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39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5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他的确不该死,但更不该的,他居然死在了自己亲生儿子的手里!楚云钊,筱萝真想知道,当初你在杀自己亲生父亲的时候,可有感觉到一丝心痛?”彼时沐筱萝命殷雪将此二人冰封在山洞内,并未想过有一天会惊动他们,但时移世易,如果不拿出有力的证据,单凭她舌灿莲花,又有谁会信呢。

    “你胡言乱语!朕的父亲是先皇!他算什么东西!”当洛滨和婴鹂的尸体被抬出来的那一刻,楚云钊的情绪便已经失控了。

    这一刻,他终于相信了那些人的话,沐筱萝不是傻子,从沐相府的那一楚开始,自己便跳进了她精心布下的陷阱,否则她怎么会有洛滨和婴鹂的尸体!怎么会!

    “殷雪,把周嬷嬷带上来!”沐筱萝不理会楚云钊的辩驳和咒怨,淡声开口。

    “老奴……叩见皇上,叩见沐妃……”沐筱萝说话间,便有一道黑影咻的出现在金銮殿上,手下还提着一人,此人便是周嬷嬷,且当殷雪将人放下之后,便似电闪般转眼即逝。此刻,周嬷嬷正战战兢兢的跪在金銮殿上,身子抖如筛糠。

    “是你……周嬷嬷!朕警告你,不许胡说!”楚云钊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周嬷嬷便是当日伺候在母妃庄晓容身边的贴身丫鬟,心下寒凉如冰。

    “周嬷嬷,你别怕,你且告诉在场所有的人,楚云钊到底是谁的孩子?”沐筱萝摇曳着走到周嬷嬷身边,手指轻抚在周嬷嬷的肩上,试图给她安慰。

    “回……回皇上,楚云钊是……是洛滨和娘娘所生的孩子,当时娘娘生的是龙凤胎,可皇室根本没有龙凤胎的先例,娘娘怕事情败露,所以让洛滨带走了女娃,自己把男娃留了下来,老奴记得清楚,当时娘娘还给女娃起了名字,叫婴里。”周嬷嬷忐忑开口,将当年之理和盘托出。

    “你胡说!朕是真命天子,是龙种!洛滨算什么东西!他不配有朕这样的儿子!不配!沐筱萝,是你让她胡说的,是不是?你们别信她!这不是真的!”楚云钊心虚叫嚣着,唇颤抖不止。

    “退一万步讲,就算周嬷嬷是胡说的,你与这位姑娘长的一模一样,显然是双生子,这点毋庸置疑!楚云钊,你千万别告诉筱萝,这只是巧合。筱萝敢问诸位朝臣,世间可有这样的巧合?”沐筱萝声音如刃,狠狠刺进楚云钊的心脏。

    “没想到老臣忠心了七年的皇上,居然是假的!先皇,老臣对不起你啊!”内大学士,举世闻名的迂腐之臣,有外号称是茅坑里又臭又硬的石头的孙知洙扑通跪在地上,仰天泪流满面。连孙知洙都悔恨不已,那些老臣自是信以为真,皆匍匐在地,痛诉自己有眼无珠。

    “你们干什么?起来!都起来!朕是真的!他们在说谎!”楚云钊奋力咆哮着,入目之人,却无一眼愿意看他一眼,即便四目相视,那种鄙夷和不屑严重打击了楚云钊强到彪悍的自信。

    “朕是皇上……你们不能这么对朕!不能……沐筱萝!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楚云钊赤红的眼眶陡然射向沐筱萝,第一次,他有了杀死沐筱萝的想法。

    “到底是因为筱萝,还是你咎由自取!楚云钊,你害死大姐的事已经被沐素鸾暴于光天化日之下!你不仅杀妻,杀子,还杀父,连自己亲妹妹也不放过,筱萝真想知道,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筱萝的错么?是筱萝架着你的脖子让你杀死自己的亲生父亲?还是筱萝拿刀逼你害死自己的亲生妹妹?楚云钊,事到如今,你还觉得自己是冤枉的么?众位朝臣,筱萝替家姐在这里讨个公道!不知众位朝臣可否同意将这交给筱萝,若不用他的血祭奠大姐,筱萝死不瞑目!”诚然这是楚玉的承诺,可沐筱萝却想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楚玉初登帝位,每一步都必须走的极为小心。

    “也罢,这禽兽的确该死,既然他种种恶举是由你昭告天下的,本王觉得将楚云钊交给你,理所应当。”谢重适当卖了个人情给沐筱萝,既然谢重点头,众臣自然无话可说,于是在一片沉默声中,沐筱萝命风雨雷电搬回洛滨和婴鹂的冰棺,又命殷雪将楚云钊带出金銮殿。

    眼见着朝堂众臣冷漠甚至是鄙夷的目光,楚云钊的心似在烈火中煎熬,一直高高在上的他,一直睥睨苍生的他,怎受得了这样的轻视和侮辱,被人托出这金碧辉煌的金銮殿啊,他的颜面,被扫落在地,受万人践踏。

    “楚玉!朕会回来的!朕就是做鬼,也会找你报仇!这是属于朕的金銮殿!是朕的!”楚云钊赤红的眼睛迸发着绝顶的幽怨和恨毒,他恨这里每一个人,楚玉,谢重,每一个冷眼旁观的缩头乌龟!尤恨沐筱萝!

    大殿一片寂静,楚玉终于在沐筱萝走后说了一句话。

    “退朝。”不知为什么,在楚云钊被殷雪拽出金銮殿的一刻,楚玉忽觉得似有什么东西撞到了心脏,让他莫名忐忑,甚至有些担心。他无暇顾及朝堂众臣,便匆匆离开了金銮殿,他必须跟在沐筱萝身边,只有这样,他才会安心。

    楚玉离开之后,众朝臣窃窃私语,整个朝堂一片聒噪。

    “你们都叽里呱啦的干什么!新皇登基,各项礼数祖制都不能少,此事交由礼部主办,其余各部协助筹备,这是大楚之喜,务必要办的轰轰烈烈!都听到没有!”谢重德高望重,他的话,自是无人敢反驳。于是在谢重一声吼之后,众朝臣作鸟兽散。

    由于沐筱萝揭发了楚云钊的身世,于是改朝换代的事变得顺理成章,朝野内外无人再对楚玉心存质疑,有的,只是对楚云钊的谩骂和诅咒。

    楚皇宫至皇陵差不多半日的路程,沐筱萝自将楚云钊从金銮殿上拽出来,便命殷雪将其塞进马车里,直奔皇陵而去,所以楚玉到关雎宫时,自然是扑了个空。

    “皇上?您不是在上朝吗?”汀月见楚玉神色慌张的冲进来,一脸错愕。

    “你家主子呢?”楚玉见厅内无人,急声问道。

    “主子……主子不也上朝了吗?”汀月越发糊涂起来。

    “知道了!”楚玉想着沐筱萝必是直接去了皇陵,登时转身追了出去。看着楚玉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身影,汀月表情茫然,知道什么了?她什么也没说啊!

    大楚皇陵脚下,殷雪将车内的楚云钊用力扯拽出来。

    “沐筱萝,你想干什么?”凄厉的声音透着彻骨的寒意,楚云钊赤眼愈发殷红,身体迸射着浓烈的恨意。是恨!他此生从没对任何一个人像对沐筱萝这样好过,好到情愿把心剜出来给她,可得到了什么!

    “楚云钊,你说本宫想干什么?到这皇陵来,我们还能干什么?”沐筱萝冷笑,她太熟悉楚云钊这样冰冷骇人的目光了,彼时冷宫,就是这样的眼神,令她万劫不复。

    “呵,你想让朕给沐莫心磕头认错?做梦!她是贱妇,死的活该!”楚云钊狰狞咆哮,猖狂大笑。

    ‘啪--’脆亮的响声陡然响起,沐筱萝甩手扇在楚云钊脸上,清冷的眸,如雪山之巅的冰锥,冷的让人心抖。

    “你!你敢打朕!沐筱萝,你有什么资格打朕!”楚云钊挣扎着想要冲向沐筱萝,却被殷雪死死扯住衣领。

    “本宫为什么不敢打你?你算什么东西!大楚皇帝?呸!你身体里流的不过是孽种的血!你口口声声说仲儿是孽种,那不是仲儿的错,因为他亲生父亲就是个孽种!是洛滨和庄晓容背着先皇生下的孽种!大楚的历代祖先啊!你们都听到了么!楚云钊是孽种!”沐筱萝寒蛰的声音回荡在皇陵上空,声声落在楚云钊耳朵里,便似有刀在剜着他的肉,疼的他无以复加。

    “沐筱萝!你住口!你这贱妇!”楚云钊恨不能冲上去狠狠掐住沐筱萝的脖子,眼底恨意滔天。

    沐筱萝冷笑,转尔登上白玉石阶,脚步沉重的走向她与仲儿的合墓。身侧,殷雪则毫不客气的拎起楚云钊,恭敬跟在身后。

    看着镌刻有自己和仲儿姓名的墓碑,沐筱萝泪水无声而落,仲儿,母后好想你……

    “殷雪。”沐筱萝强自压制住心底的极痛,自殷雪手里接过供果,缓缓蹲在陵前仔细将供果摆好,此时此刻,沐筱萝的眼泪便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落在供果上,失声低泣。

    “主人……”殷雪心疼沐筱萝,却不知如何劝慰。

    “把东西给本宫。”沐筱萝狠噎着喉咙,硬是将所有的低泣声咽了回去,缓身而起时,自殷雪手中接过一粒漆黑如墨的丹药。

    “你……你要干什么?”眼见着沐筱萝一步步走向自己,楚云钊再也掩饰不住心底的恐惧,慌乱质疑,身体想要后退,奈何有殷雪阻挡,他寸步难行。

    “皇上记性还真是不好呢,筱萝刚刚不是说过了么,到了这里,筱萝还能干什么啊!不就是为大姐和外甥报仇么!皇上别怕,这不过是粒能让皇上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丹药。殷雪,掰开他的嘴!”沐筱萝诡谲的笑容挂在脸上,俨然地狱阎王般的存在,让楚云钊惊恐不已。

    “不要……沐筱萝!你住手!唔唔唔……咳咳……”看着楚云钊眼中的恐惧和骇然,沐筱萝有那么一刻的释然,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和所承受的痛苦终究没有白费。

    “殷雪,去下面守着,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可上前。”直至楚云钊将那粒丹药吞进肚子里,沐筱萝方才吩咐殷雪。殷雪很清楚那粒丹药的威力,遂安心松开楚云钊,转身离去。

    “沐筱萝!你给朕吃了什么!”楚云钊被解开束缚后,当即用手狠抠着喉咙,试图将那粒丹药吐出来。

    “朕?楚云钊,你还真是冥顽不灵啊,事到如今,你怎么好意思自称为朕呢!罢了,反正你时间不多了,索性就那么自欺欺人下去吧。”沐筱萝唇角微扬,眼底迸射着肆无忌惮的锋芒。

    “沐筱萝!朕要你的命!”看着沐筱萝脸上的鄙夷和蔑视,楚云钊怒恨滔天,登时冲向沐筱萝,却在指尖欲落到沐筱萝身上时,折返到自己胸口。

    “好痛……呃……”楚云钊剑眉紧皱,表情痛苦,额头顺间大汗淋漓,那种被万蚁啃噬的痛,令他身体蜷缩堆在地上,痛苦低吼。

    “能不痛么!那粒丹药可不是普通的药丸呢,它可是本宫求了南彊晗月公主好久,她才肯用她最宝贝的噬心蛊虫为本宫配药。哦,皇上怕对这噬心蛊不是很了解吧?这种蛊虫最挑食的,一旦进入人体,专食心脏,不过皇上放心,这种蛊虫很小,一般来说,它若吞掉一颗心,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而被它食心的人应该能坚持两日不死,可是筱萝怕皇上命硬啊,所以那药丸里除了噬心蛊虫之外,还有就是殷雪特配的毒药,一种可以腐蚀肺腑的毒药,不过这种药性也是极慢的,中毒之人要一日才能丧命,这样算来,皇上还有一日好活。”此刻的楚云钊因为剧痛已然在地上翻滚,然没了袭击沐筱萝的能力,这也是殷雪为何会放心离开的原因。

    “沐筱萝……你好狠毒!朕那样待你!你居然恩将仇报!”楚云钊翻着赤红的眼睛,狠瞪着沐筱萝。

    “恩将仇报?楚云钊,你且看清楚这上面的字,你觉得本宫是在恩将仇报么!说啊!”沐筱萝突然冲到楚云钊面前,双手拎起楚云钊的衣领,将他硬生拖到墓碑前,指着上面的两行字,歇斯底里怒吼。

    “这里面埋的是沐莫心……是那个孽种!不是你沐筱萝!不管朕对沐莫心如何,可朕是真心待你……沐筱萝!你扪心自问,朕对你如何!”楚云钊紧捂着胸口,拼了力气的狂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