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38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5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若非婉儿肯嫁与本太子,依照大蜀律令,长子未婚,次子可是要无限期延后的。”楚漠北眼底笑意更浓,手无意识抬起划过沐筱萝的发髻,待其垂落时,沐筱萝头上赫然多了一支九鸾钗,此钗绝美,堪比凤尾瑶仙簪,衬的沐筱萝越发艳绝无双。

    “好漂亮!”沐筱萝身侧,汀月惊讶轻呼,沐筱萝本就有感觉,再见汀月表情,便知自己头上多了东西。

    “庸俗!”沐筱萝身后,楚玉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落在沐筱萝耳畔。

    “多谢太子殿下,筱萝喜欢的很呢!”沐筱萝转身时,刻意朝楚玉挑了下眉,继而十分友善的请楚漠北坐到了客位上。

    “呃……好痛!”就在沐筱萝转身欲坐之时,楚玉突然捂住胸口,双眉紧皱,表情痛苦。

    “王爷,您怎么了?来人,快叫李准过来!”见楚玉如此,沐筱萝陡然一震,本能的想要上前,可此刻,楚玉身边已经有人伺候了。

    “庾姑娘,本王许是过了吃药的时辰,且麻烦你到厨房把药给本王端到房间,好不好?”楚玉下意识抽回被庾傅宁搀在手里的臂膀,乞求开口。

    “端药而已,奔雷!”庾傅宁真的急了,心疼看向楚玉。

    “除了你,本王信不过别人,庾姑娘,麻烦了!”楚玉坚持要庾傅宁去端药。

    “可是傅宁离开,谁扶您回房去啊?”庾傅宁焦急看向楚玉。

    “本王是为谁受的伤啊?某人怎么就一点良心都没有……呃。,…。。好痛,这个世道,好人难做啊!”楚玉一边说话,一边看向沐筱萝。直至此时,庾傅宁方才明白楚玉是在演戏,心下一股火陡然涌了上来,可当着众人的面,她又不好发作,只得起身走出正厅,免得成为笑柄。

    当下这种情况,众人皆默,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这个时候谁若上前多事,必会被王爷秋后算账。于是乎,沐筱萝即便不情愿,也只得上前将楚玉从地上搀起。

    “太子殿下稍等,筱萝去去便回。”沐筱萝歉意微笑,旋即扶着楚玉走出正厅。楚玉虽面色纠结,可心里却划过一道讳莫如深的笑意,楚漠北啊,你且等着吧!本王不让你等到天荒地老,就跟你姓!

    眼见着沐筱萝扶着楚玉离开,楚漠北薄唇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

    “汀月啊,给本太子收拾间房出来。这一路走来,本太子还真是累了。”楚漠北说着话便朝外走。

    “太子殿下不打算等主子回来吗?”汀月不解。

    “你觉得肃亲王的病会那么容易好么!”楚漠北似有深意开口,旋即起步迈出正厅,众人闻声,皆默。

    房间内,楚玉单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说什么也不肯放开沐筱萝。

    “如果筱萝没记错的话,王爷伤的是左胸吧?”沐筱萝挑眉看向楚玉,总觉得他这疼来的蹊跷。

    “那么老远射过来的箭,是伤到左胸了,可也震到心脏了啊!沐筱萝,你要是那么想回去找楚漠北的话,本王不留你!”楚玉迫不得已松开沐筱萝,改用双手捂住胸口。

    “这可是王爷说的,筱萝告辞。”沐筱萝也不惯病,转身便要离开。

    “好疼啊!呃……”眼见着沐筱萝走到门口,楚玉突然大叫起来,俊颜上的五官比刚刚还要紧凑。沐筱萝止步,回眸,虽然楚玉有夸大其词的成分,可终究还是不忍心。

    “王爷哪里疼?要不要筱萝把李准叫来?”沐筱萝深吸口气,复尔回到榻边,忧心问道。

    “本王想喝水。”见沐筱萝回来,楚玉心花怒放,可双手依旧捂在胸口处,做纠结状,生怕一个不小心让沐筱萝看出端倪。沐筱萝再吸气,之后走到桌边,为其斟了杯茶。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酉时,直到汀月找来,沐筱萝方才意识到自己忘了楚漠北的存在。

    “主子,晚膳准备好了,太子殿下已经在正厅候着了。”汀月忽然觉得楚漠北回房休息的决断是何等的明智,若真在正厅一直等下去,结果必定尴尬。

    “糟了!”沐筱萝恍然之际,起身欲走,却被楚玉唤了回来。

    “本王胸口疼。”楚玉便像个孩子似的,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沐筱萝,倒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

    “就算王爷脑仁儿疼也要忍一忍,远来是客,况且楚漠北对筱萝有救命之恩,筱萝说什么都不能怠慢了,汀月,你留下照顾王爷,王爷要实在疼的厉害,就叫李准来。”沐筱萝不想深究楚玉费尽心思把自己留在身边的动机,其实她更清楚,如果自己不愿意,楚玉也留不住自己,就如现在一般。

    “汀月到底是沐元帅的贴身奴婢,怎好让她照顾王爷呢,还是傅宁来吧。”整个下午的时间,庾傅宁都在厨房里守着药炉,药也煎了七八副,倒不是她有多想煎药,只是若她硬闯进来替走沐筱萝,楚玉定然不会给她好脸色,有些时候,适当的忍让也是必要的。

    “有庾姑娘在,本帅就放心了,汀月,我们走。”沐筱萝很想笑的自然,可在看到庾傅宁莲步轻移的走到楚玉身边时,这心里,便像有根刺在挑,隐隐的难受。

    直至沐筱萝离开,楚玉这才松开捂在胸口的手,神情落寞。

    “王爷,傅宁已经熬好了药,您趁热喝。”庾傅宁刻意忽略楚玉表情的骤变,殷勤递上瓷碗。

    “本王不想喝。”楚玉吃力着床榻,想让身体倒在床上,奈何庾傅宁坚持,硬是将瓷碗递到楚玉面前。楚玉一时心情烦躁,挥手间,瓷碗砰的摔在地上,里面的药汁洒了庾傅宁一手。

    “呃……”药汁稍热,烫的庾傅宁如玉肌肤红了大片,搭眼看上去,颇让人心疼,偏生庾傅宁一声不吭,俯身蹲在地上去捡碎裂的瓷片,且十分不小心的刮破了手指,雪上加霜。

    正文(520xs)第517章内心交流

    饶是楚玉再怎么淡漠,此时也不得不下床拉起庾傅宁的手,

    “对不起,本王不是故意的,其实本王已经好了很多,不需要喝药了,你且坐着,本王去给你拿药。”楚玉愧疚开口,转身间自抽屉里拿出白纱和金疮药,转尔坐到庾傅宁身边为其包扎。

    “王爷真的是很讨厌傅宁呵!”庾傅宁苦笑,烛光映衬下,娇颜蕴着淡淡的哀伤。

    “庾姑娘言重了,本王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这段时间承蒙姑娘照顾,本王感激不尽。”楚玉淡声开口,利落的将庾傅宁受伤的小指妥帖的裹好。

    “既然王爷不讨厌傅宁,为何还要装了一下午的病,硬是让傅宁在外面担心了好一阵,王爷只道不想让沐筱萝跟楚漠北在一起,便顾不得傅宁的感受了?说到底,王爷的心还是在沐筱萝身上,傅宁却是争不过了。”庾傅宁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痛定思痛,终让她想到一个破釜沉舟的好主意,只是若此招行不通,那她这辈子都不能再妄想和楚玉在一起了。

    “庾姑娘……”楚玉闻声尴尬,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应对之词。

    “王爷不必解释,其实傅宁早该知道,不管沐筱萝是楚后,是蜀太子妃还是沐元帅,她在王爷心中,就只有一个身份,那便是王爷今生的良人,傅宁说的可对?”庾傅宁的声音透着淡淡的哀伤,沐筱萝何其幸运,能得楚玉如此深情相待。

    “对!在本王心里,沐筱萝独一无二。此生除了沐筱萝,本王不会再爱上任何人。”楚玉信誓旦旦开口,实则也是想让庾傅宁死心。

    “王爷若不是这样专情,傅宁也不会爱上王爷了……”庾傅宁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美眸落在被楚玉包扎好的小指上时,有滴泪隐于鬓间。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楚玉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既知王爷心声,傅宁愿助王爷得沐筱萝真心。”庾傅宁敛了眼底的悲凉,抬眼间,眸光如水。

    “你……助本王?”楚玉狐疑看向庾傅宁,不以为然。

    “现如今所有人都知道沐筱萝是楚漠北的太子妃,而且楚漠北已经找****了,如果王爷再不想办法,一旦沐筱萝被楚漠北接走,还有回来的可能么?”庾傅宁整了整心境,肃然开口。

    “那只是计谋,不是真的!”楚玉急声辩驳。

    “可除了王爷和为数不多的人知道那是计谋之外,还有谁知道?世人只道现在的沐筱萝是楚漠北的人!”庾傅宁残酷的道明了事实,

    “不会!筱萝不会跟那厮走的!筱萝一向最讨厌楚漠北,很早就开始讨厌了!”楚玉有些慌了,自我安慰道。

    “讨厌?王爷初入关雎宫可喜欢沐筱萝?”庾傅宁一语破的。

    “不行!本王不能再放沐筱萝离开!既然她离开一样有危险,本王情愿把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保她一世无忧!”再见沐筱萝,楚玉便已打定了主意,这一次,他不再犹豫,不再退缩,也不想再纠结那些无意义的问题,只想拉紧沐筱萝的手,再也不松开。彼时在冷冰心那里知道楚漠北和楚漠信皆未认出易容的楚熙时,楚玉恍然,所谓关心则乱,自己没认出沐筱萝,根本不是自己爱的浅了,是自己动了真情。

    “不是傅宁打击王爷,在这件事上,王爷可不是说了就算的,一来要楚漠北愿意给沐筱萝一纸休书,二来,也要沐筱萝愿意留下才行呢。”庾傅宁嘴上说不打击,可实际上,这几句话下来,楚玉头顶已经雷声大作了。

    “那怎么办?本王真的不能没有筱萝!”楚玉纠结着看向庾傅宁。

    “傅宁说过,一定会助王爷答成心愿。其实王爷有没有想过,如果沐筱萝承认喜欢王爷,那这两件事便不难解决。若沐筱萝不愿意,自然不会离开,再由沐筱萝与楚漠北交涉让他写下休书,事情就容易的多了。”庾傅宁冷静分析。

    “你觉得筱萝会承认喜欢本王么?虽然我们出生入死好几次,可本王与筱萝之间的关系仍若即若离,本王可以肯定自己对她的感受,却无法猜透筱萝的心思。”楚玉苦笑,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这便是傅宁接下来要说的话,但凡女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妒忌的心理,沐筱萝虽然不比普通闺秀,但她也是女人,只要王爷与傅宁戏份做足,一定会将沐筱萝心底的那股嫉妒引出来,介时傅宁保证沐筱萝会向王爷表白的。”庾傅宁如此解释道。

    实则在庾傅宁看来,若楚玉真愿意与自己演这一出戏,她有一万个理由相信沐筱萝会毫不犹豫的跟楚漠北离开,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

    正厅内,楚漠北眼见着沐筱萝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却没有举杯的意思。

    “太子殿下不喜欢这酒?”沐筱萝见楚漠北双手环胸的坐在椅子上,狐疑问道。

    “婉儿啊,你说如果当初本太子看到你在陷阱里的时候不管你,扭头离开,后果会怎么样呢?”楚漠北扬了扬眉,似有深意的看向沐筱萝。

    “咳咳…。。筱萝承认自己怠慢了太子殿下,这不已经向太子殿下斟酒认错了么,太子可不要得理不饶人啊!”沐筱萝搁下酒杯,一脸苦笑。

    “本太子不得理尚且不饶人,得理……就更没有理由饶人了。”楚漠北悻悻开口,依旧没有举杯的意思。

    “其实筱萝觉得吧,如果当初太子殿下不跳下来,筱萝或许会在那坑里发现密道之类的东西,之后再顺密道爬进去,误入长埋地下几百年的宝藏,那宝藏一眼望不到边,若落在筱萝手里,说不准能买几个大蜀了,所以太子殿下,您得赔筱萝的损失啊!”既然某人不讲理,她自然投其所好了。

    “汀月,快把你家主子摇醒,天还没黑透呢!”楚漠北唇角抽搐,额头浮现三条黑线。他怎么就忘了,眼前这位可是不讲理的鼻祖!

    “要本太子喝下这杯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先叫本太子一声漠北!记着,温柔些,可人些哦,不然本太子不买账的!”楚漠北觉得还是来些实际的比较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