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40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4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老天爷,你不公平!楚玉,你想得到沐筱萝,你想坐拥大楚江山?你想得到朕的一切,那也要朕同意才行!你们等着吧,等着朕向你们讨回这一切!总有一天,朕会让你们跪在朕面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是沐筱萝亲自吩咐,李公公自然极为上心,于是两天的时间,李公公将宫里所有的公公都挨个叫到敬事房瞧了一遍。

    “都看过了?”李公公翻着名册,抬眼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十几个太监。

    “回李公公,名册上的在这儿了,哦对了,还有一个叫小星子的三等太监,新来的,这会儿正收拾御厕,且等他收拾完了,奴才再叫他过来?”站在李公公身边儿的太监恭敬道。

    “算了,能分到那样的差事,不是长的太丑怕污了主子们的眼,便是生性愚钝,让这样的人伺候在主子身边儿,还不勤等着惹祸啊!”李公公合起名册,长叹口气,继续道。

    “都说人有相似,可找个和刘公公七八分像的咋就这么难呢,这可怎么向娘娘交差啊!”李公公犯难开口。

    “李公公,奴才倒有一计,不知可行不可行?”小太监凑到李公公耳边,小声嘀咕起来……

    关雎宫,沐筱萝用罢午膳,便准备带着汀月走一趟司绣房,就在这时,李公公带着个小太监自外而入,

    “老奴叩见娘娘!”李公公恭敬施礼后,一脸陪笑的看向沐筱萝。

    “平身。有事?”沐筱萝侧眸瞥了眼李公公,狐疑问道。

    “回娘娘,您之前吩咐老奴办的事,老奴给您办妥了,也真巧了同,这宫里啊,还真有跟刘公公样貌相似之人,小季子,还不给皇后娘娘请安!”李公公说着话,转身催促身后小太监上前一步。

    “奴才小季子叩见皇后娘娘!”尖细的声音隐约有些颤抖,沐筱萝闻声望去,心陡然一震,眼前之人虽与刘醒还有差距,但能有这七八分像已是难得。

    “真的很像!”汀月有些激动开口,眼底泛红。

    正位上,沐筱萝的脸从惊喜,到平静,到幽深,再到乌云密布。

    “小季子,你过来。”清冷的声音自沐筱萝的樱唇缓缓溢出,偏生李公公没听出沐筱萝语气中的冷漠,急急把小太监推了过去。

    且待小季子在自己面前站稳后,沐筱萝突然伸出玉手,猛的抚上小季子的脸,紧接着便听‘嘶’的一声,一张做工粗糙的面皮应声而落。

    “李公公!这就是你为本宫办的差事!”沐筱萝眸色骤寒,怒目看向李公公,眼前的小太监见事情败露,登时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下。

    “呃……老奴有罪!求皇后娘娘饶命啊!老奴也是想为皇后娘娘分忧,皇后娘娘饶命!”李公公如捣蒜似的磕头,才几下而已,额头已经渗出血迹,要知道这件事往大了说,那叫欺主,可是死罪。

    “罢了,你也一番好意,带他下去吧!”沐筱萝看了眼地上的面皮,烦躁挥手,李公公如临****,登时拽着小季子逃命般离开了关雎宫。

    “娘娘,您别难过……”汀月踩着细碎的步子走到沐筱萝身边,小心劝慰。

    “或许是本宫太执着,罢了,我们去司绣房。”因为刘醒的关系,沐筱萝越发觉得自己要对汀月好些,树欲静而风不止,欲偿而人不在,她欠刘醒的怕这辈子都还不上了。

    铅云翻滚,雪满长空,如鹅毛如棉絮的白雪翩然而落,悄无声息。

    “娘娘,奴婢送您回去吧,这天儿也真是,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下起雪来了!”且说沐筱萝和汀月离开关雎宫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便下起大雪。

    “没事,赏赏雪景也好。”沐筱萝莞尔微笑,眼底一抹怅然。见沐筱萝没有回去的意思,汀月则默默跟在身边,不时为沐筱萝扫落一身白雪。

    “主子,汀月不明白,您怎么知道那个小季子是假的呢?”彼时沐筱萝伸手扯下面皮之时,汀月虽有失望,但更多的是对主子的佩服,如此法眼,她几辈子也修不来。

    “本宫在冷冰心那里偷学了几招,看来比较实用呵。”沐筱萝浅笑嫣然。在这白雪皑皑的银素世界,沐筱萝的笑便是一朵绝美的曼珠沙华,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纵是汀月都有些看傻了。

    “那个小星子该不会冻死了吧?都一天没回来了!”就在主仆二人闲谈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焦虑的声音。

    “现在知道害怕了!昨晚抢人家衣服的时候可没见你眨眼!”太监甲斥责道。

    “也不能怪我啊,他身上那么臭,再说,我抢的时候也没见你们拦着,你们不也嫌他臭嘛!”太监乙悻悻反驳。

    “别废话了,快点儿找!要是闹出人命,你我吃不了兜着走!”太监甲催促开口。

    “找了大半个皇宫的茅厕,也没个人影!”太监乙抱怨着。

    声音渐行渐远,沐筱萝与汀月面面相觑。

    “记着这件事,回头让李公公多关照一下那个小星子。”世态炎凉,人心冷漠,那两个太监知道出来寻人,便称不上是罪大恶极。

    沐筱萝身处皇宫十几载,自然明白这看似金碧辉煌,奢华雍容的皇宫,里面却是何等的肮脏和污秽,对此,沐筱萝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她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人性。

    白玉拱桥上,沐筱萝的眸子下意识瞥向眼前一片碧水湖,此时的碧水湖已然结冰,如今又被白雪覆盖,放眼望去,一片白茫,美的无言。就在这时,沐筱萝忽然注意到临湖的凉亭处有一抹黑色的身影堆在里面。

    “汀月,那是什么?”沐筱萝指向凉亭的方向,狐疑开口。

    “好像……好像是个人!”汀月登时警觉,下意识挡在沐筱萝面前。

    “去瞧瞧。”沐筱萝也不管汀月阻拦,转尔走向凉亭。汀月自是跟在后面。

    果不其然,就在沐筱萝和汀月走进凉亭时,赫然看到一个太监打扮的男子蜷缩在凉亭一角,将脸埋在双膝间,身体瑟瑟发抖。

    “你是谁?见了娘娘还不下跪?”即便呆在凉亭里,可太监的身上还是覆了一层白雪。见太监不吭声,汀月撞着胆子上前,想要将其叫醒,却不想手指才伸出去,那抹蜷缩的身体便毫无重量的倒在了地上。

    当看到那张与刘醒一模一样的脸庞时,沐筱萝和汀月都惊在那里。

    “娘娘……这……这也是易容的吧?”汀月缓过神儿来,急急走过去将那太监扶起,下一秒便扯向那人脸庞。

    “如何?”沐筱萝狐疑看向汀月,

    “娘娘……他这张脸好像是真的…。。不过……他身上好冷,好像……没气了!”汀月见男子脸上泛起五个指印,顿时愧疚不已。

    “刘醒……来人!传御医!”沐筱萝大声开口,顿时将临近巡逻的侍卫唤了过来。

    司绣房没有去成,反倒捡回了一个与刘醒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此刻,沐筱萝和汀月皆不安的看向床榻,神情焦虑中透着急切。直至李准转身,沐筱萝登时上前一步,

    “这个人怎么样了?”沐筱萝急声质问。

    “娘娘放心,此人已无性命之忧,不过依微臣之见,这名太监至少在外面冻了十个时辰以上,好在发现的及时,不然微臣便是回天乏术了。”李准据实禀报。

    “听着,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他救活!”沐筱萝柳眉紧蹙,厉声吩咐。

    “微臣遵命!微臣这便回去熬药。”李准恭敬施礼后,转身退了下去,其实李准很能理解沐筱萝此刻的心情,毕竟榻上那个太监与彼时的刘醒刘公公长的也忒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且待李准离开,楚玉急匆入了关雎宫。

    “筱萝,朕听你传唤御医,是哪里不舒服么?”楚玉进了内室便冲到沐筱萝面前,满目忧色。

    “皇上你看!”沐筱萝面露狂喜之色,转尔拉着楚玉到了榻前。

    “刘……刘醒?”看着榻上昏迷不醒的太监,楚玉愕然不已。

    “筱萝试过,他没有易容,这张脸是真的!皇上,你说他会不会是刘醒转世?”沐筱萝美眸华彩纷呈,眼底盈盈有泪光闪烁。

    “如果是转世的话……刘醒现在该有两岁了吧?”在看到榻上之人的第一眼开始,楚玉心里便莫名生出一抹警觉之意,他相信这世上会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楚云钊和婴鹂便是最好的例子,所以除非是双生子,否则两个人不可能长的那么像。

    “那或者是借尸还魂吧,又或者是死而复生……不管怎样,刘醒能回来找本宫,本宫欣慰!”眼泪悄然而落,沐筱萝低泣开口。

    “看你,这是好事啊,哭什么呢!”楚玉心存质疑,可看到沐筱萝如此激动,便不好提出来,只伸手抹掉沐筱萝眼角的泪水。

    榻上,楚云钊的睫毛忍不住颤抖,心底的恨如千万条毒蛇正啃噬着他的五脏六腑,眼见着楚玉和沐筱萝在自己面前挽手相拥,他却只能躺在这里,甚至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他恨,所以他要忍!

    因为这张与刘醒一模一样的脸,楚云钊自醒来后理所当然留在了关雎宫,且得沐筱萝特别照顾。

    “这是娘娘的茶。”此刻,楚云钊正端着刚自御膳房沏好的茶走到汀月身边。

    “小星子,为什么你不自己端过来?”正位上,沐筱萝对楚云钊此举大惑不解,

    “回娘娘,小星子此前负责的是清理御厕……身上臭,所以……不敢近娘娘身。”楚云钊眼睑微垂,眸色暗淡,卑微的神情恰当好处。在经历背叛,换脸,残身和乞讨之后,如今的楚鸿弈已然不是往昔那个傲然自负的帝王,而是一个可以把自己的仇恨隐藏的极好,好到连他自己都看不出来的地步,亦如彼时的沐筱萝!

    “端过来。”沐筱萝心疼的看着眼前卑微如尘的楚云钊,淡声开口。楚云钊闻声犹豫片刻,终是一步步走了过去。

    “娘娘请用茶。”当嗅到沐筱萝身上独有的馨香的时候,楚云钊心如刀剜,不管你是沐筱萝还是沐莫心,朕都会让你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

    “茶泡的不错,以前学过?”沐筱萝端起茶杯,毫不忌讳的呷了一口。沐筱萝虽然激动,但也不会因为激动而失了冷静和睿智,实则在楚云钊昏迷期间,沐筱萝特别命殷雪将这个与刘醒长的一模一样的太监调查个底朝天。

    依殷雪之言,这个名叫小星子的太监是三天前入宫的,家世并无可疑,而且那日凉亭晕倒并非刻意,正如李准所言,如果不是沐筱萝及时看到,他十有**便冻死了。

    “回娘娘,奴才家里穷,讲究不起这玩意,但奴才现在伺候的是……皇后娘娘,自然不能有半点马虎,这是奴才现学的。”‘皇后娘娘’这四个字楚云钊很艰难才能说出口,彼时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曾是他的女人,他的皇后!可如今人是情非,这让他情何以堪。

    “你有心了,御医说你身体还没有完恢复,下去休息吧,本宫已经吩咐御医院送了些补品到你的房间。”沐筱萝饮着茶,淡声开口,眼底一片温色。

    “奴才告退。”楚云钊话不多,他不想让沐筱萝觉得自己过于圆滑继而失去信任。待楚云钊离开,汀月缓步上前,

    “如今有小星子在身边,汀月总觉得刘醒又回来了。”几日相处,汀月对楚云钊颇生好感。

    “若他真是刘醒就好了。”沐筱萝抿唇苦笑,将杯里的茶数饮进了肚子里。

    自那日大献殷勤遭沐筱萝鄙视之后,楚玉又先后用了装乖扮萌等各种方法想要博得沐筱萝红颜一笑,结果皆被沐筱萝以没吃药为由撵了出来。

    后来楚玉特别找流沙深谈了一番,命其在汀月口中套出点儿什么,而且有了结果。

    “什么叫原生态?”楚玉挑眉看向流沙,对这三个字很不理解。

    “可能就是……原始的意思吧?主人会不会喜欢野人啊?”流沙这样理解。

    “野人?那朕无能为力了……”楚玉摇头之际,小路子上前献计。

    于是酉时,当楚玉身披一身野兽皮,披肩散发出现在关雎宫时,沐筱萝几乎没有犹豫的唤出殷雪打鬼!殷雪出手之狠,楚玉几乎没有招架之力,直至最后,楚玉将长发撩起,殷雪顿有五雷轰顶之感。

    “主人……他……他是皇上!”殷雪一语,沐筱萝这才定盯看去,在看清乱发下面那张脸之后,沐筱萝与汀月互扶肩膀,才不致滑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