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38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9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就是要让她误会啊,如果不误会,她怎么会看清自己的心!明明喜欢王爷,心里有王爷,却偏偏死不认账,虚伪又矫情!王爷,现下可是风尖浪口,你若退缩,必定会被浪头打翻,介时沐筱萝跟着楚漠北走了,您可别怨傅宁没尽心帮您!”感觉到两手空空,庾傅宁心底划过一抹失落,这一次,她孤注一掷,破釜沉舟!

    且说沐筱萝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冷冰心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

    “有事?”即便沐筱萝知道楚玉不会喜欢庾傅宁,也知道他们只是在作戏,可沐筱萝还是在意庾傅宁那么近的贴着楚玉,有时候沐筱萝觉得自己十分可笑,心里明明就有那个男人,却嘴硬的要死,如此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儿拜楚玉所赐,她可做了不少。

    “冰心觉得……主人该关心一下自己的属下。”冷冰心一语,沐筱萝不禁扬眸,表情显得十分诧异。

    床榻上,奔雷把锦被捂在头上,只把屁股撅在外面,不时还发会出一声长长的哀叹。

    “鸵鸟,快起来了,主人找你有事儿。”榻边,冷冰心不拘小节的用手拍了下奔雷的很是结实的臀部,吓的奔雷腾的翻身,一脸愤怒的看向冷冰心。

    “老大,请你检点!”奔雷一脸肃然之后,便又是一副死相,“主人怎么会找我?她身边文有汀月,武有殷雪,打酱油的还有风雨雷电,我算什么,你别寻我开心了。”一个人,如果找不到生命的价值,那么他便是行尸走肉般的存在,此刻的奔雷,就是这种状态。

    “话我是传到了,去不去由你!”冷冰心从没想到奔雷会颓废到这种程度,便是换作她给奔雷磕瓜子,奔雷都没有吃的力气了。

    见冷冰心转身要走,奔雷腾的翻身下床,双手拉住冷冰心。

    “主人真的要见我?真的么?”奔雷眼底有光,说话时透着一丝颤音。

    “不信可以不去。”冷冰心挑眉,悻悻道。

    当奔雷走进来时,沐筱萝正在品茶。

    “主人,您找奔雷有事?”奔雷一直觉得,自己在沐筱萝眼里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而且还时常代表着不忠,所以在奔雷看来,沐筱萝即便找他,也不会有什么重要的差事,哦,对了,新到江城,扫茅厕的差事还无人负责,奔雷这样想。

    “奔雷啊,本宫有一事甚为棘手,思来想去,这件事也只有交给你办,本宫才能放心。”沐筱萝的话令奔雷神情为之一震。

    “主人有事尽管吩咐,奔雷一定不负所望!”奔雷眸光骤亮,心潮顿时澎湃。

    “江城的茅厕……”沐筱萝搁下茶杯,刻意停顿了一下,语闭,奔雷只觉头顶天雷阵阵,心咔嚓裂开,下一秒就要碎掉。

    “主人,属下遵命。”奔雷的声音透着浓重的哭腔,眼泪在眶里打转,心里怅然,难道他奔雷的一生都摆脱不了茅厕这两个字么!那生亦何欢!死又何惧啊!

    “茅厕的事自有下人们处理,本宫派你回军营,日楚看着桓老将军,切莫让他私自出城,尤其不能让他去阳朔找李贤。懂了?”沐筱萝漫不经心的几句话,却似一缕阳光顺间照进了奔雷心里,将他几近碎裂的心粘的坚如磐石。

    “懂了!主人奔雷懂了!”奔雷欢喜雀跃,眼泪夺眶而出。

    直至奔雷离开,沐筱萝方才深吸口气,旋即看向一侧的汀月。

    “汀月,你说本宫对奔雷怎么样?”其实沐筱萝觉得她所有属下中,属奔雷脸皮最厚,偶尔伤一下该是无伤大雅的。

    “奴婢真心觉得主子对奔雷不错,否则奔雷怎么会在扫了半年的茅厕之后,还要跟在主子身边呢!”汀月的话让沐筱萝无语,原地石化。

    晚膳十分,沐筱萝才一走出房门,便见楚漠北风度翩翩的站在门口。

    “太子殿下站了多久了?”沐筱萝诧异看向楚漠北,森寒北风扫过落叶,独留寒意刺骨。

    “才来不久,唤你一起用膳的,只是不好贸然打扰,所以便在这里等了。”深邃的目光宛如月光璀璨,楚漠北薄唇微干,脸色略白,手指冻的通红却仍露在外面。

    “这就是传说中的苦肉计吧?”就在沐筱萝欲开口之际,一抹艳红的身影如仙降般飘然而至,绝色的脸上,那唇角勾起的弧度充满着鄙夷。就在燕南笙落地一刻,玉指似是无意的在楚漠北后腰处了一下,之后方才眼波含情的走向沐筱萝。

    “小筱萝,本盟主做了好丰盛的膳食,走吧!”燕南笙伸手欲拉沐筱萝,却被沐筱萝巧妙绕开了。

    “燕盟主好意本宫心领了,不过……本宫还是觉得跟燕盟主走的太近不好,所以希望燕盟主在称呼上也稍稍做些改动。”沐筱萝神色清冷,眸如秋水般看向燕南笙。

    “为什么?你可别说因为你是大蜀太子妃哟!”燕南笙扬了扬眉,不以为然道。

    “那倒不是,昨个儿殷雪在街上看到魅姬了。”沐筱萝言简意赅解释。

    “谁?魅姬?不会吧!”燕南笙闻听这三个字,脸顿时绿了,要知道彼时青峰山他用了足足七天的时间才把魅姬甩掉。

    “盟主可以不信,不过……”沐筱萝说着话,眸子缓缓上挑,视线绕过燕南笙看向他身后的屋顶。屋顶上,一抹浅绿色的长袍的女子迎风独立,绝美的脸上透着清晰无比的愤怒。

    燕南笙只觉身后凉风嗖嗖,身体不由抖了一下,于是乎转身,刹那间,天地变色,日月无光,燕南笙甚至没有半秒钟的犹豫登时纵身跃起,扬长而去。

    “替本盟主跟楚玉告别!”燕南笙的声音在空中悠悠荡荡,人却早已没了踪影,只是屋顶上,魅姬的身影依旧立在那里,寒风下,那身体显得越发单薄了几分。

    “魅姬居然敢在这里现身!殷雄!”沐筱萝身侧,楚漠北麻木的腿终于缓了几分,遂开口喝道,几乎同一时间,房顶那位也不愿意了。

    “主人,您倒是找个人把我弄下去啊!冰心恐高的!呃……救……救命啊!”就在冷冰心哆嗦大喊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从房顶滚了下来,幸而殷雪及时将其接住,否则这世上便少了一个不可多得的易容奇才了。

    “婉儿与本太子真是心有灵犀啊!”在听到冷冰心的求救后,楚漠北恍然之际,唇角勾起一抹释然的弧度。

    就在刚刚,他还在想如何跟燕南笙报偷袭自己的仇。如果不是燕南笙用独门秘法封住自己的穴道,他会在寒风中站那么久么!就算他喜欢沐筱萝吧,也不用那么自虐啊!

    当然了,关于这件事,楚漠北就是死也不会跟沐筱萝说的,有关男人的面子问题,楚漠北定然守口如瓶,彼时燕南笙也是抓住楚漠北的心理,才会那样肆无忌惮。

    “此话怎讲?”沐筱萝转眸看向楚漠北,挑眉问道。

    “婉儿不讨厌燕南笙么?整日凭着一张不男不女的脸招摇过市,他真以为自己是绝世美男呢!现在看来,也不是所有女人都买他的帐!”楚漠北悻悻开口,实则燕南笙出现的这些天,他的自信心一度遭受极大的打击。

    “太子殿下这么想的啊?”沐筱萝神色异常,恍然开口。

    “啊,是啊!”楚漠北怔怔看向沐筱萝。

    “别的女人怎么想筱萝不知道,筱萝只道若燕盟主再多呆几日,筱萝很有可能会顶住压力去凤羽山庄的。”沐筱萝漫不经心道。

    “去凤羽山庄做什么?”楚漠北狐疑看向沐筱萝,一脸的不惑。

    “去做盟主夫人啊!”沐筱萝似笑非笑的扬唇,转尔启步走向正厅。身后,楚漠北唇角抽搐,额头渐渐浮起三条黑线,该死的燕南笙,或许该找人毁他容了!

    “太子殿下,我们要不要跟上啊?”楚漠北身后,皇甫俊休讪讪问道。

    “跟个屁,本太子腿麻了,扶我回去!”在感觉到自己双腿僵直的一刻,楚漠北恨不能将燕南笙扒皮抽筋。

    正厅内,楚玉木讷坐在方桌前,迟迟不肯动筷,不管庾傅宁说什么,他都要等沐筱萝来。直至听到下人禀报之后,脸上方才有了神情。

    “一会儿沐筱萝来了,王爷可记得傅宁的话!”见楚玉前后变化如此之大,庾傅宁自心底担忧,她忽然不确定,她这招破釜沉舟到底是沉了谁的舟。

    “这……这不太好吧?”楚玉犯难看向庾傅宁,表情十分纠结。

    “当初可是王爷答应傅宁要演这出戏的,如果王爷中途罢演,那傅宁该是怎样的处境?王爷当真不为傅宁想半分么?”庾傅宁便是拿住了楚玉的仁义,遂以话激之。

    “可是……”楚玉眉目纠结。

    “王爷再这么犹豫不绝,沐筱萝可就跟着楚漠北走了!介时王爷可怨不到傅宁头上!”庾傅宁冷声警告。

    就在这时,沐筱萝踩着轻盈的步子,姗姗来迟。见是沐筱萝,楚玉本能想要起身,却被庾傅宁硬按了下来。

    “筱萝,你来了!”看着沐筱萝冰灵清澈的目光,楚玉自心底发虚,说话便也少了几分底气。

    “嗯。”沐筱萝也不看楚玉,只坐到对面,一侧,汀月十分恭敬的为其盛饭舀汤。

    “沐元帅怎么一个人来的啊?傅宁刚刚看到太子殿下在您房门前来着。刚刚王爷还说要和太子殿下好好畅饮一番呢,此次江城大捷,太子殿下功不可没!”楚玉身边,庾傅宁樱唇勾起,笑意连连。

    “哦?王爷觉得江城大捷是楚漠北的功劳,而不是桓横,赫连鹏还有绝尘他们的功劳么!”沐筱萝端起瓷碗,清冷的眸子直直看向楚玉。

    “当然……”楚玉才想开口,便被庾傅宁拦了下去。

    “桓老将军他们自是有功的,可身为人臣,这是他们分内之事,但太子殿下不同,若非看在沐元帅的面子,太子殿下也不会留下来为王爷坐镇,提及这点,王爷真该好好谢谢沐元帅呢!”庾傅宁话峰一转,便将楚玉逼上了梁山。

    “筱萝,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本王敬你!”楚玉的一声敬,看似恭谦,却分明是将沐筱萝当作了外人,或许楚玉没有意识到这点,可庾傅宁知道,沐筱萝一定感受得到。

    眼见着楚玉将杯举起,沐筱萝片刻停顿之后,砰的将碗搁到桌上,旋即命汀月将楚漠北请来。

    “此事乃漠北的功劳,筱萝身为太子妃,也是夫唱妇随,既然王爷要敬,自然该敬筱萝的夫君!”沐筱萝冷声开口,眸色肃然。方桌对面,楚玉俊颜骤然紧绷,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醋意排山倒海来袭,楚玉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搁下酒杯的,脑子里不停回响着‘夫唱妇随’这四个字。

    于是这一楚,楚玉与楚漠北喝了个烂醉如泥,沐筱萝则在旁边冷眼旁观,庾傅宁自是欣喜的,她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翌日,谁也没有再提昨晚之事,可昨晚的事却在他们心里扎了根。

    “启禀王爷,赫连鹏麾下五十万大军准备就绪,只等王爷下令,便可攻城!”城楼上,赫连鹏一身黄金战甲,英姿飒爽。

    “好!攻城!”楚玉高喝一声,赫连鹏登时领命,亲率五十万大军冲向阳朔西城。

    江城城楼上,楚玉,沐筱萝,楚漠北和桓横四人皆站在风尖浪口,直视硝烟中的阳朔城楼,他们自信黄金战甲天下无敌,每个人眼中都透着无比的期待,他们坚信,这一战,必定凯旋!

    只要拿下阳朔,再有三座城池便可攻入皇城。楚云钊,让你久等了!莫心,楚玉誓为你斩下楚云钊的头颅!楚玉凝眸望着皇宫的方向,心底翻滚起滔天怒浪。

    既然老天爷让她活下来,那有些人便注定要死!高嬷嬷死了,窦香兰死了,沐震庭死了,沐素鸾也死了,楚云钊啊!现在就只剩下你了!

    烽火硝烟中,沐筱萝与楚玉相视一眼,虽相顾无言,可他们最清楚彼此在想些什么。

    就在众人翘首以待的时候,战场发生了逆转!原本勇往直前的黄金战士突然溃不成军,硝烟中,楚玉等人分明嗅到了一股极刺鼻的味道,惨叫声响成一片。

    此时此刻,没有人在意那味道出自何处,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战场上拼死搏杀的士兵身上,爆炸声一阵阵响起,惨叫声越来越近,直至众人透过硝烟看清眼前的场景时,不由的心胆俱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