝显然是不满的。

    “咳……筱萝办的事不足矣为外人道,而且现在的局势也不算太恶劣,就算是,楚玉自会担当!”楚玉的声音渐渐冷了几分,原本以为庾傅宁会识相离开,却不想庾傅宁偏偏笑了两声。

    “傅宁才说了一句重话,王爷就不愿意了,看来傅宁以后可开不得这样的玩笑。彼时自皇城脱险,傅宁便知道王爷的心思在谁身上,傅宁从不是个死缠烂打的人,如今父亲为王爷办事,傅宁自然是希望王爷好的,此番来元阳,也只是想以妹妹的身份照顾王爷的起居,当然,如果王爷不觉傅宁高攀的话。”庾傅宁嫣然浅笑,眉眼弯弯。

    “本王当然不会……”见庾傅宁态度如此之恭谦,楚玉倒觉得刚刚是自己失态了。

    “王爷若还有顾虑,大不了庾傅宁答应王爷,若哪日沐筱萝回来,傅宁便离开,这总可以了吧?”庾傅宁见楚玉仍不动筷,复又补了一句。

    “这倒不必……本王还真是有些饿了。”楚玉说着话便端起瓷碗,大口用膳。

    看着楚玉狼吞虎咽的模样,庾傅宁心底涌起一股难忍的心疼,沐筱萝,傅宁把楚玉让给你,你就是这样照顾他的么?若你不知珍惜,傅宁又怎舍得再放手……

    当燕南笙将自敌营虏获过来的士兵带到楚玉面前时,楚玉不禁挑眉,再挑眉,

    “他死了?”楚玉仍不确定的开口问道。

    “可也奇怪了,这些人都还不知道本盟主要带他们去哪儿,才一出军营便嚼了嘴里的毒药。一个这样,两个也是这样!”燕南笙耸耸肩,表示无奈。

    “那你就不能再抓第三个,第四个!本王要个死人有什么用啊!”楚玉以手抚额,极度无语。

    “还三个四个,本盟主都把他们抓出来,再让他们嚼毒自尽得了呗!到第三个的时候人家就被人发现了嘛!”燕南笙不悦开口。

    “凭你的武功,就算他们发现了也奈何不了你吧?”楚玉意识到自己太过苛刻,甚至忘了关心一下自己的师兄,语气顿时缓和了许多。

    “哦,就你们有‘箭爆鼠’,他们没有啊!本盟主能带回来这个,已经是冒着生命危险了!”燕南笙颇觉委屈。

    “死就死了吧,看看李准能不能找出些端倪。”楚玉无奈,继而命人将李准叫了过来。

    经过将近一个时辰的仔细验查之后,李准终是将药箱叩起来走到楚玉面前。

    “怎么样?他们正常么?”楚玉狐疑开口。

    “回王爷,这个人死于鹤顶红之毒,且死了两个时辰了。”李准恭敬禀报。

    “还有呢?”楚玉追问。

    “还有?没有了啊!”李准抬眸,一脸茫然。

    “一个时辰的时间,你只检查出这个?”楚玉脸色顿时难看了。

    “王爷……微臣可是大楚最好的御医,能在一个时辰之内检查出他身中何毒,可不是谁都能办到的。”李准觉得楚玉言辞中有对自己的贬低之意,于是强调开口。

    “咳……。本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除了他是中毒而死,你就没发现他身上有什么异常?”楚玉仍不死心。

    “恕微臣见识浅薄,除此之外,微臣毫无发现。如果王爷想知道别的,另请高明吧。”李准说着话,转身背起药箱,踱步而去。

    “这御医脾气很大啊!”一侧,燕南笙评价道。

    “他是沐筱萝的人。”楚玉倒是********了。

    “呃……那他算是不错了。”燕南笙更正自己此前的评论。

    验查无果后,楚玉与众将领均愁眉不展,元阳一连三日不敢应战,此刻,江城守军将领樊虎又在城外叫阵了。

    “王爷,不如让奔雷出去迎战,打他个落花流水!”樊虎骂的实在难听,奔雷气不过,请命出战。

    “鲁莽只会坏事,如今樊虎手下的将士各个跟打了鸡血似的,说他们以一敌十都不夸张,我们现在出去迎战,只有挨打的份儿,白白牺牲手下将士。”桓横并不赞成奔雷的想法。

    “可我们也总不能一直当缩头乌龟啊!而且若他们决定攻城,介时我们也只能应战!”奔雷不愤。

    “桓老将军说的对,在没找到敌军弱点之前,不能应战。至于攻城,桓老将军,赫连将军,你们这几日辛苦些,兵分两组,时刻注意敌军动静,以防他们楚间攻城,那些怪物都不用睡觉的。”楚玉狠吁口气,现下也只能拖延一日算一日了。

    万皇城内,沐筱萝百无聊赖的扛着铁镐,从操就业,或许是大家对糙米粥都没了兴,所以乔爷便改了游戏规则,挖到废铁的人便可得到二十根玉如意。于是乎沐筱萝不再挖玉如意,改挖废铁了。

    “沐筱萝,有人找!”黄金树下,沐筱萝正刨的起劲儿,便见乔爷身着一袭以银片串成的衣裳朝自己喊道。阳光下,乔爷身反射出刺眼的亮光,逼的沐筱萝不敢直视。

    “谁找我啊?”沐筱萝扔下铁镐走到乔爷身边,狐疑开口。

    “暖玉等着呢,你自己看就知道了。”乔爷以为彼时那番话之后,沐筱萝会自觉离开,却不想沐筱萝竟呆的越发起劲起来。

    “乔爷……”沐筱萝没办法直视乔爷,垂眸唤了一声。

    “什么事?”乔爷没好气的看向沐筱萝。

    “你若明天还敢穿这套衣服,筱萝就敢在万皇城住一辈子。”沐筱萝十分坚定道,旋即加快脚步走向暖玉。她倒不是怕乔爷发火儿,实在是那一身的亮光晃的她眼睛疼。

    且说暖玉内,风雨雷电已然候了些时候,见沐筱萝时,均上前复命。

    “风麟叩见主人,回禀主人,封逸寒回大齐之后特调派三十万大军予风麟,并命风麟将统领三十万大军的兵符交给主人。”风麟说话间,自怀里取出兵符,恭敬摆到沐筱萝面前。

    “主人,夏王亦派十万大军与电闪同行,此为十万大军的兵符。”电闪亦将兵符递了上去。

    “主人,楼兰王亦有派军与我等汇合,这是……楼兰十人的兵符。”雷霆开口间,将楼兰兵符交到了沐筱萝手里。

    “几人?”沐筱萝揉了揉耳朵,再度问道。

    “十人,但楼兰王有话让属下带给主人,此三国联军的一切花销都记在楼兰国账上,人数少了些,钱管够花!”雷霆补充道。

    “咳咳……本宫还不是很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兵符给本宫?”沐筱萝看着桌上的兵符,怎么看都觉得是烫手山芋。

    “回主人,齐王之意,楚云钊和无名居然敢绑架齐王,此乃人神共愤之事,如果不给楚云钊点教训,齐王咽不下这口气,若不是大齐国事缠身,齐王自会亲自领兵攻打楚云钊。”风麟如是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