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40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83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离开之日,楚玉极是不舍的送到了城门外,

    “皇上若再不回去,后面那些大臣可要吃人了!”沐筱萝看着楚玉依依不舍的表情,心里暖暖的,如冬日午后的阳光,那样的温度刚刚好。

    “筱萝,你让让,朕也要去!”楚玉管不了后面那些虎视眈眈的群臣,绝然开口,说话间便要跳上马车。

    “皇上该不是想试试殷雪的武功有没有退步吧?”沐筱萝的笑倾国倾城,偏生还带着那么点邪佞,让楚玉才迈上来的腿,很是乖巧的又落了回去,开玩笑,一国之君若是在群臣面前被打飞出去,命可以不要,脸得要啊!

    “筱萝,你可别不回来!”几经生死,几番离别,楚玉再难舍得和沐筱萝分开。

    “筱萝不回来能去哪儿呢!皇上放心,短则半月,长则二十天,筱萝必回大楚。”沐筱萝给了楚玉这样的期限,便是要楚玉有期盼的过日子,这样时间才能过的快些。

    “好长啊!不如十天吧?”楚玉不依不饶,扯着沐筱萝广袖的手就是不松开。

    “不如不去?”沐筱萝挑眉。

    “朕扶你下车!”楚玉登时上前,却被沐筱萝扯回广袖。

    “皇上,筱萝离开这些天,你保重!”沐筱萝眼底盈溢着深情,分别对沐筱萝来说,何尝不是煎熬。

    马车滚滚前行,大楚皇城在沐筱萝面前渐渐变得渺小直至消失。楚熙之所以愿意将自己小儿子的大婚设在楼兰,主要是因为楼兰王的死缠烂打,再加上楼兰王送给大蜀的两千座铁矿和数目可观的嫁妆,当然了,主要是因为漠信也希望在楼兰迎娶库布哲儿,所以楚熙才最终点了头。

    可楚熙到了楼兰后方才明白,原来在楼兰有个传统,如果大婚在女方家里办,便意味着招的是****女婿,楚熙知道后,那真是死也不同意,定要让漠信带着库布哲儿回大蜀,直到最后,楼兰王将楚熙拉到别苑彻楚不眠的长谈了三天三楚,楚熙才算松了口。

    且说沐筱萝一路安然的到达了楼兰,才入楼兰没多久,便被楚漠北的侍卫大张旗鼓的迎进了楼兰王为其准备的别苑。

    “阳朔不告而别,婉儿不会生本太子的气吧?”阳光下,楚漠北一袭紫色华裳流转着绚丽的华彩,映衬的那张脸分外俊美了几分。彼时阳朔,他输了,他真的以为楚玉不会赢,可结果却出人意料,难以想象,楚玉居然赢了那场仗,饶是换作自己,或许连五成的把握都没有。

    “太子殿下有心了,其实筱萝差一点儿便求了救兵,可筱萝庆幸自己坚持到了最后。”长途跋涉,楚漠北没有跟沐筱萝聊太久,便命百里皓然为其准备了休息的房间。

    不过从沐筱萝口中,楚漠北方还是知道了真相,原来楚玉之所以赢得那场战役,除了战前杀了李贤鼓舞士气之外,还有另外的法宝,得敌军一颗人头,便有五十两黄金,数量以敌军颈前军牌为准。俗语有云: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啊!楚漠北如是想。

    酉时前后,沐筱萝走到正厅时,楚漠信意外的出现在了别苑。

    “沐筱萝,你怎么才来啊!是不是本王大婚你不高兴啊!”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楚漠信登时撅嘴,却还是亲自起身迎了过去。

    “筱萝当然不高兴了,儿子娶了媳妇,还能记着娘么!”沐筱萝顺着楚漠信的指向坐到了桌边,楚漠信随后坐了下来。

    “沐筱萝!你占我便宜!”楚漠信闻声,恨恨道。

    “奇怪了,长嫂如母,长兄如父,你们都不知道么!”沐筱萝失声浅笑,看着楚漠信的表情那样的慈祥和欣慰。

    “咳!父皇还活着呢!”一侧,楚漠北轻咳了两声,他倒不是反对这样的比喻,可却不怎么应景。

    “那你承认自己是大蜀太子妃了!”楚漠信很会抓住重点。

    “至少在你的大婚上,筱萝就是大蜀太子妃,是要喝你媳妇敬过来的茶的。”沐筱萝宠溺的抚过楚漠信的肩膀,回答的很是模糊。一侧,楚漠北清眸微闪过一抹暗淡,这样的回答,意味着什么呢……

    两天的时间过的忙忙碌碌,直至楚漠信大婚那日,沐筱萝方才知道什么奢侈,整场大婚下来,沐筱萝只看到各种闪耀,黄金啊,翡翠啊,珠宝啊,那叫一个耀眼,不过在光芒璀璨中,沐筱萝很清楚看到了楚漠信灿烂的笑容,得贤妻如此,得蜀王厚爱,他该是幸福的,沐筱萝如是想。

    大婚从卯时开始,便是楼兰王散财的时间,至至酉时才算渐入尾声,沐筱萝粗略估算一下,楼兰王在这一天的花销,足以让大楚子民十年顿顿有肉吃,有钱真是好啊!

    适楚,沐筱萝与楚漠北回到别苑时,跟在身后的汀月不时揉着眼睛,

    “殷雪!扶汀月回去休息。”沐筱萝可以理解汀月此刻的痛,饶是谁看了一天的金子眼睛也会受不的。

    好在她本身也十分富有,所以对某些可看可不看的环节,譬如朝大街上扬金子这一类便闭目养神了。让沐筱萝无语的是,殷雪出现时,竟是背对着自己的。这还是殷雪第一次失误。

    “殷雪,你似乎不怎么爱财啊!”沐筱萝有些挠头。

    “殷雪倒是不爱财,可在那么多金光闪闪里找到主人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殷雪十分委屈。

    且待殷雪跟汀月退下后,身侧的楚漠北方才开口。

    “之前漠信还让哲儿劝楼兰王低调些的。”即便见惯了荣华的楚漠北,也觉得今天的排场太大了。

    “若是筱萝,便会支持楼兰王再高调些。”沐筱萝语出惊人,引来楚漠北侧目。

    “因为不用花自己的钱?”楚漠北对沐筱萝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与钱无关,试问这天下间所有的父母一生徒劳,为的是什么?”沐筱萝的表情出奇的严肃,令楚漠北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你既说的是父母,为的自然是子女了。”楚漠北淡淡回应。

    “楼兰王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在这个世上,在楼兰王眼里,没有谁会比库布哲儿更重要,彼时库布哲儿得了罕见的恶疾,筱萝亲眼看到楼兰王眼中的绝望,即便满身的珠光宝气都掩盖不住他眼睛里的悲伤。那样凄凉的目光,筱萝至今还记得。”真是不想再想起冷宫一刻啊,可偏生意识游移到那里,拽都拽不回来。

    “或许只有那些当过父母的人才能体会你口中的意境。”楚漠北一句感慨之后,目光不经意看向沐筱萝,心底生出些许质疑。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楚景如此优美,不知太子殿下可否陪筱萝多走几步,到后园凉亭内品酒赏月呢?”楼兰四季如春,风景宜人,可沐筱萝却不喜欢,她更喜欢大楚的四季分明,便像人的一生,酸甜苦辣都有才显丰满,若一路平顺坦荡,便显平庸了。

    “恭敬不如从命。”楚漠北想要拒绝,因为他猜到了沐筱萝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凉亭内煮着茶,这是楚漠北卯时离开别苑前便吩咐好的。

    “太子殿下猜到筱萝会来?”看着石案上的清茶,沐筱萝颇感意外。

    “别忘了,你我曾是心有灵犀的死对头呢。”楚漠北薄唇抿笑,月光下,唯美至极。

    “是啊,如果不是太子殿下高抬贵手,筱萝可就死在明月峡了。”沐筱萝素来是个记仇的人,于是在楚漠北提到死对头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这件极具代表性的事。

    “你也逼着本太子吃了那么一大只肉虫子啊!如果让本太子选择,本太子情愿死!”楚漠北开口时,忽然觉得喉咙似有虫子在爬,彼时这种心态可害的他不浅。

    “如此说,太子殿下可以不吃啊!”沐筱萝不以为然。

    “本太子不怕死,但是怕生不如死,牙疼的滋味儿可不是一般人能受的。”楚漠北悻悻耸肩,继而为沐筱萝倒了杯清茶推过去。

    “其实筱萝一直觉得太子殿下不是什么好人。”沐筱萝刻意看了看眼下的茶杯,如今殷雪和汀月都不在,她有必要小人一下。

    “至不至于啊!你还怕本太子会在茶里下毒?那当初本太子为啥不让你在坑里被毒蛇咬死啊!”楚漠北很受伤的表情让沐筱萝颇为自责。

    “咳……好茶!”沐筱萝无言以对,当即饮茶表态。

    “其实休书本太子不是不能写,但有条件。”楚漠北不是拖沓之人,既然知道沐筱萝想说什么,想要什么,他自然不会让沐筱萝先开口,关乎面子,他真是一步也不能让。

    “咳咳……知我者,果然太子殿下也,那说说条件吧!”沐筱萝没想到开场白居然如此顺利,更没想到楚漠北会吐口。

    “本太子从来也不是趁人之危的人,如果婉儿肯大方答应本太子三个条件,本太子明日便将休书奉上。”阳朔一战,楚漠北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了,与其死缠烂打,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倒不如他大方一些,至少还能留些好印象。

    “哪三个条件?”沐筱萝多少有些迟疑,楚漠北的条件,可不是随便能答应的。

    “本太子还没想好。”楚漠北的话让沐筱萝有种被人从滚烫的热汤里涮了的感觉。

    “太子殿下这话说的筱萝有些糊涂了。”沐筱萝脸上的笑容明显僵硬了几分。

    “你以为休书那么容易拿到手啊?本太子无缘无故休妻那是要遭天谴的,指不定什么时候会被雷劈,可怜本太子承受那么大的风险成你和楚玉,你连区区三个条件都不肯答应?”楚漠北分明是在强词夺理。

    “筱萝不是不答应,可太子殿下至少也该说出是什么条件吧,那么笼统,要是筱萝答应了,回头太子殿下随便提出什么要筱萝去死的条件,筱萝也要答应?”如果谈判的对象换成别人,沐筱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介时就算不履行承诺又能怎样!她现在可不是谁都能随便欺负的。可面前之人是楚漠北,倘若自己日后耍横,未必会横的过人家呵。

    “本太子自认人品尚可的。”楚漠北一直这样觉得。

    “所以说‘自以为’害死人呐!”沐筱萝苦笑,饶是这种人品算是尚可,那她就是圣母!绝对的白莲花!

    “好吧,第一,本太子不会要你的命,第二,本太子不会要楚玉的命,第三,本太子的条件不会威胁到大楚根基。这可是最后机会,你也会说本太子人品不算太出众了!”楚漠北薄唇抿笑,看的沐筱萝毛骨悚然。

    “一言为定!”沐筱萝当即点头。看着沐筱萝眼中的决然,楚漠北心底划过一抹苦涩,自己赚回了面子,却丢了心啊,沐筱萝,你到底还是赢了……

    翌日,沐筱萝醒过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找楚漠北要休书,可就在沐筱萝推开房门之际,汀月正巧端着清水走了过来。

    “主子,您起的早啊!”

    “本宫梳洗过了,你先把它端进去,随本宫去找楚漠北。”沐筱萝不是早,是一晚都没睡,即便楚漠北已经答应她了,可东西没到手,她总觉得心里不安。

    “找太子殿下?可太子殿下已经走了啊!”汀月茫然看向沐筱萝。

    语闭一刻,沐筱萝忽觉一片乌云压顶,紧接着电闪雷鸣,最后滂沱大雨倾盆而降,直浇的她眼前天花乱坠。

    “你说什么?楚漠北走了?什么时候的事!”沐筱萝猛的抓住汀月的肩膀,大声吼着。

    “卯……卯时刚过……奴婢也是听这里的管家说的……”汀月从未见主子如此凶悍过,当即语塞。

    “殷雪!备车!追!”这一刻,沐筱萝真是恨极了自己,既然答应了,怎么就允许他等到今早!昨天晚上喝什么茶啊!如果追不回楚漠北,要不回休书,沐筱萝发誓这一辈子都不再喝茶了,喝茶误事啊!

    汀月和殷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见沐筱萝睚眦欲裂的表情,便知事儿小不了,于是依着沐筱萝的吩咐拉来马车,就在三人驾车冲到别苑大门处时,管家迈着蹒跚的步子走了过来。

    “楚后这么早就出发啊!”管家用最缓慢的动作打开大门,回头一笑间正迎上沐筱萝杀人鞭尸的寒光。

    “你就不能快点儿么!”汀月看出主子着急,当下催促道。

    “老奴已经很快了。对了,蜀太子给楚后留了东西在房间,不知道楚后有没有拿啊?”管家一语,沐筱萝陡然一震。

    “你们在这儿等本宫!”沐筱萝随即下马,直奔楚漠北的房间而去。看着沐筱萝狂奔如风的速度,汀月不禁靠到殷雪身侧。

    “你说主子这段时间是不是偷偷在练轻功啊?”汀月语闭,与殷雪面面相觑,皆默。

    楚漠北的房门外,沐筱萝深吸口气,旋即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间摆设奢华无比,沐筱萝却无心观赏,直奔内室而去。

    当看到内室桌面上两张叠放在一起的信笺时,沐筱萝如释重负,脸上的表情亦缓和了许多。

    ‘婉儿,记得给别苑管家二十两银子哟,本太子告诉他,如果他的一句话能让你从别苑门口跑到这里,二十两便是他免你一路奔波的酬劳。若是你给了,婉儿,本太子很失望,你真是太不信任本太子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