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38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4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会啊,能替本姑娘磕瓜子可是福气,多少人排队等着呢!”冷冰心不以为然。

    “冷冰心!你没良心啊!”奔雷顿时怒了,猛的翻身时便觉腰下腿上一阵刺痛。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主人罚你的时候,本姑娘不会袖手旁观就是了。”其实冷冰心身为监刑,已经让奔雷少受很多罪了。

    “这回惨了,一山难容二虎,以后这行馆怕是难消停了。”奔雷得了冷冰心的保证,方才重趴在榻上,满目忧色。

    “难怪主人会打你,饶是换了本姑娘,你的舌头定是保不住了。”见奔雷一双阴目射过来,冷冰心耸了耸肩,继续上药。

    “我又哪儿错了?”奔雷恨恨开口。

    “一山的确难容二虎,不过庾傅宁在主人面前,充其量不过是个獠牙锋利些的母猫。虎?她还不够那个份量。”冷冰心自跟从沐筱萝以来,对她的崇拜与日俱增,尤其是沐筱萝此番回来居然能亲率四十万精兵,且得到楼兰王力支持,如这般的女中豪杰,亘古未有!

    当楚玉看到沐筱萝的时候,沐筱萝正在厅内与桓横和赫连鹏商议江城一事。

    “沐元帅的意思是打造副铁甲?可百万大军须百万黄金啊!”桓横倒是赞同沐筱萝的提议,但百万黄金不是小数目,莽原补给虽充裕,却也充裕不到那个份儿上。

    “桓老将军无需顾虑钱,筱萝昨日已飞鸽传兰王能想办法在十日之内陆续将黄金送到元阳。现下莽原的黄金已经送至军营,桓老将军的责任便是大范围的寻找铁匠。”其实沐筱萝觉得百万大军倒也不必人手一套,只要五十万套即可,不过这种白拿的钱她若不拿,是会遭雷劈的。

    “沐元帅主意不错,但若这两日樊虎再攻城,我等该如何应付?”沐筱萝的出现,仿佛是给了桓横和赫连鹏一根救命稻草,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除了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他们还能做什么呢!所以沐筱萝无形当中便成了主心骨。

    “初冬已至,饶是将水泼在地上,已能结冰,今晚便麻烦赫连将军率众兵朝元阳城外泼水,越多越好。”沐筱萝云淡风轻道。

    “元帅计谋不错,可他日我等出征,不一样会被寒冰所阻?”桓横满目忧色,觉得沐筱萝有饮鸩止渴的意思。

    “桓老将军开玩笑呢,您且告诉筱萝,一个穿着几十斤重黄金盔甲的人,如何能在冰上摔倒啊!”沐筱萝樱唇浅笑,美眸如华。

    “老夫糊涂,糊涂了!”桓横恍然,爽朗笑道。

    “还有,打造铁甲的时候让绝尘一起去,如果能将‘箭爆鼠’换种形势装进铁甲里,可以短距离攻击敌人而不自伤,那就最好不过了,介时凭樊虎大军多威猛,到底还是血肉之躯。”沐筱萝似有深意道、

    “元帅放心,我等这便去办!”桓横与赫连鹏起身后,恭敬施礼,转身时方才注意到站在正厅门口已有些时候的楚玉。

    “王爷,您伤势如何了?”桓横忧心询问。

    “无碍。”楚玉淡声开口,眸子一直未离开沐筱萝。此刻,赫连鹏识拉着桓横离开了房间。

    “筱萝,你回来了?”当奔雷告知沐筱萝回来的那一刻,楚玉恨不能飞到正厅,可在看到沐筱萝的刹那,他却不知该如何面对。沐筱萝亦如是。

    此刻,门里门外的两人无声对视,沐筱萝忽然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可惜还没开口,便有不识相的盈盈而至。

    “王爷,天儿冷,你怎么没披长袍便出来了,你身体本就虚弱,要是染了风寒,怎么受得了!”庾傅宁说着话,便将长袍披在楚玉身上,更亲昵的为其系好。

    其实楚玉觉得是二十几年的正统教育害了他,否则他必扯下长袍,指着庾傅宁的鼻子警告她别多管闲事,冻死了也不用你花钱买纸,可这话楚玉也只能想想算了,却是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王爷既然身体不适便回去,这里有本元帅坐镇也是一样的。”见此情景,沐筱萝顿时敛了眼底久别重逢的喜悦,冷冷开口。

    “元帅?原来筱萝姑娘成了元帅,可不知这元帅是王爷封的?还是筱萝姑娘自己叫着玩的呢?”庾傅宁樱唇微勾,恬静的笑容透着掩饰不住的揶揄。

    “筱萝带的是齐夏楼兰三国联军,元帅之职还轮不到王爷封,原则上,筱萝此番回来,是以三军统帅的身份相助肃亲王。当然,肃亲王不必谢筱萝,杀楚云钊也是筱萝的分内事,曾经想过假手于人,现在…。。不必了!”看着庾傅宁双手搀在楚玉的手臂上,沐筱萝心底的无名怒火大有焚身之势。

    “女子为帅,真是开历史之先河,傅宁佩服!想傅宁这一生也只能相夫教子,便是累死,也不可能跟王爷平起平坐呢。”庾傅宁看似赞美的话,却是实打实的挑拨离间,沐筱萝头一回尝到哑巴吃黄连的滋味,却也想不到话反驳。

    “本王身体不适……先走了。”楚玉眸色暗淡,垂眸间转身离开。眼见着楚玉身形渐远,庾傅宁这才朝着沐筱萝诡异一笑,转尔追了过去。

    “主子,庾傅宁也太嚣张了,奴婢帮您出气去!”沐筱萝身后,汀月愤然开口。

    “嚣张?你哪句话听出她有嚣张的意思呵,如果你现在找她,一定会让人觉得是本宫容不下她!介时让她寻着竹竿,还不知道要爬多高!”沐筱萝深吸口气,心底闪过一抹怅然,其实庾傅宁说的也不无道理,女人坐到她这样的高位,就算有心生爱慕的男子,也该敬而远之吧。

    回到房间,楚玉独自坐到桌边,手捧着温热的茶壶沉默不语。

    “王爷,你才醒不久,午膳还没吃呢,傅宁这便替你准备。”庾傅宁很满意沐筱萝刚刚的反应,要知道,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女人骑到男人脖子上,可不是件好事。尤其她眼前的这个男人还不是一般的男人,身为战场上的神话,楚玉有自己的骄傲,谁若是让他骄傲不起来,他又怎会看那个人顺眼呢。

    就在庾傅宁觉得首战告捷之时,楚玉忽然抬眸。

    “庾姑娘……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说过,如果沐筱萝回来,你便走的。”沐筱萝是怎样的人楚玉会不清楚?莫说做元帅,便是做女皇,沐筱萝也有那个资格,彼时关雎宫,沐筱萝走的每一步都令他叹为观止,如此七窍玲珑心的人,可惜生为女子了。

    “王爷……王爷是要赶傅宁离开?是傅宁做错什么了?”庾傅宁心下陡震,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明明输的是沐筱萝,为何要走的是她呢?

    “本王不是这个意思,本王是觉得……”有些话真不好直说,可若不说,楚玉觉得自己以后的境遇会很糟糕。

    “王爷不必觉得,傅宁是明事理的人,也知道王爷的用意,但是王爷,傅宁只是单纯的想照顾王爷的生活起居,身为妹妹,傅宁问心无愧,除了王爷,如果府里有第二个人想让傅宁离开,傅宁绝不会多留一刻。”庾傅宁冷眸直视楚玉,直看的楚玉不敢迎对,其实这样毫无理由的撵走庾傅宁,楚玉也是十分心虚的。

    既然庾傅宁把话放出去,楚玉便开始努力了。

    晚膳之时,沐筱萝并没有到正厅用膳,拿沐筱萝的话说,能者多劳,既然王爷倒下了,她有责任多承担的。于是楚玉的晚膳吃的索然无味。

    见楚玉搁下碗筷,庾傅宁正欲上前,便听到楚玉迫不及待的招过奔雷。

    “时候不早了,庾姑娘还是去休息吧,让奔雷扶本王回房便是。”楚玉草草开口,便揪着奔雷走出正厅。

    眼见着楚玉的身影消失在楚色中,庾傅宁唇角勾起一抹诡笑,此刻,汀月踩着细碎的步子走了进来。

    “你找我有事?”汀月的态度并不友善,却见庾傅宁满面春风,伸手将汀月拉到了房里。

    后园处,楚玉一本正经看向奔雷。

    “奔雷,你说这些年本王待你如何?”楚玉肃然开口,目露深沉之色。

    “王爷……您若觉得奔雷待您不错,就别为难奔雷了,主人那儿,奔雷说不上话啊!您不知道奔雷是后妈养的啊!”在受了无数次惩罚之后,奔雷终于学会了明哲保身,而非盲目忠于旧主。

    “不是筱萝那儿!本王想让你把庾傅宁赶出去!”楚玉觉得这件事对奔雷来说,并不是很难开口。

    “王爷,你不厚道啊!庾傅宁这些日子没日没楚的照顾您,临了竟换来您这样的不尽人情,卸磨杀驴的勾当可不光采。”奔雷闻声,登时替庾傅宁报起了不平。

    “奔雷,你没吃药吧!本王是让你赶走庾傅宁啊!庾傅宁!你该知道你主子不怎么喜欢她的!”楚玉万没料到奔雷在这种时候能跟他讲出这样的大义。

    “主人可没这么说过,倒是王爷能说出这种话,奔雷汗颜。”奔雷摇头,一脸痛惜。

    “汗颜个屁!滚!”楚玉狠狠推开奔雷,暴走。直至楚玉走远,冷冰心方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奔雷,你是刚从犀牛堆里挣扎出来的吧?”冷冰心挑眉看向奔雷,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不知道,庾傅宁白天的时候找过我,她说她的存在不是想跟主人争夺王爷,正相反,有她在,才会让主人有危机感,不然主人还以为王爷没人要呢!”不知从何时开始,奔雷对冷冰心已经到了空前信任的程度。

    “那种鬼话你也信?”冷冰心瞥了眼奔雷,心里骂了句白痴。

    “你不懂女人!反正我觉得冷冰心说的有道理,有她在,主人和王爷很快就会共结连理的!”奔雷坚信道。

    “哦?那拭目以待了!”冷冰心嗤之以鼻。

    “对了,王爷若是找你出面撵走冷冰心,你不能答应啊!”奔雷嘱咐道。

    “不答应?楚玉前脚敢找本姑娘,本姑娘后脚就敢拽着庾傅宁的头发把她扔出去!”冷冰心冷声开口,之后未等奔雷游说,便已起步离开。

    可让冷冰心没有想到的是,楚玉找了一圈儿,就连扫地的田大娘都没放过,却唯独没找她。

    此刻,楚玉正在汀月房里苦苦哀求。

    “那可不成,汀月是娘娘的人,虽然汀月不介意做小人,可难保庾傅宁会觉得汀月是得了娘娘的意思,这样对娘娘名誉很有影响的。”汀月将楚玉送过来的金链子推了回去,悻悻开口。

    “汀月,你知道你家主子不喜欢庾傅宁的,难道你不想为你家主子分忧么?”楚玉觉得匪夷所思,奔雷也就罢了,汀月都拒绝他,这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混乱了。

    “王爷可别胡说,主子哪句话说不喜欢庾姑娘了?这种事若传出去,影响主子在外的形象可就不好了。王爷若没事儿,汀月还要准备膳食,就不陪您在这儿磨唧了!”汀月挑了挑颊侧的一缕青丝,云淡风轻的走了。独留楚玉站在那里,原地化石。

    就在这时,奔雷急匆跑了进来。

    “王爷,不好了,樊虎大军攻城,主人已经去城楼上督战了!”奔雷一语,楚玉心下陡震,登时转身跑向城楼。

    锣鼓嘶喊声震天撼地,硝烟弥漫在整个城楼上空,空气中夹杂着爆炸扬起的黑色颗粒,有如一片黑雾蒙住了人的视线。

    “沐元帅果然好计谋,现下樊虎大军远在数丈之外,除了扔些黑弹过来,还无一人近前。”赫连鹏欣喜走到沐筱萝身边,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希望如此。”沐筱萝柳眉微颦,冰层如此之厚,樊虎亦不是个瞎子,既然攻城无望,他这是出来练摊儿呢?

    就在这时,楚玉已然登至楼顶,见是楚玉,赫连鹏及时退避三舍。

    “筱萝,城楼危险,你怎么可以贸然上来!”楚玉三两步走到沐筱萝面前,下意识挡在沐筱萝面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