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38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9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燕南笙,本太子的容忍是有底线的,你当着本太子的面勾引本太子的太子妃,是不是过分了!”面对燕南笙的容颜,楚漠北也越发不自信起来。

    “啧啧……到底是谁勾引谁啊!看看你家太子妃,哈喇子都流到哪儿了!哎呀呀,小筱萝别这样看南笙嘛,奴家都不好意思了!”燕南笙此话一出,城楼众人只觉有天雷滚滚而至,电闪雷鸣间直劈的他们外焦里嫩。

    “大哥,你能好好说话不?能不!”沐筱萝痛心疾首,好好的一位绝世美男,偏偏脑子出了问题,天妒红颜呐!

    “小筱萝,哎!你别走啊!南笙还想跟你好好叙旧呢!喂!”燕南笙才一开口,沐筱萝便以飓风般的速度拉着楚漠北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片青烟。

    “敢问您是?”怔在身后许久的楚玉很不确定的上前认人。

    “你最可爱,最阳刚的师兄,不认识了么!”燕南笙的声音终于恢复如初,挑眉看向楚玉。

    “燕南笙,你没事儿吧?刚刚鬼上身啊?”楚玉狠吁口气,这才敢走到燕南笙身侧。

    “不是你让我来帮你勾引沐筱萝的嘛!关这身衣裳,本盟主就花了上万两银子,算在你帐上了!”燕南笙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未真的想要楚玉的钱,却不想楚玉竟一口答应下来。

    “不就是一万两银子么!本王给你一万两黄金,但前提是你必须把沐筱萝勾引到手!”楚玉信誓旦旦。

    “若是本盟主真勾引上了……你不会后悔?”燕南笙微眯起那双狭长的凤目,薄唇勾起的弧度邪魅至极。

    “你试试看!”楚玉龇牙咧嘴,咳,是咬牙切齿。

    “放心好了,不就是楚漠北么!看本盟主怎么收拾他!”燕南笙扬起引以为傲的头颅,如一只火凤凰般走下城楼。

    楚皇城,御书房

    “你说什么?”楚云钊陡然起身,幽深的眸子滚动着浓烈的煞气。

    “如今楚玉已经找到了对付无敌死士的办法,江城告急,据樊虎传来的消息,楚玉大军皆着黄金战甲,而且战甲双臂可发射细如豌豆的黑球,我军虽神勇无敌,却不能近身百米,军覆没……”传话侍卫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御书房里那股阴冷的寒气,声音颤抖不止。

    “楚玉!岂有此理!啊”楚云钊发狂似的咆哮,陡然伸手间,回禀的侍卫整个身体腾的悬浮而起,脸上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可惜那种恐惧还未停滞一秒,身体的主人便已如一团火球般燃烧,顺间化作灰飞,连渣滓都没剩下。

    “皇上该忌讳在宫中施展‘无心术’这种烈性武功,若是让人瞧见传了出去,后果可大可小的。”浑厚的声音幽幽响起,无名自御书房左侧的密道内走了出来,如鹰般的眸子隐隐透着鄙夷。

    “你知道这是‘无心术’?”楚云钊闻声转眸,幽冷的眸子似喷薄着熊熊的火焰,令人不寒而栗。

    “服食无心果,练就的自然就是无心术了。”无名踱步走到龙案前,淡声开口。

    “你认识……那位天神?”楚云钊凛眸看向无名,心底生出无限质疑。

    “无名不知皇上口中所谓的天神,不过却有幸见过无心果,此果乃世间极品,十分难得。”无名如此解释,心底却不禁叹息,练就无心术,走的便是条不归路呵。

    “罢了,想必都尉大人也听到了,楚玉居然打造了什么黄金战甲,朕的药再无作用,现在如何是好?”楚云钊愁眉复拧,忧心看向无名。

    “如今楚玉已拿下莽原,济州及周边五郡县,广宁,汜闵古城元阳,如果无名估算没错的话,江城必会在两日之内失守。”无名细数着半年来,楚玉以神般的速度迅速占领了大楚三分之一的国土,这样的速度和气势绝非他之前所想到的。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朕都不会再让他向前一步!”楚云钊双手攥拳,森眸如覆冰霜。

    “无名已得知楚玉以黄金战甲打败樊虎大军的事,如此看来,楼兰亦成了楚玉的盟国,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大手的以赤金打造战甲,不过这也正是他们的弱点。”无名唇角勾笑,眼底寒冰如刃,如果说彼时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执行任务的话,那么现在,他真恨不能打的楚玉一败涂地,之后抓到沐筱萝,将她碎尸万段。

    “弱点?”楚云钊挑眉看向无名,不以为然道。

    “不错,不知皇上有没有听过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化金水’?”无名捋着胸前半黑半白的胡须,眼底透着肆无忌惮的笑意。

    “朕倒是听过,但‘化金水’多在民间流传,而且数量有限,工序复杂,如今楚玉已有了相当数量的黄金战甲,现在采料制造化金水只怕是来不及。”楚云钊肃然开口。

    “无名既然提出来,自然是有了充分准备的。”无名唇角勾笑,信心十足。

    “可朕听说黄金战甲十分厉害,血肉之躯根本无法近身,即便我们有化金水,又如何能泼到那些黄金战士的身上?”楚云钊眉目皆是忧色,彼时楚玉莽原举旗,他只道楚玉自不量力,以卵投石!可是现在,楚云钊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江城与楚皇城只隔五座城池,如果江城失守,他的半壁江山便是落到了楚玉之手,此时的楚玉,已经有了和他分庭抗礼的势力和底气,这叫他如何不担忧。

    “皇上放心,无名的铁血兵团可不是吃素的,此番无名已命人打造了长蛇水箭,箭身为竹所制,其内装有极浓的化金水,我军只需站在城楼上放箭即可,不废一兵一卒!皇上可以想象,这些水连金子都能化掉,若是有那么一滴溅在脸上,后果会怎样呵!而且黄金战甲虽好,可惜太重了,介时楚玉想撤军,怕都来不及呢。”无名冷笑着开口,眼底的光阴森骇人。

    “好!甚好!这一次,朕要让楚玉一败涂地!无名,待生擒楚玉之后,朕自会封你为大楚宰相兼任国师!”楚云钊许着自己能拿得出手的封赏,大笑道。

    “皇上言重了,无名所做皆分内之事,铁血兵团存在的意义便是保大楚国泰民安。”无名浅笑着看向楚云钊,心底那份鄙夷越发重了几分。

    且说无名与楚云钊商量之时,楚玉这边果真拿下了江城,此刻,楚玉等人正在行馆商议攻打阳朔的事宜。

    “说起来,这也算是大楚的军机机密,某人是不是该自动离开呢?”火凤凰一样的燕南笙扬起连眉毛都精致到了极点的俊颜,眸子极不友善的看向楚漠北。

    楚漠北则向后退了两步,又向前行了两步,直至注意到燕南笙的眸子随着自己的身体移动时,方才恍然。

    “原来燕盟主说的某人是本太子啊!筱萝,咱们走吧,人家不喜欢咱们掺和呢。”楚漠北在意识到这点之后,十分自然的拉起沐筱萝的手欲转身离开。

    “慢着,你可以走,但为什么要拉着小筱萝呐?”眼见着楚漠北紧紧拉着沐筱萝的手,燕南笙双眉上挑,如一只斗战的公鸡般窜到了楚漠北面前。

    “咳!希望燕盟主说话要注意分寸,你口中的小筱萝,是我大蜀太子妃,就算盟主不用尊称,也不用叫的那么暧昧,凤羽山庄是厉害,但大蜀还不把它放在眼里。”楚漠北肃然看向燕南笙,警告道。

    “小筱萝,小筱萝,小筱萝!”燕南笙扬着眉,也不管楚漠北说什么,只将这三个字重复无数遍,那副无赖相真有欠扁的意思啊!

    “燕南笙!”楚漠北忍不住了,正欲发怒时沐筱萝却上前一步,阻止两人。

    “太子殿下乃我军盟友,与我等一起研究制敌之法无可厚非,至于筱萝么,身为联军元帅,自然没有离开的道理,饶是两位觉得在这里没什么意思,筱萝便差人先送两位下去休息。殷雪,替本元帅送燕盟主出去。汀月,你且先将太子殿下送回房间!”自彼时燕南笙从城楼上神降之后,便开始有意无意找楚漠北麻烦,有时候芝麻绿豆大的事儿,他们便能吵翻天。

    其实沐筱萝很清楚燕南笙为什么会出现,亦知道他出现的目的,也正因如此,沐筱萝越发恼怒楚玉,既然舍不得,为何不亲自开口!

    待两人离开,沐筱萝回眸时,正迎上楚玉亮光闪闪的双眸,四目相视间,楚玉极是心虚的垂下眼睑,心里却在暗自叫喜,事实证明,把燕南笙叫来对付楚漠北,绝对是他的英明果断。

    “王爷,沐元帅,阳朔守军将领李贤与老夫师承一派,若两位首肯,老夫愿意劝降。”桓横淡声开口,眉宇间透着几分自信。

    沐筱萝知道桓横的自信来自哪里,彼时李贤兵败被围,原本必死无疑,却是桓横违抗圣意出兵为其解围,才算救了李贤一条命,至此李贤对桓横如父般尊敬,彼时在朝之时,一向以桓横马首是瞻。再加上桓横的师傅与李贤的师尊是师兄弟,所以他们的关系又更近了一层。

    “老将军的意思筱萝明白,不过筱萝觉得我们且先出兵试水,若那李贤有归顺之意,老将军再去不迟,王爷以为如何?”沐筱萝提议道,转尔看向楚玉。

    “本王与筱萝想到一起了,李贤虽受将军救命之恩,但战场无父子,本王觉得有必要试他一试。”楚玉中肯道。桓横闻言并不反驳,遂与赫连鹏等人退了下去。

    此刻,厅内就只剩下沐筱萝和楚玉二人。

    “筱萝,你也觉得李贤这个人有问题?”见沐筱萝抬步欲走,楚玉登时上前拦了下来。

    “小心驶得万年船,筱萝从未与李贤打过交道,他的人品,筱萝不好言明。不过听王爷的意思,似乎也不怎么喜欢这个李贤呢。”沐筱萝神色淡漠,声音透着些许疏离。

    “本王未与他上过战场,不过从他几次出征记录上看,此人虽有身好武艺,但却急功近利,有好几次为了求功而误入敌军埋伏,头脑也不是很灵光呵。”楚玉如此评价。

    “得王爷如此评价,李贤还真是好不到哪儿去。”沐筱萝深知楚玉为人,若非真差到了极点,楚玉不会说的如此刻薄。

    “如果不是桓横对此人期望甚高,本王一定会打消桓横劝降的心思。”楚玉肃然开口。

    “其实王爷不必顾虑太多,既然李贤是这样一个人,王爷便该如实告诉桓横,也好给他敲个警钟。”沐筱萝毕竟与李贤不熟,这种话若由她去说,桓横必是不信,但若楚玉开口,就算桓横不认同,至少也会在心里过一下,沐筱萝如是想。

    “嗯,那本王找个机会跟桓横说说,筱萝,午膳时间到了,不如……”楚玉微微点头后,复尔看向沐筱萝。

    “王爷,你果真在这儿,傅宁见桓老将军他们离开行馆,便知你是忙完了。”就在楚玉欲邀沐筱萝共膳之时,庾傅宁恰到好处的出现,说话间玉指已然挽到了楚玉臂上。

    “本王……自已会走。”楚玉心虚的想要抽出手臂,却被庾傅宁死死拽住。

    “傅宁当然知道王爷自己会走啊,可是李准说你的身体还很虚弱,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所以傅宁还是扶着王爷比较好,若是摔着了,傅宁可是会心疼的,王爷走吧,傅宁已经准备好午膳了,就在您房里。”庾傅宁语笑嫣然,娇颜似花,声音更是柔酥入骨,直听的沐筱萝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如果王爷没事,筱萝告辞。”沐筱萝觉得再呆下去,她会忍不住叫殷雪封住庾傅宁的嘴,那声音真是嗲的她身难受。

    楚玉有心跟上沐筱萝,却被庾傅宁硬是拽了回来。

    “王爷不想沐筱萝回心转意了?”庾傅宁扬眉看向楚玉,眼底却是另一片光彩。

    “本王是怕再这样下去,筱萝会误会。”楚玉说话间,十分小心的抽出自己被庾傅宁握着的手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