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39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0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喊了什么?”沐筱萝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那你等着好了,等到死为止!”深沉的声音听不出半点调侃和揶揄,楚玉的目光让沐筱萝知道,他当时是怎样的不确定。

    “所以筱萝没去找楚漠北,便是王爷谢筱萝的理由?”沐筱萝觉得这个谢似乎无甚必要。

    “是!你的信任让本王知道,我楚玉依旧是战神,驰骋沙场,所向无敌!你所有的帮助从来没有让楚玉成为一无是处的废物。”楚玉敞开心扉,坦诚直言。

    “王爷的意思是……你曾想过自己是傀儡?彼时你酒后的那些话是发自肺腑的?”沐筱萝眸色凛然,声音有些颤抖。

    “不是傀儡,那是对你的亵渎,是废物,是楚玉对自己的轻视。楚玉曾经想过,如果不是你一路相护,我会不会有命走出楚皇宫,如果没有‘旌沐号’的雄厚财力,和你所有的人脉支持,楚玉能不能有与楚云钊抗衡的力量,我承认,在失意的时候,楚玉曾骂自己是个废物,眼睁睁看着你站在我面前,替我抵挡风雨,我却帮不上你的忙……”楚玉的眼睛里带着自嘲,心苦涩不已。

    “是筱萝忽略你的感受了……”沐筱萝无言以对,心,却渐渐寒凉。前一世,她让楚云钊觉得自己像傀儡,这一世,她让楚玉觉得自己像废物。她心力的付出是错的么?若真的错了,那她还要如何待人?

    “不是!如果没有你沐筱萝一次次为楚玉解围脱困,楚玉岂能活到现在。在楚皇宫,楚云钊几次设下陷阱引楚玉入万劫不复之地,若非你机智果断,楚玉早已是楚云钊手下亡魂,以往是楚玉糊涂,眼睛里看到你坚强无畏,雷厉风行,便生依赖,便觉自己一无是处,竟越发没了自信。从不顾及你在做这一切时是怎样的心力憔悴。直到现在,楚玉仍后悔这一路走来,让你承受太多,如今阳朔大捷,楚玉终于找回自己,从现在开始,楚玉有能力为你铲除前路所有荆棘,筱萝,楚玉谢谢你的信任,是你的信任,让楚玉知道,即便面对非人非兽,我楚玉的大军也可以所向披靡!”楚玉的声音铿锵有力,眸底波光莹莹。

    “王爷真是这样想的?王爷不觉得是筱萝掩盖住了王爷的光芒?”一个楚云钊,沐筱萝真是怕了,如果大恩成仇,她又何必存太多执念。

    “如果没有你沐筱萝,便没有本王今时今日的重新振作,楚玉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怕楚玉会和楚云钊一样,将莫心所有的关怀看作负累,楚玉在此发誓,此生若有半点这样的想法,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楚玉信誓旦旦,眸光坚定如刃。

    “只是这样?”其实楚玉觉得,只待自己发完毒誓,沐筱萝必定上前阻拦,伸手抚住自己的薄唇,之后含情脉脉的扑到自己怀里,紧接着便你浓我浓。可惜事实永远和臆想存在太多差距。正如现在,楚玉有些无语了。

    “那就……再加上飞灰烟灭,挫骨扬灰!”楚玉挑眉,试探着看向沐筱萝,言外之意便是还要不要再毒一些?

    “勉强可以了,其实王爷来找筱萝该不会只为了这些吧?”沐筱萝的神情看似静如平湖,可心底却荡起丝丝涟漪,纵她如何压制都无法平静,没人知道,楚玉的誓言对她来说有多重要。

    “本王是诚心来谢你的,至于别的事,本王原是想明日再与你商量,毕竟天色已晚,打扰你休息就不好了。”楚玉觉得在沐筱萝面前,自己真的是无所遁形,偏生这种感觉让楚玉分外窝心,如果不是在乎,谁会花心思去看透一个人呢。

    “如今阳朔已被攻破,剩下的平定,凉城因属皇城临近郡县,所以守军人数不过十万,就算楚云钊想要调派大军支援,可以平定和凉城两郡的条件,根本容不下大军驻扎,如果筱萝没猜错,王爷必定是想近日连攻两城,之后与楚云钊在皇城决一死战!”沐筱萝分析的鞭辟入里,正是楚玉这两日所想的精髓。

    “这天下,知我者,唯筱萝一人!”楚玉发自肺腑感叹。

    “王爷这话是在赞美筱萝?”沐筱萝挑了挑眉梢,神情怡然。

    “必须是啊!”楚玉中肯点头。无语,沐筱萝樱唇浅笑,一番肺腑之谈过后,沐筱萝忽然觉得一身轻松,与楚玉的关系似乎回到了彼时在关雎宫的时候,又似比那时多了些什么,至于是什么,沐筱萝不愿在这个时候深究。

    “不知王爷可还记得敦亲王谢重?”沐筱萝言归正传。彼时便是料到会有今日,她才会助德妃谢思与那藏在万佛堂里七年的剑尘成其好事,且不惜用了燕南笙两颗九转回魂丹,当时所有人都觉她是在浪费,可沐筱萝知道,用两颗丹药换取皇族中最为德高望重的谢重的支持,她不知赚了多少。

    “本王当然记得,其实本王就是想跟你研究这件事,本王想私会谢重,希望他能支持本王诛杀昏君,这段时间便要麻烦你……”楚玉还没说完,便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如果筱萝有办法让谢重力支持王爷,不知王爷可否应下筱萝一件事?”对于谢重,沐筱萝有十足的把握。

    “你想去皇城?本王不准!”楚玉由始至终也没想过让沐筱萝冒险。

    “王爷放心,筱萝于谢重有天大的恩惠,只要筱萝适当以利而诱,保证谢重会倾已之力支持王爷!而且有殷雪相陪,筱萝不会出事。”已然到了皇城脚下,沐筱萝早就动了谢重的心思。

    “若你一定要去,本王陪你,否则本王不放心!”楚玉知道自己扭不过沐筱萝,所以只能退一步。

    “若连王爷都走了,阳朔怎么办?当初筱萝决意离开,便是因为王爷行事多以筱萝安危为重,少了对将士的一份责任,如果王爷再这样坚持,便是逼着筱萝再离开。”沐筱萝言语间解释了自己当初为何要说出那番无情的冷漠之语,此至,两人误会彻底解开。

    “原来……也好,那本王便在阳朔等你回来,可是筱萝,如果你出事,本王……”楚玉眉目间皆是担忧,眼底眸色如辉。

    “筱萝不会出事,筱萝还要留着这条命看着楚云钊得到报应!王爷尽管按计划出兵攻打平定和凉城,筱萝希望能与王爷在皇城相聚。”清越的声音透着绝顶的坚定,沐筱萝樱唇紧抿,眼底华彩纷呈,时至今日,她终于见到了曙光,楚云钊,你的死期真的到了!

    楚皇城御书房

    “楚玉……楚玉!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要反朕,朕才是真命天子!”楚云钊广袖狠甩,龙案上的奏折掉落一地。

    龙案前,禀报的侍卫噎着喉咙,脑袋垂到了胸前,生怕一个对视,小命不保。

    “传朕旨意,派姜成平出兵平定!务必将楚玉斩于平定!不可让他近皇城一步!”楚云钊咆哮开口。

    “是!”侍卫闻言,登时应声逃出御书房,且等侍卫前脚才走,伺候在楚云钊身边的李公公战兢的走了进来,

    “启禀皇上,武将姜成平抱恙在身,特递上辞呈,欲告老还乡。”李公公说着话,便将姜成平的奏折递到了楚云钊面前。

    楚云钊闻声震怒,打开奏折后,黝黑寒眸顿时如覆冰霜。

    “岂有此理!没有朕的准许,是谁让他告老还乡的!是谁放他出城的!来人!即刻将姜成平给朕抓回来,如拘捕,满门抄斩!”楚云钊歇斯底里的吼叫,眼中赤红如荼。

    “是……老奴这便去传旨!”李公公见楚云钊眉心红印,登时惊惧不已,彼时他亲眼看到皇上只凭一只手,便将一个小太监捏死后化作灰烬,当时皇上眉心便有这样的红印。

    待李公公离开,密室里的无名踱步走了出来。

    “朝廷真是无能,楚玉还没打进来,便已无将可派了。”无名声音中透着嘲讽,不屑看向楚云钊。

    “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什么铁血兵团,不过是一群废物!楚玉能从莽原打到阳朔,都是朕太过信任你们!”楚云钊赤红眼眶里,瞳孔漆黑如点墨,其间涌动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偏生无名不惧,冷眼从地上的奏折上踏了过来。

    “铁血兵团可不只是魅姬他们几个,十万死士各个身怀绝技,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当年铁血兵团随先皇出征,面临五十万大军,铁兵团兵只派出一万人,便大获胜,若非有此战功,先皇也不会如此重视铁血兵团。”无名标榜着铁血兵团的荣耀,眼底泛起诡异的光芒。

    “既是如此,朕便派你无名率领铁血兵团出兵平定!朕倒要看看,你手下的铁血兵团到底有没有你嘴上说的那么骁勇!”楚云钊嗤之以鼻。

    “出兵自是没问题,但有一点,若无名凯旋,那皇上至此之后……便不用上朝了吧……”无名云淡风轻的开口,却换来楚云钊勃然大怒。

    “无名!你要造反不成?你不让朕上朝,难道是想取而代之?”楚云钊厉声怒斥道。

    “皇上想的过于严重了,若皇上想上朝,也不是不可以,但有些决定,若无名觉得不妥,皇上便不能下旨。”无名说的委婉,却掩盖不住言辞中的侮辱之意。

    “挟天子以令诸侯?无名,你真是狼子野心!”楚云钊双手攥拳,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几欲迸裂,几乎同一时间,楚云钊陡然出手,一道红光陡然射向无名,空气中的热度顺间飑升,楚鸿弈笑的狰狞。

    可当无名挥手间熄了楚云钊袭击过来的火龙时,整个空气骤然降至冰点。

    “你!”楚云钊惊愕看向无名,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无心术可不是天下无敌的,皇上也太过自负了。如何?如果皇上应下无名的要求,无名便出兵平定,若……”无名挑着已经墨黑的长眉,冷冷看向楚云钊。

    “好!朕答应你,只要打败楚玉,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楚云钊从惊愕中镇定下来,妥协开口。

    “既是如此,无名这便回地下宫殿,为皇上排忧解难。”无名扬唇启笑,转尔十分嚣张的进了密室。直至密道内没了动静,楚云钊唇角方才勾起一抹冷笑。楚玉岂是吃素的!朕是如何都不相信你无名能凭十万死士挡下楚玉近百万大军。且让你们两败俱伤,朕再将你们像捏死蚂蚁一样一个个的踩死!

    无名,楚玉!你们胆敢威胁朕,朕便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楚玉思忖至此,当即唤进###。

    “属下在!”###自御书房外进来,恭敬候在龙案前。

    “你且传朕旨意,命临近皇城二十个郡县即刻调兵皇城,且等楚玉打到城下,朕要与楚玉决一死战!”楚云钊狠戾开口,###登时领命退下。

    且说无名回到地下宫殿,真的就想要点兵出征,却不想启沧澜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无名叩见大祭祀……”有了上次的教训,无名对这位大祭祀越发畏惧起来,那股无形的威压硬是让无名卑微的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放弃楚云钊,保存实力。”悠扬的声音宛如天籁,落在无名耳朵里,却生生震裂了他的心脏。

    “大祭祀!现在放弃楚云钊,那我们之前的努力岂不白费了?”无名怎么都没想到启沧澜会有这样的决断,彼时计划是打赢这场仗的。

    “白费?无名都尉也知道我们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么!”幽冷的声音仿佛空谷中的回声,在房间里激荡不止,无名登时垂目,再不敢看那双仿佛带着魔力的眼睛和那一头如月华般的银发。

    “无名知罪。”无名当即匍匐,声音些许颤抖。

    “法师另有计划,即刻起,你便不要再插手此事了。”空中,那抹黑袍无声而动,袍间滚动着金丝云彩,莹莹闪闪的耀人眼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