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40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4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许是你这一路太累了,朕扶你回宫休息。”楚玉心疼的揽着沐筱萝回了关雎宫。

    寒风阵阵,空中铅云翻滚,冰棱似的雪花无声而落,覆了人眼,蒙了人心。

    暗处,楚云钊缓缓走了出来,眼底寒光化作利刃,紧紧盯着沐筱萝和楚玉消失的方向,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楚云钊坚信那个所谓的沐筱萝就是沐莫心借尸还魂!虽然这样的结论让人匪夷所思,可沐筱萝这一路祸害自己的手法,那样的心机,那样的算计,那样的步步为营,只有沐莫心才能做到。

    沐莫心,你能重生,朕就不能?你步步为营,让朕生不如死的活着,朕会一点一点的都向你讨回来。

    适楚,楚玉在关雎宫用罢晚膳时起身欲走,却被沐筱萝拉了回来。

    “皇上想走?”再世为人,沐筱萝再也不想墨守成规的活着,那些迂腐的礼数对沐筱萝而言,连屁都不是,活在当下,享受当下,莫负了良辰,莫负了佳人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沐筱萝含情脉脉的眼神,楚玉下意识噎了喉咙,他不想走啊!所以说传统礼教害死人,尤其是对楚玉这种对男女之礼十分保守的人荼毒最深。

    “朕要等你为后!”其实沐筱萝也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挽留楚玉的,所以当楚玉断然拒绝时,沐筱萝便再也没了勇往直前的勇气。

    直至楚玉迈出关雎宫的一刻,心下顿时清明,当即转身欲回,却见房门已然关紧。

    “筱萝,朕觉得外面很冷,要不朕还是留下吧?”楚玉红着脸道出自己本心。

    “皇上,主子睡下了。”房门里面,汀月十分委婉的拒绝之后,转尔看向沐筱萝。

    哎,本宫的脸皮只厚一回,楚玉,你没把握住,怪得了谁呢!见沐筱萝走进内室,汀月不禁摇头,都是自己手欠,那么早关门做什么。

    且说沐筱萝回到内室时唤出殷雪。

    “风雨雷电可有消息传回来。”自冷冰心消失之后,沐筱萝一直让殷雪与风雨雷电保持联系,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却没半点消息,好好的一个人,仿佛人间蒸发一样,竟就这么找不到了。

    “回主人,他们几乎找遍了整个中原七国,可就是没有冷冰心的消息,属下也有请族长帮忙,可惜无果。”对于冷冰心的失踪,殷雪也觉无力。

    “连殷氏一族都没得到消息,看来劫走冷冰心的人必定是个高人,行踪如此不露痕迹……继续找!”沐筱萝暗自叹息,她相信冷冰心不会有事,能动用这样的高手劫持冷冰心,为的一定不是她的命。

    “是!”殷雪拱手领命。

    “奔雷那边可有消息?”沐筱萝揉了揉眉心,淡声问道。

    “主人放心,奔雷一切都好,此刻该是到了冷家。”殷雪据实禀报。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冷冰心,不然本宫不知道该怎么跟冷家的人交代。”沐筱萝嘱咐道。

    “主人,此事殷雪必定尽力,您若是累了,便早些休息。”见沐筱萝一脸倦容,殷雪有些不舍开口。

    “嗯……殷雪,你相不相信人能死而复生?”就在殷雪欲转身之际,沐筱萝突然问道。

    “见仁见智,殷雪一直觉得这个世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殷雪轻声回应。无语,沐筱萝微微颌首,挥手退了殷雪。

    一楚无话,翌日,沐筱萝便将管事的李公公叫到了关雎宫。

    “老奴自然记得刘公公,当初承蒙刘公公提点,不然老奴许就死在安柄山那个奸人手里了!”李公公恭敬跪在正厅,脸上透着感激。

    “难得你还记着刘醒的好,本宫今日找你来是想让你在宫里找找,看有没有和刘醒有七八分像的公公,若是有,便派他到关雎宫当差。”沐筱萝品着茶,脑海里不断浮现那日回宫时的情景,她确定不是自己臆想,不是自己眼花,这宫中,必有与刘醒样貌相似之人。

    正文第543章恩重如山

    原本依沐筱萝的性子,她必不会将不托底的人搁到自己身边,但刘醒不同,如果那个人真是刘醒转世,或者还了魂,又或者是什么都好,她便不该错过偿还的机会。当然,如果那个人另有所图,及早将他找出来查明真相,也是上上之策。

    “老奴这就去办!”李公公不敢怠慢,登时领命。李公公离开后,汀月提壶为沐筱萝蓄上茶水。

    “主子,您别伤心了,如果刘醒知道你在为他费神,一定会难过的。”汀月岂会不知沐筱萝对刘醒的主仆之心,低声劝慰。

    “没事,本宫也只是试试,若真有这么个人,待他好些,当是解了心疑。对了,本宫已经叫流沙过来了,主要研究一下你和他的婚事,怎么,要不要一起?”沐筱萝樱唇勾起,水色的眸子散着熠熠华彩,一语毕,汀月面颊顿时红成了柿子。

    “主子!”就在汀月害羞之时,门外传来流沙的声音,还没等沐筱萝开口,汀月便如烟似的飘进了内室。见汀月如此,沐筱萝心下一抹释然。

    “属下流沙叩见主人!”自莽原被青龙断了手脚筋,流沙便失去了做隐卫的资格,虽然经李准悉心医治有了起色,但若想达到以前的武功根基已是不可能。沐筱萝自知欠流沙一份人情,再加上他与汀月也真是情投意合,遂便作了主。

    “起来,坐下。”沐筱萝淡声开口,眉眼皆是笑意。

    “不知主人找属下有何吩咐。”流沙为人忠厚,虽然有些墨守成规,但人品绝对信得过。

    “本宫算过了,九日之后是良辰吉日,本宫想在那一天把你嫁给……咳咳…。。把汀月嫁与你为妻,不知你可否愿意?”沐筱萝说话素来不愿拐弯抹角,尤其在自己属下面前,就更没有那个必要了。至于九日之后,那本是楚玉想要封她为后的日子,当然是万一挑一的好日子了。

    “主……主人真的愿意将汀月嫁给属下?”流沙闻声陡震,眼底竟有些许晶莹闪烁的东西溢出来。

    “本宫似乎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啊!”沐筱萝觉得流沙哭太突然了,彼时他被挑断手脚筋,再也不能胜任隐卫的时候,都不见他流泪,这种只会把所有委屈吞进肚子里的男人,原来也是会哭的。

    “属下现在已经是个废人……”流沙才一开口,沐筱萝便知流沙想要说什么了。

    “流沙你听好,本宫手下不养废人,也没有废人!当初你为救本宫,死也要跟青龙战到最后,如果没有你,本宫或许就死在沐素鸾手里了,本宫能有今日,你功不可没!所以本宫不允许你轻贱自己!若再让本宫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莫说本宫不会将汀月嫁给你,更不会留在你本宫麾下!懂了?”沐筱萝心疼的看着流沙,樱唇紧抿。

    “属下遵命!”流沙受到鼓舞,当即振奋精神。

    “大婚的事本宫会亲自为你们筹备,本宫还在皇城为你们购置了府宅,三进三出,而且又买了几个乖巧的下人伺候你们,待你们大婚之后,便不要整日绕在本宫身边,也是时候出去过自己的小日子了。”沐筱萝语气缓和了几分,眼底复露笑意。

    “主人大恩,流沙感激不尽!”流沙受宠若惊的双膝叩拜,随后方才离开。直至流沙走远,汀月方才泪流满面的走了出来。

    “哭成泪人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宫把你嫁给太监当对食了呢!”看着汀月抹的跟花猫似的小脸,沐筱萝不禁宠溺的将其拉了过来,亲手用锦帕拭净了汀月眼角的泪。

    “主子,汀月不想住到宫外,汀月想守着娘娘,不管早晚的伺候在娘娘身边。”汀月哭着表态。

    “这不好吧,白天也就罢了,晚上你若伺候在筱萝身边,那朕要伺候在哪里啊?”就在汀月朝沐筱萝撒娇的时候,楚玉很不识儿的走了进来。

    “皇上……汀月叩见皇上!”见是楚玉,汀月随手抹了两下,俯身施礼。

    “不敢,你可快起来,若你老是赖在朕的筱萝身边,那朕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所以啊,朕还得请汀月大人高抬贵手啊!”以一副俊逸如仙的容颜说出这样一番讨巧的话来,沐筱萝和汀月都觉得匪夷所思。二人相视一眼,同时噎喉。

    “皇上,你没事儿吧?”沐筱萝挑了挑眉梢,狐疑看向楚玉。

    “如果再看不到筱萝你,朕一定会害了相思!筱萝,你在喝茶啊,那朕陪你!”楚玉一反常态的凑到沐筱萝身边,笑意盈盈。

    “筱萝希望皇上好好说话。”沐筱萝觉得自己的鸡皮疙瘩已经掉满地了。

    “朕是在好好说话啊!筱萝,这茶烫不烫,朕帮你吹吹?”音落,楚玉便似一只可爱的招财猫似的走到沐筱萝面前,呼呼吹着气。偏生沐筱萝手中的茶正对着自己,这样一来,楚玉吹出去的气便落在了沐筱萝的面颊上,温温的,暖暖的,痒痒的,直吹皱了沐筱萝心底的那片清池。

    “楚玉!”沐筱萝腾的撩下茶杯,凛然起身,怒视楚玉。她不是不可以调戏,可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啊!沐筱萝如是想。

    “在呐!楚玉在呐!”面对沐筱萝的勃然大怒,楚玉依旧狗腿的凑了过去。

    “小路子!你们家主子出来前吃错药了吧?”沐筱萝也不管楚玉是如何的殷勤,转尔看向小路子。

    “呃……回娘娘,皇上从御书房出来时没吃药啊!”小路子无辜看向沐筱萝。

    “那还不带回去吃药!”沐筱萝一语,小路子顿时犯难了。

    “筱萝,你别赶朕走啊!朕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呢!”楚玉不怕死的继续纠缠,直至沐筱萝用杀人鞭尸的目光瞪向小路子,小路子方才拽着几乎贴到沐筱萝身上的楚玉离开的关雎宫。

    “主子,皇上是不是吃错药了?”汀月惊诧许久方才开口。

    “谁知道!陪本宫出去走走!”面颊依旧烫的厉害,刚刚楚玉的举动令沐筱萝的心久久未能恢复平静,迷离的眼睛,深情款款的对视,温热的呼吸,无不让沐筱萝意乱清迷。该死的楚楚玉,就不能挑个没人的时候么!

    且说楚玉离开关雎宫走到转角处时,自己被自己恶心的想吐了。

    “你不是说女人都吃这一套么!”楚玉抖落一地鸡皮疙瘩之后,怒目看向小路子。

    自昨楚沐筱萝主动留自己之后,楚玉便用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自己与沐筱萝之间的关系,彼时因为报仇,他们根本没来得及谈情说爱,更没有你浓我浓的时候,楚玉一直觉得他与沐筱萝之间似乎少了一个阶段,于是楚玉在黎明时分终是下定决定,他要追求沐筱萝!虽然知道沐筱萝的心在自己这里,可楚玉还是想给沐筱萝一个惊喜,让她感受到那种被追的幸福和满足。

    可惜身为武将的楚玉对此间套路一窍不通,而巧的是,彼时他身边正站着一个看起来意气风发的少年,这个少年,便是冯路。

    “是啊!女人都吃这一套,老一辈的太监都是这么说的啊!”小路子表情无辜至极。

    “什么叫老一辈的太监?”楚玉扬眉,表情复杂。

    “就是李公公他们,奴才就是听他们说的。”小路子据实禀报。

    “你……你是听他们说的?那你没追过女人啊!”难怪沐筱萝会生气,原来小路子也是纸上谈兵。

    “皇上……小路子七岁便进宫……当了太监……”小路子心酸开口,楚玉顿时觉得自己的话过分了。

    “好了,至少朕知道这招不管用,你也算有功!”楚玉安抚的拍了拍小路子的肩膀,眼底那抹愧疚之色一闪而逝。

    直至楚玉与小路子先后离开,暗处的楚云钊方才走了出来。

    你们说朕昏庸无道,淫*乱后宫,独宠祸水!那楚玉呢!他何尝不是将心思都放在讨好女人身上!凭什么他就是明君,而朕就要背负昏君的骂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