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43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55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婉儿和楚后长的一样有什么稀奇呢。”看着眼前众人的反应,沐筱萝再次坚信,虽然四人对沐筱萝皆有思念,但却无人及得过楚玉。

    “主人……这三个月到底发生什么了?您……不记得我们了?”楚玉身侧,殷雪泪眼朦胧,声音哽咽低沉。

    “我真的不是沐筱萝,事实上,那些贼匪是认错人了,才会出这样的误会,我很抱歉让大家失望,但事实就是如此,没人可以改变。如今真相大白,婉儿也算给诸位一个交代,至此后,婉儿也不愿再带面纱过日子,所以希望诸位能撤销在楼兰寻找沐筱萝的榜文,再这么下去,婉儿实在困扰。”沐筱萝中肯请求。

    “你就是沐筱萝!为什么不承认?是不是他们威胁你?我们这么多人,还怕那个白毛不成!”楚漠信急步上前,一把拉住沐筱萝,声音激动不已。

    “对不起……”看着楚漠信眼底滚动的泪水,沐筱萝忽然觉得自己太过残忍,可她总不能告诉这些人,自己就是沐筱萝,用以欺骗他们的感情啊!

    “本王不要你对不起!本王要沐筱萝!”楚漠信嘴里发出如小兽般的低泣,眼泪刷刷的涌了出来,满怀希望而来,却是这样的结果,楚漠信没办法接受。

    “能有这么多人关心呵护,婉儿也想自己就是沐筱萝,可是若婉儿顶着沐筱萝的头衔,接受各位几乎是溺爱的感情,这样昧良心的事,婉儿做不出。”有那么一刻,沐筱萝忽然觉得,如果不是背后还有司空穆控制,有启沧澜和幻萝监视,她便是真的做了沐筱萝,也是件不错的事。

    “你不是沐筱萝?可为什么长的那么像?”楚漠信不依不饶,一侧,楚玉,楚漠北和寒锦衣皆沉默,目光灼灼的看向眼前女子,希望找出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婉儿也不想,可惜父母赐的这张脸,婉儿没办法。”沐筱萝无奈耸肩,踱步走下楼梯,到了桌前。

    “冰心?”殷雪满目质疑,希望能在冷冰心那里得到答案。

    “她的确不是主子,至少冰心敢以性命担保她的脸没有易容。”冷冰心的声音带着一丝苦涩,的确没有易容,可换皮的事却不好说,鬼道子的话从来没有准头儿,即便彼时密室她看到了婉儿之前的容貌,可单凭那几个字,又能说明什么呢!

    即便心存质疑,冷冰心却不能贸然开口,一来鬼道子的命握在司空穆手里,二来此事事关重大,她无法保证婉儿此时一一举一动是不是欲擒故纵,如果婉儿并非沐筱萝,而因为她的一句话,给了众人错误的信息,后果不是她能承担的。

    冷冰心语闭之时,众人脸上皆闪过一抹失望落寞的神情,或许她真不是沐筱萝,否则,她没有理由不与众人相认。

    楚漠北暗自叹息,默默回到座位上,心里有着自己的思量,一侧,刁刁亦拉着寒锦衣回到桌边。

    “她真不是你们要找的沐筱萝啦!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不会错的!”刁刁补充道。

    “你若不是沐筱萝,就不该顶着这张脸,看本王不给你划花!”楚漠信悲愤怒吼,说话间便欲上前。刁刁心下陡震,出手之际却见启修笛挡在了沐筱萝面前。

    “有小爷在,谁也别想欺负她!”七八岁的孩子,脸上的表情刚毅决绝,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迸射着坚定的光芒。此刻,启修笛已然唤出七条小蛇,眼见着花花绿绿的小蛇缠在启修笛臂上,沐筱萝身体发抖,不禁噎了下喉咙。

    “漠信,不可无礼。”楚漠北及时唤回楚漠信,转尔看向沐筱萝。

    “圣掌柜莫怪,漠信与沐筱萝情同母子,原本满怀希望,如今却是这样的结果,他难免会耍些脾气。”邪魅的眸子蕴着阴阴的幽光,楚漠北说话之际,沐筱萝便觉一阵冷风袭过,一股寒意自脚底窜起,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绝非简单的人物,这些人中,她最该防的就是他!

    “对此,婉儿深表遗憾,所以摆下宴席,聊以慰藉。”沐筱萝吁着气,坐回到自己的位置,启修笛见楚漠信不再动手,自是收了小蛇坐到沐筱萝身边。

    “你还挺护着我的么!”沐筱萝拍了拍启修笛的脑袋,眉眼皆是宽慰之色。

    “你别误会,我是为了干爹和姨娘,不然谁管你死不死!”启修笛摇着脑袋,嘴硬道。看着这样的场景,楚漠信猛的摔了筷子,转身离开,在楚漠信起身的刹那,沐筱萝分明看到他眼底有泪。

    “既然真相大白,本太子身体不适,先告辞了。”楚漠北担心楚漠信,于是起身离开聚仙楼,寒锦衣是跟楚漠北一起来的,自然是一起离开。

    “锦衣,你别走了吧!”见寒锦衣起身,刁刁登时将其拉了回来。

    “圣掌柜,如果你不是沐筱萝,那算我们打扰了,如果你是……本尊主会很失望你现在的表现,除了三千两焰币,这颗紫光琉璃是本尊主额外付的饭钱。”寒锦衣不看刁刁,只将眸子落在沐筱萝身上,三个月马不停蹄的寻找,三个月刻骨铭心的思念,他把所有的情愫隐刃于心,没人知道,对沐筱萝,他从未放弃。

    “多谢。”沐筱萝的本能被紫光琉璃顺间激发出来,在看到琉璃的一刻,沐筱萝的眸子登时迸发出璀璨的华彩。这一幕刚好落在寒锦衣眼底,若说她不是沐筱萝,真是让人很难相信。

    “告辞。”寒锦衣由始至终也没看一眼刁刁,这让刁刁心里很是受挫。

    “锦衣,别走了呗!”见寒锦衣离开椅子,刁刁一个闪身拦下了寒锦衣。

    “圣掌柜!”寒锦衣声音渐沉。

    “刁刁,不得无礼,退下。”沐筱萝肃然开口,敛眸看向刁刁。虽然不情愿,可刁刁觉得硬留寒锦衣也不是办法,故勉为其难的让到一侧。

    此时的聚仙楼,就只剩下楚玉定定的站在那里,一言未发。

    “咳……楚王,您是打算一直站着?还是……坐下来与婉儿一起用膳,之后再离开?”沐筱萝有些不敢看楚玉的眼睛,那双深邃的目光里溢满晶莹,深情无限。

    “筱萝,不管什么原因,不管你承不承认,楚玉都不会再让你离开,这辈子,楚玉便是赖,也要赖在你身边,打死也不会再把你弄丢了。”清越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悲伤和坚定,楚君清一步步走向沐筱萝,薄唇紧抿,眸色如刃。

    “咳咳……婉儿刚刚的话楚王是没听清么?我不是沐筱萝,我叫圣婉儿,只不过是……”沐筱萝搁下瓷碗,十分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你想做圣婉儿,那就圣婉儿好了。你不想做楚后,我便不做楚王,你想在这里当掌柜,我便给你当伙计。掌柜的,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夹!”楚玉哽咽开口,眼角的泪啪嗒一声摔在地上。

    “你……你别走过来。那个谁,把他带走,病的不轻啊!”在楚玉叫她掌柜的时候,沐筱萝只觉身体一阵恶寒,十分不自在。

    “圣掌柜,我们在新乡人生地不熟,亦没带盘缠,如今楚王这样,你若不收留我们,便是把我们逼到绝路。”殷雪乞求般看向沐筱萝,不管眼前之人是不是主人,只要留下来,便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掌柜的,您若是舍了银子给楚王好好补补,将来会有大用处的,如今启沧澜不在……”一侧,冷冰心不失时机的走到沐筱萝耳边,小声嘀咕着。沐筱萝闻声,这才细细打量楚玉,轮廓完美,五官精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若是再圆润一些……

    “那你们留下来帮忙好了,每月十两焰币,一日三餐,供吃供住。”沐筱萝觉得经此一事,启沧澜是不会听自己摆布了,如今她还真是缺位招揽生意的摇钱树。

    “多谢圣掌柜!”殷雪唇启,似是无意的瞄了眼冷冰心。

    回到吕府,楚漠北优雅的坐在正厅,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

    “她说自己不是沐筱萝,你信?”寒锦衣大步走进厅内,爽朗的声音透着一丝质疑。

    “难说,殷雄!”楚漠北眸色深幽,搁下茶杯时唤出殷雄。

    “属下在。”殷雄拱手握拳。

    “本太子给你十天的时间,务必要把聚仙楼里那些人的底细给本太子查个清清楚楚!”楚漠北一声令下,殷雄登时闪身退了下去。

    “你不觉得今晚的宴席缺了一个人么?”楚漠北邪魅的眸子波光潋滟,薄唇掀起弯弯的弧度,那个可以在他毫不察觉的情况下将自己钱袋拿走的男子,他记住了!

    “你说那个白毛?”寒锦衣挑着眉梢,恍然开口。

    “那个人和无名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如今,他却跟圣婉儿在一起,这很能说明问题,本太子是想,如果圣婉儿就是沐筱萝,那么她很有可能受人胁迫,要么就是失忆。如果她真不是沐筱萝……那本太子的太子妃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若如此,本太子必会让整个聚仙楼的人,包括那个白毛陪葬!”楚漠北潋滟的眸子散出幽寒的光芒,握着茶杯的手渐渐收紧,

    ‘砰’茶杯碎裂,瓷片刺进楚漠北的手心,他却不觉得痛。筱萝,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祸害遗千年,你自己说过的话,忘了么……

    楚色渐深,烛火摇曳,明灭的烛光衬着沐筱萝的倾城容颜,美轮美奂。

    “主子,刁刁求你了,好不好啊?”翡翠方桌边,沐筱萝透着手中的紫光琉璃看向刁刁一脸苦相,不由抿唇轻笑。

    “思春了?”沐筱萝说的直白,刁刁应的更直白。

    “就要他!没有他,刁刁活不起!”刁刁撒娇靠近沐筱萝,苦苦哀求。

    “这话你跟寒锦衣说去,本圣女可作不了他的主。”有楚漠北和楚玉以及启沧澜衬着,寒锦衣长相并不突出,不过那人似乎有种天生的亲和力,让人无意识的想要靠近,这便是寒锦衣给沐筱萝的印象。

    “他不喜欢刁刁,所以刁刁的话在他那里跟放屁也没什么区别。”只要想到寒锦衣的冷漠,刁刁便觉心里堵的慌,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可近几日出现在聚仙楼里的人简直对她视而不见,连她主动倒贴都能被毫不留情的退货,东洲不好!很不好!

    “这事儿本圣女没办法。”沐筱萝把玩着手中的紫光琉璃,这玩意应该很值钱,至少比金子值钱的多,嗯,寒锦衣是个金主,沐筱萝如是想。

    “你当然有办法啊,只要你开口,一定能把他请来!”刁刁殷勤倒了杯茶端到沐筱萝身边,笑的十分猥琐。

    “什么道理啊!”沐筱萝嗤笑,抬眸看向刁刁。

    “因为他喜欢沐筱萝啊!那你……你和沐筱萝长的一样,只要你约他,他一定会来的!”刁刁暗叹了声好险,若自己说露了嘴,局面可就控制不住了。

    “这样啊……”沐筱萝的眸子自刁刁身上落在了紫光琉璃上,心底渐渐起了邪恶的念头。

    “求你了嘛!你若把寒锦衣给刁刁弄到手,以后只要你有事,刁刁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刁刁当即表态。

    “好,不过把他弄来之后,你想怎样?”沐筱萝来了兴致,正色看向刁刁。

    “自然是陪着他,伺候他,感动他,再娶了他!咳……是嫁给他!”刁刁向往着比翼齐飞的日子,美的鼻涕泡都吹了起来。

    “这样会不会太慢了,本圣女倒是有个法子,你过来!”沐筱萝将刁刁叫到身侧,小声嘀咕了几句,几秒的功夫,刁刁的脸已然红成了柿子。

    “这不太道德吧?”在沐筱萝道出自己的方法之后,刁刁颇有犹豫的看向沐筱萝。

    “你想要道德?”沐筱萝狐疑开口。

    “我想要帅哥!”刁刁狠狠点头,旋即离开。

    就在刁刁打开房门之时,赫然看到楚玉手里端着托盘,直挺挺的站在门外。

    “你……你偷听!找打呢!”刁刁动手之际却被沐筱萝叫停。

    “太粗鲁不会有男人喜欢的,你下去准备准备吧。”沐筱萝瞥了眼楚玉,转尔继续琢磨着手中的琉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