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40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5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死了爹了?”冷冰心的话素来不中听,偏生奔雷现的心情有如上坟,如此一来,奔雷竟情不自禁的点了头。

    “这次你得帮我!”对于冷冰心的毒舌,奔雷早已练就金刚不坏之身,而且自成为冷冰心的跟班之后,奔雷似乎越发依赖冷冰心,但凡棘手的事,他必会先找冷冰心商量。

    当奔雷将楚玉交代下来的事原原本本告诉冷冰心的时候,冷冰心眸间顿放光彩,灼灼看向奔雷。

    “这可是你讨好主人的大好时机,能不能得主人欢心,就看这一回了!”冷冰心兴奋开口。于是……

    关雎宫内,奔雷神色肃穆,恭敬站在沐筱萝面前,一脸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表情。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沐筱萝对奔雷的弃暗投明颇感意外。

    “属下若有一字欺瞒,甘受五雷轰顶之罪!当初奔雷假意向皇上投诚,便是想呆在皇上身边,为主人打探消息!无间有道,属下一直心系主人,从未想过背叛!”这便是冷冰心的主意,奔雷心里忐忑不已。

    “哦?那本宫且听听,你到底都打探到什么了?”沐筱萝扬了扬精致的下颚,唇角勾起。

    “属下自皇上口中得知,彼时阳朔行馆,皇上与庾傅宁刻意装作恩爱,便是要主人醋意横飞,继而逼主人主动承认对皇上的心意!”奔雷信誓旦旦。

    “还有呢?”沐筱萝垂眸用茶盖拨着茶杯里浮起的几片嫩叶,饶有兴致问道。

    “还有……皇上今晨找到属下,命属下以群臣激愤为理由,劝主人答应皇上的册封,实则朝中并无人提及此事。皇上还千叮万嘱,要属下说的有模有样,尤其要用最华丽的词藻渲染皇上是如何的为难,如何因此事彻楚不眠。”奔雷依着冷冰心所教回应着,目光凛然看向沐筱萝。就在这时,关雎宫的内室忽然传出一阵不和谐的声音,顿将奔雷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咳!奔雷啊!朕是觉得,有神一样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是有黄鼠狼一样的属下!你造谣朕不怪你,可你造朕的谣,朕就算是好脾气吧,也要意思意思的!”就在奔雷向沐筱萝慷慨陈词表忠心的时候,楚玉自内室姗姗走了出来。此刻奔雷的脸,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变幻着。

    当听到楚玉的声音时,外面一直趴门缝的冷冰心猛的拍了下额头,只道奔雷这辈子定是扫把星转世,不然命怎么会这么祟呢!

    “冰心,你找本宫有事?”冷冰心一时情急,不想竟推开了房门,见众人目光皆落在自己身上,只得尴尬上前。

    “也……没太大的事儿,只是想问主人最近有没有易容的活儿,冰心技痒呵。”冷冰心一语,众人默。

    “奔雷啊,西南边陲自先皇开始便没消停过,如今朕初登皇位,实在不易亲征,不如……”就在楚玉欲将奔雷调离皇城之时,站在一侧的冷冰心突然狂咳,不时看向沐筱萝。

    “冰心你没事吧?要不要本宫给你传唤御医?”沐筱萝心如明镜,此刻,却偏生让冷冰心着急。

    “冰心没事……没事……”冷冰心说着话,眸子看了眼沐筱萝,又瞥了下奔雷,动作幅度之大,令人担心她眼珠子会不会从眼眶里滚出来。

    “没事就好。”沐筱萝微舒了口气,继续品茶。

    “奔雷,朕现在就命你……”沐筱萝觉得自己若再不说话,冷冰心很有可能会咳到吐血,于是将楚玉未说完的话接了过来。

    “奔雷是本宫的属下,饶是他哪里得罪了皇上,本宫自会重重处罚,奔雷,你听着,整个皇宫的茅厕都由你负责了,你可服?”奔雷从没觉得沐筱萝的声音如此美妙,即便是惩罚自己扫茅厕,可那声音也似久旱的甘霖,令奔雷心头狂喜。

    “服!奔雷服!奔雷这就去扫茅厕!皇上,奔雷告退。”奔雷闻声,如临****般退出关雎宫。

    “既然主人没有吩咐,那冰心也先退下了。”冷冰心见好就收,亦转身退了下去。直至二人离开,楚玉方才清了清嗓子,

    “咳咳……这奔雷越发口无遮拦起来,八成是被冷冰心带坏了,筱萝……”楚玉庆幸自己此刻就在关雎宫,否则还不知被奔雷糟蹋成什么样,这帐,他且记着,以后慢慢算。

    “咱们不提奔雷了,那株血珊瑚是燕盟主送给皇上的贺礼,筱萝怎好夺人所爱呢?”沐筱萝摇曳着走回内室,桌上,那株血色珊瑚莹莹剔透,乃世间极品。

    “朕不怎么喜欢的,你知道,朕对这些身外之物一向没太多想法。”楚玉登时道出诚意。

    “既然这样,那筱萝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汀月,收好。”沐筱萝也不推辞,转身时,命汀月将血色珊瑚用精致的瓷器包裹起来,此举引来楚玉的费解和质疑。

    “那个……你不打算把它摆放在正厅的架子上么?”眼见着汀月把珊瑚收起来,楚玉狐疑问道。

    “过两日便是楚漠信和库布哲儿的大婚,筱萝想着总该拿个像样的礼物送过去,偏这血色珊瑚颜色相当,也极为喜庆,皇上不会怪筱萝借花献佛吧?”沐筱萝挑眉,目光无害的看向楚君清。

    “不会……怎么会呢……楚漠信大婚啊,那朕也得准备份厚礼送过去。”楚玉表情有些僵硬,虽然嘴上不介意,可心里多少有会些不舒服,这株珊瑚可是他千挑万选出来专门送给沐筱萝的,算起来,这该是他第一次这样郑重其事送沐筱萝礼物。

    “也好,介时筱萝替皇上带过去便是。”沐筱萝云淡风轻开口。

    “带过去?你要亲自去啊?”楚玉愕然看向沐筱萝。

    “自然,筱萝与漠信情同母子,他的大婚,筱萝是一定要到场的。”沐筱萝耸了耸肩,一本正经道。

    “朕也要去!”楚玉片刻犹豫后,肃然表态。

    “这可不行,一来皇上初登皇位,正所谓百废待兴,皇上在这个时候万不能离开大楚,二来么,筱萝是收到请柬的,皇上有么?”沐筱萝挑眉问道,楚玉登时竖目。

    “楚漠信居然没给朕请柬?为什么?”楚玉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

    “皇上少安毋躁,据筱萝所知,楼兰王跟楚熙并没想过要请各国君王,一来之前的事大家皆心有余悸。二来这也是漠信和哲儿的意思,他们不想让世人觉得他们的婚礼有政治色彩,所以请的宾客里皆是亲戚。”沐筱萝如此解释倒让楚玉释怀一些。

    “那他们为什么请你啊?”楚玉不解了。

    “身为大蜀太子妃,漠信的准皇嫂,筱萝当然有这个资格了。”沐筱萝理所当然道。

    “皇嫂?你不是说你和漠信亲如母子么!”如果不是沐筱萝提醒,楚玉还真忘了沐筱萝还有这样的身份,偏生这样的身份让楚玉很是不爽。

    “长嫂如母啊!”沐筱萝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有问题。

    “筱萝,你别去好不好?”沐筱萝从没见过楚玉朝自己撒娇,可此刻,楚玉正用手拉着她的广袖,撅嘴看向沐筱萝,眼睛里闪闪的皆是乞求。

    “皇上肯定不让筱萝去?”看着楚玉萌翻的表情,沐筱萝心底似有一股暖流涌动,唇角不经意抹出一抹弧度。

    “肯定!”楚玉狠狠点头。

    “即便筱萝此行会拿回楚漠北的休书?”诚然沐筱萝知道那只是个局,可除了少数人知道,满天下的人都把自己当作大蜀太子妃,虽然前朝大臣暂时无人提及此事,可难保日后不会以此事再找她麻烦!

    自偷看了庾傅宁的信笺之后,沐筱萝觉得自己不该再逃避下去,大仇已报,大恩已偿,这一世,她该活的精彩。沐筱萝有一万个理由相信楚玉是她此生良人。

    “筱萝……你的意思是……只要拿到休书,你便接受朕的册封?”楚玉闻声,双目顿时大放异彩,耀的沐筱萝微微侧目。

    “想要得到皇上册封的可不只筱萝一人,皇上还是先去忙她们的。”沐筱萝扬了扬眉,转尔走出内室。

    “朕何时说过会册封别人,这一辈子,朕有你足矣!”清越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坚定和凛然,楚玉上前一步拦下沐筱萝,目光如月华般纯澈无尘。

    “皇上说笑了,自古帝王皆是佳丽三千,不管皇上爱或是不爱,后宫总不能太过凋零的。”沐筱萝曾贤惠过,贤惠的将沐素鸾亲手送到了楚云钊的床上,彼时心境如坠深渊,再活一世,她如何舍得委屈自己。如果楚玉顺坡下驴,她这一走,便不回来了,若非也,她自楼兰回来之日,便是她接受楚玉册封,成为楚后之时。

    “那楚玉便不当这个皇帝了,此生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楚玉眼底迸发着璀璨的华彩,声音铿锵有力。沐筱萝知道楚玉并没有开玩笑,她有这个自信,只要她开口,楚玉随时会传位给皇族旁系子孙,这就够了,沐筱萝唇角渐渐扬起一抹会心的微笑。

    “筱萝?”楚玉狐疑看向沐筱萝,眼底透着期待。

    “时候不早了,汀月,送皇上回去。”沐筱萝偏生吊着楚玉的胃口,盈盈浅笑间转身回了内室。楚玉十分不甘的想要跟进去,却被汀月拦了下来。

    “皇上,娘娘刚刚将您带出来,您这再进去,岂不是让娘娘还送出来么!那这样下去,还有没有头了?”即便现在的楚玉身为九五至尊,可汀月说话的语气却没有太多改变,许是跟着沐筱萝时间久了,汀月越发多了些爱谁谁的气势。

    “筱萝!筱萝!”楚玉止步不前,却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奈何汀月堵的死,楚玉也只得作罢。

    且待楚玉离开,沐筱萝命汀月去唤冷冰心。不多时,冷冰心便跟着汀月进了关雎宫。

    “主人,你找冰心有事?”其实就算沐筱萝不说,冷冰心也能猜到自己重返关雎宫必是关于奔雷的事,不过沐筱萝不先开口,她自是没有不打自招的道理。此时,汀月已然退出了内室。

    “喜欢奔雷多久了?”沐筱萝这样的开场白着实在冷冰心意料之外,于是在听到沐筱萝的质疑后,冷冰心怔在原地,无语了。

    “别急着否认,刚刚若不是担心奔雷的安危,你怎么会趴在门外,如果本宫猜的没错,是你劝奔雷择良木而栖的吧?你是如此的信任本宫,这让本宫很是欣慰。”对于沐筱萝来说,冷冰心绝对是意外之财。

    “得主人赏识,冰心三生有幸!”冷冰心回过神,拱手施礼。

    “你这么聪明的丫头会听不出本宫话里面的重点?冰心,本宫一直以为你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子,有些时候,本宫甚至觉得你跟本宫很像。”沐筱萝诱导着。

    “主人谬赞了,原本冰心也这么觉得,不过当日在大蜀被寒锦衣,封逸寒还有段梓桐认出来的时候,冰心便有自知之明了。”冷冰心仍然试图顾左右而言他。

    “罢了,其实想想,奔雷也配不上你,人又蠢,长的又特别着急,做事不是瞻前顾后,就是不管不顾,圆滑的不是时候,坚持的不是真理,这种人若是给了你,简直是拖你的后腿,糟蹋你的如花美貌。不如这样,本宫随便指个宫女嫁给他算了。”沐筱萝索性不看冷冰心,挥手示意冷冰心退下。

    “主人要给奔雷赐婚?为什么啊?”冷冰心这回听出重点了。

    “他做事素来毛躁,原本他不在本宫麾下,本宫也管不了那么多,可偏偏今晚他又那么信誓旦旦的弃暗投明,本宫当时碍于你的面子,便出口认了他,但你清楚啊,那可不是本宫的本意。不过既然认了,本宫也不会自打嘴巴,奈何本宫实在无力亲自调教他,想来想去,给他讨个老婆适当约束一下是最好的办法。”基本来说,沐筱萝只是报着试试看的态度,她不觉得激将法会对冷冰心管用,但事实证明,但凡女子,皆对此招毫无免疫力。

    “主人不必啊,冰心可以替主人调教奔雷!”冷冰心登时急了。”

    “那怎么可以,你与奔雷走的太近,多多少少会有闲言碎语传出来,岂不毁了你的名节!不行不行!”沐筱萝摇头。

    “江湖儿女,快意恩仇的,冰心不怕!”冷冰心语速渐快。

    “你是不怕,可本宫不能不对你负责,算了,这件事无需再议,本宫已经定了司绣房的春香,原本以为你会对奔雷有意思,既然没有,那明日本宫便请皇上赐婚了。”沐筱萝语闭后正欲起身,便将冷冰心腾的一步上前,眸色透着决然。

    “主人,冰心想好了,与其让奔雷荼毒那个什么香,不如让冰心来受这份罪!”冷冰心凛然开口,摆出一副视死如归之态。

    “你不后悔?”沐筱萝扬眉。

    “生死有命,路是冰心自己选的,断然不会后悔,只是……若奔雷不同意……”冷冰心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奔雷的,从起初的厌恶,到同情,到可怜,到最后怎么就爱上了呢!

    在奔雷被所有人放弃的时候,她会拉着他到阳朔,想方设法替他活捉了李贤,冷冰心扪心自问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基本上她不害人,已经是天恩了,如今却屡次救奔雷于两难境地,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发善心,可次数这么多,如是爱上了,还能怎么解释呢!

    “他不同意……本宫就打到他同意为止,若再不同意,直接打死。”沐筱萝的话便是给了冷冰心一颗定心丸。

    且说冷冰心离开的时候,脸上还是一副沉重之态,待其迈出关雎宫门口,唇角便由下弧转为上弧,直至咧开了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