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40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5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看着手中的字笺,沐筱萝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好吧,她承认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可毕竟关系到终身大事,她适当紧张也在情理之中的,沐筱萝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沐筱萝十分安心的拿起第二张信笺,所有事实表明,这张信笺便是她梦寐以求的休书。就在沐筱萝欢喜雀跃的拿起字笺时,原本灿若春花的脸顿时乌云密布。

    ‘婉儿:关于休书之事,本太子仔细考虑过,觉得你说的不无道理,让你平白答应三个未知的条件,于你真真是不公平,所以本太子决定静下心来将那三个条件具体化,待下次见面之时,与你道明。至于休书……下次一并谈吧夫,楚漠北’

    手在颤抖,心在狂跳,沐筱萝绝世的容颜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

    “楚漠北……。楚漠北你这个损贼!别让本宫再见到你!啊”沐筱萝歇斯底里咆哮,声音震天撼地,仿佛要将房顶震塌一般。

    且说殷雪和汀月等了许久方才见沐筱萝一脸阴云的走了过来。

    “主子,您没事儿吧?”汀月忧心上前,搀扶住步履蹒跚的沐筱萝。

    “没事!”沐筱萝尽力平息自己的怒气,缓缓上了马车。

    “主人,这管家管咱们要二十两黄金,给还是不给?”殷雪上前一步请示,一侧,管家满脸笑意的等着沐筱萝赏银子,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彻底激怒了沐筱萝。

    “本宫刚刚在蜀太子房间里看到了他给本宫留下的字笺,上面写着如有恶奴拦路打劫,一定不要姑息纵容,殷雪,给本宫打!”沐筱萝气啊,楚漠北,算你料事如神,可还有百密一疏的时候,本宫偏不给银子,让你声名扫地。

    就在殷雪得令欲出手之际,管家登时跪在地上。

    “回楚后,老奴是小寒王的家奴,本是寒王府的管家啊!”管家悲戚开口。

    “住手!”不看僧面看佛面,若眼前之人真是楚漠信的管家,沐筱萝是如何也下不去手的。

    “有证据?”沐筱萝挑眉之际,管家即刻自怀里掏出镌刻有‘寒’字的腰牌。沐筱萝见之,不由的吁了口气。

    “那刚刚你怎么不说?”沐筱萝不以为然。

    “太子殿下吩咐的,如果楚后不给银子还要打人的时候再说。”管家一脸苦相,身体颤抖着回话。

    沐筱萝彻底无语,这一局,她输了!于是在给了管家二十两黄金后,沐筱萝如霜打的茄子般离开了楼兰国,但这个梁子她算是记下了,再见楚漠北,她一定让他好看!沐筱萝暗自发誓。

    “啊嚏”紫檀沉木的车厢内,楚漠北已经连续打了三个喷嚏。

    “太子殿下,您是不是染了风寒?”身侧,百里皓然忧心开口。

    “风寒倒没有,不过本太子这是明显被人念叨着呢!”楚漠北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眼底幽光深邃如海。

    “恕微臣多言,如今楚玉已然是大楚皇帝,那沐筱萝就住在楚宫,世人皆知他们关系非浅,太子殿下何不给了沐筱萝那纸休书,倒不是成她和楚玉,主要是沐筱萝顶着蜀太子妃的名号,终日和楚玉腻在一起,这传出去,好说不好听啊!”百里皓然实在无法理解主子的意图,遂开口劝慰。

    “皓然,本太子问你,你这辈子有没有喜欢过的人?”楚漠北这样的问法让百里皓然心下陡震,无疑,自家主子是对那个腹黑的女人动了心了。在百里皓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沐筱萝当太子妃,他这辈子也忘不了莽原之辱,那么肥的肉虫子活生生爬进喉咙里的感觉……生不如死啊!

    “回太子殿下,微臣喜欢之人,便是微臣拙荆,犹记得当年微臣还是一介布衣,三餐不饱的时候,拙荆没有半句怨言,每每楚凉,微臣……”当百里皓然打开话匣子的一刻,楚漠北就后悔了,他怎么就忘了,百里皓然虽平日里行事沉稳,可一提到他府上那位一品夫人,那股感激之情,便有如洪水滔滔般一发不可收拾。

    偏生这话头又是自己起的,楚漠北也只有一忍再忍,直至百里皓然讲到其拙荆生子之时,楚漠北终于忍无可忍,将其毫不留情的踹下马车。整个世界顺间清净了不少,楚漠北倚在车厢内,心底五味陈杂,他本写好了休书,却在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犹豫了,就这么放手?他舍不得!筱萝,算是漠北自私,如果再见,楚玉能带给你幸福,漠背定会毫不犹豫的退出……

    楚皇城街着,一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乞丐跪在墙角处,怔怔望着眼前缺了叉的破碗,深情有些呆滞。

    “才这几文钱!切”就在此时,一满脸疤痕,天生凶相的乞丐走了过来,伸手便将破碗里的十几个铜板抓了过去。

    “帮主莫闲,小弈子这里还有些,您先拿去,且等小弈子再努力多讨,晚上亲自送到帮主那里!”原本呆滞的目光顺间便得机灵起来,楚云钊不停的朝站在自己面前的乞丐磕头,十分顺从,看不出半点叛逆,犹记半个月前,他曾在这里被这些人打个半死,只为了一枚铜钱。死里逃生,他忽然觉得尊严面子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命!只要活着,他才能报仇,否则便是一具腐尸,只会成为秃鹫老鹰腹中之物。

    “各位大爷行行好,赏块铜钱吧……”楚云钊说完,便朝着过往的行人用力磕头,声音卑微凄楚的恰到好处。

    “算你识相!我们走!”凶相的乞丐离开之后,楚云钊磕在地上的头很久都没有起来,脏臭的头发下面遮挡了那双眼中的极恨。

    ‘叮’铜钱与破碗撞击的声音将楚云钊拉回现实,

    “谢谢大爷,谢谢大……”就在楚云钊抬眼之时,赫然发现破碗下面竟多了一张纸条。

    ‘子楚,城西破庙。’楚云钊握着纸条,四下遥望,可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并未见到任何可疑之人。

    子楚前后,楚漠北依着纸条的意思到了城西破庙,其实即便没有这纸条,楚云钊也是要来的,白天他答应了要给凶相乞丐送银子,如果他想明天不挨打,这一趟怎么都要来。

    正文第542章死亡之谷

    只是让楚云钊没想到的是,当他迈进破庙的一刻,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至,楚云钊没有捂鼻的动作,他早就习惯了各种腐臭,彼时他咽进肚子里的东西,味道也不过如此。此刻,楚鸿弈满脸惊诧,只见破庙内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皆是彼时欺负过自己的乞丐。

    看着那些平日里不知打了自己多少次的乞丐,楚云钊竟没有一丝解恨的感觉,那种近似于冷漠的平静让人觉得心寒。

    “小星子,时候差不多了,随本公公回宫吧!”尖细的声音自庙口传了进来,楚云钊闻声转身,赫然看到一身着太监服饰的老公公站在自己面前。

    “你是……”楚云钊警觉看向眼前的老太监,显然并不信他。

    “穿上,这是给你准备的衣服,从现在开始,便你便敬事房的三等公公,专门负责清理宫中御厕。记着上面的交代,不能要沐筱萝和楚玉的命。若你敢私下行动,杂家有一万种手段能要了你的命。”老太监的态度谈不上友善,冷冷开口。

    “为什么杀了他们?”老太监的话让楚云钊打消了质疑。

    “莫说他们,所有跟你打过交道,甚至给过你银两的人都死啦!楚云钊…。。不对,是小星子,你听好了,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不好好把握,后悔的只能是你自己,走吧!”老太监瞥了眼已经换好衣裳的楚云钊,转尔走出破庙。楚云钊自是没有犹豫的跟了上去,离开破庙一刻,楚云钊不禁回身看了眼那些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的乞丐,眼底迸发出浓烈的煞气。

    能成为朕复仇之路上的踏脚石,是你们的荣幸。

    半个月的路程,沐筱萝一行人终是回到了楚皇城,这一路上,沐筱萝只要想起来,便将楚漠北骂个狗血喷头,直至汀月和殷雪的耳朵都起了茧子,沐筱萝仍然骂的乐此不疲。

    “汀月,你说本宫就是不明白了。”车厢内,沐筱萝柳眉蹙起,薄唇紧抿。

    “娘娘不明白什么?”汀月狐疑看向沐筱萝,一本正经问道。

    “你说这天天有人死,怎么就没轮到楚漠北呢!难道真是祸害遗千年?”沐筱萝一语,汀月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主子,汀月是觉得吧……您还是多想想该怎么跟皇上说这事儿,如果皇上知道您没拿到休书,一定会很难过的!”汀月转移话题道。

    “楚漠北你且等着,本宫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沐筱萝咬牙切齿,已然将楚漠北恨到了骨子里。就在这时,车夫猛的勒紧缰绳,紧接着便听到了车外叩拜的声音。

    “筱萝!朕终于把你盼回来了!”清越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急切,当楚玉出现的一刻,沐筱萝尽力让自己的消极情绪去见鬼,扬眉启笑的迎了过去。

    楚漠北,你不是想给本宫添堵么!本宫偏要开怀,气死你!

    半个月的时间,说不想是假的,此刻,沐筱萝任由楚玉牵着自己的手,缓缓走在皇宫里,心下难掩的悸动。

    “筱萝,朕算过了,十日之后是良辰吉日,朕便在那日封你为后,如何?”楚玉自沐筱萝离开之日便记挂此事,每日都会找钦天监算着日子。

    “恐怕不成,筱萝到底还是着了楚漠北的道,休书没拿来,所以……”只要想到这件事儿,沐筱萝脸上自然而然浮现出恨极了的表情。

    “没有所以,筱萝,朕不想等了,你为朕付出那么多,朕不想再有人对你指指点点,朕要你光明正大的住在关雎宫!光明正大的随朕入朝堂!”御花园的拱桥上,楚玉上前一步拦在沐筱萝面前,深邃的眸灿若星辰,坚定的光芒闪在沐筱萝心里,荡起丝丝涟漪。

    “筱萝从不在乎那些,皇上该知道的。”彼时,当楚云钊力排众议立她为后时,她曾以为这个世上,不会有比楚云钊更爱自己的男人了,若一个男人肯给她至高无上的荣耀,便是爱她的。此刻,沐筱萝觉得彼时的自己真是傻透腔了,楚云钊不过是在收买她,将她的心血榨干后再一脚踹开。所以沐筱萝明白了一个道理,给予太多物质的爱情,是个负担。

    “朕知道,就好像筱萝你知道朕不在乎皇位一样,楚玉一直相信,这个世上,再没什么可以动摇我对你的感情,这一世,朕定不负你!”楚玉轻轻揽过沐筱萝,眼底迸射着绝顶的坚定。

    “再等等吧,身处俗世,我们总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若是筱萝顶着蜀太子妃的头衔再度当了楚后,那市井里关于筱萝的流言蜚语可就更传神了。”沐筱萝樱唇勾起,笑的有些无奈,人在凡尘,想要免俗真的很难。

    “可是筱萝……”就在楚玉欲反驳之时,忽觉沐筱萝身子陡震,垂眸间,沐筱萝面色苍白,眼神直直看向左侧宫殿的方向。

    “筱萝,你没事吧?”楚玉欲伸手触及沐筱萝的额头,只是方才抬手,便见沐筱萝急匆离开自己的怀抱,跑向宫殿。

    “刘醒……刘醒!”虽然只是一闪而逝的顺间,沐筱萝却坚信自己没有看错,是刘醒!沐筱萝自觉重生以来未曾亏欠过任何一位帮过自己的人,唯独刘醒的死让她耿耿于怀。

    “刘醒……不是死了么?”楚玉犹豫片刻,随后跟了上去。

    沐筱萝终究晚了一步,眼见着四周无人,沐筱萝急的左顾右盼,眼底氤氲出一片雾气。

    “筱萝,你别这样,刘醒他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楚玉拉过满目焦虑的沐筱萝,安抚开口。

    “可我刚刚明明看到他就在这里经过!”沐筱萝何尝不知道刘醒已逝的事实,但人心总是微妙的,尤其沐筱萝,她可以重生,刘醒或许也可以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