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39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4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都尉是想在此解决我们四个了?”千面轻蔑道,冷颜怒视无名。

    “不管你们信与不信,如果本都尉不这么做,你们根本走不出地下宫殿。现在……要么死,要么跟本都尉一起离开。”无名淡声开口,眼中几许悲伤。如果当初没有被焰赤国的祭祀们找到,他或许也不会有今日这样尴尬的处境,其实即便带他们回焰赤国,又是否能真的保住他们的命呢?无名不敢确定。

    “死就死!我等又岂是怕死之人!”墨常说着话便欲纵马冲向无名,欲做最后搏击。

    “墨常,你傻了不成,做错事的又不是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死啊!既然都尉大人让我等跟随,那我们跟着便是,魅姬倒要看看,都尉大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魅姬拦下墨常,转身回了轿子。千面似乎赞同魅姬的想法,自是甩了缰绳直行,白斩则拽过墨常的缰绳,跟在千面身后。

    车轮声复起,无名的心却似被这车轮碾压着,憋闷的几欲窒息,有谁能告诉他,何以如今的他会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可是魅姬啊,你可知道无名所做的一切,皆名正言顺,身为焰赤国的童子,无名没的选择。

    风雪越来越大,无名漆黑的袍子上,落尽白雪。

    当谢重出现在御书房时,狂躁无措中的楚云钊强自镇定,正襟危坐在龙案眼,冷眼看着谢重于案前施礼。

    “老王爷久不上朝,如今见朕,可有要事?”楚云钊的骄傲,不允许他在谢重面前低头,尤其是谢思的事情之后,楚云钊与谢重一直冷战,直到现在。

    “老臣听闻楚玉的大军最快于明日便可抵达皇城,而且皇上似乎已经派了守卫皇宫的御林军前去守城,还有不足十万的皇城守军,不知可有此事?”谢重无视楚云钊一脸敌视,捋着胡须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楚云钊傲气不改。

    “皇上以为单凭御林军和皇城守军便可抵挡住楚玉的百万雄狮?即便只是一天。”谢重开门见山,犀利的目光冷冷看向楚云钊。

    “这是朕的事!与你无关!如果老王爷无事,退下!”楚云钊愤然怒吼,他不可以也不能够在任何人面前示弱。

    “皇上该知道,先皇曾允诺皇族老一辈的直系王爷可拥兵三万。”谢重一语,楚云钊心下恍然,是啊,他怎么忘了,当初父皇感激这些老王爷们的出生入死,特别下此令,以示信任。

    “那又如何?”楚云钊的语气顿时温和了几分,眉眼间闪过一抹希翼。

    “只要皇上一句话,老臣愿与景王,勤王等率亲兵守城,加上其余几个小辈王爷世袭的兵权,老臣可在半日之内召集二十万亲兵,与皇上共进退。”谢重铿锵开口,换来楚云钊的不可置信。

    “老王爷当真愿意与朕同进退?”楚云钊表示怀疑。

    “老臣有的选择么!当初是老臣一手推举皇上坐上龙椅,那楚玉记恨老臣,倘若让他当上皇帝,老臣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谢重直截了当道明缘由。

    “老王爷若真愿与朕共进退,待平定叛乱,朕必定加封老王爷爵位!”楚云钊仿佛于虚空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眉眼皆是笑意。

    “加封倒不必,但老臣有一要求,若老臣抵挡住楚玉大军入城,皇上且将小女追封为后!”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不好,谢重不觉得自己刚刚的解释会让楚云钊信以为真,于是再度提出条件。

    “好!只要老王爷能解朕燃眉之急,朕允!”楚云钊闻声,心底迟疑顿消。

    “那老臣便替小女先行谢过皇上了!皇上放心,老臣这便回去齐集大军,替皇上守住西城门!”其实所谓的二十万亲兵只是幌子,谢重曾联络几位托底的王爷,亲兵加起来不过七万。诚然先皇给了他们私养亲兵的权力,可为了表示对先皇的忠心,众位王爷,甚至包括谢重在内,于先皇在世之时,手里并未有一兵一卒,这七万亲兵也是在先皇驾崩之后才慢慢培养起来的,可就这七万亲兵,也足以给楚云钊致命打击了。

    破晓的晨光仿佛一把利剑劈开了黑如墨砚的楚幕,沉睡的生灵渐渐苏醒,楚玉终于熬过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迎风站在楚皇城的西城门外。

    战旗在风中猎猎作响,呼嚎似比龙啸。百万雄狮兵临城下,乌压压的望不到尽头,城楼前,楚玉手持焰魂剑,气血激荡。

    “楼下可是肃亲王楚玉?”浑厚的声音铿锵有力,谢重一身铠甲,花白胡须在胸前随风而起,凛然之态不减当年。

    “楚玉先礼后兵,若老王爷肯开城门,楚玉必感激老王爷体恤苍生,但若老王爷誓死效忠昏君,楚玉也只能得罪了!”楚玉稳坐**马上,一袭银白盔甲在阳光下散着耀眼的银辉,丰神俊逸,气宇轩昂,此刻的楚玉,宛如化身的战神,那股傲然于世的气魄令身后百万雄狮为之振奋。

    “本王一生征战并非好大喜功,实乃为天下苍生而战,所以本王自然是体恤苍生的。至于誓死效忠昏君么……且让本王想想,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理由呵!”谢重立于城楼,挑了挑如雪白眉,似在自问。

    “老王爷,您切勿听楚玉胡言乱语,为祸苍生是他们,如果不是楚玉大逆不道拥兵造反,天下苍生岂会陷入水深火热!老王爷,楚玉才是罪魁祸首,人人得而诛之!”谢重身侧,**心觉不妙,当即苦口婆心劝道。

    “混账,本王做事还需要你来教么!来人,把**这厮给本王绑了!”谢重突然变脸,登时唤出三名隐卫冲向**,**一时错愕,失去了反抗的最佳时机,待其缓过神儿来,已然被人五花大绑。

    “老王爷!您这是何意,难道你想造反不成?”**愤然看向谢重,厉声怒斥。

    “君逼臣反!想我那小女儿为楚云钊付出多少,结果如何?”谢重面色沉凝,挥手间,七万亲兵迅速将**手下皇城御林军制服。

    “老王爷!您不能这样忘恩负义!皇上已然追加德妃为后,这是莫大的荣耀!”**慌乱看向谢重,歇斯底里大吼。

    “呸!那种毫无意义的追封本不稀罕!本王要的是公道!当初没有本王倾力相助,楚云钊有什么本事登上皇位!如今本王所做的,不过是物归原主!”谢重双眼锐利如鹰,其间迸射的光芒坚定无比,这一刻,**知道,大势已去。

    “老王爷不顾皇上,难道也不念及先皇的恩德么?”**做垂死挣扎。

    “**你且睁眼看看,那城楼下的肃亲王,无论文治武功,都不知道要比楚云钊高出多少,先皇众子中,楚玉无人能及,本王今日助楚玉登上皇位,便是对先皇尽忠了!来人!打开城门,恭迎肃亲王!”谢重一语,**终不再挣扎,胜负已分,他再无回天之力。

    “皇上,属下尽力了!”**说话间便欲嚼舌自尽,却被谢重上前一步封了穴道。

    “**,为那样的昏君丢了性命,不值得!”谢重重才,不想**一身武艺归了西天。

    “老王爷,**深受皇恩,如今不能为君分忧,生亦何欢,死又何惧!**不求其他,只求一死!”**凛然道。

    “好一句生亦何欢,死又何惧,你的命本王说了不算,来人,把白护卫带下去,好生看管!”谢重深吸口气,旋即转身,大步跨下城楼。

    城门前,楚玉翻身下马,朝着迎向自己的谢重双手拱拳。

    “老王爷深明大义,楚玉替天下万民道声谢意!”楚玉身着银白盔甲,腰佩焰魂宝剑,俊朗的眉目闪烁着灼灼华彩。

    “肃亲王言重了,本王也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请!”谢重爽朗笑道,继而转身立在一侧,让楚玉走在最前面。与此同时,奔雷,赫连鹏二人分别率军攻向东城门和南城门,生擒了朱雀和玄武。至此,楚皇城已然尽在楚玉控制之下。

    皇宫正门,沐筱萝一袭雪白长袍迎风而站,寒风吹起她如墨般的青丝,飞扬间带起一抹让人心动的沧桑和沉稳,白袍在脚面上滚动起层层波浪,脚下白靴,发髻以白绸束起,远远望去,沐筱萝便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绝美如盛放在雪山之巅的雪色莲花,圣洁的让人不敢心存亵渎。

    “筱萝!”楚玉一步步走向沐筱萝,心潮翻腾。

    “终于等到今天了,这一路走的好不容易。”沐筱萝勾起樱唇,笑,灿若春花,眼中,却含着泪。

    “走,我们去找楚云钊,讨回公道!”楚玉深沉的眸子似子楚繁星,璀璨如华,落在沐筱萝脸上,却又温柔似水。沐筱萝微微颌首,转身与楚玉并肩走进皇宫,任再凛冽的寒风,也吹不灭他们心底的熊熊火焰。而此刻,皇宫的金銮殿上,楚云钊正跃跃欲试的命青龙到北城与援军汇合。

    “皇上……皇上不好了!”殿外的侍卫跌撞着跑了进来,面如土色,表情惊悚。

    “何事如此惊慌?”青龙见侍卫失了礼数,沉声喝道。

    “回皇上……楚玉……楚玉带着皇后娘娘闯进来了!还有敦亲王,他居然……居然斩杀宫中留守的侍卫!皇上……敦亲王是……”就在侍卫断断续续禀报之时,谢重已然手挂宝剑冲了进来。

    “本王是什么还论不到你在这儿瞎吵吵!”手起刀落,那侍卫的脑袋轱辘着滚到了龙案前,留下一道血淋淋的轨迹,触目惊心。

    “谢重!你竟然敢背叛朕!”楚云钊勃然大怒,愤然起身之际,楚玉与沐筱萝已然踏入金銮殿,奔雷,赫连鹏亦率精兵冲了进来,将楚云钊围在了金銮殿上。

    “楚云钊,你输了!”清冷的声音似古井无波,楚玉傲然站在殿中央,黑如子楚的眸带着凛然之意直视楚云钊。

    “输了?朕不会输!朕还有援军!只要援军一到,你们都是瓮中之鳖,谁也跑不掉!”楚云钊挥袖大吼,眼下一片赤红。

    “楚云钊,你做梦呐!莫说你的援军还有一日才到,就算到了,你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他们还会为你卖命?”谢重突然觉得楚云钊真是傻的可爱。

    “不可能!他们各个忠于朕!不像你!你这个叛徒,你说过要替朕抵挡楚玉的!可你……”楚云钊后悔信错了谢重,懊恼的恨不能将谢重碎尸万段。

    “可本王却倒戈将剑尖对准了你这个昏君?楚云钊,这件事你怪不得别人,只怪你自己做了太多伤天害理之事!当年思愔为成你登上帝位,不惜自毁清白入宫为妃,可你是怎么对她的!楚云钊,自思愔命陨那一刻开始,本王便指天发誓,一定要你血债血尝!是你蠢,以为本王真会替你解围,除非本王脑袋让犀牛踩过,否则怎么会做出那等愚蠢之事!”谢重冷嘲着看向楚鸿弈,眼底鄙夷之态尽显。

    “混账!你们都是一群混账!朕是皇上,你们都反了不成!赫连鹏!朕给你机会,只要你现在替朕杀了他们,朕封你赫连家一门忠烈!”楚云钊惶惶的黑眸转向仅剩下一只胳膊的赫连鹏,眼中透着希翼。

    “一门忠烈算个屁!当初家父为你南征北战,立下多少汗马功劳,可你是如何对待家父的!你仅凭莫须有的罪名便将家父打入死牢,如果不是前皇后沐莫心倾力相助,我赫连早已满门抄斩!楚云钊,我赫连鹏反你,不是为了任何人,只为解这一口气!”赫连鹏怒斥开口,一字一句,如覆冰霜。

    “楚云钊,你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楚玉上前一步,冷眸看向楚云钊,寒冰似的声音宣判着楚云钊的结局。

    “不可能……朕不会输!朕不会输的!你们滚出去!听到没有!滚出去!”楚云钊愤怒挥舞着龙袍,身体一个不稳踉跄着坐到了龙椅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