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40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那如果……沐筱萝就是沐莫心呢?皇上觉得筱萝做这一切,还过分么?”沐筱萝沉默片刻,缓缓启唇,每一个字都似利刀般猛砍在楚云钊的心上,令他惊诧的几欲窒息,不可置信的看向沐筱萝。

    “你是沐莫心?不可能……这不可能!朕亲眼看着沐莫心和那个孽种被焚烧殆尽,亲眼!咳咳……呃……”剧烈起伏的心跳让噬心蛊越发兴奋的多咬了两口。

    “是啊!怎么让人相信呢!借尸还魂这种事儿也只要在戏台上才会出现的。”沐筱萝苦笑,彼时她的惊骇程度绝不亚于楚云钊。

    “借尸还魂……呵,可笑,荒唐可笑!”楚云钊捂着胸口,跌坐在墓碑前,眼底彷徨无措。

    “新婚之楚,皇上说莫心最美,堪比春花秋月,皇上说此生待莫心便如初时,即便莫心是庶出,皇上也会为莫心挡下朝中所有微词,事事非非,不离不弃!那晚,皇上与莫心对坐当空,所谈之事皆是如何压制楚玉功高盖主的气焰,皇上想要调楚玉到边陲,莫心觉得不妥,天高路远,若有意外,鞭长莫及……”清冷的声音诉说着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沐筱萝苦笑,她真傻,一个在洞房之楚讨论如何自保的男人会有多爱你啊!

    “你怎么会知道……是沐莫心告诉你的!一定是!”楚云钊惊骇的看着沐筱萝,身体的痛已然抵不过沐筱萝这些话给他带来的震撼。

    “楚云钊,凭你对沐莫心的了解,你觉得她会将这些话告诉一个痴傻的妹妹?换作是你,你会不会说出去?”沐筱萝冷笑着看向楚云钊,眼底寒光如刃。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沐莫心啊!怎么可能!沐莫心在这里面……她就在这里啊!朕亲眼看着她被埋进去的!不信朕扒给你看!她死了!死啦--”楚云钊惊恐的爬到陵墓前,拼命用手抠着坟墓,眼中尽是恐惧,如果眼前之人是沐莫心……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一个痴傻了十几年的丫头怎么会突然清醒?清醒也就罢了,又怎么会处心积虑的想要接近你楚云钊,这些你都没想过?”沐筱萝知道楚云钊在害怕,那双手已经抠出血,他却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他甚至不敢再看自己一眼。

    “她爱荣华富贵!没有人不爱荣华富贵!”楚云钊不停的摇头,任由胸口被噬心蛊一口口的咬着,任由毒药侵蚀他的肺腑,可他只是刨着坟墓,他想证明一件事,那就是沐莫心已经死了!

    “若她真是为了荣华富贵,又何必自入皇宫开始,便处心积虑的激化桓采儿和沐素鸾的矛盾,藏红花的事彻底让你对桓横起疑,你以为庾庆为何会突然带着庾傅宁出逃莽原,你以为谢思愔为何会突然在宣室殿自缢?你以为王沁若为何能逃出升天,火凤的尸体又去了哪里?在朝,你文没了庾庆,武没了桓横,失去了谢重的支持,没了王洛林的信任!你的大楚江山,倒了********呵!你真相信魂沙园那些魂沙树对应的是天上的星宿?楚云钊,别傻了!那些都是假的!可叹本宫引入魂沙树是想助你稳固大楚江山,奈何最后事与愿违,不是本宫的错,是你楚云钊禽兽不如!”沐筱萝的一番言辞彻底击碎了楚云钊的心。

    “你是……沐莫心?你真的是沐莫心!不可能啊……”楚云钊唇角渗血,眼底茫然中透着无尽的恨意。

    “不可能?彼时本宫也觉得你楚云钊不可能那么狠心,纵你杀了本宫,可仲儿是你的孩子!你怎么下得了手!楚云钊!你还我仲儿!”沐筱萝陡然冲了上去,狠狠将楚云钊拉至坟前,将他的头猛的按到地上。

    泪水模糊了视线,心潮翻腾如浪,沐筱萝痛哭失声,压抑许久的委屈如山洪爆发,她拼命按着楚云钊的头颅,泪眼朦胧的看着陵墓。

    “仲儿,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是母后不好……”沐筱萝泣不成声,泪如雨下。

    “你是沐莫心……你居然是沐莫心……沐莫心!你该死!”楚云钊拼了力气的挣脱沐筱萝的束缚,整个人倒躺在地上,双眼喷火似的怒视着眼前的女子,那于他而言,如魔鬼一样的存在。

    “可惜本宫没死,怎么办?”沐筱萝拭了眼角的泪水,冷冷起身,自怀里取出一把匕首,冰寒的冷光闪过,楚云钊极不甘心的后退。

    “你既然是沐莫心,为什么没早早杀了朕?为什么!”楚云钊不得不接受这看起来几乎荒唐的事实,心底的痛再度袭来,令他痛不欲生。

    “因为你不可以那么容易的死啊!就像现在,你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变成了万人唾弃的孽种,你所有引以为傲的东西都化作了灰飞,如今的你,除了一身的罪孽,一无所有!”沐筱萝扬眉,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她等的,就是这一刻。

    “沐莫心,你好狠!朕这辈子都毁在你手里了!朕恨你!”看着沐筱萝手中的匕首触及到了自己脚踝,楚云钊以肘搥地拼命后退。

    “本宫这一辈子何尝不是毁在你楚云钊手里,楚云钊,你听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现在,你的报应来了。”沐筱萝猛的将匕首插在楚云钊的腿上,狠狠剜着他的肉,楚云钊的小腿顺间血肉模糊,尖锐的痛楚令楚云钊大声哀嚎,宛如杀猪一般。

    “沐莫心,你不得好死!朕不会放过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楚云钊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只倒在地上,承受着这毁天灭地的极痛。

    “真巧啊,彼时冷宫,莫心也这么说过,本宫还记得很清楚,皇上亲口说的,一定会等着莫心回来找你,莫心没有食言,真的回来找皇上了呢!”沐筱萝冷笑着,诡谲的声音宛如丧钟般乍响在楚云钊耳边,令他毛骨悚然。

    “啊--”沐筱萝手中的匕首一下下的进出在楚云钊身上,冰冷的眼透着掩饰不住的绝恨,如果不将楚云钊碎尸万段,她如何解恨!

    就在楚云钊连哀嚎都没力气的时候,沐筱萝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那股味道很特别,沐筱萝举起的手停滞在空中,眼前渐渐模糊。

    “难怪你的命格如此特别,原来是借尸还魂啊……”寒风中,一抹黑袍缓缓而至,垂手间,楚云钊的身体便似失了重量般腾空而起。

    当楚玉赶到的时候,殷雪依旧候在下面。

    “殷雪叩见皇上。”见是楚玉,殷雪恭敬施礼,其实不必,身为沐筱萝的隐卫,她真没必要对其他人如此恭敬,不过相处这么久,殷雪觉得该给楚玉这个面子。

    “筱萝呢?”楚玉急促问道。

    “主人在上面祭奠前皇后,不过主人吩咐了,非她允许,不许任何人上去。”殷雪见楚玉有硬闯的意思,当即挡住去路。

    “朕是任何人么!朕是这个世上最在乎莫心的人,如今楚云钊被擒,朕难道连上去跟莫心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么!殷雪,你太无情!”楚玉心知殷雪的忠心,此时硬闯无疑会被打个万紫千红。

    “可是……”殷雪觉得楚玉说的有理,这一路走来,他自然知道楚玉对沐莫心有多在乎。

    “殷雪,如果你还有一丝人性,便让朕上去告诉莫心,朕终于替她报仇了!虽然筱萝在楚云钊这件事上功不可没,可朕也出力了啊!你不让朕上去,便是否定朕所有的努力?殷雪,你太无情!”楚玉控诉道。

    “好吧,不过主人若怪罪下来……”殷雪踌躇开口。

    “自有楚玉一力承担!”楚玉信誓旦旦。虽然殷雪不觉得楚玉能承担什么,但还是放楚玉上去了,因为她不想自己太无情。

    当看到沐筱萝无力倒在血泊中,手中还握着匕首的那一刻,楚玉陡然窒息,好似海水倒灌进胸口,痛苦到了极致。

    “筱萝!沐筱萝!”楚玉猛的扑到沐筱萝身侧,将沐筱萝紧紧揽在怀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咳咳……咳咳咳……”许是楚玉揽的太紧,沐筱萝渐渐有了知觉。

    “筱萝……你没死……别怕,楚玉这便带你去找御医!若你不能活,楚玉陪你死!”看着满身是血的沐筱萝,楚玉悔恨不已,他不该让沐筱萝独自离开的!是他错!

    “楚云钊……楚云钊呢!”沐筱萝不顾楚玉眼中的深情,登时起身,急切环视周围。

    “筱萝,你别动啊!流了这么多血你怎么可以……你没受伤?那这血?”直至沐筱萝注意到沐筱萝行动自如,表情并无痛楚的时候,楚玉方才安下心来。

    “楚云钊!你滚出来!”沐筱萝如何也没想到会有人到这里来救楚云钊,是她疏忽,早知如此,她便该一刀斩了那禽兽。

    “筱萝,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楚玉拉过愤然怒吼的沐筱萝,肃声问道。

    “有人迷晕了我,救走了楚云钊!为什么……只差一刀……筱萝最后一刀是想捅在楚云钊心脏的,可是……老天爷为什么不给筱萝机会啊!”沐筱萝颓然倚在楚玉怀里,失声痛哭。仲儿,对不起,母后真是没用……

    适楚,关雎宫内,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殷雪身上。

    “主人,殷雪无能,实在没感觉到有人在皇陵出现。”当楚玉揽着浑身是血的沐筱萝走下皇陵的时候,殷雪懊恼不已,没能保护好沐筱萝,是她失职。

    “你无需自责,反正楚云钊已经中了蛊虫和毒药,即便被人救走,也是活不成了!”即便如此,沐筱萝还是心有不甘,没能手刃楚云钊,终究是她心里的疙瘩。

    “连殷雪都没感觉到,想来此人武功绝非一般的高。”风麟分析道。

    “能有这样的武功,又肯救楚云钊的人会是谁呢?”雨儿凝眉沉思。

    “会不会是无名啊?”电闪恍然开口。

    “不会,无名武功虽高,但若是他,殷雪必能感觉得到!”殷雪信誓旦旦。

    “或许本宫猜到是谁了,只是……他们为什么要救楚云钊呢?”沐筱萝深吸口气,眉眼皆是忧色。

    “主人说的是当日大蜀金銮殿救走无名的那两个高手?”回想彼时,殷雪不禁蹙眉,若真是那两个人,殷雪不得不承认,即便那两个人与自己近在咫尺,她都未必会有所察觉。

    “不错,除了他们,本宫再难想象还有谁能从你眼皮子底下把人救走,只是他们有什么理由救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他们完可以杀了本宫的?”沐筱萝心底的疑问越发深了几分,此刻想来,无名的失踪也颇显蹊跷。

    “主子,皇上来了。”就在这时,汀月自正厅进了内室,开口之际,楚玉已然走了进来。

    “筱萝叩见……”榻上,沐筱萝才想起身,便见楚玉快步上前将其扶回榻上。众人见此,皆识相退去。

    “其实朕觉得吧,应该训练殷雪他们走门的。”眨眼的时间,殷雪和风雨雷电便似幽灵般转瞬即逝,在这漆黑的楚里,的确让人瘆的慌。

    “嗯,筱萝觉得这件事皇上也只能是觉得了。”沐筱萝挑了挑眉梢,不以为然。

    “咳……朕派奔雷他们查过了,御书房的密道的确通往地下宫殿,但奇怪的是地下宫殿已经是一片废墟,连个人影都没有。”楚玉自下皇陵,便命奔雷查找皇宫各处,终是让他在御书房找到通往地下宫殿的暗道。

    “筱萝一直很奇怪,以铁血兵团的神勇,即便面对百万大军,抵挡一两日还是没问题的,介时待楚云钊援军一到,两军交战,胜负还很难说,可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呢?”对于这件事,沐筱萝百思不解。

    “朕也想不通这件事,估计也只能等抓到无名才能理出头绪了。”楚玉如是想。

    “皇上,你说……楚云钊会不会没有死?”沐筱萝清眸微闪,心底莫名慌乱。

    “别吓自己了,南彊蛊虫的威力有多大朕可是亲身体验过,再加上殷雪配制的毒药,楚云钊也不是铁打的。”楚玉安抚着看向沐筱萝,心底溢出一丝心疼,分明已经报了仇,可沐筱萝眉眼间却看不到半点欢愉。

    “或许是筱萝想多了……”沐筱萝轻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舒缓些,可心底,却依旧紧绷着心弦。她已经将自己的事告诉楚云钊了,如果他活着,后果不堪设想。

    “筱萝,朕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如今楚云钊已死,朕已登基,国不可一日无后,朕是觉得吧,让钦天监选个良辰吉日,朕封你为后吧?”这句话楚玉不知道在龙干宫对着铜镜反复练习了多少次,彼时面对铜镜,楚玉不是觉得自己表情不到位,就是眼神不够深情,总之没一次满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