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39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2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无名遵命,不知……无名可否杀了沐筱萝,以除……噗”鲜血自口中喷溅而出,无名甚至还没来得及感觉到胸闷,大口的鲜血便似幽冥之花般洒到了深绿色的大理石上,万绿丛中一片殷红。

    “需要本祭祀重复刚刚的话么?”启沧澜的声音似蕴着惊涛骇浪而来,无名只觉心胆俱碎,却半点不敢吭声。

    “属下谨记大祭祀之命,不敢违抗。”无名卑微的跪在那里,战兢回应。头顶一片阴影骤然消失,无名等了许久方敢抬头,房间里,已不见启沧澜的身影。

    “咳……咳咳咳!”无名这才舒了口气,吃力起身,单手捂住胸口,跌撞着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只是身子还没坐稳,便见门口处一白衣女子宛如仙子般乘风而至。

    “无名叩见……”未等无名跪地,幻萝已然挥手。

    “你受了重伤,免了吧,这是七星果,治疗内伤的圣药。”幻萝的声音很柔,那种柔可以让任何男子为之神醉,偏生身处这等高位,又有几个男子不要命敢打她的主意呢,无名心无杂念,炼的又是童子功,自然是无甚想法了。

    “多谢祭祀赐药!”无名十分恭敬的接过圣药,继而退到一侧,垂眸不敢直视。

    “这七星果是本祭祀的私藏。”幻萝似有深意开口。

    “无名……感激不尽!”混迹江湖这么多年,无名早已圆滑世故到了极点,这样的话落在无名耳朵里,自然明白其间的含义,可无名不敢贸然说出赴汤蹈火之类的保证,有些话说出来容易,做起来那可是能要人命的。

    “本祭祀不需要你的感激,只要你日后还本祭祀这个人情便是了。”幻萝扬起弯如柳叶的墨眉,樱唇勾起的弧度带着几分邪佞。这一刻,无名真心想把七星果还回去,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罢了。

    “祭祀有事尽管吩咐,无名自当尽力而为。”无名恭敬开口,心里却已猜出幻萝的心思,彼时大蜀金銮殿,幻萝一掌劈向沐筱萝,本是想取她性命,奈何半路杀出个寒锦衣,且不说沐筱萝的命有多好,只道眼前这位貌似天仙的女祭祀是铁了心想要沐筱萝的命。如此一来,也算合了他的意,原本他是誓要杀沐筱萝的,如今有了这么个后台,可就不怕沐筱萝命硬了。

    “本祭祀记住你这句话了,且好生养着,有些事,不急的。”幻萝浅笑嫣然,踏风而去,独留空气中一点幽香,醉了人心。

    当沐筱萝以静心的身份找到谢重时,谢重并没有太多意外。

    “自楚玉莽原举旗造反,传出要挟你为人质那一刻开始,本王就知道你沐筱萝并非痴傻皇后。”敦亲王府邸的后园凉亭内,谢重捋着花白胡须,正色打量沐筱萝,不时点头。

    “哦?愿闻其详。”虽然彼时敦亲王曾因为谢思不能为后之事与自己敌对了很久,但沐筱萝并没有记恨谢重,反倒是羡慕谢思的,能有这样的父亲,谢思何其幸哉。

    “以本王对楚玉那小子的了解,这种龌龊之事,他断然做不出来!说他要挟你为人质本王不信,若说是你逼他造反么……。本王倒有几分可信!”谢重身为皇族老一辈的泰斗不是没有道理,以他的睿智机敏,再加上早年的丰功伟绩,赢得这样的称呼无可厚非。

    “老王爷太看中筱萝了。”沐筱萝抿唇浅笑,眼底却毫无惧色,清冷的宛如秋水,令人无法心生轻视。

    “你能只身来找本王,便不用这么矫情了吧!当日小女承蒙你搭救,这份情,本王一定会还的。只是本王好奇,你如何认定凭你一已之力,便可为前皇后沐莫心报仇?”谢重的话每一句都在点子上,让沐筱萝无从打诨。

    “筱萝不是走到今天了么。然则就算失败陪了性命,有些事,筱萝也一定要做,不报血仇,筱萝难在世为人。”自沐素鸾将楚云钊的卑劣行径公之于众之后,沐莫心的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虽然楚云钊说那是恶意诋毁,但到底是谁诋毁了谁,世人自有公断。

    “好一个难在世为人,楚云钊居然敢对本王爱女下如此毒手,本王若不讨回这个公道,怎能甘心!”谢重将谢思视作掌上明珠,遂知谢思被楚云钊如此欺辱之后便一直伺机报仇,如今,他的时机算是等到了。

    “王爷既有此意,筱萝倒是有个想法,想与王爷商讨。”沐筱萝眼底的华彩透着一丝果断。

    “说出来听听。”谢重颌首道。

    “在这里?”沐筱萝略有迟疑。

    “怎么?不相信本王的隐卫?丫头,本王知道你有殷氏一族的隐卫,但若真动起手来,殷雪未必会是本王这府上三十名隐卫的对手哦!怎么,要不要比试比试?”谢重自信开口。

    沐筱萝唇角下意识抽了两下,以一敌三十,换作是她,也会信心十足的。

    “有如此彪悍的隐卫,敦亲王府必是固若金汤。那筱萝便直说了,其实筱萝觉得,如果王爷……”沐筱萝将早已拟定好的计划说与谢重,声音清冷,神色肃然,一番斟酌思量之后,只听谢重哈哈大笑。

    “好计谋!沐筱萝呐,你这智慧可半点不输沐莫心,可惜那丫头……不说也罢,此事过后,本王定要与你畅饮,酒逢知己,知已啊!”沐筱萝的计划甚得谢重青睐,在谢重看来,若沐筱萝非女子,必定成就一番伟业。

    “承蒙老王爷不弃,介时筱萝自是与老王爷痛饮三大杯,以庆贺王爷得孙之喜。”沐筱萝此话一出,谢重顿时敛了眼中的笑意,锐利如鹰的眸子紧盯着沐筱萝。

    “好个厉害的丫头,你倒是多虑了,本王比你更想看到楚云钊下场有多凄惨!”谢重声音虽冷,却无恶意。

    自敦亲王府出来,沐筱萝深吸口气,

    “殷雪,你觉得本宫是不是有些过了?”回想起刚刚敦亲王眼中那一股幽深莫名的光芒,沐筱萝有些后悔。

    “属下觉得主人做的没错,小心驶得万年船,殷雪跟主人走到现在,为的就是这最后一战,等的也是这最后一战,只要能赢这一战,主人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殷雪坚定道。

    “只是不知道敦亲王会不会这么想,如果筱萝没猜错,他怕是已经命人将谢思和剑尘转移到别处了。”沐筱萝苦笑。就在这时,一只飞鸽停落在了殷肩上,殷雪随手拆下竹筒。

    “主人!王爷于昨晚拿下平定和凉城,如今大军正朝皇城行进!主人,你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身为沐筱萝的隐卫,殷雪自然明白沐筱萝这么长时间期待的是什么。

    看着手中的信笺,沐筱萝泪如雨下,第一次,她竟觉得眼泪是甜的,手,颤抖不止。

    “是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楚云钊,怎么办,你的报应就要来了呢……”

    御书房,楚云钊正发雷霆之怒,整个龙案亦被他掀翻在地。

    “失踪了?失踪了是什么意思!那么大的地下宫殿说没就没了!###,你到底有没有去找!”当听到楚玉攻下平定,凉城的那一刻,楚云钊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前两天,无名方才信誓旦旦说要拿下楚玉的人头,如今楚玉就要攻进皇城,无名却人间蒸发了,换作是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回禀皇上,属下顺着密道去找,结果密道的另一端已被堵死,属下命人敲开时,只看到一片废墟,根本没有什么地下宫殿。”###一脸忧色,据实禀报。

    “不可能!这不可能!朕走过这条密道,更去过地下宫殿,没了?怎么可能!”楚云钊厉声咆哮,眼底一片慌乱。

    “皇上,朱雀和玄武也在,他们也是亲眼所见的。”###看向身侧的朱雀和玄武,示意二人作证。

    “皇上,###说的没错,这密道走下去,只是黄土一堆,根本没有地下宫殿。”朱雀低声禀报。

    “皇上,属下会再派人去找无名都尉,可现在楚玉大军再有两日便兵临城下,我等调派的大军至少也会在三日后陆续抵达,这可如何是好啊?”玄武的话如醍醐灌顶,令楚云钊顿时从慌乱中镇定下来。

    “没有无名,朕一样会赢楚玉!###,你即刻调派皇城御林军日楚守在西城门,朱雀,玄武,你们二人率领皇城守军随时支援,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一日,待援军抵达,朕亲自出征,誓要将楚玉碎尸万段!”楚云钊狠戾狂吼,###等人不敢怠慢,当即退出御书房。

    可他们心里都清楚,这根本是垂死挣扎,大局已定,他们再无力回天,只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他们没有退路罢了。

    寒风呼啸,雪满长空,树林内,树丫吱吱作响,一行人骑马乘车而来,车轮留下的碾压痕迹渐渐被雪覆盖。

    “都尉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放着楚云钊那小子不管了?”枣红色的马背上,千面狐疑看向无名,问出了所有人心底的疑问。

    “楚云钊必输,我们管不着了。”无名骑在马上,无奈笑了两声,原本的计划是以楚云钊为傀儡攻占七国,介时七国一统,皆在焰赤皇的管制之下,四海一片升平,可谁能想到,一个沐筱萝居然左右了大局,眼下楚玉该是兵临城下了。

    “可是我们的职责不是保卫大楚么?”轿内,魅姬掀起车帘,挑起纤长的睫羽,眸子不时朝离开的方向望去,燕南笙,魅姬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楚云钊并不是先皇亲子,乃是洛滨和庄晓容的私生子,他根本就不配坐在皇位上,如今楚玉铁定会夺回皇位,这样一来,大楚皇位依旧在大楚皇子手里,我们不算失职……”无名淡淡道。

    死一样的沉寂,整个树林只能听到车轮滚滚的声音,直至马背上的墨常打破宁静。

    “都尉,这件事你为何从未跟我们言明?既然楚云钊是假的,那我们有什么理由跟楚玉对敌?身为大楚铁血兵团,我们身上都有与先皇定下的盟约,我等皆受过先皇恩惠,却做出这等逆天之事,这简直匪夷所思!”墨常勒紧缰绳,愤然横亘在最前面,怒声质问。

    “墨常,你是要造反么?”见墨常黝黑的脸上双目如铃,无名声音渐寒。一侧,白斩策马走到墨常身边,冷眸直视无名。

    “白斩敢问无名都尉,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白斩声音干冷,显然是在对无名提出质疑。

    “你们干什么?从来都是本都尉发号施令,你们怎敢质疑?”无名墨眉紧皱,声音透着寒意。

    “我们倒不是质疑都尉,只是您毁了地下宫殿,又让我等随你离开,眼见着离大楚越来越远,属下等想知道目的地,似乎也无可厚非吧?”千面也觉得有必要问清情况。

    “其实魅姬也很想知道铁血兵团那十万死士的下落,原本与魅姬一直保持联系的初阳跟魅姬失去了联系,可是都尉将他们转移走了?”魅姬一直纠结这件事,如今听无名一语,便知这其中必有关联。

    “没有,本都尉将他们杀了。”一语毕,四人皆惊。

    “都尉,你为什么!”千面怒目而视。

    “那可都是都尉您一手训练出来的,都杀了?您怎么就舍得!”白斩义愤填膺。

    “十万条性命,他们若死在战场上也就算了,可……都尉,墨常不懂!”墨常的眼里透着惋惜。

    “都尉如此坦诚,是未将我们四个当作外人,还是觉得……死人就算知道再多的秘密也无惧?”马车内,魅姬缓缓掀起轿帘,迎雪走了出来,绿色的长袍随风荡起,眸色冷若冰霜,其余三人闻声,顿时提气,这一提气不要紧,三人皆感真气受阻,似被人下了药。

    “事到如今,无名也不想瞒大家。没错,正如你们感觉到的那样,你们中了本都尉的化功散,至少在未来一个月内,你们没办法施展武功。”无名的声音透着凄楚和无奈,依照启沧澜的意思,那十万死士皆楚国人,若他日不能归顺焰赤国,无疑会给焰赤国带来麻烦,所以他们必须死。至于魅姬,千面,白斩和墨常,无名实在不忍他们跟了自己十几年,却落得那样的下场,于是向沧澜大祭祀保证,他们皆愿意与他回焰赤国,且誓死效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