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40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2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送走了冷冰心,汀月盈盈走到沐筱萝身边,扶着沐筱萝进了内室。

    “主子,您说冷冰心真的喜欢奔雷么?奴婢总瞧着他们平日里打的最欢。”汀月狐疑开口。

    “以冷冰心的个性,她若不喜欢,会同意么?至于奔雷,虽然鲁莽了些,但一身傲骨还是有的,一个情愿屈尊给冷冰心磕瓜子儿的男人,若不是心里喜欢,怕是没有别的理由了。”沐筱萝坚信自己不会看错。

    “若真如此,有主子替他们想着终身大事,是他们有福了。”汀月艳羡呢喃。

    “听皇上说流沙入了公职,统领宫中御林军?”沐筱萝眸下微闪,转尔看向汀月。

    “呃……主子怎么好好的问起流沙来了?”闻流沙二字,汀月顿时脸红如潮,声音都比平时温柔了许多。

    “你这傻丫头,自沐相府到今天,你与本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在本宫眼里,你便是本宫的妹妹,刘醒不在了,本宫断然不能再让你受委屈,让流沙在宫中当差是本宫的主意,等从楼兰回来,本宫便亲自操办你和流沙的婚事。”沐筱萝语重心长道。

    “主子!谁要嫁人啊,奴婢要伺候主子一辈子!”此刻的汀月,便如小家碧玉般朝沐筱萝撒着娇,心里甜如蜜。

    “本宫可不敢留你一辈子,饶是耽误了流家传宗接代的大事,本宫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呢!”沐筱萝笑的开怀,眉眼透着淡淡的释然。

    “主子快休息吧,汀月告退。”见汀月娇羞退了下去,沐筱萝转身欲上床榻之时,不禁朝空中嚷了一句。

    “殷雪,风雨雷电,你们都别着急啊!你们的事儿,本宫心里都记着呢!”沐筱萝语闭时,只听虚无空气中传来一阵悠远的声音:主人,我们没事!

    楚深,风寒,冷冰心的心里却暖的似揣着火炉般热乎着,嫁给奔雷啊?也好啊!其实主人有些言过其实了,谁说奔雷蠢了,也还好嘛!长相虽抵不过楚玉吧,但也只差了那么一躲儿,反正她看着就挺顺眼的。

    “丫头,你眼眶里长的是什么玩意,我这么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没看到?你该不是打算从我老头子身上穿过去吧?怎么?想在我面前玩聊斋啊!”粗豪的声音陡然响起,待冷冰心回神定睛之际,近在咫尺的距离,赫然站着一位老者,头顶一缕长毛还臭美的编成了辫子,颚下一撮山羊胡,硬撅撅的搥到了胸前。

    月光如华却不敌老者眼中的精光,冷冰心下意识后退数步,冷颜看向老者。

    “从哪儿冒出来的千年老妖?”或许是鬼道子的衣着有些特别,再加上那头中原不曾见过的‘可爱’发型,冷冰心将其当成妖怪,一点也不稀奇。

    “大逆不道的丫头,管你师傅叫老妖!没瞧出来你师傅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么!”鬼道子一直觉得自己长相尚可,当然,这是他谦虚的想法,实则鬼道子觉得整个焰赤国,他当数第一美男!

    “被一万头草泥马踏过之前,还有可能!”冷冰心哼着气,下意识朝后退了几步,不用猜这厮武功定然不低,否则不可能他站在这里,那些御林军还跟没事儿人似的闲逛。

    “你这小兔崽子,师傅不远万里寻你,你就这态度?”鬼道子这一瞪眼不要紧,冷冰心身汗毛顿时开始稍息立正了。

    “呸!冷家易容术那是祖传,还师傅?你蒙人之前能不能先打听清楚!”冷冰心气势不减,但同时肝儿颤。

    “所以老夫才来找你,让你拜老夫为师啊!”鬼道子长舒口气,语重心长开口,一步步走向冷冰心。

    “我警告你啊!你别过来,我可不会武功!”冷冰心觉得是时候呼救了,可惜才一开口,便被鬼道子封了哑穴。

    “你这不识儿的丫头,焰赤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成为老夫的关门弟子,偏老夫都看不上眼,你就幸运去吧!”鬼道子觉得冷冰心是踩到了金子。可冷冰心却觉得自己是踩到了****。

    正文 第539章峰回路转

    于是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杀人楚晚,冷冰心被这位来历不明的老头扛在肩上,神一样的速度消失在了楚幕之中。

    翌日,当奔雷还在茅厕兢兢业业劳作的时候,圣旨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鉴于奔雷在战时的突出表现,朕甚欣慰,特将温婉贤淑,秀外慧中的冷冰心赐与奔先锋,即日完婚,钦赐,谢恩!”刚刚被提升起来的小太监冯路欢喜念道。

    ‘砰!’只听马桶落地的声音陡然响起,奔雷双目如玲般瞪向小路子,唇颤抖不止。

    “喜从天降,小路子恭喜奔先锋了!”见奔雷如此激动,小路子心想他必是喜不自持。

    “真是……真是……真是祸从天降啊!这圣旨不接成不成啊!”娶冷冰心?奔雷从未做过这样的恶梦。

    “奔先锋开玩笑呢?这是圣旨,您说成不成啊!”小路子怔了怔,随手将圣旨搁到奔雷手里。

    “小路子,这真是皇上的主意?”奔雷突然后悔了,这显然是皇上公报私私仇。都怪冷冰心,要不是她出损招,自己也不会招皇上这般报复啊!

    “小路子不敢乱说,不过皇上在下旨之前,准皇后曾找过皇上。”冯路深知奔雷在宫中两位主子心中的位置,说话自然恭敬几分。

    “主人……行了,我知道了!”奔雷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登时抱着圣旨跑向关雎宫。

    且说奔雷到关雎宫时,司绣房的周嬷嬷亦在,

    “回禀娘娘,老奴命人四下寻找,几乎翻遍了整个皇宫,也没见着冷姑娘的踪影。”周嬷嬷据实禀报。正座上,沐筱萝美眸直视周嬷嬷,眼底一抹忧色。

    “你确定都找过了?”沐筱萝凝眸看向周嬷嬷,肃然问道。

    “娘娘交代的事,老奴不敢怠慢。”时至今日,后宫众人早已将沐筱萝看作准皇后,称呼上自然先入为主,沐筱萝也不在意,索性便让他们先这么叫着。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喜服暂时搁置,且等本宫找到冰心再传你。”沐筱萝挥手退了周嬷嬷,心底莫名忐忑。

    “老奴告退。”待周嬷嬷离开,奔雷方才敢上前。

    “属下奔雷叩见主人!”奔雷捧着圣旨进了关雎宫,恭敬跪在沐筱萝面前。

    “本宫正要找你,看到冰心没有?”沐筱萝肃然问道。

    “回主人,属下没看到冷冰心,不过属下确为此事而来,求主人劝皇上收回成命!奔雷不能娶冷冰心!”奔雷一语,沐筱萝神色愕然,转尔与一侧的汀月面面相觑。

    “你再说一遍?”沐筱萝转眸盯着奔雷,声音已渐寒色。

    “属下……属下不愿意娶冷冰心为妻,求主人劝皇上收回成命……”奔雷声音虽低,却不足以影响他的决心。

    “奔雷,如果没有冷冰心,你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多少回了么?”沐筱萝还真没想到奔雷会拒绝。

    “奔雷知道冷冰心对奔雷有救命之恩,而且不止一次,可……可也不能因为这样,奔雷就以身相许了啊!其实奔雷……奔雷不喜欢她那样的。”奔雷只道赐婚的事儿是皇上的主意,遂在沐筱萝这儿并无忌讳。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沐筱萝深吸口气,眸下幽寒一片。

    “奔雷喜欢温婉贤惠型的。”看着奔雷面露绯红,汀月挑了挑眉,相信过不了一会儿,主子必定让他屁股比脸还红。

    “比如呢?”沐筱萝的声音越发冷了几分,可惜奔雷却未及时接收到准确信息,更分外实惠的比如上了。

    “比如啊……就比如那种刮风能给我加衣,下雨能给我撑伞,累了能给我捶腿,饿了能给我煮面那种,饶是我心情不好,能陪我喝两杯小酒,再唱上两曲那就最好了!”奔雷臆想着,脸上不自禁浮出一抹微笑。

    “哦--”沐筱萝刻意拉长了感叹词。

    “咳……奔雷只是想找兴相投的。”见沐筱萝面如冰封,奔雷登时收敛。

    “如果本宫理解没错的话,和你兴相投的姑娘都在一个地方。”沐筱萝端起茶杯,故意停顿了一下,

    “在哪儿?”奔雷不怕死的接话,

    “出了皇宫,兴华街上左手边第七家。”沐筱萝十分准确的道出地点,对于自己重生的地方,她自然记的格外清楚。

    “那是……怡春院……青楼啊!”奔雷顿时脸绿了。

    “奔雷,你真不喜欢冷冰心?”沐筱萝冷眸看向奔雷。

    “这个……”奔雷犹豫了。

    “不过你放心,没听到么,冰心一接到圣旨顿时就没人影儿了,可见她是有多么不想嫁给你!”沐筱萝一语,奔雷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涩涩的感觉。

    “冷冰心走了?”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奔雷还真心有些不舒服。

    “汀月,本宫记着冰心说她好像订过亲的,是吧?”沐筱萝似有深意看了眼汀月,唇角勾起。

    “回主子,是,汀月也听冰心提起过,好像是她的表哥,冰心还说她这位表哥丰神俊逸,气宇轩昂,难得的美男子呢!”汀月自然明白主子的意思,随声附和道。

    “皇上也真是,这圣旨一下,也不知道惩罚是的谁呢!好了,原本冰心还想逍遥两日,现在啊,怕是急着回去找表哥,连跟本宫告假的时间都没腾出来。”沐筱萝愠怒开口,眸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落在了奔雷身上。

    “她居然订过亲?她那种脾气怎么肯有人娶她啊!”奔雷急了,眼底透着掩饰不住的焦虑。

    “你这话奇怪了,情人眼里出西施,饶是她表哥喜欢她,就算冷冰心脾气顶天的坏,那在她表哥眼里也是好的。”沐筱萝不以为然。

    “不是吧……”奔雷垂头沉思,心底有如一团乱麻。

    “罢了,既然你们两看两相厌,你且把圣旨搁在这儿,本宫一会儿见了皇上,让他取消你们这门亲事便是了。”沐筱萝漫不经心道。

    “那个……属下想过了,皇上必是因为昨晚之事才会下这道圣旨的,如果不让皇上出了这口气,奔雷以后定然没有好日子过,那不如……奔雷就从了吧。”奔雷抱着圣旨的手越发收了几分。

    “不行,本宫怎么可以让皇上拿你们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呢!”沐筱萝一副护短的姿态冷奔雷叫苦不迭。

    “奔雷多谢主人体恤,不过奔雷想过了,这圣旨,奔雷接!”奔雷咬牙切齿道。

    “自愿的?”沐筱萝挑眉,

    “心甘情愿!”只要想到冷冰心甚至没跟自己商量一下就这么走了,而且还是急着回去嫁人,奔雷的心便似压着一块大石头,憋的他喘不过气来。

    “嗯,那你下去吧,待本宫找回冷冰心,你们择日完婚!”沐筱萝暗自舒了口气,她就知道奔雷是个闷葫芦,必须好好刺激他一下。

    “属下……属下想去追回冷冰心,若是他表哥不知道圣旨这回事儿娶了她,可不就妙了。”奔雷主动请缨。

    “也好,那本宫便命你追回冷冰心,速去速回。”沐筱萝点头应道。奔雷自是得令离开。

    就在奔雷迈出关雎宫的下一秒,沐筱萝面色陡凝,当即唤出殷雪。

    “殷雪!”

    “属下在!”殷雪陡然现身。

    “有没有冷冰心的线索?”依冷冰心昨晚的表现,她断然没有突然失踪的道理,除非遇到不测。

    “回主人,属下在关雎宫和冷冰心房间的必经之路上看到了这个!”殷雪说话间将一个紫色的香囊递到了沐筱萝手里,

    “这是冷冰心的!”汀月一眼便认出了沐筱萝手中的香囊。

    “果然不出所料,冷冰心真的出事了,会是谁呢?”沐筱萝柳眉紧蹙,声音透着急切。

    “偏偏冷冰心不会武功,如果能留下打斗的痕迹,或许还会有些眉目。”殷雪亦担忧不已。

    “再有两日本宫便要去楼兰参加漠信和哲儿的大婚……这样吧,殷雪,你把寻找冷冰心这件事交给风雨雷电,你和汀月陪本宫去楼兰。”沐筱萝暗自思量,既然那人没在皇宫杀了冷冰心,便是冷冰心对那人还有用处,再加上冷冰心的机敏,该不会有性命之忧。

    “属下这就去办!”殷雪得令退了下去,一侧,汀月不解看向沐筱萝。

    “主人,您明知道冷冰心出了事,为什么不告诉奔雷呢?”汀月觉得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以奔雷的脾气,不但不能帮上忙,还有可能坏事,尤其他心里在乎冷冰心,做事难免鲁莽,本宫调他离开,也是为他好。”沐筱萝深吸口气,眸下渐升出一抹幽寒,虽然楚玉已为君王,可幕后主使楚云钊左右战局的无名却凭空消失,再加上楚云钊突然被人虏走,冷冰心的失踪,沐筱萝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